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仙人墨千 第八章 反派登场?虎妞七儿
    这女子看似纤瘦,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力气,只不过蒙着面巾也不知其容貌,唯一可识别的是,这女子皮肤黝黑。被抗在肩膀上的墨千也是被吓一跳,以为这女子想将自己凶残的扔下楼,还好这酒店不过也就八层,从八楼到楼顶也就一层距离,女子顺利的将墨千抗上了楼,不然墨千还要再次担心这女子会不会手滑,一不小心将自己丢到楼下。

    抬上屋顶后,那女子似乎觉得这样扛着墨千的姿势不太舒服,将墨千一把扔到了地上,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根粗长的麻绳打算将墨千绑起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藏下这麻绳的。

    女子轻咦了一声,却发现墨千不见了,才想起,刚才好像扔得有点太用力。

    墨千在心里吐槽着,用得着这么粗鲁吗?自己被他这么一扔,直接从楼顶滚到旁边斜坡然后从小门顺着楼梯一直滚到了八楼半,满身灰尘的墨千可没办法,只能继续躺着装“死”,接着用法术观察着那个女子的动静,不由得心里又是一阵吐槽“喂喂,这边这边,你绑错人了!”

    原来在八楼半不止墨千一人,正有个保安躲在这偷懒睡觉,然后不知道这女子是不是眼盲,发现有两个人的她,直接三五两下的绑了那名保安系到背上。保安刚想醒来就被这女子拍晕过去,出手似乎很用力,只见那保安一道红色的血流从头上流到脖子。

    女子惊讶的低声说道“这人怎么这么脆弱?”不过心里一想,因果石上确实有提示这地方的666号房间男子与我有因果线。

    女子手中一股黑色能量缓缓凝聚,接着女子将手掌按到了这名保安头上,这名保安的头立马止住了血,连伤口都眨眼消失不见,然后背着这名男子从楼顶向外面飞去。

    墨千见女子飞走,无奈的只好醒过来,这时墨千的手机电话响了,原来是覃欢喜打过来的“墨长老,我们在市中心这边住下了,小蚂蚁这两天就把公司变更弄好,现在在选公司地址。”

    墨千见小蚂蚁办事效率不错,很是高兴“好,不急,我明日过来!”

    覃欢喜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说道“小蚂蚁将这公司交给我们看来真有目的,我们来的时候,有一名蒙面女子出现,跟我过了一招后就走了,轻功很是厉害,不过招式一般,想必不是什么高手。对方很有可能也来到了沙市”

    墨千心头一沉,不会就是刚才那名女子吧,这女子刚可是飞走的,绝对是修真者“你小心点,我可能刚见过那女子,你奈何不了她,你知不知道修真者?唐门的子母针在修真者里属于初级功法级别,具体的东西,我以后跟你解释”

    覃欢喜并不知道什么是修真者,但是想想墨千那诡异的武功,可能也是那所谓的修真者。覃欢喜越想越惊恐,只能说道“我尽量避免跟对方硬碰”

    挂断电话,本来墨千想回到房间的,那名保安的死活可与自己无关,才懒得管他死活。现在只能追那女子而去,弄清这女子是什么人。

    也许那蒙面女子并不着急,飞得很慢!墨千没飞多久,就看到她的身影,墨千吊在后面跟踪着,想看看她打算飞到哪去。

    女子似乎有所感应,速度徒然增快,那名背在身后的保安整张脸被风吹得扭曲,嘴吧被风吹开,一股强风灌进,整张嘴大得像个足球,受到刺激的保安缓缓醒来。女子又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拍到了那张比脸还大的嘴上,保安再次昏迷过去,只是嘴巴肿了起来,嘴唇成了香肠随风舞动,像海浪般一荡一荡。

    墨千见那女子发现自己,也不打算躲藏了,加速追了上去,运用起唐门的拳法碧叶随风舞,一手成掌,一手成拳,两手身前交叉一个回旋击打了过去。

    女子很是惊讶,这人怎么这么厉害,这样的速度还能追上来。由于怕背着的人受到无妄之灾,也不敢进攻,只能转身双手招架。

    墨千同样也惊讶于这女子的身手,毕竟招架得十分轻松,想必是哪个名门大派的修真者,使出了一成的力道再次击去,两手成掌如蛇般斜刺了过去。

    这力道的突然变化让女子显然没有料到,只挡住了刺向肩上的一掌,腰间被狠刺了一下,整个身子被刺出的力道拍出很远,不过似乎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女子虽然又急又恼,但是考虑到身上背着的人很脆弱,也不打算与墨千过多纠缠,只见她虚空手臂一招,一道如黑洞般的圆球形成,女子钻进圆球里与这“黑洞”一同消失不见。

    墨千看着这黑洞很是惊叹,心想,这些大门派的修真者果然非同一般,这种神奇的法术自己都施展不出来,甚至见都没见过。不过刚才那一掌,也使让那女子不小心遗落下了一物。墨千拾起一看,这是一块黑色的令牌,独有的花纹让墨千知道,这令牌应当表示了这名女子的身份与名字。只见上面写着“七儿”。

    墨千呢喃着“七儿?嗯,到时让我看看你们倒底耍得什么把戏。”

    飞回总统套房,只是回来的路上墨千顺带又做了一波好事,附近的宾馆、小区的男女朋友、夫妻统统遭了秧,其中不乏很多大学生、老不害臊的中年晚期。总统套房内梦溪与晓曼还躺在地上,毕竟中了迷药也不可能很早醒来,而且还喝了不少酒。墨千只能将两人抱起放到了主卧便继续到休闲厅喝起了啤酒,当然还有剩下的外卖。

    墨千看着通灵石没有动静,也不想去打扰爱上挖矿的灵宝与公孙曦两人,毕竟修仙之路漫长,动不动一个闭关就是上千年的,于是墨千到了次卧好好的睡了一觉。

    天亮,梦溪跟晓曼醒了过来,梦溪发现自己完好的躺在床上也放下了心,只是昨晚的事,两人只能当做喝多了,喝断了篇,唯一记得的是和墨千打牌,打着打着好似开了挂般,把把有炸弹,动不动王炸、2炸、a炸的满天飞,两女输的极惨。

    有人安有人愁,晓曼很想骂墨千一句禽兽不如,这么美貌的自己趟在这边,他尽然没有任何动作,尤其是这间房门都没有关。如果墨千真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也不会说什么,还能以生米煮成熟饭的理由让墨千负责。

    不停脑补画面的晓曼,脸变得通红,梦溪一看她这面容还以为她生病了,于是伸出手摸了一把晓曼的额头“有一点点热,不过没发热,可能有点小感冒吧,我给你端杯热水”

    晓曼总算从脑部情节中醒了过来“啊!好的。”

    没过多久,墨千听到对面房里的动静也醒了过来,刷牙洗脸什么的虽然对于墨大仙人用不着,但是装模作样一下还是有必要的,主要是看上去让墨千觉得挺好玩。

    经过这么一晚,梦溪对墨千的好感也上升了不少,见墨千出来也给他端了一杯热开水。“墨千,总住酒店也不好,我们也要另外租房字,等会我们一起去市中心区域看看房子吧。”

    几人用手机在99同城上找房源信息,讨论了许久才看上了几间看上去还满意的房子,不过具体要实际看了才知道,晓曼试问的说道“小猫,这个房子怎么样,复式楼型,这样我们大家可以住在一起,也不会隔很远。虽然贵了点,但是在十六楼,市中心要住高楼的房子晚上才不会太吵”

    经过昨晚上的“考验”。梦溪也没了抗拒,如果是复式楼的话,空间也比较大,房间相对隔得比较开,也不会让人尴尬,便说道“嗯,是挺不错的,可以去看看。”

    墨千当然没有意见,内心当然是欢喜的,如果两人租的房子隔得比较远的话,那串门还需要找个理由什么的。

    播打了房主的电话,一听是个大龄妇女的样子,也了解到运气还不错房源并不是中介。于是约好等会去看房。

    不一会三人打车就到了市中心的洪荒大厦,可能房产商是个小说迷,经过不懈的努力使尽了洪荒之力才有了今日的成就,所以取名洪荒大厦的吧。

    房主已经到房间了,几人赶到电梯旁刚好电梯门即将关上,梦溪一个跨步就冲了上去按开了电梯门,刚进电梯,让人尴尬的一幕出现。只见覃欢喜与小蚂蚁还有两名助理正在电梯里!

    晓曼看到里面的人也是惊呼出来“是你,小蚂蚁!”

    小蚂蚁刚还想破口大骂,尽然有人叫自己的小名,但是看到了旁边墨千立马止住了声,也不知道该打招呼好,还是装作没看到好,现在的小蚂蚁也老实了许多,毕竟没想到自己家的老对头也有了武林人士在,这下只能乖乖的当孙子跟着大佬走,哪怕一步都不想分开。

    覃欢喜看到这情况,脑子也好使,于是说道“咦,你们认识吗?难道是我弟弟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这小子成天也就知道惹事,如果真冒犯了你们,我跟你们说句,对不起!”

    梦溪见对方毕竟带黑性质,也不爱招惹,接话说道“这位大哥,没事,之前在月照有见过一面,所以有点惊讶”

    覃欢喜可不想就这么放过这次偶遇的机会“原来是这样,对了,我们正打算去九楼看场地,公司总部打算搬到这边来,我看几位样貌都很出色,有没有想过从事演艺圈,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不才,这家公司的老板。”

    几人出于礼貌还是接过了名片,覃欢喜一行四人到了九楼下了电梯,墨千三人继续上十六楼。晓曼对墨千说道“我看刚刚这老板好像挺不错的,墨千,你不是要开公司么?可以先进去学习学习,看看他们公司怎么运作的”

    梦溪抢声道“哪里不错了,你没看到那人眼神么,虽然外表斯文,但是眼睛里总有股色咪咪的光在闪,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此时的覃欢喜要是听到,肯定大叫冤枉,自己老大面前的女人能色咪咪吗?

    墨千也明白了覃欢喜的意思便说“确实可以进去学习学习,我一个男的,对面可不会对我做什么!”

    墨千可并不是无所不能,连所有人心里想的事情都知道,要是墨千真指导覃欢喜点功法上的问题,保不准覃欢喜会抱着墨千吧唧亲两口,老天都相信那一天会到来。

    梦溪听到墨千这说法,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如果让自己也过去学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来到十六楼,电梯门打开看到的是一条小走廊,不像其他楼层,这里走廊不长,两个房门一眼看清。这是栋写字楼,可以作为商住两用。十楼以下都是公司办公场所,楼上基本上都是用作住房,但是也不乏一些小公司因为控制成本,在十楼以上单独两三间房子打通作为公司所用。住宅区的安全,十层楼以上基本上走廊是隔开的,一部电梯一层楼只能到两户房间,同一层的其他房间也就只能乘坐其他电梯。

    此时一户大门正是打开的,不像一般小区房,这个房门是双开门,体现了房屋主人的贵气与奢华,几人一到十六楼,房东就看到了来人,连忙招呼道“是看房的客人吗?快进来坐坐!”

    这家房屋的主人似乎也关注风水的学说,进入这间复式楼,首先看到的是一个l型的镂空展柜,展柜上面每阶都有摆放着各种艺术品,下面是实木的开拉门鞋柜。一般风水学里把这个叫玄关!从玄关过了后,右边是客厅,左边是餐厅,厨房与餐厅相隔。客厅很大,设计也很有现代感,并不是四四方方,而带有一点圆弧型。由于一二楼打通,偌大的琉璃吊灯挂在客厅正中央,很是绚丽,在客厅最里端就是楼梯了,楼梯也是圆弧型从客厅右后方旋转上二楼,两间卧房相对,中间隔有一间休闲房,可以喝茶,家庭影院什么的。两间房间主卧与次卧房型一样,面积也差不多,都有着独立的卫生间,两边阳台相连,特别宽敞,装饰成了一个看风景的休闲厅,木质的地板,除了几张休闲桌椅,还有一个长吊椅,而晾衣服处设计得很独特,在阳台两端,特殊的隐藏板挡住,一点都看不到晾衣服处。

    房间让几人很满意,甚至说很完美,这里的装修也需要花不少钱,也不知道房屋主人为什么要出租,虽然月租是一万六,但是装修的折损,作为房东来讲是很不划算的。于是梦溪问道“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不自己住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