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8章 见鬼了
    一万米?还真是可悲,林卓文心中不禁为之同情,元婴中期的修为放到外面怎么也是一个大杀四方的狠角色,想不到在这里连逃跑都不能,他并没有向其他方向逃跑,而是选择了继续深入,或许是明知自己死期将近,想临死前进去看看这即将吞噬自己生命的仙不入里到底藏了什么吧,可惜他只是深入到一万米就倒下了,以仙不入的规模,一万米真的不是一个多深的距离……

    “那么据你所知,除了我们这些五行种子,金顶山的修仙者有没有人会进入仙不入?比如这次,比如现在。[]”林卓文又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林卓文非常关心,这直接涉及了他这次逃跑行动的难度,仙不入并非绝对安全,自少仙不入外围不是,这些五行种子可以进入,金顶山的强者就未必不能。

    “没有,除了我们这些生死操于人手被逼没有办法的五行种子,没有哪怕一个修仙者敢进入仙不入,这里可是绝灵禁地,修仙者的禁地,没有修炼过《五行生克诀》的修仙者进入这里根本就是在找死。”闻星海肯定道。

    “只怕也未必,依靠高深的修为和对灵力的绝强控制能力,未必不能在这仙不入外围活动,也许不是没有修仙者进入,而是进入了我们不知道而已,比如咱们近仙谷里只闻声不见人的那位神秘先生。”林卓文可没闻星海那种爆棚的自信。

    “这……”闻星海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你知道他们把须俊拔怎么样了吗?”林卓文不想给闻星海更多纠结的时间。

    “须俊拔?什么人?”闻星海可没听说过近仙谷里有这号人物。

    “我那位船夫,既然你们都进来找我了。想必他的情况应该很不好吧?”林卓文给了提示。

    “回去后便离开了,然后再没有见到过,看其他的船夫都在这里,想必……终究只是一个凡人而已,也不必太放在心上的。”

    尽管看到这些搜索自己的船只时林卓文有有所猜测,但当真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还是不自觉涌出无数悲伤和愤怒,既然你们也说了只是一个凡人而已,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抬抬手放过他呢?

    想不到自己出手救治须俊拔,却终究还是害了他,一个凡人而已?修仙者眼里凡人终究只是一群蝼蚁。谁会在乎蝼蚁的生死。或许也正因为此,它们才会直接杀了须俊拔而不是用他来胁迫自己吧,在他们眼里,自己作为一个修仙者。应该也是不在乎凡人生死的吧……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那些水草好吃吗?”林卓文心中悲痛,脸上却不露丝毫,反倒摆出一副嬉笑的嘴脸。

    “你……”闻星海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脸现愤怒,却强忍着不能发作,毕竟他想要的秘密还没有到手:“哼!你问的我都已经回答了,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秘密了吧?”

    人妖藤可不是什么美味,又是生吃,就跟拿草藤蘸着蛇血吃一样,那味道能忍着不吐出来的都是非常人,为了人妖藤在肠胃中那短暂的减缓灵力流失的微弱效果,林卓文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哈哈哈……”看闻星海脸都憋绿了,林卓文就笑得特别畅快,笑够了才顿了顿接着道:“一个小玩笑而已,闻道友别认真,我们修仙者的命何其金贵,只要能活命,别说吃水草,就是吃狗屎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小子,你……”闻星海须发皆长,双目圆睁,咬牙切齿,一副就要择人而噬的样子,胸口剧烈起伏,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终究没有扑上来,而是冷冷道:“莫非你要毁约不成?”

    “毁约?怎么会?”林卓文笑道:“既然想知道我的秘密,那就跟我来吧。”

    “等等?要深入?”闻星海看了林卓文前行的方向,忽然道:“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可没有道友来去自如的本事,在这里我每深入一米都是一种煎熬。”

    “有些东西除了自己亲眼所见,别人说得再多也没用。”林卓文并不停留:“放心,并不远,以你的实力,坚持一下就到了。”

    闻星海脸色露出一丝狠历,他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出手,拼着一些损耗,想要擒住这小子并不难,不过最终还是一咬牙放弃了出手的打算,而是迅速跟了上去,这小子在水里的速度不慢,自己在这里又受到很多压制,无法全力施展,可不能跟丢了。

    “还没到吗?还有多远?”

    “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

    闻星海已经是第三次得到这样的答案了,他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这样的深度让他的灵力如不要钱一样的飞速流失,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立刻回头或者找堆水草钻进去,至于林卓文的秘密,虽然很有吸引力,那也得自己有命享用才行,可惜,今天他却不得不继续追下去。

    “到了。”在闻星海就要虚脱的时候,林卓文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什么也没有啊……”闻星海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可能倒下。

    “有啊,就在你身后,神秘先生,你终于肯现身了么?”林卓文转身看着闻星海的身后,冷笑道。

    闻星海转头看去,身后果然多了一人,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似乎浑身都是由这种黑雾组成的一般,让人根本看不清身形相貌。

    林卓文一眼便看出了那些黑雾是什么东西,鬼气,除了一些特殊的鬼修功法,鬼修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身上都会出现的东西,越是修为高深越是浓重,如果鬼修不刻意收敛鬼气,可以凭此判断鬼修的修为,这人鬼气浓郁如雾,几乎凝成实质,可见这鬼修的修为必然惊人至极,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鬼修的鬼体有多半是灵力组成,这也是为什么鬼体也属于灵体的原因,按说这绝灵禁地对其影响远超普通修仙者才对,但是鬼修的功法非常特殊,以灵力构筑鬼体,且这鬼体强度还不弱于普通修仙者的肉体,可见其对构筑鬼体的灵力掌控力度远非一般修仙者能及,从这方面说,鬼修在抵制灵力逸散方面反而强过其他修仙者,这或许也是金顶山安排一个鬼修来这里的原因吧。

    也难怪林卓文在近仙谷呆了十多年都没见过他的真身,鬼修本就极善隐匿,更何况这等修为绝顶的鬼修,若非深入这仙不入,灵力逸散太厉害,让其不得不解除了隐匿状态,只怕林卓文就算再修个几百年,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能发现。

    “你是怎么发现的?”黑雾之中飘出一道声音,果然是近仙谷里的那道神秘声音。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一声鬼王大人?”林卓文忽然想起一个人,所以确认一下。

    “随便你。”黑雾中的声音有些不耐道。

    没有否认那就是了,看来金顶山对近仙谷这些五行种子还真是够重视的啊,却不知道他们所图的到底是什么,林卓文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其实能发现真的一点都不难。”林卓文淡淡道:“因为疑点实在太多了,当我向闻星海询问仙不入秘密的时候,他先是非常肯定的回答不知道,接着又改口给我提供了一段似是而非真假难辨的消息,这就让我起疑了,但是并不能就此认定闻星海一定有问题,也可能是他不想交易破裂,故意找点我感兴趣的传闻说给我听,所以我接着又试探问他金顶山的修饰可不可能进入仙不入,他的回答太绝对了,便是我都会怀疑的事情,他为什么一点怀疑都没有,难道他这般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然后我继续试探他,故意激怒他,无论我的话多难听,他有多生气,他都没有对我出手,这尚且还能算是他的城府深,但是当我引他深入的时候,明明已经危及到他的生命了,他却还像傻子一样继续跟着,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在旁边指挥控制他,为了能更稳妥地从我这里得到秘密,舍弃闻星海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偏生这个人闻星海还非常畏惧,无力反抗,这样如果我都猜不到,就真的是见鬼了……”

    “呃,还真是见鬼了……”林卓文说完才发现自己面前的可不就是一个鬼吗?

    鬼王身上的黑雾一阵翻滚,但是一时却没有说什么,闻星海现在已经脸色煞白地倒下了,翻着一双死鱼眼恨恨地盯着林卓文,被鬼王一脚踢上一条附件的小船送回岸边去了,不过看他那样子,回到岸边能不能活可真是两说了。

    “现在,说出你的秘密,我可以给你个痛快。”鬼王的声音如冰霜一样,寒得人牙疼。

    “想要秘密?尽管拿去吧。”林卓文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变速齿轮控水天赋和水遁全开,完全不惜灵力损耗,几乎只是一闪,便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圆形的物体抛向一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