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0章 咬过一口的毒苹果
    送走了冯敬东,奴奴返身回到洞府之内,脸上的笑容不减,手却不自觉地捏在了腰间的香囊上。

    “吱——吱——”两声虫鸣同时响起,虫鸣声中听不出丝毫悲欢,就像她脸上的笑容,没有表达她内心的任何想法和情绪。

    开启洞府外的法阵禁止后,奴奴哼着小曲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似乎完全没有为林卓文担心,反而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她这房间不同于林卓文的那间,到底是个女子,不但家具齐全,还都是做工比较考究的,尤其一张红漆刷得发亮贴墙而立的梳妆台足有四五米宽,中间一张足有人高的铜镜简直是林卓文见过的最贵的穿衣镜了,这可是件法宝,激活后可比玻璃镜子好用得多,不但纤毫毕现,还能照出附近不同角度的画面,包括照镜人的背后。

    奴奴摸了摸头上的发髻,似乎有些松动,随手摄过梳妆台上的梳子站在镜子前想整理一下头发,一个法诀打在镜子上,镜面之上立刻显出奴奴前后左右和头顶的画面,奴奴的目光看似无心地在镜框上扫了一眼,待看到一个细微之处显出的一点并不明显仿佛污渍的黄褐色斑点后,脸色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这个镜子的作用可不只是用来穿衣打扮的,更是一件极隐蔽的侦测法宝,品级还很高,是母亲刁清月给的陪嫁《 之一,想不到却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既然确定了这洞府内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奴奴自然没必要再掩饰什么,低声冷笑:“被祖师看中留下闭关修炼?连发个消息的功夫都没有?这可能吗?哥哥可不是没有主见的蠢货,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也清楚我不是笨蛋,他假冯敬东的手送来香囊。并没有提供更多信息,自然知道只凭一个香囊根本不可能让我尽信,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我安心,他能从容地给出香囊,并对冯敬东说明此物的重要性。那么就说明他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另外也说明,他现在应该是被什么困住了,无法脱身也无法明说。”

    “不过即便哥哥知道我的心性,料中我能想清楚这些,但他这么做更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是要我想办法营救他,还是他另有部署让我按兵不动或者离开器灵派好让他行事没有顾忌,这事出突然,事前没有得到半点消息。哥哥做好部署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哥哥很可能是碰到了难以应对的情况,但是哥哥却没有传递出什么明显的求救信号,如果他真有心求救,只需要在交出香囊的时候,要求加上一个简单的讯号,以自己和他以前约定的暗号,自然会知晓。甚至,他可以直接破坏香囊中的双生虫。这样也能暗示他的处境危险,可是他却偏偏没有这么做,哥哥可是决定聪明的人物,不可能想不到这些,可就算是后者,我是去是留也是个问题。自己离开固然能让哥哥行事少些顾忌,但是自己这时候离开却也可能引起器灵派高层的警觉,能让冯敬东来送东西,这事如果和器灵派高层没关系那才有鬼了,这却真叫人难办了……”奴奴眉头紧皱。心中一时着实主意难定,至于器灵派为什么会如此做,奴奴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因为和林卓文结成了痴情咒的关系,奴奴对林卓文极为信任,所以对他的事情过问得也很少,奴奴可不是个笨女人,知道如何相处才能和睦,尤其是和修仙者,知道多了,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未必是好事,不想现在却叫自己着实头疼了。

    也就是奴奴,若是换了其他人,只怕根本不会想到这许多,聪明点的可能会想到林卓文的情况不太乐观,但是如果没有沉稳的心性,难保不会冲上去和冯敬东翻脸,就算忍下了这股冲动,如果缺乏足够的手腕和经验,应对之时神情举止也很难不露半点破绽,不过若非是林卓文对奴奴了解极深,却也不敢如此只丢出一个小香囊就完事。

    虽然并不抱什么希望,但奴奴还是拿出了手机,略微查看后,不禁眉头轻展,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低声呢喃:“信号不通?我看上的男人可不是一般人。”

    只见手机上显示着一条消息:“稍安勿躁,我自有办法脱身。”

    发来信息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奴奴并没有担心这是器灵派的试探消息,因为和消息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张被咬过一口的水果图片,看到这张图片,奴奴就会想到林卓文给自己讲过的那个奇特的故事——白雪公主,林卓文讲到其中那只被白雪公主咬了一口的毒苹果时,还特别强调了这个毒苹果的重要性,据说这个缺了一口的毒苹果后来被一个叫“瞧不死”的人得到了,还以此为名创造了一个著名的商会。

    在奴奴看来这故事并不精彩,什么不是术法的魔法一听就是林卓文胡编的,而且还编得稀烂,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凡人皇子亲一下就能解除魔法,还有比这更烂的故事吗?估计也就只能骗骗小孩子,为此奴奴还大大嘲笑鄙视了林卓文的编故事水平,让林卓文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奴奴并不知道林卓文郁闷的不是自己编故事的水平,而是以前看穿越小说里主角似乎经常用这些故事收妹子,怎么到了自己这就不行了?最后也只能归咎为奴奴太聪明了,心性成熟,和那些两个故事就能骗到床上的妹子根本不是同一类型。

    虽然这个故事当时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但是现在却出人意料发挥了一次重要作用,作为林卓文和奴奴两人确认身份的暗号再合适不过。

    虽然林卓文发来的消息不清不楚,也不能让奴奴完全放下心中的担忧,但是奴奴心性沉稳,略一盘算,便收起了手机,甚至连回个消息都没有,她不确定林卓文现在的状况,冒然回复消息,如果被人发现,反而可能给林卓文招来危险,她现在唯一能做也最应该做的,就是消息里的那句“稍安勿躁”,越是危急的情况,越不能心急,否则只会乱了自己的方寸,让情况变得更糟,既然哥哥这么说了,那么哥哥可能已经有了打算或者安排,自己要做的就是听从安排全力配合,否则自己对前因后果一无所知,胡乱行动只会破坏了哥哥的计划。

    又回想了一下今天自己与冯敬东应对的前后,发现自己所言所行应该并没有什么疏漏,尤其是关于痴情咒的那几句话,想来多少能给哥哥增加几分安全性。

    尽管奴奴没有回复消息,但是通过梦露对手机的监控,林卓文还是确认了奴奴已经接收并查看了自己发出的消息,并且监听结果显示奴奴果然如自己所料,并没有太过慌乱,也没有暴躁如雷,这让林卓文安心不少。

    只给出一个荷包作为信物,林卓文也是无奈之举,当时那种情况下,东西越多,说得越多,就越容易被怀疑其中夹带了讯息,到时候势必会对这些东西和话语仔细查看推敲,反倒容易出问题,即便自己做得足够隐蔽,器灵派的人查不出其中究竟,但只要引动了对方的怀疑之下,对方就不可能轻易释怀,那么为了保险起见,那些信物和话语很可能就传不到奴奴这了,到时候自有其他说辞,反正是无从查证的事情,整个器灵派难道还糊弄不了一个小丫头?

    与其如此,反倒不如这样,只给出一件信物,连个话都不用带,这样显得足够坦诚,也足够认命,才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和警觉,事实证明,林卓文赌对了,不过其实这也是因为他另有手段可以通过手机发送消息给奴奴,否则就算她对奴奴了解再深,再有信心,只怕也要冒险稍上一两句话或者在香囊上做点什么手脚。

    既然安抚了奴奴,那么林卓文就要开始为自己的逃生计划做打算了,当然,在此之前,林卓文还要先把天行龙舟多熟悉熟悉,一方面掌握周围情况才能更好地计划逃生,另一方面,付出这么大代价才进来一趟,可不能浪费了这机会,者应该是这世界上仅有的一艘天行龙舟了,从当初那颗小球中的星空图信息来看,这天行龙舟还很能是修仙界版本的宇宙飞船,极具科研和借鉴价值。

    林卓文自从见识过仙不入中的那个星际传送阵后,得知自己身处的只是一个赤贫修仙星球,在广阔的宇宙中还有许多更加高大上的修仙星球后,林卓文就认真考虑过自己将来的出路,继续呆在这个赤贫星球上无疑不是什么好主意,灵气逸散的最终结果无疑会将这个星球变成第二个地球,到时候失去了灵气,什么修仙者,什么神仙妖怪都会统统烟消云散,那么离开这个星球前往其他星球也就成了自己的必然选择。(未完待续……)i1292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