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仙人墨千 第九章 同居生活与公司开业
    毕竟这么贵的房子,一般情况下是很难租出去的,房东见几人很有意向也不得不解释原由“这是我弟弟的房子,只是挂到了我的名义下。你们也看出来了吧,装修这么新,其实装修了还不到一年,我弟弟是打算做婚房的,可是弟弟生意上遇到了问题,欠债太多,最后女朋友分手,自己也跑到国外躲债去了,还好这房子在我名义下,不然什么都没有了。我这弟弟啊,一个人在国外需要很多钱花,这么大的房子也不好卖,没办法,只能先租出去,赚一点是一点。这房子啊,我弟弟都还没住进来,也就后来我住了几天,一个人住也太空旷,我就又搬出去了”

    墨千一听这话,合情合理,看对方也不像说谎,于是说道“如果我买下这房子呢?多少钱”

    房东见有人想买,当然求之不得,曾经几度想把房子便宜卖出去都无人问津,主要是这房子再便宜也很贵,一般愿意花这么多钱的人首选肯定是买别墅,不仅物业费、水电费之类的还便宜很多,车位也方便。于是说道“这样成不?装修费之类的我就都除了,按这里房价一万七每个平米,235个平米是399.5万,我再给你抹个零,399万成不?

    墨千一听,这房子才这么点钱,实在是小意思,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再买个几套做个地主试试?“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今天就搬进来!”

    梦溪与晓曼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土豪,本只想租个房子,墨千不仅买下了,还不带还价的,由于钱还是梦溪他爸那弄过来的,让梦溪不由的一阵心疼,败家啊。

    事情就这么定下,只是几人不知道的是,这房东的弟弟可不是出去逃债了,而是犯了法,出去逃难啦,不然真欠下巨额债务,他爸妈家,他姐姐家都休想安宁。

    二手房过户很简单,当事人在的情况下准备好材料就可以当天办理完成,缴纳税金后半个月就可以去房产局领取房产证件。过户手续办好,墨千回到这间房子的心情都不一样了。梦溪和晓曼也是一样,不过墨千的身份从合租变成了两人的房东,可墨千哪愿意收房租费用。潜意识下,两女似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跑上了二楼开始了选房大计。

    梦溪与晓曼一人跑到一间房,同时喊着“我们选这间”

    也不知道两女有着什么样的小趣味,尽然吵闹起来,梦溪说道“还是这间吧,我喜欢这个颜色的墙壁”

    晓曼也不甘示弱“不,还是这间,这间房间装饰好看点”

    梦溪呈大字状一下躺到床上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我就要这间了”

    晓曼也学着梦溪的姿势一个大字趟倒在床上,也不回话。

    墨千有点无奈,说道“你们一人睡一间,我睡哪啊?”

    晓曼眼睛箍溜溜的一转,打趣道“随你啊,两间房间,你看是要和谁睡!”

    梦溪听晓曼这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看到墨千那稍微有点不自在的神情,于是兴致也高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问道“你是想睡这里呢?还是和曼曼睡!”

    晓曼乐呵呵的接着梦溪的话题,也是拍了拍自己的一旁说道“这床真舒服,要不你睡这里吧。快说,你要跟谁睡”

    墨千也看出两人是开玩笑,表情一肃说道“那我选了啊!我要......”

    晓曼还有点期待着墨千的答案,梦溪可就怕了,要是墨千索性就扑到一人床边,那就太让人尴尬了,本来梦溪是真看上躺着的这间房,也只能立马起声说道“逗你呢,你睡这边,我到晓曼那间房去!”

    房间被子看上去确实是新的,但是两女也不放心,也因为现在都穿着衣服,趟一趟也无关紧要。真晚上睡上去让人想想都觉得鸡皮疙瘩。墨千倒没什么事,可梦溪是一定要去买套新的床上用品的,包括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本来两女可以从学校租房搬过来就行,但是新房子不配上新的东西,总会让一些强迫症患者难受。接下来的两天,几人都在搬家与采购中度过,忙得不亦乐乎,只是偶尔到了晚上就见不到墨千的身影。

    往往男人在一起的话题总会带着荤段子,聊女人。往往女人之间的私密话题,也离不开男人,尤其最近一直跟男生在一起的晓曼与梦溪。

    晓曼与梦溪两人趟在床上,一人敷着面膜,一人玩着手机“小猫,你说墨大哥晚上都去做什么啦?刚刚敲门,他人又不在房间。”

    敷面膜的梦溪也不敢有表情动作,眨了眨眼说道“这旁边就是夜店一条街,他不会是跑那些地方鬼混去了吧?”

    晓曼听梦溪这么一说,也有点担忧,但是强装镇定的她反驳道“墨大哥才不会这样,我们两大美女在这,他用得着去那些地方吗?”

    梦溪话题一转,聊起了晓曼“曼曼,问你个事哦,你有没有和男人那个过?”

    晓曼可没梦溪这样大大咧咧,吞吞吐吐的回道“哪个过?”

    ......

    此时的墨千和覃欢喜还有小蚂蚁三人正在一家酒吧的卡座坐着,桌子上摆了八大瓶轩牌xo,一般白兰地分vsop与xo,两种标识代表着这种洋酒的年份品质。xo是白兰地中年份最高的规格和品质。覃欢喜讨好的说道“墨哥,这里怎么样。”

    超重的低音伴随着流行的dj英文歌曲,让从来没听过这种音乐的墨千自然的跟着节奏前后点起了头,一边点一边说道“这叫酒吧的地方真不错啊”

    小蚂蚁在旁边看着两位大佬挺喜欢这环境,自我主张的跑去找服务生说道“给我叫些宝贝过来”

    不一会,小蚂蚁领着十几个酒吧的人气宝贝来到了墨千面前站成一排“墨哥,覃哥,挑几个小妞一起玩玩”

    这种事覃欢喜怎么能错过,但也只能先等墨千先挑“墨哥,有没有中意的?挑两个一起玩玩?”

    这些满脸妆容的女子在灰暗的灯光下,一般人很难看清楚,尤其墨千对于现代审美观基本为零的情况下看这些女子像是孪生多胞胎般,虽然不难看,但也分不清美丑。见两人兴致颇高,就随意点了个,毕竟点再多也没区别。

    覃欢喜与小蚂蚁见老大才点一个,也不好自己多点,三名人气宝贝立马坐到了自己的老板身边,一口一个亲爱的叫着,尽力表现得热情一点。不过每个人气宝贝有为酒吧卖酒的义务,毕竟酒吧给他们提供了平台,已至于墨千三人的酒杯一直没空过。

    现在的酒吧不比以前,基本上是不带任何禁忌的服务,当然也不排除人气宝贝私底下勾引老板做一些违法乱纪的活动,一般正常情况下,人气宝贝的确是个挺苦的职业,客人既然点了她们,被吃点小豆腐什么的很平常,大的动静可是不被允许,那么客人一般会选择灌酒,往往以至于客人没喝多少,酒都被人气宝贝喝完了。

    覃欢喜见气氛也热闹不起来,于是对三个人气宝贝说道“这是我们墨董,明天这边新公司要开业了,你们不敬一杯?”

    酒戏才刚刚开始,人气宝贝们也找不到理由,三女一起端起酒杯来敬墨千,本想几个分别来敬的,小蚂蚁一声喝道“干嘛,你们面子这么大,还要我们墨董分别跟你们喝!”

    这声大喝声也吓到了三女,只能陪笑的唤了一声墨董,然后一起共敬墨千,覃欢喜见状也是会心一笑,唱着红脸继续说道“小蚂蚁,别吓到宝贝们了,来,宝贝们,敬敬我们的蚂蚁哥,让他消消气。”

    三名宝贝也懂事了一点,一同敬了小蚂蚁,顺带又是一人一杯敬了覃欢喜。

    墨千看出了两人心思,放任着两人,也不多管,毕竟这出来玩耍,难不成还要规矩这规矩那的。

    灌酒的活动还在继续,几瓶酒下去,宝贝们服服帖帖只能求饶。只见墨千身边的人气宝贝正趴在墨千身上连称呼都变了,亲昵的说道“男朋友,人家喝多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我们玩玩游戏吧”

    墨千也是特吃软,说着“行吧,你休息会”

    另外两名宝贝见这方法奏效,也学起来,一口一口男朋友叫着,还主动的抓起了各自“男朋友”的手,牵着不放。

    覃欢喜见几女确实喝得有点吃力,也放缓了动作,说道“女朋友,来,抱抱!”

    能缓下来当然是不错,那名宝贝立马扑身向前,抱住了覃欢喜,当然“爱的抱抱”也是人气宝贝能提供的最大限度的服务了。

    休息可不能干坐着,几人玩起了骰子游戏,墨千是不会玩,只能两两分组。墨千三人各自与自己的“女朋友”一组,如果哪组输了,那组两人都喝一杯。

    墨千看着众人试玩了一把,稍微了解了一点规则,这个游戏叫吹牛,也就是猜大家手里骰子点数的数量。此时正轮到墨千叫骰,本想喊七个六的他一时口误,喊道“六个七!”

    覃欢喜有点口渴,正独自小饮着一口酒,他听到六个七时,一口酒实在忍不住喷了出来,直溅到小蚂蚁的人气宝贝身上,一时郁闷,心想,这骰子到底开还是不开呢?

    墨千也明白自己叫错了,定眼看着覃欢喜,坐等着对方开自己,心想这酒喝定了。哪知覃欢喜像是发现真爱般的放过了墨千继续叫骰,想叫七个六的他也不小心口误,喊道“七个七”

    小蚂蚁见两人这种叫法,心想这游戏还能不能玩得下去啊?只能顺着叫道“八个七”

    墨千可不管他们,直接开了小蚂蚁。骰子当然不需要看,无论如何也没法找出一个七点出来,当然要是墨千的话,还是有可能。

    最终游戏以小蚂蚁和他“女朋友”喝完一杯后草草结束,几人又开始了互相敬酒的灌酒环节。

    小蚂蚁见几女喝不下了,利诱道“我给你们每人再点一支特饮,你们好好陪墨董喝喝,谁灌吐一次墨董,奖励一支。”

    特饮一般作为人气宝贝的服务费,毕竟不可能明码标价的标记人气宝贝们,所以选择变相的卖特饮,人气宝贝用售特饮提成的名义从酒吧拿取服务费。要知道一小支果汁或者牛奶,售价300元到500元不等。

    ......

    梦溪看晓曼这吞吞吐吐的样子,也是着急,一口说道“就是你和男的睡过吗?”

    晓曼也不想瞒梦溪,脸红的说道“当初跟前任刚开始的时候,那天晚上他喝多了,我见他喝醉回不去了,于是叫人一起抬他去了酒店开房”

    梦溪好奇的问道“那你们睡在一起了吗?”

    晓曼又是一阵脸红,轻嗯了一声。

    梦溪可不愿意这么放过晓曼,继续问道“感觉是怎么样的?”

    晓曼疑惑着说道“就这样啊,除了有点热,平常和你睡在一起也没什么区别!”

    ......

    喝洋酒虽然后劲十足,但是怎么能奈何得了墨千,几人轮番敬墨千,见墨千一点事都没有,覃欢喜与小蚂蚁也加入了敬酒的队伍,大家喝得也算愉快。以至于两名人气宝贝都喝吐了,也没拿墨千怎么样,而且墨千还故意让酒精上头,找点熏醉感觉。

    酒是没办法喝下去了,只能放过这几个陪酒的人气宝贝,覃欢喜身边那名唯一没喝吐的人气宝贝临走时还紧紧的抱着覃欢喜不松手,嘴里小声的在覃欢喜耳边说道“下班后我来陪你吧!”

    这种女人覃欢喜当然是不愿意碰,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女人中偶尔有个干净的,但谁知道?没有了其他人,几人也谈起了正经事。

    覃欢喜对墨千说道“开业典礼在明天中午举行,按你的要求,开业开得比较匆忙,除了广电局的领导,主要都是邀请公司签约的艺人还有网红界的人过来,另外就是同行和媒体记者。有什么需要特别安排的吗?”

    墨千想了又想,除了要跟晓曼与梦溪解释一下,也没什么其他事情要做“你看着安排就好”

    小蚂蚁作为在场唯一懂这行的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于是说道“墨哥,您不是想自己做主播吗?明天是个不错的机会,在开业典礼仪式过后,墨哥你现场首播,其他的我来操作。”

    ......

    梦溪与晓曼两人聊着男人不能听的话题显得有点亢奋,凌晨了也不见睡着。

    梦溪挠着晓曼的笑穴说道“你这妮子,我算是明白了,你两就躺在床上抱了一晚上啊?”

    晓曼被挠痒痒挠的上气不接下气,也挠向了梦溪,说道“那天我姨妈来了,还能干嘛啊!”

    两人打闹了一会,累的停了下来,梦溪感慨道“不过也幸好,不然白白的便宜了那混蛋!”

    此时墨千回到了家,听到对面房间竟然还在说笑,于是出声问道“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晓曼听到墨千的声音也是开心,穿上拖鞋开门看着墨千说道“墨大哥,你这是去哪呢?”

    墨千并不觉得酒吧有什么忌讳,如实回答“去旁边酒吧坐了一会,挺不错的”

    晓曼听到这答案,一时幽怨道“是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呢?”

    墨千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沉声回答“女的看见不少,就是一个个长得一个模样,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漂亮”

    晓曼哪里是想问女孩子漂亮不漂亮,只是想问他在酒吧里干嘛了,一听和其他女的在一起,整个人都不好了,也不说话,怔怔的望着墨千。

    墨千见晓曼没动静,于是说起“明天你们有空吗?九楼公司中午开业,和我一起去参加吧!宋鲁也会到哦”

    梦溪听到这事疑问道“宋鲁大哥过来也不跟我们说说,他们公司有邀请我们吗?”

    墨千也不打算继续隐瞒,直接说道“现在我就邀请你们来参加啊,跟你们说个事情,我入资了九楼公司,现在呢我就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同时出任总经理位置”

    覃欢喜给墨千捏造的理由让事情变得合情合理,毕竟这家公司确实还需要资金投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