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谈合作
    天心接住飞出的信号箭,在其未炸开前便抹成了灰迹,随风散开。

    从天上缓缓降落到成老面前:“你们游家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对于天心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成老脸色更是面如死灰,低垂着双眼,于胸口暗暗伸了进去。

    噗!

    对于老者自以为隐蔽的动作,不可能瞒得过林蒙以及同样强悍的天心,两人于下一刻便结果了成老。

    在成老双眼渐渐无神当中,林蒙从对方胸口翻出了一枚能够引爆的魔导炸弹,掠食黑风现,直接当着天心的面,将之分解还原收进了杂物仓内。

    毕竟一开始,林蒙便知道对方一直就在暗中,自己刚刚对战已经暴露了足够多的东西!

    而且看着天心对此似乎并不意外,嘴角反倒挂着笑容,继而天心看着成老的尸体微微惋惜:“忠诚可嘉,可惜效忠错了主子!”

    “天心会长,有恶徒逃跑了,他们也可能会带回去消息的!”九桃儿等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焦急道。

    “让你们受累了,不用担心那些人!”天心回身安慰道。

    甘雨天泽!

    天心随手挥出技能,几人上空瞬间有雨水掉落,几人身上之前战斗受到的创伤渐渐得到了修复。

    “谢谢天心会长!”

    几人惊异于天心技能的神奇,急忙道谢道。

    “接下去可能还要麻烦你们将这些恶徒押解回去!”天心微笑着摇摇头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柏蚩立马拍了拍胸口说道,他这回可算是感觉自己涨了大面子了,与天心会长如此近距离的交谈,回去之后绝对能在岂鲁等人面前好好瑟一阵子。

    “会长,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子书似乎看出了天心的打算,问道。

    “坏人做错了事情总是得付出代价的!”天心对着子书点点头笑道。

    “可是他们肯定人手众多,您难道不先回去找人一起吗?”九桃儿疑惑且担忧道。

    天心闻言摇了摇头,转而看向橙甜:“妹妹,我能借你的魔宠陪我一起吗?”

    橙甜闻言,目光自然地看向了林蒙,林蒙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橙甜才看着天心点了点头。

    等到橙甜等人解开被捆绑在树洞中的女子孩童,护送着他们以及押解着地上躺着的众多恶徒朝营地方向走去后。

    林蒙自顾自地开始在成老身上摸索起贵重的物品,有探查技能在,林蒙并不需要刻意地面对着这个似乎已经看穿了自己身份的二品四翼天使。

    “我能看看你的真身吗?”天心目光平静地看着林蒙的动作,突然开口道。

    “你是在书阁学院的那次就发现了我的身份?”林蒙并没有恢复恶魔形态,背对着天心问道。

    “那次的情况只是让我对你更加好奇,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食矿鼠最高只能达到师境极限,即便有些变异的食矿鼠能够突破到宗境,但是极其稀有,至少历史中并没有出现过圣境级别的食矿鼠!”

    “那你又如何肯定我就不可能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只?”

    “特性上的排斥再加上你昨天的作为,最后出现的那位强者是被封印在血魔遗迹内的血尊吧?”天心看着林蒙笑着道。

    “就这些?”

    对于天心消息的灵通,林蒙心中震了震。

    “在橙甜布包中躲着的是精灵女皇之女依莉丝吧?幻魔头带虽然见过的人不多,但是我对当年的魔神尤为好奇,虽然大陆上很多历史都缺乏真实,但是关于他所有事迹我基本都能在我族的史书库中找到,甚是也包括了后面仿制的伪魔神套装,而幻魔头带我又恰巧知晓所在,甚至包括依莉丝突然失踪的事情!”

    天心缓了缓继续道:“付蛇作为白王手下一直以来还算规矩,但是昨天那场冲突,极不附和白王一直以来想要交好精灵族的目的!而付蛇也没有胆子敢如此,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依莉丝的失踪和白王有关,而消息走**得付蛇铤而走险,欲要灭口知情之人!”

    “而恰好你又带着幻魔头带以及血尊最后的出现,我觉得这点联想不难让我猜测到你的身份吧!”天心笑着看着林蒙。

    嘭!

    林蒙恢复恶魔形态看着天心:“所以你准备替天行道,灭了我这个与你们对立的恶魔?”

    “我说过魔神的事迹我都看过,自然知道如果不是被算计,魔神不可能走上灭世这条路,我们仅仅只是力量上的对立。而且比起魔神,你显得更理智,也更善良,只是我有些好奇,你竟然需要靠幻魔头带才能变成人类的样子!”天心笑着看着林蒙,这是让她不解的地方,同样也是让她更加明确林蒙身份的一点。

    “所以你的目的?”林蒙并没有回答对方好奇的义务,平静地看着对方道。

    “找你谈合作,据我所知,血尊昨晚已经离开了东都郡,我想应该是为了你去引开我天族的关注,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他身上的东西已经给了你!”天心自信地看着林蒙。

    “你们天族不就是为了这个才灭了血尊部下?你难道就不想趁这个机会毁灭了它?”林蒙闻言狐疑地看着天心。

    “你知道我们的力量从何而来吗?”天心看着林蒙突然问,不过并没有想林蒙回答,继续说道,“我们的力量来自于古族内的世界树上,而相应的我们要为其收集信仰,越纯正的信仰越能给我们收获力量。”

    “所以并没有什么信仰比得上在战场上救死扶伤来得纯正,但是我并不认可族内部分人的做法!”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花费了巨大的时间精力创建了天言公会,帮助这里需要帮助的人,虽然从获得实力而言是慢的,但是至少能让我心安!”

    天心说的这些与他从系统那里得知的并无差别,林蒙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没有野心!”天心说着双眼目光灼灼地看着林蒙,“魔神的能力是可怕的,但是也是我现在迫切需要的,你可以帮我节省掉漫长的时间!”

    “我有两个问题!”林蒙看着天心道。

    天心看着林蒙,等待对方询问。

    “你们这一代的天神是谁?”林蒙认真地看着天心,天神与魔神对等,自己拥有系统,是不是表示对方也可能拥有着一个系统。

    天心叹了口气,看着林蒙道:“如果名义上的天神应该是我,但是我并没有得到该有的传承,天神传承随着天魔大战之后,便彻底遗失了!”

    对于天心的话林蒙并不会全信,再次问道,

    “还有你就不怕我趁机用血尊他们研究出来的产物坑你?”

    “如果能给我带来巨大收益,我又何惧之有!”天心表现出了不同于女子该有的气魄。

    “但是现在你并不足够让我相信你!”林蒙看着天心道。

    “我也并不需要你立刻给出答复!”天心闻言笑道,继而步入正题,“那我们接下来谈谈游家这件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