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德BUG
    正常人的正常都是相似的,可逗逼的逗比属性,却是不尽相同的。

    德库拉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楚御说穿越不能穿衣服,他真就没穿衣服。

    就像过马路似的,让快走两步,他就真的快走两步。。。仅限两步而已。

    问题是楚御的意思不是说单单不让穿衣服,意思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携带,换了任何一个人的话,都知道衣服不能穿,项链同样也不能戴。

    可德库拉却不是个正常人,他的脑回路不只是和人类不同,估计和其他血族也不同,说好听点叫做脑洞清奇,说通俗点,也就是用炎蛇的话来说,那就是,德库拉纯粹是个沙比。

    不过错有错着,德库拉的逗逼属性让楚御找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另一种德库拉不受时空穿越限制的可能性。

    当然,楚御并不认为是他搞错了,因为楚富贵也是没有携带任何物品进行时空穿越,所以说,德库拉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其他人则不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该脱还得脱,别说项链了,就是戴个耳环都容易死在时空通道里。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验证,理论上就站不住。

    进入时空通道后,**已经被分解成了无数粒子,在时空通道中进行运动的时候,其实就是分裂和重组的一种过程,如果时空通道只有一百米的路程,那么前十米就是分解的过程,从十一米到九十米,这是最危险的距离,只有被分解成了无数粒子融入宇宙后才可以安全前进。

    如果不分解成粒子的话,以人的物理形态存在的话,眨眼间就灰飞烟灭了。

    要知道时空通道其实就是宇宙的某种特殊通道,不准确的来讲,其实就是在外太空。

    而皮肤、器官、骨骼、任何组织,都达不到在外太空生存的标准,所以被分解成了无数外太空中本来就存在的粒子。

    到了最后十米,也就是快要到降临点的阶段,算是已经回到了“地球”之中,然后粒子开始重组,组成原本的躯体,最后再进行安全降临。

    通俗点来讲,就是你从地球“上车”,进入外太空中,从外太空中进入了一个扭曲时间的同道中,走过了这条同道,再回到地球中然后“下车”。

    在这个过程中,别说穿衣服了,就是你拿着一根牙签都不行,因为牙签被分解之后也会在最后十米的距离进行重组,可某种存在的法则会认为,这个牙签属于是人体的一部分,所以就有了一种极为危险的后果,那就是重组后的躯体里带着一根牙签,可能这根牙签正好扎在你了的心脏上,也有可能分解成了数段或者以无数个新的形态存在于你的躯体之中,总之,后果极其危险。

    因为穿越之前牙签是牙签,可穿越之后,鬼知道牙签重组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变成一个微缩版的奥特曼都不是没可能,容易站在心脏上释放个斯派修姆光线射穿腰子后再来个雷欧飞踢。

    总之物质越大,越复杂,后果就越严重,面对未知的意外几率也就越高。

    缚灵师坤都能够携带未来的黑科技,那是因为他没进行过粒子重组,和时空投递差不多,他是魂穿,思想和意识只是一种信号,所以不用分解和重组,而他携带的黑科技则利用时空投递的功能,所以没有任何危险性可言。

    但是德库拉的出现,完全无视正常穿越的某种未知法则或者是规则,也彻底扭转了大家对时空穿越的认知。

    首先,德库拉进入时空通道中是不需要分解的。

    其他人穿越,除了需要截龙脉保护外,还要在穿越之前依靠外力也就是穿越装置进行坐标输入。

    楚御的情况就算比较特殊的了,穿越了两次,因为只有两个坐标进行无序定位,运气很好,第二次降临到了二十六年前,如果运气不好的话,第二次还是穿越到中世纪的话,那么他现在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要不被绑火刑架子上烤十分熟,要不直接老死,总之是不可能再和小伙伴们见面了,中世纪那时候别说寻找材料制作时空穿越机器了,连个打火机都没有。

    可德库拉比楚御的情况还要特殊,那就是他根本不需要输入坐标。

    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闲的蛋疼奶酸没事捣鼓穿越装置,然后就进入到时空通道之中了。

    最奇葩的是,这家伙买了张vip全票,想在哪降临就在哪降临,或者说是这家伙可以进行时空穿越自驾游,想去哪就去哪。

    他进入时空通道中之后,并不处于“运动”的状态,这一点和其他人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其他人进入之后就处于一个“运动”的状态,因为被提前设定了降临的坐标。

    德库拉不同,因为没有输入时空坐标,他可以进行自主“运动”,第一次跑过了,直接跑到中世纪的降临坐标,他又转身往回跑,这才找到了二十六年前的降临坐标,也就是楚御和炎蛇使用过的降临坐标,之后就一个猛子从时空听到中扎了出来。

    身体既没有分解,也没有进行重组,而且降临坐标还和别人不一样。

    人家是在郊区从天而降,伴随着浓浓的雾气,他是一个猛子直接扎火葬场后面的水库里了。

    可以这么说,除了南港这个地点

    对之外,其他的,全部不对。

    而且南港降临点和别人也有不同,楚御从来没听说过谁降临直接一个猛子降临到水库里的。

    炎蛇进行穿越的装置和德库拉使用的装置是一台,可炎蛇却和楚御一样,十分“正经”的进行穿越,由此可见,特殊的不是装置,而是德库拉。

    人家开拖拉机,四平八稳的咣当咣当往前拱。

    他倒好,又是飘逸又是超车的。

    拖拉机是一样的拖拉机,驾驶员不同。

    楚御哭笑不得,德库拉的身上总是伴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顾雅雯不停的大呼小叫,如同白日见鬼似的,德库拉的经历完全刷新了她的认知。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围着德库拉不断转圈的顾雅雯,恨不得马上把这个血族之王弄到手术台行切片仔细研究一下:“时空穿越有着极为严苛的条件,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你根本不可能成功降临,更不要说在时空通道中任意穿梭,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德库拉梗着脖子叫道:“我也是一个科学家好不好,这位小姐,请不要质疑我所说的话。”

    “你也是科学家?”顾雅雯望着浑身脏兮兮的德库拉,面露狐疑之色:“你精通于人什么学科?”

    “共生关系学与死亡学。”

    顾雅雯有些迷糊:“动物学?还有死亡学,是什么?”

    “血族共生关系学,以及研究如何才能顺利死亡。”

    顾雅雯:“。。。”

    炎蛇嘎嘎怪笑。

    如果有一天德库拉研究明白了的话,那么血族就可以直接灭族了。

    楚御苦笑着冲顾雅雯耸了耸肩。

    德库拉是个逗逼没错,但是绝对不会撒谎,更不要说在这种事情上面撒谎。

    无论多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但凡出现在德库拉的身上,那么就属于很正常了。

    这家伙说他在时空通道中“溜达”,那么肯定就如他所说,这家伙可以在时空通道中“溜达”。

    炎蛇难得动了次脑子,喃喃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不死之身的缘故,德库拉的身体可以承受住宇宙中各种高强度的副作用?”

    “没这么简单。”

    楚御摇了摇头。

    宇宙通道不是一条真正的通道,没有水泥路也没有路标,不是走在上面想去哪就去哪的,这和不死之身没有任何关系,至于问题出在了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楚御和顾雅雯的关注点不同,这个世界上,或者是说宇宙之中,人类想不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他没那个功夫,也没那个兴趣,他只想知道一件事。

    “按照你的意思,只要你有穿越装置,只要你进入到时空通道之中,你就可以任意穿梭到不同的时间线里?”

    “不知道。”

    德库拉并不是有意识的进行“迷路”,也没前往其他降临点,所以无法确定这件事。

    楚御接着问到:“那你在时空通道中看到了多少个降临点?”

    “十多个,除了中世纪外,中世纪往前还有三四个吧,没仔细看,然后是现在这个时间线的降临点,还有二十六年后,以及二十六年后的未来,也有三四个,还有几个其他的降临点,没有时间参考,也看不到降临点下面是什么样子,所以不知道是哪里。”

    楚御和顾雅雯面面相觑。

    德库拉这家伙,完全就是个bug啊!

    有一句话顾雅雯说的不错,时空穿越有着极其苛刻的条件。

    最主要的是,穿越时空不能携带任何多余的物品。

    楚御之所以对熵的出现深感无力,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这个家伙可以随意穿越时空,二是可以随身携带很多黑科技。

    第一个问题倒是不太严重,主要是第二个问题。

    一个**丝穿越到古代,和一个**丝拿着加特林穿越到古代,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第一个可以发财致富,第二个直接称王称霸了。

    照德库拉这么一说,熵能做到事情,他也能做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棘手了。

    顾雅雯对德库拉不了解,看向楚御不由说道:“导师,我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如果他的经历是真实的,那么他一定不是人类,甚至不是任何我们已知的物种,也不存在于我们已知的时间线中。”

    德库拉瞅着炎蛇问道:“她什么意思?”

    炎蛇哈哈大笑:“人家暗示楚御你和熵是同一个物种,骂你不是人。”

    德库拉撇了撇嘴:“我是她爸爸。”

    楚御对顾雅雯解释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排除德库拉和熵之间有着某种莫名的联系,毕竟德库拉来了之后熵就跑了,大家都看出来中间的猫腻了,虽然德库拉很不靠谱,但是却是我少数值得信任的朋友之一,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还有,德库拉并没有可以隐瞒什么,他失忆了,一年多来他表现出了很严重的失忆情况,如果他记得什么的话,一定会对我说的。”

    顾雅雯微微哦了一声。

    既然楚御说德库拉值得相信,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无

    法继续追究这件事了。

    德库拉无力的说道:“是的,如果我记得任何事情,我不会隐瞒你们的,我只是觉得熵很眼熟,但是关于他的事情我丝毫都想不起来。”

    “没事。”楚御宽慰的笑了笑:“记起来最好,记不起来也没事,你能来找我们,我和炎蛇已经很开心了。”

    炎蛇拍了拍德库拉的肩膀:“是的,你能来,老子很开心,哈哈哈哈。”

    他的确很开心,他就没见过比德库拉更抗的肉盾了。

    “好了。”楚御收起了笑容,认真的说道:“接下来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搞清楚关于德库拉是否可以进行无视法则条件进行自由穿越,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咱们至少和二十六年后可以进行联系,包括使用二十六年后的资源。”

    顾雅雯从包里拿出了穿越装置核心:“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这件事了。”

    炎蛇看着德库拉说道:“整明白之后你回去一趟,把我复合弓拿来,哦对了,再拿两条烟,哦,还有,查一下彩票中奖号码,对对,拿个笔记本电脑回来,多下点电影,还有,和李雨薇说一声,给我报个平安,再和我师兄说一声,问问他。。。”

    “这都没影的事呢,先确定德库拉是否可以自由穿越再说。”楚御大感无奈,挥手打断了炎蛇后,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搞清楚熵的身份来历,搞清楚之后,我们就可以通过蝴蝶效应阻止他和他的文明以及族群的出现。”

    “我们可以从他的名字下手。”顾雅雯拿出了笔和纸,写出了一个“熵”字后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的名字是这个熵字。”

    德库拉问道:“为什么不是商人的商?”

    “熵是一个很特殊的字,代表着。。。”

    炎蛇问道:“那为什么不是伤害的伤?”

    顾雅雯:“先听我说。。。”

    周潜提醒道:“也有可能是没活到成年的那个殇啊。”

    “都闭嘴!”顾雅雯一拍地面吼道:“听我说!”

    德库拉一缩脖子:“这人脾气怎么这么不好。”

    炎蛇和周潜也扯淡了。

    顾雅雯深吸了一口气,懒得搭理德库拉,继续说道:“熵这个字,是一种参量之一,主要用于热力学,在热力学中表征物质状态的参量之一,用符号s表示,它的物理意义实际上就是体系混乱程度的度量。”

    炎蛇问道:“能用普通话解释一下吗?”

    “我普通话说的很好啊。”

    “我是问你能不能解释的通俗易懂点。”

    “哦,抱歉。”顾雅雯笑了笑:“我忘了,你是末世头号通缉犯,没有经历过任何文化教育。”

    炎蛇:“。。。”

    德库拉哈哈大笑:“他说你是盲流子。”

    顾雅雯将铅笔折断,一巴掌拍碎后,看了看一头雾水的大家,然后再拿出了另一只铅笔放在了地上。

    一群人面面相觑。

    楚御若有所思的问道:“有序完整,与混乱无序?”

    “是的。”顾雅雯对待楚御的时候,脾气出奇的好,耐心的解释道:“熵值越高,越混乱,熵值越低,越完整,或者说是越整洁,熵越大,意味着发生的可能性越大,而整个宇宙,则是自发地朝着可能性更大的方向,也就是熵更大的方向在发展。”

    德库拉是第二个听明白的,不由问道:“这和你确定熵的名字又有什么关系?”

    “作为高等文明的物种,名字对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代号,可即便是代号,那么也会有很明显的特殊意义,熵这个字眼最初的出现,实际上是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引出的一种物质状态参量,一种反映自发过程不可逆性的物质状态参量,在孤立系统中,体系与环境没有能量交换,而体系总是自发地像混乱度增大的方向变化,同时使整个系统的熵值增大,这就是熵增原理,如果将整个宇宙可以看作一个孤立系统,那么必然是朝着熵增加的方向演变的。”

    德库拉挠了挠头:“我明白是熵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没听明白熵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或者是说为什么你可以肯定他的名字就是这个熵。”

    楚御哭笑不得的说道:“人家不是高等文明吗,起名肯定得高大上啊,无论是商人的商还是伤害的商,都太low了。”

    周潜:“那活不起的那个殇呢,这名字多有个性啊。”

    楚御:“这名不吉利。”

    周潜:“也是啊。”

    顾雅雯一脸无奈。

    她并不是根据名字是否高大上来确定熵的名字,而是一种直觉。

    熵这个字有十分特殊的意义,而且熵在打斗之中的表现,就仿佛两种不同的极端,极度有序和极度无序。

    坐下来交谈时,整个人很有序,面对巫心玥的和炎蛇的攻击事,身体开始变换,从有序到无序的一个过程,如同熵增一样,粒子变成无序混乱的模样躲避攻击,然后再回到最初有序的形态。

    当然,楚御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突然出现个高等文明,总不能叫做王二狗和李大柱吧,熵这个字听起来的确很高大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