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江湖风云起 第十五章 武林汇聚
    曲航鹏拉了拉陆掌门的手“陆伯伯,有我在,小师弟一定给您找回来。”

    一只白鸽飞到了众人眼前,曲航鹏手一招,白鸽飞了过来“据消息,此次明教与落月教汇聚全真教是由那阮婷组织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宗师同盟,凡是加入宗师同盟的就有机会进入阮婷背后的修真门派,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今晚的事也就解释得通了,为的就是各派门下的潜力弟子。”

    墨千接话道“看来那阮婷背后的修真门派一点都不简单,在如今这世间还能大力发展门徒,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找到的天地灵气的”

    距终南山百里外的一家会员形式的大酒店中,两千平米的大会议厅里一群武林人士聚集在内,此时会议台上摆放了一张十几人的会议型长桌,正中间的位置坐得正是阮婷。而明教与落月教的掌门也坐在了其中,只是坐的地方已经到了会议桌的最两端位置。

    阮婷两侧坐着的是两位白发苍苍颇有仙风道骨般的人物。从会议桌的桌签上可以看出,这些人除了各派掌门,还有阮婷门派中人以及国家秘密部门里的人物。

    此时会议早已经开始,国家秘密部门袁部长一副官腔说道“感谢各位武林大侠、各派掌门以及武林宗师响应万宗盟的成立,也有幸邀请到阮仙子来主持万宗盟,万宗盟成立的宗旨也是为了避免武林门派之间的纷争、内斗,造成各门派的传承遗失,万宗盟将以长老会的形式存在,每个门派的掌门以及武林宗师将进入长老会,武林中大小事物将进行投票制,长老会中每人将有一票的投票权......”

    袁部长的讲话终于讲完,不过鼓掌声只有三三两两,显然卖他账的人很少,若不是有修真门派压在上头,这个万宗盟根本成立不了,不过既然国家组织的人牵头也算好事,世俗中很多事物也必须依赖国家。

    阮婷见他讲完,补充说道“我叫阮婷,我代表桐木派欢迎各位加入万宗盟,万宗盟既然作为一个协调武林的同盟,桐木派也为长老会的各位准备了福利,长老会的成员每年可领取一颗洗髓丹,此丹可助功力突破,还有延年益寿功效。”

    听到有福利,会议桌上的宗师们一个个拼命鼓掌了起来,犹如一顽童,平时宗师的威严全然不存,毕竟到达这个境界的年纪可都不小了,延年益寿的吸引可不小。

    “阮仙子,您有什么吩咐直管说,我明教上下绝对全力以赴。”

    “阮盟主,我们落月教在武林之中可是说得上话的,你有什么事找我们绝对没问题。”

    阮婷两侧的本门派长老看到这些武林人士的反应,也是有点飘飘然,笑意盎然。

    阮婷对各长老会的人点头示意后,继续发言道“为了体现我们万宗盟的诚意,此次会晤武林各大门派,全真教作为第一站打响万宗盟的名头,就需要靠在坐的大家了,武林统一之事,势不可挡。凡是在统一武林之事中做出特别贡献的,也将得到桐木派送上的洗髓丹一颗”

    ......

    全真教中,曲航鹏通过飞鸽不断的接收着万宗盟的消息。只是消息传播的速度有点慢,让覃欢喜看得也是干着急,只见覃欢喜拿出了一个手机,播打了一个电话,说道“你们难道都不用手机的么?”

    手机接通,开了公放,里面传来了百里外会议现场的声音,现场声音震天“统一之势,势不可挡,统一之势,势不可挡......”

    在座的几人忍不住嘀咕道“这也行?”

    显然万宗盟并没有阻止现场将消息传播出去,酒店内也没有将手机屏蔽掉,一来是胸有成竹,二来是展示万宗盟的势力。

    继续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动静,里面有说起桐木派,墨千想了又想,心里念道“修真门派的话,我好像没听说过有叫桐门派的,难道真是个什么隐世的大派?”

    其实桐木派在修真时期确实算不上什么大门派,数千年也没出来几个仙人,但是仙门关闭后,世间灵气枯萎,整个修真界都停滞不前,修真者一个个寿元将近,最终圆寂。桐木派因门派特殊的原因得以生存,门派弟子也未成断代过。

    次日,全真教附近数十里都被封禁,以防普通人误入。万宗盟近千武林人士集结汇聚在全真教山脚。似乎万宗盟也不急着上山,桌椅设备也是带得齐全,一群人山脚下坐在躺椅上各自聊着天。更潇洒的是,明教掌门不仅有躺椅,还撑了一把大伞,旁边更有弟子端着冰镇饮料、新鲜水果像是来度假一般。

    这摆出的阵仗让曲航鹏也是摸不着头脑,这时万宗盟的一名成员来到了全真教山门前,只见他递出了一张红色告知帖,说道“万宗盟前来全真教会晤掌门,一个时辰后上山拜会。”

    不等全真教回话,那万宗盟成员直接就跑走了,他回到了山脚阵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扑克,对着坐在旁边的两同伴说道“你们没换牌吧?等下别让我看到你们手里都是炸弹,要是有炸弹不叫地主,要通赔”

    那两人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同时说道“没,快出牌。”

    结局是凄惨的,这两人确实没炸弹,地主刚出了一张牌,对方一个大王压死,然后一手顺子出完,反春天,完美翻倍。

    ......

    一个时辰过去,万宗盟全体扛着桌椅往山上走去,全真教弟子想拦也拦不住,一众人直奔山顶,各门派掌门打着头阵。

    山顶会客亭,曲航鹏与吴青松还有其他门派助阵高手都在此早已等候。

    曲航鹏对着万宗盟一众拱了拱手道“不知万宗盟各位到访我全真教是为何事?”

    明教掌门曹叶从人群中蹦跶了出来“你是谁?我们是来找你们掌门的,他在哪”

    曲航鹏一听对方提自己陆伯伯,不由得一丝怒火起来“在下曲航鹏,全真教首席弟子,暂且代理掌门一职”

    曹叶轻笑了一声“哦,原来是小辈啊,可以叫我伯伯,既然是代理掌门,这事你可以做主,我们万宗盟想邀请全真教加入”

    曲航鹏瞄了曹叶一眼,有些不屑的说道“你们那所谓的什么盟,你能做主吗?不能的话,叫你们头出来吧。”

    曹叶被一小辈如此轻视,怒骂道“你这小子,我和你家大人谈话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还没正式坐上掌门位置,翅膀就硬了”

    覃欢喜与吴青松一听,同时站了出来,覃欢喜抢先一步对着曹叶喊道“这不是曹老头么,九阳神功练得怎么样了?吃我一记镖试试?”

    曹叶一看是覃欢喜,吓了一跳,急忙往人群中躲,显得也是窝囊。还硬着脖子喊道“有种别扔暗器,实打实的过一招。”

    曹叶虽然是掌门之位,但是功力也不是门派中最高的,主要源于他比较懂经营。

    落月教掌门苗丁见同盟这气场变弱,站了出来“这不是没事就扔垃圾恶心人的唐门门主么?这掌门素质这么低,难怪门派没人加入”

    覃欢喜轻笑道“咦,小丁丁啊,什么时候落月和明教搞在一起了,一日一月,加在一起莫不是和那不男不女的日月神教如出一辙么?”

    全真教弟子听到覃欢喜的话全体一阵大笑,这唐门覃欢喜嘴皮子可能也是独步天下。

    苗丁见状有点气急败坏,正欲和覃欢喜过两招,阮婷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阮婷飒爽的笑着说道“覃总,数月不见,还是这么风趣,万宗盟可期盼着覃总加入。”

    覃欢喜见正主出来也不再嘻戏“阮总,这事我可做不了主,这要问我老板,我只是个小员工。”

    曲航鹏见阮婷出来,插话道“阮总,好久不见,这一来给我送了一份大礼啊,我家小师弟呢?”

    阮婷保持着飒爽的容姿说道“曲总,确实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我万宗盟可是诚心诚意邀请全真教的加入,不知曲总有何见解呢?”

    曲航鹏见对方只字不提自己小师弟的事,莫不是想威胁自己“不好意思,阮总,我全真教上下对万宗盟没有任何兴趣。”

    阮婷见覃欢喜在,心想墨千也绝对在这全真教当中,这样事情也变得稍有点棘手,但是笑容不变“曲总,不给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聊会吗?事情也没有绝对,我想,我送给全真教的大礼,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曲航鹏见对方要是拿小师弟做挟持,也不敢太过激进,只能请一众万宗盟的掌门、宗师到会客亭坐下,而万宗盟普通成员们只能生活自理了,成员们将带上山来的椅子随地摆到山腰上各自又玩了起来,和一般的街头流氓无二,很是随性子。

    阮婷坐下后将一个盒子取了出来“要不,我们下个赌注吧,这盒子中有十枚洗髓丹,洗髓丹的功效我想你们也知道了,要是你们赢了,这盒子就是你们的,要是你们输了,这盒子还是你们的,但是要加入我万宗盟如何?”

    这话让万宗盟的各门派大佬听得有点羡慕,毕竟各门派算起来每年也就这么一颗,如果有宗师的门派也就这么两颗。

    曲航鹏也不能直接拒绝,说道“怎么个赌法”

    阮婷听到曲航鹏这么说仿佛在意料之中“我们两方各出五人,一对一比试如何?一方输完便为输”

    曲航鹏听对方这么说,看向了覃欢喜。

    覃欢喜心中一算计,如果对方不派修真者上场的话,这边赢面也很稳,此次华山与武当来的帮手自己也是知道,若是对方派修真者上场的话,墨哥也能出手,若是墨哥赢不了的话,那一切都不用再继续,直接投降加入那万宗盟便是。

    于是覃欢喜对曲航鹏点了点头。

    曲航鹏见状回道“好,我代掌门同意了此事”

    全真教练武场中,练武场两端各自站满了两方的人马,气势之间的比拼,似乎全真教弱了一筹,毕竟全真教只一派之力,对面集结了两大门派,五六路小门派在一起。

    明教曹叶又蹦跶了出来,或许是为了表现喊道“第一场,我曹爷爷来,你们这些小辈们谁来?”

    阮婷见状也不阻止,反正前面的都是炮灰试试对方深浅。

    曲航鹏身为全真教现在的代理掌门也不好意思叫别人先上,看到对面是明教,也有一定把握“我来会会你,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你要是输给了我这小辈,可真是丢了一派的脸面”

    曹叶也不想继续废话,直接撸起袖子“来来来,看爷爷我怎么揍你”

    全真教开教祖师王重阳当年可谓是武功第一人,身怀神技先天功,又集大家之所长开创了众多武学。明教的九阳神功也与王重阳素有渊源,据一些教派野史猜测九阳神功可能就是王重阳观摩九阴真经所创。所以曲航鹏才有信心与曹叶一较高下。

    曲航鹏单手持着一把宝剑,手背在身后走到了练功场内,气势非凡,不负名门大派之风。

    而曹叶就相对而言气势弱了不少,扛着一把大刀进入了场内,虽身怀各种神功,但更像一个爆发富,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股我败家我骄傲的气场。

    曹叶首先动手了,双手持刀一记连环斜劈对曲航鹏砍了过来,一刀扣一刀,此乃修罗绝命刀法,看起来十分凶险。

    曲航鹏见状,同样使出了一招连环剑法,七星剑法第三式,七剑点刺,犹如北斗七星般七点相连,周而复始,一剑接一剑的击在了刀面上,让曹叶的每一刀都落空了下来。

    曹叶见这招不奏效,招式一换,刀上燃起了烈火,此刀法名为烈焰刀,算起来比修罗绝命刀法还弱上一筹,只是曹叶九阳神功一运,这九阳气息与烈焰产生了一种加持,刀上燃烧的火焰猛然一增,变成了熊熊烈火。曹叶持刀双手一举,一刀竖劈,砍向曲航鹏。

    这砍势极快,让曲航鹏来不及变招,只能双手握剑胸前一挡,巨大的力道让曲航鹏双手发麻,几乎都快握不住宝剑,赶紧先天功全身一运稳住了身子,然后持剑向前一推,身子借力后退了一步躲过了刀势的攻击范围。

    曲航鹏硬接了几招,也就放弃了防守,直接使出了门派的镇门神技五气朝阳剑,全身精气神随着内力一同汇聚到手中然后凝聚到剑上,宝剑刹那间光芒一闪,曲航鹏的剑也同时动了,一记直刺指向曹叶的胸口。

    曹叶刚被这光芒照的一阵恍惚,反应过来时剑芒已经到达了胸口位置,全身内力自主的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九阳神功大开,然后一式乾坤大挪移施展开来,内力汇聚到胸口夹住了这道剑芒,剑是挡住了,但是剑还是刺入了胸口几分,受了一些轻伤。

    曹叶见剑挡住,哪能放弃这近身的机会,也不顾流血的胸口,身子一侧,剑从身边擦身而过,一式九阳掌拍到了曲航鹏身上,曲航鹏被一掌拍飞了出去,嘴中血流不止,显然曲航鹏已经输了。

    场外吴青松看到被拍飞过来的曲航鹏赶紧抱住了他,让他不至于摔倒在地。

    不需要裁判,曲航鹏确实是输了,他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坐下运功恢复身体,清除体内残留的九阳神功内力。

    吴青松放下曲航鹏后说道“小曲,你现在功力还赶不上我们这一代,输在了功力上,第二个人我上,我为你复仇。”

    吴青松做为崆峒派的掌门,崆峒派的化星功同九阳神功一般是一门集内功拳法护体为一起的功法,更有化解他人内功的功效,可以说对九阳神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吴青松刚走到场边,他的电话响了,一看尽然是门派中传来的电话。吴青松接起电话,听着那边传来的电话声脸色一时阴晴不定,最后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吴青松低下了头对曲航鹏说道“对不起,小曲,我不能上场了。崆峒派宗师、长老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一并加入了万宗盟,我对不起你。”

    覃欢喜在一旁听到了吴青松的话,盯着吴青松看了看,只见吴青松眼光闪躲显得无可奈何。覃欢喜也没再说什么,用手在吴青松的肩膀上拍了一拍,走到了练武场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