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1章 我会,但你不会
    “这同心血炼制极为麻烦,不但需要服食数种珍惜灵药辅助,还极为耗时,没个三年五载根本不可能炼制完成,而且就算完成了炼制过程,也不算真正的完成,这同心血本是女子至阴还必须男子至阳,才能阴阳调和不伤彼此,这个……这个你该懂的吧?”奴奴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问道,她可不想林卓文再让自己详细解释,虽然自己与林哥哥一体同心,无比避讳什么,却终究抹不开女子的羞涩。[]

    “呃……知道,你继续。”努努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林卓文如何让能不明白,他是初哥,却不是蠢货,同时林卓文也明白,为什么这痴情咒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一辈子只能施展一次了,女人可没有第二张处女膜,就算身为修仙者有诸多修复手段,却也收不回第一次流出去的处子血。

    “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同心血又叫处子逢阳血,至于接下来,便是用同心血绘制同心阵再施咒起阵了,就是最后的血阵成咒,这个过程中,只要双方都从心底里接受认可对方,愿意钟爱对方一生,痴情咒便会成功,从此两人痴心不悔情比金坚至死不渝。”奴奴虽然没有说出更具体的东西,但却也已经将痴情咒的大致情况说清楚了。

    “想不到一个痴情咒竟然这么麻烦,远远不像外面传的那样,只要点星派的女修见到中意的男子就能立刻施展。”林卓文想到了仙网上关于痴情咒的传闻,接着又问道:“那这房间里的法阵和……药物是怎么回事?难道点星派的女修要施展痴情咒都必须来这里不成?”

    “自然不是。只要真心两情相悦,在哪里都可以施展的,这桃院却是点星派祖上前辈高人留下的,是为了那些心性不坚摇摆不定的男人或者三心二意的花心大萝卜准备的,可以帮助男子摒弃杂念并大大增强对面前女子的情愫,从而增加痴情咒的成功几率。”奴奴说到这里有再次道:“林哥哥,你可别怪奴奴,之前你对奴奴一直表现得彬彬有礼,便是奴奴主动亲近,你也从不逾越。奴奴只当你心中对奴奴情意不盛。甚至没有情意,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要知道这痴情咒,从下咒引的一刻。便无从更改了。奴奴这辈子只能对你施展痴情咒。而且一旦下了咒引,除非痴情咒失败,下咒引的女子对男子的情愫都会与日俱增。你突然消失那么久,我怎么打听也没有你的消息,便是你们器灵派都怀疑你已经陨落了,奴奴为此一直悲痛万分,多少次打坐修炼都因为想到你而差点走火入魔,如果不是因为确实的消息所以还抱着一丝希望,奴奴说不定早就为你殉情了,你不知道在我从姜姐姐那听到你还活着的消息时,我有多开心,我恨不得当时就立刻飞到你的身边去……”

    “……难怪你会三天一请两天一催的,每天电话不断。”林卓文也算为什么奴奴会在得到自己消息后这么急切地想见到自己了。

    “嗯,可是左等右盼地见到了你,你虽然对我亲切,却没有半点亲昵的举动,让奴奴心中患得患失得很,本想着将来时间还长可以慢慢增进关系,对这个,奴奴倒是颇有自信的。”奴奴说到这里将滚热的身子直接缠上了林卓文的身体,她的样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身份家世也不俗,如果主动去追求男人,还真没有几个男人能顶得住:“可惜,你在这里没呆几天就想走,你现在是金丹期修为,算起来已经是我的前辈,修仙者一旦差了辈分交往起来便矮了一头极为不方便,这一次相见还能算是旧友重逢,下次却未必不是晚辈拜见长辈了,到时候许多话就不方便说了,虽然也可以等我修为晋升金丹期后再去寻你,但是一来金丹不是说结就结的,不知要耗费多少年,我是半刻也不想多等的,更不想和你分开,万一你又消失个几十年怎么办?二来,这种事情,拖得久了,难免夜长梦多,你现在是金丹修士,不知道有多少女修想要亲近你,万一你的心思被她人掠去,我就更加机会渺茫了,所以我思来想去,不得不带你来这里,冒险一搏,成功固然最好,就算失败,也能让我对你死心,也算是解了我的相思之苦,不过,我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你心中半点抵触也无,可见你的心中对我也定然极是爱念的,偏生你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在我面前不肯表露半分,若早知如此,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而且这桃院用一次可不便宜……”

    我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林卓文想到这个评价不免老脸发红,如果让自己给自己一个评价,不过是一个爱游戏胜过女神的资深宅男而已。

    “那个……”林卓文捉住奴奴在自己胸口作怪的小手又继续问道:“我还是不明白,你当时为什么会对我下痴情咒的咒引。”

    “哎呀,女人都是冲动的啦,再加上我那时候又小什么都不懂,否则怎么也要找个帅气一点的,你这两撇小胡子是在太碍眼了。”奴奴说着伸手在林卓文的脸上轻轻一拂,便已将林卓文的胡须去了个干干净净:“这样看着就舒服多了。”

    “……能给个更靠谱的理由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为了恐吓那个大长老我还威胁要杀掉你来着。”这已经不是林卓文的胡子第一次被迫下岗了,记得自己落在那位神秘的女王大人莉莉丝手里的时候就发生过一次,所以林卓文倒也不怎么介意。

    “那只能说明我从小就聪明啊,知道你当时虽然威胁要杀掉我却是为了救我,而且法阵在大长老一击之下破碎的时候你可是将我护在了怀里,当时我脑袋一热,就觉得你实在太可靠了,这样的男人一定要抓住,现在果然被我抓住了。”奴奴眨着大眼睛看着林卓文说道。

    “呃……那时候你才多大就知道找男人了?太早熟了吧?”林卓文有些无语,同时心下也在疑惑,自己当时难道真的把她护在怀里了?自己人品有这么高尚过?我自己怎么不记得?或许是死亡面前下意识的举动吧,林卓文识趣地没有将这个疑惑问出来,还是不要破坏奴奴的美好想象了。

    林卓文现在头疼的是自己和奴奴之间的关系,自己是不是要告诉奴奴痴情咒对自己没有生效?甚至直接离开奴奴?想来想去,林卓文最终还是决定不说了,林卓文可是亲眼见过痴情咒厉害的,那顾天和和竺秀就是因为痴情咒,一个就算死了也要想办法让对方活下去,为此不惜请人将自己的尸身炼制成尸傀儡,另一个追了一具尸傀儡这么久,只怕早就起疑心了,却始终自欺欺人不肯接受事实,宁愿活在欺骗与谎言里,为爱痴狂到这种地步,林卓文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将真相告诉奴奴后她会有什么反应。

    而且林卓文怎么想,自己都不算吃亏,他原本就是个宅男性子,真让他去追求一个女子,他一定会嫌麻烦,对女人谈情说爱逢迎巴结的事情林卓文可做不出来,这样一步到位简简单单的一个痴情咒就给自己绑定了一个终身对象还不用担心对方变心,简直就是帮了他的大忙,给他省了许多麻烦,就像某些游戏里的角色结婚一样,只是一个按键的事情,简单又快捷,却是正合了他的心意,至于感情基础什么的,以后慢慢培养就是了,林卓文又不是性取向有问题,面对一个对自己痴心不悔至死不渝且完全主动倒贴的大美女,林卓文虽然不觉得自己会无底线沦陷,却也不相信自己会不动心,作为一个技术宅男,林卓文虽然不热衷男女之事,却偶尔也畅想过自己将来的对象,可没有奴奴这般的水准。

    这算什么?白捡了一个老婆?呃……还是用“白送”这个词吧,“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捡破鞋。

    “那我们现在算不算道侣?”林卓文既然打定了心思,反而放松下来,毕竟之前只是将奴奴当做普通朋友看待而已,这般赤身裸体的相见自然尴尬,现在却是直接将她定位成了自己的女人,那就顺理成章得多了。

    “当然算,而且还是情比金坚至死不渝的那种。”奴奴立刻肯定道:“我们结成痴情咒的可是道侣中恩爱的典范,你我便是一体同心,你生我生,你死我死,你若要杀人我绝对会帮你递刀。”

    “呃……那我如果看上了别的女人,你岂不是也会帮我把她弄到手?”林卓文有些无语地问道。

    “我会,但你不会啊。”奴奴给了一个绕口令一样的答案后又解释道:“你如果真看上了别的女人,我自然会帮你,只要你开心快乐,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去做,但你既然已经和我结成了痴情咒,又怎么会看上其他女人呢?”

    林卓文心底悄悄说那可未必。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继续吧。”奴奴忽然道。

    “继续什么?”林卓文还在意淫着奴奴帮自己找小三的情景,一时不明白奴奴在说什么。

    “坏东西,又要装死么?我的血可不能白流,痛苦也不能白受。”奴奴说完就扑了上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