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江湖风云起 第十四章 江湖,再会七儿
    逗比的网络游戏告一段落,强大的修真体验让这群武林人士知道了某种差距的存在,一时之间都开始自危和困扰。

    吴青松猛喝一杯白酒对墨千问道“墨哥,要是遇到这些修真者,该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让墨千也无法回答,沉吟道“能避则避,若无可避免,听天由命,不过我想来修真者并不多,要成为修真者,资质固然重要,但天地灵气更重要。如今,天地灵气枯萎,没有特殊办法是无法修炼成功的”

    修真者一出世,整个江湖武林都要面临着重新洗牌,格局跟新的局面,墨千的回答似乎让众人变得更加心事重重。

    墨千见大家状态不对,继续说道“你们放心,除了邪修,修真者一般不会对普通人出手的,若真有人为祸民间,修真大派也不会放任不管”

    这么一说,大家也安心不少,不过并不代表可以真正放松下来。

    曲航鹏见墨千知这么多事,问道“不知墨哥出身什么门派,境界又如何?”

    墨千既然与这些人结识,也不想太多隐瞒“我无门无派,自修天成,若说境界,这修真界中不惧任何”

    这些武林人士听到这句话也有了主心骨,纷纷端起酒杯敬起墨千。

    吴青松再次端起酒杯敬道“我崆峒派要是遇到麻烦,望请墨哥相助”

    曲航鹏见状也是端起酒杯敬道“我全真派也望墨哥届时能出手相助”

    其他武林人士也纷纷举杯效仿,晓曼略带醉意的看着大家煞有其事的聊着武林与修仙者,想笑却不敢笑。

    夜深,晓曼与墨千两人打算打道回府,两人闲庭漫步的走在街上,此时的晓曼已经醉意上头,半个身子都挂在了墨千身上。

    晓曼痴痴的看着墨千说道“墨大哥,我们今天不回去了吧。”

    墨千很无奈的看着晓曼回道“不回去的话,那我们去哪?”

    晓曼没法,只能继续暗示的捏了捏墨千的手臂撒娇的说道“我冷,我要抱抱”

    墨千听闻也只能满足晓曼,便搂住了晓曼继续说道“我们早点回去就不冷了,走吧”

    晓曼见墨千如此,再也顾不上矜持的说道“我们去酒店吧,我想你抱着我睡”

    墨千再傻,也听出了意思,慎重的说道“这样子对你不好,要是有了生孕,可要受到各种风言风语。”

    晓曼哈哈一笑“哈哈,你还是处男吧,有种东西叫避孕套,怎么可能怀孕,哈哈!”

    墨千主要是为了晓曼的贞洁名声,女子声名大于性命,男女在一间房间呆一宿都不行,刚想着怎么回答她,晓曼就半挂在墨千身上睡着了,墨千只能抱起晓曼飞了回去。

    回到房间,梦溪似乎还没睡,房间的灯从地板缝隙透出。

    墨千敲了敲房门说道“梦溪,睡了吗?”

    不一会传来了穿拖鞋的声音,梦溪打开了房门,看到全身酒味的晓曼正醉倒在墨千怀中,急忙一起过去扶起了晓曼。

    梦溪紧张的问道“曼曼怎么喝这么多呢?”

    墨千也是尴尬,生怕梦溪怪罪,说道“可能是太高兴了吧,曼曼劳烦你照顾了,我先回房间了。”

    墨千回到房间才想起,自己每晚出去给人“治病”莫不是晓曼说得避孕套?若真是,那自己可能是真好心办了坏事,只是这些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呢?

    第二天,喝断片的晓曼将一切忘得一干二净,只是偶尔零星的记忆碎片让晓曼脸色羞红,似乎梦中自己主动提出要和墨千去开房,至于后面有没有去,就不清楚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晓曼以老板娘的身份入驻了墨小鱼文化传媒担任了总经理助理一职,只是想邀请梦溪同样来公司,不知什么原由,梦溪说什么都不愿意过来。

    爽秋舒风,总裁与小秘的日子过得快意潇洒,一日,一通电话打到了墨千的手机上。

    “嗯?曲航鹏,你没在湖蓝吗?好,我今晚赶来。”

    墨千要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并且还要带走覃欢喜,美其名曰:出差。所以公司里的事情还是要叮嘱一番,开了个会议,宣布公司里一切事物由总经理助理刘总裁定后就离开了公司。小蚂蚁一听,墨千明天将不在公司,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起来,最近成天要陪着墨千可没机会出去装逼出去飞,墨千前脚离开公司,小蚂蚁就带着一名刚签约的女网红开着跑车出去了。

    晓曼可不舍得墨千,晚上,晓曼叫上了梦溪两人在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三人坐在圆桌上,烛光拂动,红酒、牛排、沙拉,气氛微妙,只是墨千碟子里叠着的十大块牛排显得有点破坏氛围。

    梦溪切着盘中的牛排问道“你是要出去多久?”

    墨千手捏着牛排,边吃边说道“曲总跟我谈一个大项目,要去很多地方考察,所以时间上也没个准”

    梦溪也不合适再问什么,认真的吃着晚餐。

    晓曼一听,柔柔的抓起墨千的一只手道“墨大哥”

    墨千似乎也被晓曼的肉麻风给带坏了,托起晓曼的手喊道“曼曼!”

    “墨大哥”“曼曼”“墨大哥”“曼曼”......

    这连绵不绝的声音,让梦溪十分无法忍受。

    “噶兹兹兹......”梦溪终于切牛排的时候太过用力磨到了盘子上,发出了刺耳的噪音打断了秀恩爱的两人。

    吃过晚餐没多久,覃欢喜过来敲门了。

    覃欢喜也没进门,站在门口道“墨哥,都准备好了,定的飞机是晚上九点的,我们现在该出发了!”

    晓曼听到覃欢喜的话,惊讶道“这么快啊,墨大哥的行李还没收拾呢”

    墨千摸着晓曼的头,回道“没关系,我那边再买吧,我要走了哦”

    晓曼一听虽然不舍,但也只能顺从,双手一把搂住墨千的脖子,踮起脚尖亲吻起墨千的嘴唇。不久,墨千和覃欢喜离开了房子。

    墨千在电梯中对覃欢喜说道“机票退了吧,我带你直接过去”

    覃欢喜听到墨千的话,有点疑惑,不过也听从了他的话,将机票退订,然后跟着墨千来到了安全通道中,墨千对覃欢喜施了一法,他的身子瞬间变得模糊起来,转而肉眼都看不见了。这个藏身术只是对普通人的一种障眼法,并不属于隐身术的范畴,修真者能通过感受真气的方式直接感受到一团人形的真气,间而观察到来人的模样。

    两人来到大厦门口,墨千一把提起覃欢喜的衣服,一股真气包裹住了覃欢喜,然后两人快速的脱离了地面飞向了天空。

    覃欢喜可是第一次感受到在天上飞得感觉,不由得有点害怕,没有任何着力点加上失重感让覃欢喜脚打起了摆儿,不过覃欢喜身体素质确实厉害,没过许久也适应了过来。

    刚适应飞行状态的覃欢喜不由的得瑟起来,脚中轻功秋林拾叶施展开来,在空中滑动着步子装作自己飞行的样子。墨千见状也想逗下欢喜,手一松,支撑着覃欢喜的真气逐渐消失,刚开始覃欢喜还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独自飞了,不过没飞多远,噗的一下垂直往地面掉去,一声划破天际的惊叫响起“啊,啊,啊......”

    两人很快的飞到了陕溪终南山,只是覃欢喜的脸色此时还是煞白。拨通了曲航鹏的电话,表示两人已经到了。此终南山如今已是旅游景点,自古以来多有高人归隐于此,全真教也发祥此地,不过作为武林门派,当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大开门庭,另有它处安教。不久曲航鹏与吴青松两人脚踏轻功飞驰而来。

    曲航鹏看到墨千,心情也安定下来,稽首道“墨哥,你来啦,先随我去教门之中细谈。”

    来到全真教门派之地,这里的建筑也是与时俱进,一幢幢小区楼修建在山腰上,山顶之上更是别墅成群,看来门派教中身份等级分明。

    待大家别墅中坐好,曲航鹏便对墨千说道“墨哥,收到消息,这几日落月庄与明教集齐了不少江湖人士要到我全真教聚首,说是以武会友,怕是来者不善。当然,武林中事也不敢劳烦墨哥,我生怕是有修真者,组织了这次的行动,事情就不好办了”

    墨千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这事勿用担心,要是有修真人士,我一并给你挡下”

    曲航鹏听墨千亲口应许这事,就好办了,对着后面斟茶的年轻弟子说道“快请掌门过来相议,说有高人来客。”

    如果这次事件仅仅是武林人士的话,自家门派也能解决,毕竟江湖武林中还是有不少好友,武当与华山也将派门中高手前来相助。

    年轻弟子刚出大厅,墨千就感应到不远处一股真气波动,立马说道“门派可能出事了,我先行过去一步。”

    墨千从窗户跳出,飞身前往真气波动的地方,而这地方正是掌门居住之处,只见掌门手持一把宝剑一式七星剑法刺出。所刺之人只见双手真气流转,在手中凝而不散,一只手硬接了这把宝剑,另一手直拍掌门胸前。

    掌门果断中招,身子被击中,飞砸到别墅的墙面上,而手中的剑也没握住,还被那名男子掐在手中。墨千急忙飞了过去,挡住了正欲继续攻过来的那名男子,墨千还了一掌给那男子,将那男子拍飞了出去。

    陆掌门胸口凹进去一大块,还好是左撇子,左手拿剑,被对方一掌拍到了右胸上,不然很可能当场毙命。

    这时曲航鹏与吴青松也赶到了,曲航鹏见掌门伤势,喊道“陆伯伯,你伤得怎么样了?”

    陆掌门使劲的咳嗽起来,大半天才说出几个字“你,咳咳,你小师弟被他们给抓走了。”

    墨千见那年轻修真者竟然如此狠辣,十分愤怒,不由的再次逼向那年轻修真者,这时一道身影飞身过来,挡在了墨千面前。

    墨千一看来人,说道“七儿?是你。”

    七儿虽然蒙着面纱,但是黑黝的皮肤让墨千一下子认了出来,墨千才想起这青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正是当初被七儿误拐走的那名保安,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让一个普通人短短时间内变成了一名修真者。

    七儿也看到了墨千,说道“我的手令在你那吧!还给我”

    墨千哪能白白还给人家,见她如此狠辣,也不回话,直逼近过去拳法碧叶随风舞施展开来,瞬间打出了无数掌拳。

    七儿也是有了怒气,此人两次坏了自己好事也不再废话,躲开了墨千的攻击,从身上空间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长枪,对着墨千长枪往上一挑。

    无奈墨千手中没有武器,只能退了回来,在感慨修真大派连仙物空间储物袋都有的同时,祭出了自己唯一的一件法宝,流光剑。由于不会飞剑法门,这把曾经无意中捡到的法宝一直只能丢在杂物间当中。

    墨千会的法术寥寥无几,也就是空有一身仙力还需要使用凡间武学揍人,提着流光剑一套唐门的五梅展施展开来,招式从嘴里喊道“梅开五度”,接着流光剑呈刺的方式连续五次快速刺向七儿。

    七儿感受到墨千刺过来的威力,让两人身体不断靠近,七儿只能再加大了一成力量,速度提升,提枪对着前面一次横扫,将墨千再次逼退而去,让始终无法近身。

    墨千也是着急,对方莫不是有了大乘期的修为,自己修真功法虽然一般,但靠身体素质硬生生的无限拉近到快仙法的临界点了,威力再大,就要直接动用仙力了,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隔空传物之术可以当飞剑法门使用,还神出鬼没。

    只见与墨千心神契合的流光剑突然遁入虚空之中,再一次出现已经到了七儿胸前,若是刚刚七儿往前冲的话,怕是已经撞到了这柄飞剑之上。墨千见没有奏效,将流光剑再次隐入了虚空之中,等待随时发动“飞剑”之术。

    这突然的变化让七儿也吓了一跳,人间尽然有如此厉害的修士,考虑到身边之人的安全,七儿快速向后退去,拉起那名成为修真者的保安划开一个黑洞,遁入消失不见。

    墨千本想阻止她们逃跑的,但似乎隔空传物之术根本无法飞到黑洞边缘,仿佛黑洞附近的空间都不在这个世界一般。

    两人之间的战斗,曲航鹏与吴青松似乎插不进手,只能围绕在陆掌门身边看望着伤势。这伤势越发严重,不仅胸口凹陷,丹田之中的内力丹核也被拍散了。除了仙丹妙药,恐怕是不会好了,说不准性命还有危险。

    曲航鹏看着陆掌门这情况,一滴眼泪从眼角流淌出来,陆掌门待他如己出,如同亲身儿子一般,是他选定了自己成为了门派的首席弟子。

    曲航鹏说道“陆伯伯,我抬你回房里躺着,你先别说话”

    墨千看到曲航鹏正抬着陆掌门,说了声“让我来吧”接着一道真气托住了陆掌门,将他送回到了房间。

    房里,墨千用仙力探寻着陆掌门的身体说道“武功肯定是废了,没有奇遇是不可能好的,性命方面不用担心,我可以用真气修复好陆掌门的内脏,胸骨。”

    陆掌门在墨千的仙力注入之下,身体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嘴里也有了力气,顺畅的说出话来“曲儿啊,那贼人抢走了你小师弟,怕是别有用心啊。你小师弟可是我们全真教百年来最好的苗子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