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仙人墨千 第五章 唐门覃欢喜
    小蚂蚁走后,宋鲁显得有点低落。

    几人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梦溪来到宋鲁旁边询问道“宋大哥,怎么啦?那人是什么人。”

    宋鲁强颜笑了笑,八万块虽然是很多钱,但也不是付不起的巨款,回答说“说好听点,他们是网红经纪公司,说不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个黑社会组织。”

    晓曼惊讶的嘴角成了o型,问道“天啊,张口就是八万块,这完全是抢劫啊。”

    宋鲁更是无奈,只能慢慢的说起“当初刚开始接触麒麟手软件,并不是很懂,好不容易把直播功能开通,结果直播了好几天,基本上没人进来看。后来无意中看到了他们公司的广告,所以就去咨询了,在他们万般的保证下,公司供培训、包装、推广,我也就签下了一份经纪合同,虽然那份经纪合同他们要拿很多提成。”

    墨千三人静静的听着,宋鲁抿了抿嘴,继续说道“起初还是挺好,我的直播间有所改观,不时的还有些人进来观看,但是每天就涨那几个粉。后来公司跟我说,只要我愿意让出更多的分成,他们可以加大推广我的力度。我心想,反正现在直播基本上赚不到钱,只要能让我火起来,以后总会有机会,接着就更改了经纪合同。这样一来二去的,改了几次合同后,我确实火了起来。大家看到我真正赚钱了的时候,这片区域的直播事业也发展了起来,更多的人加入了这个公司,也就是现在这样,大家成团做赶海直播。大家呆得越久,也就越了解这个公司,他们也开始亮出了自己的獠牙,合同上做了很多手脚。”

    梦溪听着这事说道“为什么不和他们解约呢?大不了不做了,实在不行,可以告他们”

    宋鲁呵呵一笑“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我们哪懂这么多条条框框,但是合同上巨额的违约金让我们束手无策,哪怕不做都不行。为什么叫他们黑社会组织?因为对方的势力,黑白道上的关系都是很硬,别说告他们能否告赢,最主要的是担心自己和家人会不会受到伤害。”

    女生遇到黑势力这种东西总是没有丝毫办法,也不知道是出言安慰好,还是加油打气得好。墨千听了这么久,其实大部分都没听懂,唯一知道的是,那些人就像一伙强盗,墨千心想:好歹跟宋鲁认识一场,呆会要不帮他把这个麻烦解决了?

    宋鲁只能继续直播,两女似乎累了,决定先回民宿休息,毕竟这等事她们一点忙也帮不上,梦溪倒是可以等晚上父亲来了,询问下有没有办法帮一把。

    回到名宿,墨千借故休息的名头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给自己使了一记藏身法术,然后从窗口飞了出去,之前在那小蚂蚁身上留下个记号,也不难找到他。那小蚂蚁开着车离去,墨千也不急,等他到了落脚处,事情就更好办了。

    墨千没飞多久,突然感应到附近的小树林有些许能量波动,略感好奇的他便打算飞过去查询一番,只见一男子在树林里使用着轻功上蹿下跳高来高去,好似在往某处赶去。墨千也不打算藏身,散去了藏身术,想拦住询问一下。

    那名男子立马察觉到前方有人似乎拦住了去路,嘴里“biu”的配了个音,单手一甩,一枚飞镖射向墨千。这飞镖速度也是出奇的快,但是哪能打中墨千。

    不等墨千说话,那名男子又是嘴里发出了两声“biu 、biu”又是两枚带有血色能量的飞针射了过来。

    墨千见状,轻轻一闪,就躲过了两枚飞针。于是墨千也来了兴趣,想戏弄他一番。只见那男子也不急不缓,嘴里又是“biu  biu  biu”配了三个音,三枚带有青色能量的飞镖射向墨千。

    墨千哈哈一笑,也不打算跟他玩了,打算近身过去,刚以为躲过这三枚飞镖,这三枚飞镖居然带有追踪能力,从身后折身飞了回来,无奈之下,双手向下一拍,三枚飞镖应声落地。那名男子此时才凝重了起来,看着快速接近的墨千,转身就跑,只是转身的刹那,这名男子嘴里又是一个“biu”字发出来,只见一枚青蓝交加的飞针射了过来。

    墨千也是被对方弄恼了,不过这枚偷袭并不成功的飞针让墨千有股熟悉感,上面有着修士真气的气息,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墨千也是放心下来,任由那飞针射到自己身上,毫不在乎,直接向前靠近那男子,一巴掌呼到了他脸上,让他立马扑街。“叫你biu biu biu,打死你这臭小子!”

    那男子扑在地上也是吓着了,自己最强的子母针尽然没给对方一点伤害,但是出于有问必答的爱好习惯还是回答道“biu biu biu 的不是很带感觉吗?要是我连续施展出数十枚暗器,可以biu很长时间呢。对了,你是什么人?”

    墨千对于修士可就没那么温柔了,说道“问那么多干嘛,该我问你,你是什么人?”

    那男子诧异道“能施展出这么精妙暗器的,天下也就我唐门门主覃欢喜才能做到。你尽然不认识我?”

    墨千哪知道什么唐门不唐门的“你姓覃,唐门不是应该姓唐么?你瞎扯什么呢?”

    覃欢喜扑在地上,抚摸了一把自己的刘海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唐门门主当初被魔教魔头重伤不起后,唐门开始没落,而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嗜好赌博,把遗留下来的家业都输掉了,为了偿还债务,门主的身份就卖给了我的祖辈,还附带了唐门的所有武功秘籍,现在的唐门虽然就我一个人啦,但我可是掌握了唐门不传之秘子母针的正统唐门门主,江湖人都要给我一个面子”

    墨千一脸嫌弃的说道“这么菜鸡的门主,还江湖人都给你面子”

    覃欢喜脸色涨得通红的反驳道“如今江湖能正面打得过我的也就那十几个,要是被我偷袭,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活命!”

    墨千纳闷的心想:也对,如今这世界灵气枯萎,基本上是不可能再有修士了,这人之前用的那种叫武功的奇怪能量似乎要比真气弱,我是不是要再低调点?学个这种修炼之法便于在世人面前展示?于是说道“你这种菜鸡,我一只手能灭几百个,不知天高地厚。”

    覃欢喜脸色也是一僵,心想着自己最强的子母针可是神仙法门,尽然都不能伤他丝毫,看来自己真是坐井天观,这世上也许真是隐藏着不少世外高人,亦或者仙家门派?也不敢反驳。

    墨千继续说道“这样吧,我看唐门的武功挺有趣的,你全部教给我,我就收下你这小弟了,以后跟着我混,有空的时候就指导你一下,让你打遍江湖无敌手”

    覃欢喜忍不住内心吐槽:你说唐门武功菜鸡,还要我全部教你,这不是逗我玩吗?我堂堂唐门的大佬,还要给人家做小弟?

    墨千斜眼一瞅,逼问道“怎么?不愿意?”

    覃欢喜一吓,忙回道“不敢,不敢,大佬怎么称呼?”

    墨千寻思着,自己既然学了唐门武功,也就加入唐门吧,只是硬抢人家一个门主位置也不太好。于是说道“我姓墨千,既然学了唐门武功,也算加入唐门了,这样吧,我就是唐门的太上长老,以后叫我墨长老好了”

    覃欢喜白眼一翻,心中继续吐槽道:这跟抢我的门主有什么区别?但是吐槽归吐槽,还是从怀中拿出了一本秘籍说道“这个,墨长老,门派的功法都在这本秘籍上,武学招式上,我给你先演示一翻?”

    墨千很是高兴,这小弟做得不错,挺称职的,便说道“好,你演示给我看看”

    覃欢喜似乎认了命,老老实实的演示了一遍唐门的拳法、剑法、还有天下独道的暗器法门。

    墨千吧唧了两下嘴说道“怎么这唐门的拳法和剑法和娘们似的,这拳法和剑法叫什么来着?碧叶随风舞?五梅展?”

    覃欢喜也是十分的尴尬“这拳法和剑法名字是有点娘,其实威力还算不错的,使用起来也挺好看啊,我前两天还靠这拳法和剑法在国际上表演,拿了不少奖金呢!”

    墨千又是吧唧了两下嘴说道“行吧,我看明白了,我先观摩下这本秘籍”

    不到两分钟,墨千就看完了,运用起唐门的内功碧云心法,然后将一套碧叶随风舞打了一遍,接着又捡起一根树枝将五梅展使用了一遍,不知道的,还以为此人从小就开始学习唐门功法!墨千对覃欢喜吆喝道“给我来几个暗器,我练一遍”

    这惊人的学习速度也是惊呆了覃欢喜,赶忙将暗器递给墨千。

    墨千似乎对暗器一点都不上心,毕竟这唐门的暗器麻烦,还要携带各种特殊制造的暗器,要是储备不够出趟远门,这暗器扔出去还要捡回来。而且身为仙人的自己,随便扔块石头的杀伤力都远超过这功法,但是做戏要做全,只能拿起暗器,运用功法将暗器染成了相应颜色随意的扔了出去,嘴里还念道“子母针、碧云嗜血针、流星赶月镖、追魂夺命镖”

    覃欢喜看着墨千这四不像的暗器手法,好心提醒道“为什么把暗器功法念出来啊?这样不仅暴露了自己,还让别人知道了招式”

    墨千懒洋洋的回道“不说出名字,别人怎么知道我扔的暗器是什么功法?总比你一直biu biu biu 的好。”

    覃欢喜无力争辩,只想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脱身,便问道“墨长老,路过这林间是否有什么事情要办啊?”

    这下提醒,才让墨千想起了正事“对了,我准备去找一伙好像是叫什么黑社会的麻烦,刚好你对江湖熟悉点,跟我去把事情办了!”

    覃欢喜有点头疼,本来在路上看中了一个靓妞,还开着豪车。所以准备抄近路从林子里跟踪过去,打听下那妞的情况,不过耽误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这下要去帮忙办事,肯定更没戏了。只能答应道“好吧!大佬,你带路,我跟着”

    墨千带着人可没办法一个人飞过去了,只能运用起刚学的唐门轻功秋林拾叶,一跳一跳的高来高去,速度算不上很快,但在武学里也是一流的轻功,毕竟唐门就是靠轻功和暗器曾经独霸过天下。

    不一会,就到了城市边缘,覃欢喜叫住了墨千“墨长老,到这里就不方便使用轻功了,毕竟这武学也不是普通人能随意看到的”

    墨千也是纳闷,看来这武功也不是世人常用的东西,说道:“那我们这样慢慢走过去吗?”

    覃欢喜这下对于墨千是隐居世外的高人已经深信不疑了,便说道“我们可以打车啊,看我用手机呼叫个嘟嘟,对了,我们目的地是哪?”

    墨千哪知道什么目的地啊,便说道“我只知道方向!”

    覃欢喜应声道“没问题,那等下要劳烦墨长老指路了,对了!在世人面前,我该怎么称呼大佬啊?”

    墨千又是一阵心烦,哪知道世人该怎么叫法,见晓曼好像叫过自己墨大哥于是就说道“就叫我墨大哥吧!”

    不一会嘟嘟司机就过来了,两人上了车,一路上墨千就像个指南针似的只能指方向,却不能指路,毕竟他也不识路,这种方法,让嘟嘟司机好几次开进死胡同,饶了好几圈才来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在一栋写字楼中,看上去和一般的公司没什么两样,要不是有覃欢喜在,墨千还不知道该怎么上楼,估计要从安全出口爬上去了,毕竟电梯没坐过。

    只是当电梯停留到十二楼的时候,这里才有了戒备,一个小公司尽然还有两名保安坐在走廊上吊儿郎当的抽着香烟,不过他们并没有理睬墨千和覃欢喜,每天还是会有那么几个人过来咨询或者面试主播什么的。

    此时走廊的某间房中走出了一名身材火辣,但是面容惨目忍睹的女生,看了眼墨千两人就走到了这家公司的服务台前。墨千认准了方向,也跟着走了过去,只听见这名女生对着前台抱怨道“现在的人真难伺候,每天对着一群穷屌丝卖笑,还要刻意的讨好他们,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老板却没看到几个,之前钓到的那个老板,硬要现实中找我,拒绝他后,我后面给他打电话都直接拒听,我其实也想见面啊,没了美颜,瘦脸,磨皮我怕她都认不出我。”

    墨千听着他那抱怨的话,也明白了过来,原来也是做直播网红什么的,只是她这样的相貌让墨千如何都想不明白,她是如何做到的,不再理会这一切,径直往里面走去。

    前台接待员看着这两陌生的人直接闯了进来,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于是问道“请问找谁?”

    墨千虽然是过来找麻烦的,但也不想揍女人,一边走一边回答道“小蚂蚁”

    前台看他找得是自己的总经理,而且好像很熟门熟路的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也不敢阻拦,只能安分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接下来的一声巨响,惊住了楼层的所有人。

    墨千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就是一脚踹了过去,沉重的实木门板整块直接应声倒地,只见那小蚂蚁和之前见得那名打手正坐在沙发上,架着二郎腿,手里端着茶杯好生自在,只是两人的表情都有点呆滞的看着门口的墨千和覃欢喜两人,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

    墨千可不想墨迹,既然这里的都不是好人,就算杀了,他也觉得没什么,只是杀了好像也不顶用,还有个什么合约的东西在这里,于是对覃欢喜说道“收拾、收拾他们,等会再谈”

    覃欢喜做小弟也是很称职,二话不说,重进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小蚂蚁和打手全部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两人伤势也都半斤八两,可见覃欢喜对于力道控制得十分出神入化,毕竟两个体格完全不一样的普通人还能打出同等的伤势,左脸大,右脸小,右耳大,左耳小。

    小蚂蚁与打手的惨呼声传遍了整个公司“妈妈耶,别打了”“哎哟,痛,饶命啊”“哎哟,我的脸,打人不打脸啊”“哎哟,我的菊花,你怎么能用脚尖踹”一群人往这边看了过来,人类就是这样,哪怕明知道这里很危险,还要选择围观一翻。同样的那两名保安和不知道从哪出来的两名打手级人物也站在了一边,只是围观的比较向前,却不敢靠近。

    墨千和覃欢喜坐到了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小蚂蚁说道“好了没?能说话了吧?”

    小蚂蚁哪感受到过这种阵势,他之所以在这做总经理,其实也就是靠得他爹,毕竟这个位置可不仅仅是靠才华能坐的,以为自己得罪了什么真正的黑社会大佬连忙说道“能能能,对不起,大佬,我有错,对不起,大佬。”

    墨千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认错了,也是疑问的顺口道“错在哪了?”

    小蚂蚁一惊“啊?请大佬指示”

    墨千突然也不知道他错在哪里了,只知道对方是个叫黑社会的什么不良组织,咳嗽两声说道“嗯,认识个叫宋鲁的小伙子吗?这人挺不错的,只是看他过得不开心,我就过来问问是什么情况”

    小蚂蚁心里暗骂道,原来是宋鲁这王八羔子。不过现在不知道这大佬身份的情况下也不敢得罪宋鲁,便说道“大佬我有错,我这就将合约取消了,绝不敢找他麻烦,请问大佬你是?”

    覃欢喜一看,这种杜绝后患的事,墨长老的名头肯定不好使,只能用自己的了“我叫覃欢喜,你问下你老大就知”

    小蚂蚁连忙应和着掏出了电话给自己的父亲打去,要是对方是个小虾米,事后调集人马灭了他们,要是真是某大佬,估计还需要去赔个礼“爸,你认识个叫覃欢喜的么?”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打电话给我是怎么回事。覃欢喜?哪个覃欢喜啊?莫不是武林高人里的哪个覃欢喜?”

    小蚂蚁连忙小声继续问道“我被他揍了,现在堵在办公室,这人厉害吗?”

    电话里咳嗽声响起“儿子啊,没出事吧?这种人可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一般的黑道老头子我还能惹一惹,这些武林人士是真会武功的,被灭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小蚂蚁以前也听过自己父亲提起过一些这类事情,心里也有了数“父亲,我知道了,我没事,我挂电话了啊”

    小蚂蚁的脸色一缓,露出了太阳花般灿烂的笑容,只是这被揍成猪头的脸不怎么好看,刻意讨好的说道“两位大佬,事情一定给你们办好,你们看看我这小公司怎么样?我愿意拿出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二位大佬,怎么样?”

    墨千有点疑惑,对覃欢喜说道“股份和公司是什么东西?”

    覃欢喜轻声解释道“就是这层楼的地盘分一大半给大哥你,等于就是你的啦?”

    墨千轻哦了一声,继续说道“这公司啊,值多少钱啊?”

    覃欢喜四处看了看,主要看他手里有多少签约艺人合同,可能值个几百万吧。

    墨千又是哦了一声“一半的话,也就不值多少钱了啊?”

    小蚂蚁一看这大佬尽然叫另外一位大哥,心想这是什么样的身份才禁得起这叫法,而且这公司在自己老头名下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连忙改口道“大佬如果有兴趣的话,全送给大佬你了,只希望能给我安排个小职位呆在公司为大佬出力”

    墨千想了又想,钱还没到手,自己还是个穷逼,收下也是挺不错的,毕竟自己不是要做主播吗?有这样一家搞直播的公司也是挺不错的,宋鲁不是被他们弄成网红的吗?“那就这样吧,我也忙,过段时间过来,宋鲁那事给我办好了就成”

    小蚂蚁虽然被揍得不轻,但也不是个败家的花花公子,能抱上这么两个大腿,也是为自己以后铺个路,忙说道“大佬,好的,绝对办得漂亮。我派车送两位大佬?”

    墨千可不想那么慢悠悠的回去,而且也不方便现在就带着覃欢喜出现在梦溪和晓曼面前,虽然有这么个小弟可以马上知道这世间的所有事情,但是潜意识下更想靠近的是她们。

    墨千说道“我就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覃欢喜,这是我手机,你存下你的号码,我有事在找你”

    覃欢喜一听也是一喜,想随便存个假号码打发了,然后天地有可以随意高来高去,只是看到墨千那眼神中流露出的自信,第六感提示他千万不能这么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