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0章 原来是你?
    在破身的那一刹那,奴奴的表情很痛苦,眉头都快打结了,看得林卓文也是直皱眉头,有些想不明白,好好的修仙者干嘛要遭这罪?随便一点灵力就能解决的事情,这身筑基后期的修为真是白修了。**

    让林卓文更不明白的是,奴奴在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坐之后,竟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用葱白玉指蘸了些身下的落红,放在眼前呢喃:“这便是我与你的同心血么?”

    就在林卓文以为奴奴是有什么变态嗜好的时候,却见她竟然用那蘸着血的手指在林卓文心口的皮肤上画了起来,那是一个很复杂的图案,以林卓文的判断应该是某种法阵,但是林卓文还没见过只用鲜血就能绘制完成的法阵,而且修仙者的鲜血虽然附带灵力,但却绝不是适合绘制法阵的材料,不说其离开身体后会快速干涸失去活性从而导致其中的灵力消失,就是其中因人而异的灵力特性也会成为绘制法阵的障碍,毕竟法阵对这方面的要求还是非常严谨的。

    “这是要利用我的身体炼制什么东西吗?”林卓文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奴奴现在做的显然不只是逆推林卓文这么简单,想到前面奴奴说过通过夜红妆配合法阵可以增加成功几率,看来指的也不是逆推的成功几率:“梦露,如果我现在让卫星向这里投放大石头能砸得准吗?”

    “如果你现在的身体状态能避开石头我倒是很乐意这么做。”梦露的话彻底打破了林卓文的最后一丝希望。

    林卓文愁掉头发的时候,奴奴却有有了新的动作。只见她在林卓文的心口完成了绘制之后,又在自己的心口绘制了起来,同样是一个血色法阵,与林卓文身上的并无不同。

    “嗯?她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林卓文看着奴奴椒乳上的血色法阵,有些被她的举动搞糊涂了,如果是要害自己,没必要把她自己也搭进去啊。

    没人回答林卓文,但是奴奴接下来的动作却给了林卓文很大的提示。

    “以我痴心换你真心,起咒!”奴奴绘制完两个血色法阵后,脸色凝重地吐出这句话的同时俯身而下。两两人心口的位置贴在了一起。

    “痴情咒?”林卓文不是十分肯定。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这却是第一个出现在林卓文脑海里的东西,因为点星派的痴情咒实在太出名了,比虫子和毒更出名。

    两人心口贴上的瞬间。整个房间里忽然生出一道旋风卷过。吹得林卓文用来观察的手机也飞了起来。翻翻滚滚种画面也跟着翻滚不休,从偶然拍摄到的画面里可以看到奴奴的娇躯和林卓文的身体紧紧相贴着飞身而起,心口的血色法阵也发出道道灵光将两人的身体包裹其中。竟然真的被激活了。

    怎么可能?只凭鲜血就能成阵?是了,她之前说过那是什么同心血,或许并不同于普通的鲜血,而是经过炼制的特殊血液,炼制自身血液在修仙界并非什么稀罕事情,别的不说,就拿魔道的《血遁术》来讲,修炼这种遁术的过程中就有对自身精血的炼制过程,让自身的精血带上特殊的灵力特性,才能借以施展血遁术。

    不过即便如此,仍然不太说得通,很明显这血色法阵是作用在自己和对方身体上的,也就是会和双方的身体发生交互,这就要考虑双方本身灵力特性的影响了,奴奴那边还好说,她自己的灵力特性她自然清楚,可是自己这部分是怎么回事?奴奴不可能连林卓文的灵力特性都清楚啊,林卓文才见到奴奴几天,就算从见面第一天奴奴就获取了林卓文的灵力特性,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内完成针对性的血液炼制啊,当真是奇怪想不通。

    旋风渐渐息止,等手机落下的时候,画面中的奴奴和林卓文的身体已经重新躺回了床上,两人心口的血色法阵已经隐入身体消失不见。

    “这么容易就成功了?”奴奴露出惊喜的表情,在林卓文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原来你心里也是很喜欢我的,害我白担心了好久。”

    “梦露?我是不是又中招了?”林卓文有些可怜兮兮的问梦露,这次却不是指中毒,而是指痴情咒。

    “你能这么清醒地问出这句话就证明你没有。”梦露说完见林卓文得可怜相又道:“放心,有我在,怎么会让这种小贱人得手?什么狗屁痴情咒,也不过是在灵魂上动手脚而已,你还怕这个?”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林卓文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怎么看重,却也不想变成整天绕着女人转的货色,游戏才是自己心中的第一位:“不过奴奴她怎么说成功了?”

    “不清楚,不过我推测这个咒术应该是一个双方咒术,相当于互相征求对方的意见结成某种灵魂契约,而你的灵魂根本不在身体里,没有灵魂,当然不会成功,不过因为没有灵魂抵触,所以也不算失败,对她而言是成功了,对你而言是失败了。”梦露给出了自己带着猜测性质的答案。

    “能具体点吗?”林卓文还是不太明白。

    “换个说法,相当于她和你的空壳身体完成了痴情咒,所以她会对你痴情,至于你,你觉得一个空壳身体会有痴情这种东西吗?”梦露露出极度不爽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第一次碰到这咒术没有经验,否则我一定要给她模拟一个抵触信号,让小贱人施术失败,不,还要让她被反噬。”

    “呃……我还是有点晕,我就问一句,我是不是赚了?”林卓文的脑子似乎还没有恢复足够的判断力,舔着脸问。

    “哼!”梦露的脸黑得和锅底一样,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林卓文。

    当梦露通知林卓文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的时候,林卓文虽然觉得尴尬,却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么装死下去吧,这样躺着可不雅观。

    “你醒了?”见林卓文睁开眼来,奴奴满面娇羞却又喜悦地道,一双玉臂更是将林卓文的胳膊在自己的怀里紧了紧。

    “嗯。”林卓文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身为一个金丹修士竟然被弄得手足无措,手臂上传来的嫩滑和温热竟然让自己又有些气息急促起来,只得连忙转移话题:“你对我使用了痴情咒?”

    虽然心中已经大致认定了,却不妨碍林卓文再次确认一下。

    “是啊,林……林郎,你别怪奴奴,奴奴也是迫不得已。”奴奴的俏脸抵上林卓文的肩头道。

    “你还是叫我林大哥吧。”林卓文可不习惯这么肉麻的称呼,又奇怪道:“迫不得已?难道有人逼着你这么做不成?”

    “那我叫你林哥哥吧。”奴奴还是换了一个更亲昵的称呼,见林卓文无所谓的点头后才继续道:“林哥哥,你还记得五龙窟里的那一吻吗?”

    “五龙窟?”林卓文的脑中闪过一段记忆,忽然惊呼出口:“原来是你?”

    林卓文的记忆里,当年在五龙窟中面对点星派大长老缪语蓉势在必得的一击自己闭目等死的时候,的确有人亲了自己一下,当时自己身边有大师姐简从露和小师姐姜思雁以及还是个小女孩的奴奴,自己事后虽然没有追问,却也想过当时偷亲自己的人可能会是谁,自己想过可能是好斗分子姜思雁,也想过可能是整天迷糊的简从露,却从没想过会是奴奴,不管怎么说她那时实在太小了。

    “是我,不过那却不是普通的亲吻,而是痴情咒的咒引。”奴奴说出一个让林卓文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答案。

    “咒引?什么东西?”林卓文可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

    “这本是点星派的秘密,但你我既然已经结成痴情咒,便是一体同心,我也不用瞒你,只是你却不能说出去。”奴奴在林卓文的连上印下一吻,和当年同样的位置:“痴情咒虽然成咒只是片刻,但施展起来却有一套极为复杂繁琐的过程,包括下咒引,炼制同心血,和最后血阵成咒。其中下咒引最简单,只要吸入男子的一丝灵力就可以了,接着是结合自身灵力将这丝灵力炼入处子血中使之成为同心血……”

    林卓文总算明白奴奴是什么时候获取自己灵力特性的了,当年那一亲发生在生死关头,那般情形之下,林卓文根本无法发觉这一亲之下那微小的灵力损失,不过林卓文又有不明白的东西了。

    “等等,什么叫处子血?”林卓文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林哥哥,你真坏,这叫奴奴怎么说呀?”奴奴忽然娇羞着扭着起来,娇嗔地拍了林卓文两下,才道:“就是……就是……就是女子下面那层膜里的血了……”

    “……”林卓文无语,原来竟然是处女膜里的血,也不知道这里面的血是否有什么特别之处,痴情咒炼制同心血竟然需要用这个,这女人门派整天到底在研究什么啊:“呃……你继续说。”(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