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二二章
    胡万山为何要使用那只神奇的小葫芦,其实很简单,因为玄狐站在他身边,只是盯着马路上观望,很显然,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这家成衣铺,那就只有靠他的小葫芦了。

    不过,要请出那只神奇的小葫芦,也并非易事,因为师傅交给他那只小葫芦的时候什么也没说,若不是在捉拿老黄一家的时候,它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法力,胡万山现在是不敢想这件事情的。

    胡万山想的很好,可是,具体到了该怎样把那只神奇的,不知道为何又钻进了自己腰里的小葫芦请出来,他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情急之下,胡万山只好猛戳自己的腰间,他一边戳,一边寻思,师傅也真是的,为何要让那个神奇的小葫芦隐入我的腰里呢,不然的话,我随便拿出来使用,该有多么方便呢!

    就在胡万山一边想一边戳腰之时,却发现从他的衣服里面升起来一股清烟,于是乎,胡万山大喜,他眼看着那股清烟顺着门缝钻进了成衣铺的屋子里,紧接着,门外面的那道闸板自己闪出一道不宽不窄,刚好可以供一个人侧身钻进去的缝来,于是,胡万山递给玄狐一个眼色,侧身钻进了成衣铺,玄狐也紧随其后。

    这家成衣铺的门前又没了人的影子。

    夜色深沉,热风吹着马路边上的梧桐树,发出哗哗地响声,天将晓,却是人们最困乏的时候,不过,胡万山和玄狐却是精神头倍足,两个人在这家成衣铺里东挑西选,足足忙乎了少半个时辰,才算满意。

    临走的时候,玄狐摸出一块银子,放在了柜台上。

    诡异的深夜,不可想象的成衣铺,谁又能料到,在一夜之中最黑暗的时刻,却从这家成衣铺的门闸板的缝隙中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刚刚走出来,那道缝隙立刻无声无息地关上了。

    刚才明明进去的是两个男人,这会儿却变了,谁又能说啥呢,反正也没有人看见,还是先看看那个女人吧,冷眼望去,还真就是个不错的年轻女子,身材苗条,穿着一身水粉色的裙子,胳膊上挎着个蓝花布的小包袱,用一条白色纱巾蒙着脸,看不清面孔。

    男人一身浅灰色长衫,一只手拎着一根棍子,一只手拿着一个同样是用蓝花布包裹着的大包袱,眼看着这两个人再次来到了顺风客栈不远的地方,这时,那个身穿灰色长衫的男人轻声对女人说了句;“快跑!”

    话音刚落,寂静的马路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男人隐身在街角一棵大树后面,直到从前面顺丰客栈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之声,男人才现身,朝着那家客栈狂奔过去。

    顺风客栈不算大,却十分整洁,前面是一大间接待过往客人的客厅,客厅靠后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枣红色的柜台上,柜台上放着一盏风灯,发出发出昏暗的光亮,靠后面的墙柜上摆放着一排钥匙,穿过大厅,才是客人住宿的客房。

    本来十分寂静的客栈,却突然被女人的大声哭泣给搅闹得躁动起来,在女人的哭泣声和住店客人的猜疑之中,却又跑进来一个恶狠狠的男人,这个男人刚刚跑进客栈,就看到迎面的柜台后面,站立着一个年轻却有些胆怯的伙计,这个伙计的手中还拿着一把不停抖动的客房钥匙。

    看到冲进来的恶男人,伙计不知所措,只是紧紧盯着那条恶汉,就见这个恶汉好凶恶的一副面孔,黄脸膛,隆鼻鹰眼,一张大嘴,眼冒凶光,肩上背着一个蓝花布的大包袱,手中拿着一根枣木棍子,跑进来看也不看伙计,就大声喊道;“臭不要脸的,你给老子滚出来!”

    伙计开始发颤,嗫嚅着半天,才挤出来两个字;“客,客!”

    “滚你娘的,你说,你把那个臭不要脸的藏到哪里了,我告诉你,今天,啊不,就是现在,你要是不把那个臭不要脸的交出来,我就拆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伙计脸色变得毫无血色,拿着钥匙的手一阵颤抖,钥匙随即掉落到地上,他却浑然不觉,只是把目光流向了柜台下面,那个冲进来的凶恶男人瞄了一眼,却又很快盯着后面,大声嚷嚷道;“臭不要脸的,我看看你又钻进那个野男人的被窝里了。”

    伙计似乎要上前解释,不料还没等那个伙计走出柜台,那个凶恶的汉子已经大步朝后面的客房走去,哔哩吧啦,先是房门被恶狠狠地摔打开的声音,接着又是抱怨和喝问之声,就在这时候,从把头的一间客房里走出来一个书生模样的俊美后生。

    看到这个俊美的后生,那条恶汉不在朝里面闯了,而是径直走到后生面前,抬起枣木棍,点着他问道;“看没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女子?”

    后生闻听皱眉,摇头,然后自语道;“纷纷扰扰,哪里还有清静之处!”

    说罢,这位俊美的后生理也不理眼前的恶汉,转身就要回到客房里,孰料,那条恶汉,上前拦住了他,恶狠狠地说道;“看你这个小白脸子,一定是个采花高手,那个臭不要脸的一定被你藏在了被窝里,走,我要搜一搜你的房间。”

    看到如此无礼的恶汉,后生脸色微变,口中说道;“客官,休要无礼,你我素不相识,何谈私藏活人之说。”

    恶汉却是不理不睬,一把推开后生,伸手拽开了房门,一步窜了进去,翻腾了半天,才从屋子里走出来,恶狠狠地问后生;“说,你把那个臭不要脸的小**藏到那里了?”

    还没等后生说话,从另一个客房里面走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来到两个人身边,刚想张嘴说话,却不料,那个恶汉已经伸手薅住了年轻后生的前衣襟,推推搡搡地把后生弄到了柜台前面。

    就在这时候,始终站在柜台后面没有动弹的伙计,用手指着柜台下面,结巴道;“客官息怒,息怒,你要找的人,人,的人,在,在!”

    伙计结结巴巴,不停地用手指着柜台下面,直到这时,那条恶汉才算放开后生,来到柜台前,吼道;“你他娘的什么意思?”

    这时候,后出来的那位客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得说了一句;“傻子都能看出来是咋回事。”

    恶汉闻听,不由得朝柜台下面看去,第一眼没什么反应,等到他看第二眼之时,却一把推开了站在那里的伙计,嘎嘎笑道;“我的小美人,你个臭不要脸的小**,却原来在这里蜷着。”

    说话间,恶汉来到柜台后面,伸手拽出一个瑟瑟发抖的年轻女人,紧接着一把抓掉女人头上围着的白纱巾,女人露出来姣好的面容,只不过是梨花带雨,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恶汉却不管那些,女人刚刚露出脸面,他便恶狠狠挥起巴掌,对着女人娇嫩又满面泪痕的脸面,左右开弓,啪啪两声脆响过后,女人的脸颊上出现了两道血痕,鼻孔里也流出来鲜血,女人顾不上鼻孔里流出来的鲜血,边哭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好心的人快些救救我吧!”

    女人由哭喊变成了哀嚎,

    后出来的客官朝前迈了半步,又停下了,那个伙计已经是躲到了柜台下面,客房里的客人纷纷起来,却都是远远观望,不肯靠前,唯独那个俊美的后生,就在恶汉再次举起手,对准女人的脸面恶狠狠地说道;“今天我就毁了你这张俏脸,我看你还拿什么勾引男人”之时。

    瞬间挤进了恶汉和女人中间,抬手之间把那条恶汉推后了一步,恶汉见状,立刻圆整怪眼,喊道;“你要干什么,看样子我真没有看错,这个臭不要脸的跑出来就是找你的!”

    众人闻听,发出嗡地一声,后生的脸面由白变红,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本色,对着恶汉不急不火地,先是双手合十,大声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俨然就是一位僧人,那条恶汉一愣神,却听后生不紧不慢地说道;“客官,休要胡言乱语,我们之间素昧平生,当心你死后入拔舌地狱。”

    听了后生的规劝,恶狠不但没有收敛,反倒更加理直气壮起来,年轻女人只是在一边哭泣着,闻听女人的哭泣之声,恶汉似乎很不耐烦,就听他又说道;“你个小白脸子少管闲事,老子这就带她回家,让她哭着再伺候老子几天,等到老子腻歪了,就把她卖入青楼,到那时候,你可以去哪里找她。”

    说罢,恶汉哈哈大笑,不过,站在恶汉和女人中间的后生却并不恼怒,而是很淡定地问道;“请问,你和这位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恶汉闻听不但没有停止大笑,反倒笑得更欢了,直到他笑够了才说道;“她是姑娘,她是谁家的姑娘,我把她给你,你敢要吗,实话告诉你吧,她是老子花五百两纹银买来的姨太太的,怪就怪她不会生孩子,所以吗,老子天亮后就把她卖到青楼里,换回银子好娶二房,怎么样,你想要吗,给我五百两银子,我当着众人的面就把她交给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