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三章 到此为止
    “你说我被盯上了是什么意思啊?”曹华沉着脸,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冷冷的开口质问着对方。

    “段涛没有事,你不需要继续找下去了。”曹华对面的黑衣人并没有理会曹华的质问,而是缓缓开口,告诫着曹华。

    “段涛没有事?你怎么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真的是韩昌?”听到对方的话后,曹华也不去在意自己被什么盯上了,而是追问着对方有关段涛的事情。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已经被盯上了,继续追查下去的话,你会没命。”对方的声音冰冷,话语之中,有着一缕威胁的意思。

    “想让我放弃也很简单,你告诉我,段涛在那里!”曹华冷冷的开口,自己已经可以肯定,无论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韩昌,对方都一定知晓段涛如今在何处。

    “告诉你,你就能帮得了他吗?这些天,你一直在调查,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你究竟面对的是什么了吧。”对方话语的意思十分明了,就是告诉曹华,即便曹华知晓了段涛在那里,曹华也帮不上任何的忙。

    “他现在在那里?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曹华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而是继续开口质问着对方。

    “见你?又有什么用?你能帮得了他什么?你能对付得了那些‘东西’吗?”黑衣人的话语尖酸刻薄,毫不避讳的质问着曹华。

    被对方如此质问,曹华先是咬紧牙关,随后皱着眉沉下了脸,实际上,对方的话语虽然尖酸刻薄,但却是事实,如果真的与那些“东西”有关,那么,曹华的确是什么都帮不上。

    “你继续查下去,不但帮不到他任何,反而会拖累他,送你四个字,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曹华咬着牙喃喃道,对于对方的一番话,自己做不出任何的反驳。

    “这顿饭,算我请,如果一切都结束了,你我都还在的话,届时,我会再请你吃一顿。”黑衣人说完,竟是直接起身,随后转身便是打算离开。

    见到对方离开,曹华伸出手,直接拦下了对方。

    “还有事吗?”黑衣人冷冷的开口,随后再次往底压了压自己的帽檐。

    “最后一个问题? 你是韩昌吗?”曹华冷冷的开口,询问着对方。

    “我是谁? 对你来说? 很重要吗?”

    “我只是想要确定一下你的身份,否则?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曹华目光死死的盯着黑衣人? 沉声开口。

    见到曹华的态度十分的坚决? 黑衣人摘下了自己的鸭舌帽,随后? 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曹华的面前。

    虽然曹华并没有真正见过韩昌,但是通过之前对于韩昌身份的各种调查,曹华还是第一眼便可以认出,眼前的这个人? 不是别人? 正是之前自己一直调查的韩昌。

    “请你转告段队? 曹华随时待命。”见到韩昌的脸后,曹华便是放下了手,不再阻拦韩昌。

    “我会转告他的。”韩昌说着? 重新戴上鸭舌帽,便是打算离开。

    “还有,虽然不知道田宏亮究竟有没有能耐,他已经向民众立下了承诺,他要在一周内找到你们,而距离一周的时间,只剩下一天了。”在韩昌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曹华喊住了韩昌,告诫着对方。

    听到曹华的告诫,韩昌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开门离开。

    而当韩昌离开之后,没过多久,之前的服务生便是敲开了房间的门。

    “先生您好。”

    “怎么了?有事吗?”见到服务生出现,曹华也是有些疑惑,随即开口询问起了对方。

    “刚刚在外面,有人让我将这个交给您。”服务生一边朝着曹华笑着开口,一边拿出了一支擦得亮油油的钢笔递到了曹华的面前。

    “这笔是谁给你的?他现在在哪里?”当见到那那支钢笔的一瞬,曹华的心中顿时间变得慌乱了起来,而脸上也是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见到曹华一脸慌张的样子,服务生也是有些愣神,随后尴尬的一笑,指了指餐厅外,“他交给我这支笔后就走了。”

    听到服务生的回答,曹华一脸着急的从服务生身旁擦肩而过,随后,拼命的向着中餐厅外狂奔。

    见到如此一幕,服务生的脸上抹过一缕迷茫,但随即,自己也是转身,小跑着跟着曹华。

    “呼!呼!”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曹华便是跑到了中餐厅外,随后,曹华开始目光扫视着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但是找了许久,曹华却是咬着牙,沉下了脸。

    “先生,您没事吧。”跟随着曹华跑出来的服务生一脸担忧的开口,询问着曹华。

    曹华闻之,直接转身,用双手按住了服务生的肩膀,“快说,给你这支笔的人,长什么样子,他朝什么方向走了!”曹华声音颤抖的开口,可以听得出,此时的曹华,内心十分的慌张。

    “我......我没看清他的脸,只看到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运动衣,头上戴着兜帽。”被曹华按着肩膀,此时服务生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他朝什么方向走了!”曹华着急的开口,继续询问着服务生。

    “我......我不知道,他交给我那支笔后,就转身离开了,然后我就上楼去见您。”服务生声音颤抖着开口,心中十分害怕曹华会对自己做什么,毕竟,曹华的体型虽算不上魁梧,但是,与服务生比起来,却是大巫见小巫。“哥......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那个人交给我一支笔而已。”到了最后,服务生的额头上已经被曹华如今的样子吓得满头都是冷汗。

    见服务生被自己吓得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曹华也是松开了服务生的肩膀,随后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那支擦得亮油油的钢笔,紧接着,曹华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常老师吗?”

    “是的,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曹玲的父亲,现在曹玲在学校吗?”

    “在的,曹玲正在上体育课,请问您有事找曹玲吗?”

    “我这边有点急事,麻烦常老师您告诉曹玲,我待会儿回去学校接她,让她收拾一下。”

    “行得,那您来了和我联系。”

    “麻烦您了,常老师。”

    曹华挂断电话之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是上车赶往自己小女儿的学校。

    服务生递给曹华的那支钢笔,是曹华女儿过生日的时候,自己送给女儿的,上面还刻着女儿的名字,而女儿对那支钢笔十分的珍重,从来不轻易使用,一直都放在家里女儿的书桌上,但如今,女儿的钢笔突然出现在陌生人的手中,这让曹华意识到,自己的女儿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