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0章 黑出翔
    “这个其实有小型移动版的,听说我们族里就有一个,不过据说因为这蜃楼界的灵力浓度太低,想要顺利启动,还需要很复杂的法阵辅助配合,耗费巨大,此外每个修仙界都一定会有一个大型传送阵,主要作传送坐标起接收作用,其他修仙界的修仙者传送过来就会出现在这里,同时也有传送功能,而且据说为了保证这传送阵能长久运行,它的外围设置了很强力的维持禁制,想来无需其他法阵辅助配合也是可以使用的,不过这传送阵在蜃楼界的哪里我就不清楚了,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在哪里拍到这张照片的呢。()”“海底的沙”说到最后,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是在仙不入,这里已经被我们金顶山派人完全包围了,一个苍蝇也飞不进去,上头派了不少前辈高手进去,前几天就有人带着这东西从里面出来了,你看这照片上空空的只一个‘星珠’飘在空中,其实它是被人托着的,只是托着它的人是我们金顶山的鬼王大人,身为鬼修又修为绝顶,最擅隐匿,平时都是只闻声不见人,我偷拍这照片的时候还被他发现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算是他的旁系后辈,和他有点关系,只怕我麻烦就大了。”林卓文随便扯了段谎顺便将鬼王再黑一把,便直接借口有事关了聊天工具,谎言越是简单越好,说得越多越容易出错,让对方自己去脑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林卓文用手摩搓着额头。想让自己的脑子更灵光一点,思路更清晰一些,这消息的真假还很难说,虽然只是从一个单纯无知的小鱼人口中说出来的,但是拿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应对一下,有些关键的地方正好能合得上,而且,仙网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不可能针对自己的经历来骗自己。更何况这样骗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

    姑且当它是真的。那么林卓文几乎可以肯定那所谓的界级蜃楼贝就在暴风海域的海底,难怪自己当初在水晶宫黑石湖见到那些冲天水柱的时候会觉得熟悉,因为那根本就是暴风海域的弱化版而已,想到自己竟然从那样一个可以影响甚至摧毁一整个修仙界的超级巨兽上面通过。林卓文想想就心颤。

    林卓文又想到黑煞门近几年往海中调集人手的举动。莫非是冲着这界级蜃楼贝去的。或者说那位八先生要找的就是这界级蜃楼贝?可这可能吗?这玩意可是能祸害整个修仙界的东西,八先生有那能力制服它吗?而且那界级蜃楼贝是被上古真仙镇压在这里的,虽然那人鱼没说上古真仙是什么。但是能收拾界级蜃楼贝的人物又岂会简单,既然是镇压自然对蜃楼贝设下了禁锢手段,这等能够禁锢界级妖兽的手段又岂是那么好破解的?

    另外,按这人鱼所说,修仙界多如繁星,自己所处的只是其中一个没落的赤贫修仙界,这可能吗?如果是以前,林卓文自然不信的,可是自己仙神同修,连自己都能开辟出一个小世界来,多出几个修仙界来似乎还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只是这样一下,自己关于这个世界是星球的猜测还成立吗?眼看着发射卫星有了一丝希望,别弄到最后告诉我这世界根本就是一个平面,那自己还不哭死?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林卓文的脑中一闪而过,林卓文还是更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一个星球,否则那些日月更替星辰变换真的很难说得通。

    还有那座大型的固定的修仙界间的传送阵到底在什么地方,只要能找到这东西,那么也算是对这些消息的一个作证,虽然这个作证并不能证明人鱼的话完全没有虚假,另外,林卓文心中也隐隐有些激动,一个赤贫级的没落修仙界便如此神奇,那么其他修仙界又会是怎样情景呢,如果可能,林卓文真的很想去见识见识。

    不过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自己现在生活的这蜃楼界算什么?修仙界里的平民窟?换个角度甚至能说成是一只妖兽的坟墓,自己一只生活在一只妖兽的坟墓里?自己算是陪葬品还是什么?……这他妈的什么设定?林卓文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阵阵牙疼,莫非大神真的歧视宅男,自己穿越的时候没给穿越标配主角光环吗?

    林卓文接下来的日子一直躲在仙不入里四处游动的同时,也不停地通过仙网给金顶山制造麻烦,一天一小料,三天一大料,反正每天都有爆料,没得爆了,就搜索金顶山修士的一些花边新闻,再没有就编,不过却也不是胡乱瞎编,比如某某女修背着自己的道侣和某某陌生男修于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幽会等等,林卓文有仙网收集消息,知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这两人确实孤身到过附近,又没有旁人作证,再配上一些ps的图片,有图有真相,让他们有嘴也说不清,再比如某某其实是某某和某某的私生子云云,再比如谁谁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恶癖等等,不信就挑不起是非,反正就不能让金顶山安生下来。

    反正金顶山现在是仙网上的大热门,由林卓文起了头,仙网上便有不少人跟风,黑金顶山几乎成了仙网上的一个大众游戏,有事没事谁都黑上几口,便是那位神秘至极的大轮天尊也不能幸免,在先网上迅速成名,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但是名声之盛却绝对能盖过那些明星,想不到竟然会成这样,林卓文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网络推手的天赋。

    金顶山已经多次交涉仙网主人,要求仙网删除并禁制这些对金顶山的污蔑言论,林卓文怎么可能去理会,反倒是回了句:“仙网只提供开放平台,并不对仙网用户言行负责,所谓空穴来风,金顶山最好还是抽点时间好好检点自身。”

    林卓文想到这话发回去让金顶山那帮修士气得跳脚的模样,就心情舒畅,不能自己每天在仙不入里憋屈低东躲西藏,却让你们在外面快活逍遥。

    林卓文其实也想过对这仙不入里搜寻自己的凡人船夫下手,弄死几个,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一是这些江湖人里未必没有须俊拔那样的豪爽汉子,二是金顶山的修士根本不在乎这些凡人的生死,这些烦人对他们而言就是蝼蚁,死了再召就是,以他们在大草原的威望和手段神通,多少凡人召不到?

    当躲躲藏藏成为一种习惯,日子也就不那么难过了,况且回过头来想想,为了自己一人,金顶山不知多少人手被耗在了这里,算下来还是他们吃亏多的,这么一想,林卓文的心情便又好了不少,甚至有些乐于和他们打一场持久战了,而且会经常性地从那些小船和船夫身上拿点东西,肉干酒食,又或者衣服鞋帽之类的,虽然这些东西,林卓文用不上,却能借此提醒金顶山自己还活着而且活得还不错。

    可惜的是,林卓文诸般挑衅手段用尽,金顶山的修士却像一个柳下惠一样,任林卓文搔首弄姿,也没有派进哪怕一个修仙者深入仙不入来找林卓文的麻烦,让林卓文想借助地利玩玩反击战的打算都不得不落空。

    时间耗着耗着就过去了,仙网上金顶山都被黑出翔来了,却仍然没有能给黑煞门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仙网上其他都很平静,除了天黑们自己那位便宜师傅童海明可能是接了人鱼族的命令,四处撺掇他人一起进入大草原“寻宝”,可惜响应者寥寥,他们这些玄门正派现在被黑煞门压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自古尚且不暇,哪有闲情去寻什么宝,更何况是在大草原,散修还好说,自己这些身上带着明显势力标签的修仙者,一旦大量进入大草原,无异于是在对金顶山发出挑衅,莫非真当金顶山没人当家好欺负的不成?

    一年半的时间就这么耗过去了,这期间林卓文除了没法好好修炼以外,一切都过得还不错,有事没事打打游戏黑黑金顶山,生活不说多姿多彩,却也有滋有味,就是灵石消耗得飞快,为了保证自己在仙不入里的灵力能够及时补充回来,林卓文这一年半喝下去的灵酒灵液吃下去的灵丹都可以按吨计了,此外每天还用灵力信力转换球将大量的信力转换为灵力,在这么不惜成本多方位全面补充灵力的情况才勉强保证了自己的灵力收支平衡,仙网上补充灵力的灵酒灵液和丹药价格都翻了一倍了,换个人没这身家还真玩不起。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林卓文发现当初说出这话的人真是太帅了。

    “五级人妖藤妖红炼制成功。”梦露的提醒声响起。

    林卓文露出一个笑容,他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只是想到这人妖藤的名字就有些蛋疼,早知道自己有一天要吃这妖红,就该取个高大上的名字才是,果然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