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仙人墨千 第十章 开业庆典(上)
    梦溪与晓曼很是吃惊,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墨千摇身一变成了一家公司的大boss。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晓曼和梦溪在房间忙碌了起来,毕竟是参加公开活动,还特意请了一名价格不菲的造型师,连平时素颜的梦溪也是一脸粉黛艳妆。一般在正式的场合女子都必须化妆,口红也要比较鲜艳,这是一种礼貌,就和男人穿西装一般。晓曼常混迹上流场所,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名媛,此时早已经打扮好了,一席吊带长裙宛若礼服,身材虽然不丰腴,但胸前还是能看出一抹雪白。

    墨千正在房间由造型师弄着头发,身上穿着的西装是早上覃欢喜亲自送过来的,据说价值也不菲,属于私人定制的手工西装。由于墨千本身皮肤比女人还好,相貌也是开朗俊俏型,所以并不需要怎么化妆,稍微打了点高光暗影,让整个轮廓稍显成熟威严。

    公司开业庆典是在五星级西顿大酒店举行,公司是没法容纳这么多人的,而是选择庆典结束后会邀请一些重要嘉宾参观公司。墨千是今天的主人公也不能让宾客等着,只能先行会场,梦溪与晓曼只能打扮好后再过来。

    西顿大酒店三楼,从电梯口到会场大门,一路铺上了大红地毯,会场门口设有签到墙、主题桁架,桁架前做了一个高一米,宽三米的立体logo模型,一条墨色的鲤鱼栩栩如生,用汉英双语做的字体模型上写着:墨小鱼文化传媒开业大吉。一排排缤纷的射灯打在主题墙与logo上,逼格凸显。除了功能性展示模块还设有一个小的休息厅,供正在等待伙伴的人休息片刻,旁边还设有一个小型舞台,上面正有几名美女,有弹着钢琴的,有拉着大提琴、竖琴、小提琴的,用音乐欢迎着每一位到场的嘉宾。除了这个,由于女嘉宾居多,迎宾换成了清一色的外籍男模,八名身着黑色礼服的外籍男模在小型主题桁架墙前站成一排,四四一组,中间留有空隙供嘉宾拍照合影。

    庆典开始还有两个时辰,此时邀请来的记者已经就位,公司的开业庆典都是公司主动花钱请知名媒体过来的,当然一些小报社、网络媒体都是不请自来,毕竟这是一家网红公司,新闻通稿在庆典开始之前就写好了,上面有写到有网红与大咖会来参加,媒体到现场也就走个过场拍拍素材。

    此时的墨千正在签到墙边迎接嘉宾,旁边还有覃欢喜与小蚂蚁给墨千介绍来宾,另外再配有四名女助手,递胸花、签名笔等。虽然离庆典开始还有很长时间,但是公司自己的签约网红,艺人必须提早赶到,当然也有不少嘉宾喜欢参加这种社交活动,早早赶来,大家也不急着进会场,两块主题墙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地方,各类女网红看到八名帅气的外籍男模连步子都走不动,一一与男模合照,而绚丽的logo主题墙很适合集体合影,也聚集了不少人,尽显嘉宾上流社会的逼格感。

    覃欢喜看到一群正走过来的嘉宾很是惊讶道“曲航鹏、吴青松你们两怎么来了?”

    吴青松嘿嘿大笑道“你小子,要不是发朋友圈,我都不知道你要开公司”

    曲航鹏也是一脸乐呵的说道“有好吃的都不叫我,我就不能主动过来蹭个饭啊?”

    吴青松与曲航鹏这群人原来都是江湖中人,吴青松正是崆峒派掌门,而曲航鹏是全真教的首席弟子,下一任的全真掌门,其他人均是武林中稍有威望的人士,这些武林人士也不是隐士,在世俗中都有自己的产业,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纷纷掏出了彩礼,有红包里塞支票的,有红包里直接放银行卡的,都是多金的主。

    覃欢喜低声在墨千耳边介绍着这些人,同时跟大家介绍道“这是我们唐氏如今的当家人,墨千,我现在可是跟着墨哥混,你们小心呐,现在惹到我等于打我墨哥的脸,一巴掌就呼死你们。”

    众人惊讶得看着墨千,心理疑惑着,唐门什么时候换主了?一个堂堂江湖中的大佬,就这样愿意当人家小弟,虽然武功在武林中可能在二十位左右,但排名可是进前十的,毕竟人家暗器可是天下第一。疑惑归疑惑,一众人纷纷与墨千握手表示友好。

    来了这么一群人,让本来准备充足的覃欢喜不由得伤脑,庆典是以宴会的形式举办,而不是发布会,生怕等会会有更多的惊喜意外,看时间还来得急,对小蚂蚁说道“你去跟酒店说一下,再做好加十桌的准备”

    墨千看着这么一群武林中人,似乎都有来头,由于贺礼都是当众打开,所以大家送了多少钱都是一目了然,虽然俗气,但也是彰显主人的一种好兆头。吴青松送来贺礼一百八十万元,曲航鹏送来贺礼二百八十万元,其他武林人士贺礼可没低于过十万。

    嘉宾和网红听到这彩礼钱纷纷看了过来,有好奇这群人身份的,也有惊叹于墨千的背景的,这公司开业虽然算不上什么小公司,但规模也不大,不过会场的装饰可也算是豪气。可今日这彩礼比开这么一家公司还多的时候,就值得深思熟虑了,如果投奔到这家公司,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覃欢喜招呼这群武林人士签到墙签完字后进了会场,墨千继续在旁边接待新来的嘉宾,而小蚂蚁去找酒店会场的负责经理了。

    装扮好的梦溪与晓曼正到了酒店的一楼大厅,一楼大厅有专门的会场引导牌,也设立了几名接待将来宾引导到电梯门口,需要更大的排场是不可能了,毕竟会影响整个五星级大酒店的形象。除非你势力通天,又或者包下整座酒店。梦溪两人刚到电梯门口,一名妇女从电梯急匆匆的闯出来撞到了正在等待电梯的梦溪,只见那女子叫嚷道“你急什么急,没见到有人要出来么?”

    梦溪哪怕再大方也忍受不住这种气,何况她性格也本身比较直“我可没动,是你撞到的我吧?这位阿姨你这素质可真不怎么样啊”

    这时刚到一楼找完会场负责经理的小蚂蚁正好到了这边,看到自己大佬的女人在那似乎跟什么人争吵便快步走了过去,只见那妇女年纪不大,一身珠光宝气,就是长得丑了,让小蚂蚁不由的十分嫌弃,似乎患上了一种叫丑人恐惧症的病情“喂,这个丑货,快滚开,你辣到大爷我的眼睛啦。”

    那妇女见突然出现的男子对自己这么吼着,气得直打哆嗦,连说都话不全,嘴里道“你...你...你”三个字

    小蚂蚁似乎真的对丑人特别厌烦,不由得露出凶样继续说道“你什么你,丑东西,谁给你的自信走出来的,不知道出门带帽子,带口罩吗?还不快滚,我要揍人了”

    女人都是感性的,梦溪本来是很讨厌这种黑道人士的,但是现在是自己人的情况下突然感觉心情大好,这种人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差。

    旁边酒店的接待人员看到这架势,本想阻止的,但是也被小蚂蚁的凶样吓到了,不知道是叫保安好,还是继续看着好,这些人都是这里的客户,那名女子是二楼宴会厅的客户,身份也十分不一般。

    妇女被气得不轻,但也害怕小蚂蚁真对她动手于是大喊道“你等着”接着往酒店外急走而去,似乎在接什么人。

    接待人员只得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酒店负责人,两个客户之间相互是得罪死了,呆会要是真发生什么意外,也只能加大保安力度维持现场不要打起来,毕竟酒店的背景也是很深厚。

    小蚂蚁将两女护送到了三楼大厅,一出电梯就看到八名帅气外籍男模闪亮入眼,变得与一众网红、嘉宾没两样,什么男朋友、老公之类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这群男模各个身高一米九左右,肌肉发达,面部轮廓明显的纯殴式风格,礼服修身时尚,梦溪与晓曼怎能不心动,便挤进人群里等着和男模合影。小蚂蚁见到这场景也只能尴尬得不行,作为东道主的小蚂蚁只能优先安排两人合影。

    墨千看到合影完过来的梦溪与晓曼,眼前也是一亮,这妆容虽然画得稍艳,可不是上次在酒吧里的那群女人一样,两女各自五官明显,特色分明,一身打扮性感又不暴露。墨千赶紧打招呼的说道“梦溪、曼曼!”

    不过两女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见有人叫自己忙回道“啊?怎么啦?”

    小蚂蚁却有点汗颜,也不知道叫男模过来是对是错,墨千可不知道什么状况,热情得说道“叫下你们啊,怎么样?会场还不错吧?”

    晓曼清醒的比较快点,毕竟他一门心思是真正的放在了墨千身上“墨大哥,这里布置很大气,要花很多钱吧。”

    虽然会场不是自己布置的,但是自己可是这宴会的主角,被赞美也是很高兴,尤其是晓曼的赞美,从称呼中就可以看出来,叫梦溪是名字,叫晓曼是昵称。在晓曼一直以来的主动亲近下,墨千关注度渐渐转移到了晓曼身上,有句俗话叫女追男隔成纱。

    墨千憨厚一笑说道“嗯,还好,好像花了二百来万,我先带你们进去坐着吧”

    留下覃欢喜和小蚂蚁继续接待来宾,墨千带两女到了宴会会场,按一般情况下两女是不该坐主宴桌的,主桌都会安排一些特别有身份的人,进行关系社交,但是墨千怎么可能把两女放其他桌。

    主宴桌上目前除了三人,还有吴青松与曲航鹏,毕竟两人身份显赫。距离庆典开始还有半个时辰,这时小蚂蚁跑了过来说道“墨哥,湖蓝广电局的钱副局长过来了。”

    墨千也听覃欢喜说起过这块的关系,毕竟以后公司的发展,这类人物可掌握生死大权,只能过去接待一番。

    广电局也很给面子,毕竟覃欢喜的江湖地位在世俗中高层人士也是知道,也不是什么大活动,也不能太高调,派了名省级广电局的副局过来刚刚合适。钱副局也不敢自持己高,这是上头派的活,就代表这里主人上面有人。签名、贺礼一样也不少。当然贺礼是公费,虽然不多,但是个彩头。

    墨千迎道“钱局长,以后公司可需要你多担待会了”

    刚要将钱副局带到会场里,这时一旁的贺礼播报声震住了会场所有人“伊正荣,贺礼四千八百万元整。”

    墨千听到这播报声连忙过去招呼,可不是听到钱的原由,而是因为是梦溪的父亲,又是一位不请自来的主。墨千说道“伊伯伯,开公司这小事也是临时主意,所以就没邀请你”

    钱副局长听到伊正荣的名字也迎了过来“老伊啊,没想到你也过来拉!听这称呼,这是你准女婿啊?”

    伊正荣笑呵呵的也不否认,也不承认,说道“等下工商局的韩局、税务局的李局、人行的朱行长马上就到,我们这边先等等?”

    钱副局长听这么一说倍感意外的同时心中也有了定数,看来墨千身后的人是伊正荣啊?

    墨千不明情况的跟着一同到休息厅等着那些领导,伊正荣慢慢靠近墨千低声对他说道“这彩礼八百万算是我给的,四千万是你那东西拍出去的钱,被误会啊!”

    对钱没有概念的墨千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伊正荣可有点吝啬啊。便说道“伊伯伯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伊正荣见墨千这回答也是满意,继续说道“我把这钱放到彩礼里,估计明天你这公司名字就要传开了,另外等下那些局长行长你可要好好招待一番,既然开公司,这些人你是要经常打交道的”

    墨千见这伊正荣如此用心,也是心存感谢,开公司对于自己也无关紧要,这只是自己尘世之间的一种玩乐,但是有人为自己考虑这么多,这种体会除了在两位好友身上就不曾拥有。

    不一会儿几位领导人纷纷也到了现场,墨千与伊正荣一同迎着这些领导一同进了会场。

    梦溪将墨千开公司的事告诉自己父亲后,没想到他尽然也跑了过来,惊讶的叫了声“爸!”

    晓曼也站了起来打招呼道“伊伯伯”

    钱副局长看到坐在主桌的梦溪尽然叫伊正荣,爸,对于开始的设想更是认定了,乐呵呵的说道“老伊,不介绍一下啊!”

    几位局长见到这情况也是乐呵呵的说着“对啊,不介绍下?女儿、侄女长得这么标致,我们几家还有儿辈单身着呢”

    伊正荣只能一一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女儿,伊梦溪,这个是我的侄女,刘晓曼!梦溪、曼曼快叫叔叔”

    梦溪与晓曼异口同声的唤道“叔叔好!”

    伊正荣再看向另一处,一愣,笑着过去招呼道“曲总,你也在这啊?这边这位是江溪省的青年企业家吴总吧?你好,你好”

    曲航鹏和吴青松只能起身握手,曲航鹏在湖蓝发展产业所以与伊正荣算是旧识,吴青松是在江溪省发展,所以和伊正荣只算相互听过,商报上有见过相貌。

    几人互相客套着纷纷落座。不一会覃欢喜与小蚂蚁也到了主桌上等待典礼的开始,覃欢喜因为门派一人的原因在世俗也没有产业,大家也就不认识他,但是小蚂蚁被伊正荣一下认了出来“这不是山冬崔家的公子吗?”

    小蚂蚁对于外省的大佬基本了解很少,公子哥的性格也早忘了伊正荣的样子,但听墨千叫他伊伯伯,也只能顺着叫道“伊伯伯,我叫崔浩,您好”

    墨千与覃欢喜听伊正荣说出了小蚂蚁的身份,也是惊奇,也终于知道了小蚂蚁的真名。小蚂蚁的身份确实也不简单,知名家族中的子弟,不过墨千和覃欢喜对于世俗的身份也没什么兴趣,毕竟层次更高的两人用不着调查小蚂蚁的真实身份。

    就在典礼即将开始的时候,两声惊呼同时传来!只因有一男一女两人走到了主桌旁,男子雍容挺着大肚子,女的蒙着面纱!

    一个是伊正荣高兴的惊呼声“张市长!”

    一个是覃欢喜惊讶的惊呼声“怎么是你?”

    张市长打趣的一笑对众人说道“怎么?不欢迎我啊,要不是我甥女阮婷叫我,我才不来呢”

    众人哪敢不欢迎,叫来服务生加了两张椅子,让两人坐下。

    覃欢喜坐在墨千身旁小声对墨千说道“这个女子就是与我过招的那名蒙面女子,手背处的刺青我记得很清楚,不知道今天她想耍什么花招”

    墨千向这名叫阮婷的女子看去,这女子与那日自己接触名叫七儿的女子并不是同一人,从皮肤颜色就能看出,对覃欢喜轻声说道“对方可能来自哪个隐士大门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