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手熟尔
    枪口火舌持续吞吐着,倾泻着暴雨一般密集的子弹,火光映红了大光头们冷酷无情的大饼子脸。

    天海翼兽的脸上如同武大郎亲手蒸的的芝麻大饼,密密麻麻的小点,只不过不是黑色的,而是黄褐色的。

    楚御终于明白天海翼兽进食过和不进食的区别了。

    将追猎者的尸体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吐出来前,也就是“双下巴”的状态时,天海翼兽除了双眼外,身躯几乎是刀枪不入的,没了“双下巴”,皮肤似乎松弛了,子弹可以直接穿透,而不像刚才一般将子弹弹开。

    可即便是这样,天海翼兽还是快速的前行着。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弹壳掉在地上,交织出悦耳的声音,楚御却暗暗捏了把汗。

    白月贴着墙壁,侧身站立,如同一个冷酷的杀手一般,射击,装弹,射击,装弹。

    楚御紧贴着墙壁,侧身站立,如同一个冷酷的杀手一般,射击,装逼,射击,装逼。

    白月每一枪都能够精准的射击在天海翼兽的头颅上,楚御每一枪都。。。是空枪,因为他身上没弹夹了,还不好意思张嘴朝别人要。

    通道中组成战斗队形的大光头们,或卧或蹲或站,射击,装弹,射击,装弹,脸上同样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如同机器人一般,早已将射击和装弹这两个动作烙刻在了灵魂之中。

    楚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白月没有下达后撤的命令,她在射击,其他人也在射击,哪怕这个光是躯干就有四米高的庞然大物近在咫尺。

    隐门弟子已经抽出了后背上的长剑,就等着大光头们全军覆没后他们掉头就跑。

    当然,这是楚御也挂了的前提下,如果楚御没挂的话他们掉头就跑,就算跑出去也得被炎黄峰灭门。

    楚御知道,白月在赌,赌这个怪兽快要油尽灯枯了。

    任何生命都有一个极限,哪怕它是天海翼,被射了这么长时间,或许下一秒就会倒下。

    如果白月下达撤退的命令,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被天海翼兽抓住空挡,从而可以加速扑过来收割人命。

    事实证明,白月是正确的。

    天海翼兽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轰然倒塌,如同流星锤一般猩红的舌头从嘴里钻了出来,距离白月的脚尖,不足半米的距离。

    白月抬起左手,示意停止射击,随即,如同一个敏捷的猎豹一般,一个跃步跳了过去,3a2进攻型手榴弹直接扔进了天海翼兽空洞的右眼里。

    白月快步跑了回来,早已配合默契的大光头们竖起满是裂缝并且扎满怪兽胡须的防爆盾。

    一声闷响传来,天海翼兽的双眼喷射出两道火光,随即取而代之的则是黑色的浓烟。

    温尼斯特指着天海翼兽鼻孔下面冒出的浓烟,松了口气:“它生气了,哈哈。”

    楚御又是一脚,将温尼斯特踹了个大马趴。

    刚才大家都在攻击,就连自己都在摆造型,唯独这白痴撅着屁股双手抱头趴在地上,比自己都怂。

    白月再次打了一个战术手势,所有人开始换弹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天海翼兽的头颅。

    足足等了二十秒,白月喊道:“解除戒备!”

    确定了天海翼兽被射倒并且彻底失去生命体征后,白月将配枪收了起来,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抓住了温尼斯特的棱形大脑瓜子。

    “给老娘解释清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怪物!”

    白月的语气很冷,不带有任何感**彩。

    “一会再解释好不好,我们先过去。”

    “解释清楚,如果解释不清楚,我会让你们三个后悔踏入地表世界!”

    温尼斯特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脑袋,滑稽无比:“我们先过去。。。”

    白月直接将温尼斯特甩到了地上:“先给老娘解释清楚!”

    “好吧好吧。”温尼斯特爬了起来,摊了摊手:“总会有一些地底生物闯过天梯的。”

    “你们不是有天梯守卫吗?”

    “如果是太危险的地底生物,天梯守卫并不会阻拦,怪物们跑上来后早晚会饿死的,每过一段时间他们来清理尸体就好了。”

    说到这里,温尼斯特蹲了下去,用脚丫子踢了踢追猎者的尸体:“真是个倒霉的家伙,居然被天海翼兽吃掉了。”

    白月看向楚御:“你相信他们的话吗?”

    楚御耸了耸肩。

    相信不相信又能怎么办,都走到这了,总不能退回去吧。

    “我的运气一直不好。”楚御无奈的笑道:“姑且信他一次吧,再遇到意外的话,直接给他们扔怪兽的嘴里,大家死之前,我一定要看到他们先挂!”

    白月微微看了眼和没事人似的温尼斯特,再次下令让大家检查装备清点弹药。

    稍微修整了一下,白月望着几乎将整个通道堵死的天海翼兽,走上前去,使劲推了一下,随即回头说道:“来几个人,把这个东西推出去。”

    温尼斯特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

    “刚刚我们都说了,先尽快过去,你非要让我给你们一个解释,现在来不及了。”温尼斯特用力的敲了敲天海翼兽的大脑袋,发出了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天海翼兽这种生物死亡后,皮肤就会紧缩,同时身体组织也会压缩,刀枪不入的,身体变的坚硬后,已经卡在了墙壁和天棚上,靠你们很难推走它。”

    白月秀眉微皱,向后退了几步,抽出配枪,射出了一颗子弹。

    随着两声金铁交鸣的声音,

    跳弹差点蹦温尼斯特的脸上。

    温尼斯特认为白月是故意的,这个地表女人的枪法,很有可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连跳弹的方向都可以掌握。

    刚刚天海翼兽活着的时候,子弹是可以射入的,结果死了后,如温尼斯特所说,刀枪不入。

    楚御气的够呛:“你t刚刚怎么不早点说。”

    “我要说啊,她没让我说。”

    “你可以拼死抵抗啊,白痴,拼死抵抗也要说出来,靠你大爷的。”

    “我怕她会打我。”

    楚御:“怂逼。”

    骂完后,楚御走了过去,想要将天海翼兽的大嘴唇子抬起来。

    王栓柱立马跑了过来,准备荣盛为二号狗腿的吴道子也跑了过去,俩人帮楚御抬嘴唇子。

    三人费了半天劲,终于将天海翼兽的嘴唇子抬了起来。

    楚御回头扯着嗓子喊道:“爆破组,给这玩意炸通!”

    大光头们面面相觑。

    炸通,啥意思?

    楚御一脸狞笑:“进入它的身体!”

    大光头们:“。。。”

    白月双眼一亮:“不错,皮肤刀枪不入,但是身体内部组织却未必,爆破组,安装高爆炸药。”

    大光头们反应了过来,帮着抬嘴唇子,爆破组开始安装炸药。

    安装好炸药后,大家开始不断后退,大嘴唇子也合住了。

    点燃引线后,众人贴着墙边开始卧倒。

    楚御翻了个白眼。

    怂逼,都说了皮肤刀枪不入,嘴唇子都合上了,怕个毛。

    “轰”又是一声闷响,紧接着,一个脸盆大小似的东西飞了出去。

    在这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楚御想起了一句话。

    装逼遭雷劈!

    楚御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台高速行驶的三蹦子迎面撞到了一般,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仰面而倒。

    一群人全都傻眼了,立马跑了过去。

    这才看到,楚御脚边是一颗大门牙。

    楚御脑瓜子嗡嗡的。

    揉着胸口坐了起来,望着脚边脸盆大小的门牙,想骂人,不知道该骂谁。

    要骂只能骂自己犯贱非要装逼,人家都卧倒了,自己非得站着,大门牙不崩自己崩谁。

    混了这么久,伤没少受过,可让门牙给抽倒,头一次。

    温尼斯特望着地上的大门牙,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天海翼兽最后的倔强。”

    楚御想一脚给温尼斯特撅墙上。

    一群人赶紧围了过去,见到穿着防弹衣楚御无碍,这才松了口气,想笑,没敢。

    唯独白月笑的花枝乱颤。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被门牙给崩倒的。

    “楚教官!”

    吴道子也是个演技派,目呲欲裂,仓啷一声宝剑出鞘,一脸怒意,就好像被门牙崩倒的不是楚御而是他亲爹似的。

    “楚教官莫怒,老夫这就将。。。将这颗门牙碎尸万段为你出气。”

    楚御站了起来,没好气的骂道:“沙雕。”

    吴道子:“。。。”

    王栓柱哈哈大笑。

    马屁是你这么拍的吗,看哥给你做个示范。

    王栓柱看向楚御,一脸自责懊悔:“楚哥,是我的错,刚刚我应该挡在您的前面,为您当下所有的苦楚,疼在你身,痛在我心,我的心,好冷啊。”

    楚御吼道:“知道,你t道刚刚还趴地上,早想什么了,假仗义!”

    王栓组:“。。。”

    吴道子冷眼旁观。

    感情你这第一狗腿的名号也是名不副实,现在好叫你好好领教我吴道子的手段。

    “楚教官,老道有一计,可消您心头之。。。”

    “滚!”

    吴道子:“哦。”

    楚御揉着胸口,微微看了眼浅笑不已的白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老公受伤了,你还乐的出来,靠。

    指挥几个人再次将天海翼兽的嘴巴扒拉开,结果嘴巴刚张开,一大堆碎肉和褐色的液体流了出来,腥臭扑鼻。

    俩大光头屏住呼吸,将天海翼兽的嘴巴完全撑开后,拿手电筒照了一会,这才看到怪物的体内已经被炸出了个大洞,只不过并没有完全炸开。

    楚御伸着脑袋看了几眼:“再炸!”

    爆破组这次学聪明了,加量不加价,安装好炸药后点燃了引线。

    又是一声闷响,天海翼兽的身体被炸开了。

    踩着满地都是腥臭扑鼻的碎肉和液体,一群人挨个进入的天海翼的身体里,这边近,那边出,进进出出。

    弯着腰从大嘴唇子里进,然后从。。。也不知道是屁股还是后背的地方出,众人终于穿过了天海翼兽的身体。

    只不过每个人都很狼狈,身上满是褐色的液体不说,有的身上还挂着也不知道是碎肉还是内脏块的组织。

    孟勇和王栓柱穿过天海翼兽的身体前,将追猎者也就是变异血族的尸骨也带了过来。

    这次小明没来,尸检的活是老赵干的。

    拿着个放大镜,老赵检查了追猎者残缺不全的尸骨。

    最终老赵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

    追猎者应该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死的,不是被天海翼兽手弄死的,只是死了之后尸体被天海翼兽给吞了。

    因为追猎者骨骼断裂位置的伤口并不符合天海翼兽的牙齿形状。

    其次是追猎者应该二百四十六块骨头,如果左右臂和左右腿是对称的话,这也就是说,追猎者比正常人类多出了四十块骨头,

    多出的骨头全部长在追猎者的手臂和大腿骨周围。

    说手臂上多出的是骨骼也不太准确,因为有点像是骨刺,每根都有三十公分长,最长的一根达到了五十二公分,骨密度很高,虽然没有皮肤,但是老赵估计这些骨刺可以穿透皮肤,至于是辅助作战还有其他什么用途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腿部多出的二十根骨头,并不是骨刺,而是椭圆形的,围绕着大腿骨和脚踝部位生长,如果有皮肤的话,应该可以看出来,腿部要比正常人粗大至少一倍。

    最终,老赵得出的结论就是,追猎者如它的名字一般,追踪,猎杀,就是其特点。

    双腿的骨骼可以保证长久的运动能力,而手臂的骨刺可以进行攻击,完美的猎人体型。

    “将骨骼全部拆掉。”楚御将自己的战术背包扔到了地上:“等回去的时候彻底检查一下。”

    一群大光头们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开始拆骨头。

    叮了咣当拆了半天,都拆出火星子了,尸骨完好无损。

    赵志刚抬起头,苦笑着说道:“这骨骼也太硬了,根本拆不掉啊。”

    “废物!”楚御从王栓柱的战术背包里抽出了工兵铲:“都闪开。”

    说完后,楚御如同一个勤快的农家小伙子,哼着欢快的小曲,开始了庖丁解牛一般的拆骨表演。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血族身体构造的,一定是炎蛇!

    因为炎蛇探索过德库拉的身体!

    当初楚御刚认识德库拉的时候,后者天天吹牛b,说他永远不会死亡。

    炎蛇不信,所以换了数十种方式想要弄死德库拉。

    而楚御经常在旁边观看。

    到了后来,楚御十分好奇,如果给德库拉爪子剁下来的话,这个爪子会不会变成一个小德库拉?

    最后,德库拉基本上就快被大卸八块了,小德库拉没出来,断臂再生了,被锯下来的手臂让炎蛇当炉钩子用了。

    而除了炎蛇外,最了解血族身体构造的,那就一定是楚御。

    每一块骨骼连接中最脆弱的部位,哪一根骨骼支撑着局部骨骼,从哪里敲可以骨折,从哪里砍下去又可以卸掉关节,楚御,门儿清。

    一群围观的人,眼眶暴跳。

    楚御轮着工兵铲,嘴里哼着丰收的乡野小调。

    “大腿骨啊大腿骨,一根大腿骨。”

    “肩胛骨啊肩胛骨,一块肩胛骨。”

    “颅骨缝隙在哪里,我要找到你。”

    “鼻骨泪骨上颌骨,舌骨犁骨下鼻甲。”

    不出五分钟,楚御将追猎者大卸八块,随即转过头,如同一个博学的老教授,指了指地上完好无损的颅骨。

    “各位观众,请看,在颅骨后区域,有一条丝线似的缝隙,这里就是血族的弱点,那么有人就要问了,缝隙那么小,怎么瞄啊,直接拍他行不行?”

    楚御抡起工兵铲,直接砸在了颅骨上。

    颅骨纹丝不动。

    “答案是不行,因为颅骨十分坚硬,那么,又有人要问了,直接削他行不行?”

    楚御抡起工兵铲,直接铲在了颅骨上。

    颅骨纹丝不动。

    “答案是不行,因为颅骨十分十分十分坚硬。”

    王栓柱和好奇宝宝似的:“教官,那怎么办才好?”

    刚张开嘴的吴道子满心懊悔。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楚御递给了王栓柱一个赞赏的眼神,蹲在地上,用匕首的刀尖插进了颅骨,微微一用力,颅骨一分为二。

    “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找准了这条线,扎进去后,轻轻一使劲,血族就挂了。”

    大光头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一群隐门弟子面面相觑。

    要说楚御没弄死过几十只血族,绝对练不出这手法。

    望着楚御这个活宝,白月哭笑不得。

    王栓柱再次问道:“教官教官,为什么您这么熟悉血族?”

    楚御将匕首塞回里兜里,露出了一副自认为邪魅狷狂实际上傻了吧唧的笑容:“无他,手熟尔。”

    捧臭脚的大光头们再次奉献出了热烈的掌声。

    白月深深看了一眼楚御。

    突然发现,刚刚因为天海翼兽给大家带来的挫败感,似乎因为楚御这个活宝的一番表演,早已消逝的无影无踪。

    正当白月在分辨楚御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时,楚御笑嘻嘻的指了指远处的天海翼怪兽。

    “兄弟们,学到老活到老。”楚御看向大家,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道:“下次再碰见这玩意,直接开枪射眼珠子,激怒后,立起防爆盾,等它张胡须全部射完后,上两个胆子大的,直接将手榴弹扔他嘴里,这东西吃了东西,刀枪不入,但是体型变大,根本无法快速移动,所以咱想怎么搞它就怎么搞它,要是没吃东西,那就是个弱逼,子弹都能射死他,下次换重火力,集射三十秒,直接给脑瓜子射成马蜂窝,就是这么简单个事。”

    大光头们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楚御呵呵一乐:“说不定一会还能碰见几只,正好大家练练手,还是那句话,无他,手熟尔,杀怪胎,杀怪物,很简单,多弄死一些就什么都清楚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

    光头大汉们士气高昂齐齐吼了一句。

    恨不得马上在出现一个天海翼兽让大家过过瘾。

    。。。。。。

    大家伙,我姓宗,叫宗保耕,所以,我又开始爆更了,每天虽然可能还是三章,但是都是五千字的大章,总之,每天必须一万五千字,求下票,什么票都行,我不忌口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