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1章 除开生死无大事
    农高悻悻然去了,带着大轮天尊通过幻姬传达的一枚玉简,里面是什么内容谁也不知道,因为玉简上灵力流转,显然设置了某种防止他人窥视的禁制,农高终究只是八先生的一个手下,有些事情不是他能替八先生做决定的,更不可能擅自打开查看这枚给八先生的玉简。◎雲 來 閣免费万本小说m.◎

    林卓文已经没有心思关心那玉简里的内容了,他的脑子里一直子在纠结一个问题,黑煞门门主八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仙不入可是绝灵禁地,绝灵禁地之中半点灵力不存,怎么可能产生修仙者,而且还是一个修为绝顶的修仙者,这个八先生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或者特别之处,能够让他自由出入绝灵禁地?这个问题由不得林卓文不去多想,如果能够弄明白其中的秘密,或许自己的卫星也就指日可待了,卫星最大的难题就是绝灵禁地的灵力逸散问题。

    不过林卓文很头疼,且不说自己现在脱身无望,就算八先生的秘密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自己只怕也没办法得到,八先生的修为高深莫测,连大轮天尊和玄机子加起来都不是对手,就算他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全力出手,也绝不是自己这点修为可以招惹的,更何况他身为黑煞门门主,势力广大,自己势单力薄,根本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梦露,加强对雷切山范围内的手机监听,收集任何有关八先生的消息。”

    林卓文在心里对梦露交代了一句,至于监听可能引起的暴露。林卓文已经不管了,自己又不在雷切山附近,就算黑煞门要怀疑也怀疑不到自己头上,再退一步,手机通讯安全本来就不被信任,不监听白不监听,黑煞门就算发现了又怎样,有本事你们别用。

    虽然如此,但林卓文也不对这监听抱有多大希望,修仙界高层通讯基本都用密语。监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且那位八先生也未必就在雷切山,没有什么人规定门主就一定要在门派驻地的。

    看着农高消失在天际,幻姬转过头目光在林卓文与珠儿的脸上扫过,珠儿的心思根本不在她和农高的谈话上。况且以她的智商也不可能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倒是林卓文那震惊的眉头和纠结的表情让幻姬的目光多停留了一下。

    “小子。你似乎很苦恼?”幻姬的声音似乎有着让人着迷的魔力。

    “听了些不该听的话,不禁多关心一下自己还能活多久的问题。”林卓文露出一抹苦笑道:“幻姬前辈,既然大轮天尊想要和八先生商谈事情。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打电话呢?”

    林卓文这样的表情却是故意露出来的,他不是笨蛋,他也知道幻姬不是笨蛋,所以听了幻姬和农高的对话,如果自己跟蠢妞一样,装作什么都没听到,那就是太瞧不起对方的智商了,这时候林卓文也不禁羡慕起蠢妞来,有时候人蠢到一定程度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保命手段,毕竟没多少人会和一个蠢货较真。

    同时林卓文也心中嘀咕,如果大轮天尊和八先生真的用手机打电话交流,那么自己监听或许会容易许多。

    “你看着挺机灵的,却也闹不明白么?”幻姬的心情似乎不错,竟然给林卓文继续解释道:“首先你要明白一点,这是势力之间的谈判,而不是几个势力领导人之间的谈判,牵涉到的是势力整体的利益,这可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可以一言而决的事情,一些重要决定往往需要经过势力高层的磋商才能决定,而且就算这些领导人对所属势力拥有完全的掌控力,可以一言而决,但你觉得像天尊和八先生这样的绝顶强者适合谈判吗?谈判本就是你争我夺的口水仗,期间不知道多少反复与争吵,才能达成最后的妥协,让天尊和八先生直接对话,只怕说不上三句话就要大打出手了,高手之间的尊严可容不下妥协和退让。”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扯淡,但林卓文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大轮天尊和八先生这样的绝顶强者,让他们斤斤计较地去争一点得失,他们还真拉不下那脸来,而且就算他们能舍下脸面,但谈判历来就是磨嘴皮的耗时事儿,让他们这样的绝顶高手把时间浪费在口舌之争上也根本不现实,而中间有了幻姬和农高这样的信使就不一样了,至少不是直接对话,面子上就好过多了,不会因为一句话就翻脸开打弄个你死我活,而且还能组建个谈判团什么的,仔细考虑得失,进行一些内部的磋商,人多点子多,疏漏便少了,也不容易着了对方的道,这样才是谈判的正道。

    “你们在打哑谜吗?”珠儿的蠢一如既往,根本不知道幻姬和林卓文在说些什么。

    看林卓文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幻姬不理蠢妞的问话,继续向林卓文道:“我这样的回答你可还满意?”

    幻姬神色虽然平淡,但话里的意思却让林卓文不寒而栗,浑身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心跳瞬间加速,这可不像一个前辈对晚辈说的话,什么叫这样的回答你可还满意?你这样的高手还用在意我这小辈的想法吗?还这样特意问出来,林卓文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小命似乎快完了,这完全来自于他穿越前看的那些武侠剧,林卓文甚至可以想到下面的剧情,如果自己说‘满意’,那么对方接着就会说‘既然满意那就可以安心去死了’,或者自己说‘不满意’,那纯粹是打对方的脸,结果就是自己可以不安心地去死了,还可能会死得比较痛苦。

    “……晚辈满意至极……多谢前辈。”林卓文硬着头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巴都哆嗦了,以至于声音有些发颤。

    如果有一丝逃命的希望,林卓文绝对会毫不犹豫转身就跑,至于幻姬要杀死自己的原因,他根本不用去想,对于幻姬这样的绝顶高手,杀自己就像摁死一只蚂蚁,难道你摁死一只蚂蚁还需要理由吗?何况自己刚刚还听了很多不该听的话,这本就是一个大众化的杀人原因。

    知道得太多果然会死得快,古人诚不欺我也……

    “你担心我会杀你灭口?”幻姬忽然笑了,一双眸子盯着林卓文似乎能看透他的想法,眼神中带着一丝丝愚弄他人的快感。

    林卓文神色一震,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紧张之下,忽略了表情的控制,原本以为自己对于表情肢体等外在表相早已控制得炉火纯青,即使泰山崩于前也可以面不改色,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高估自己了,虽然自己以前也碰到过不少生死关头,但是凭借自己手中的秘密多少还能有一丝生机,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面对自己无法猜度的绝顶强者,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捏死自己,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逃生机会,也许这就是“还有希望”和“完全绝望”之间的差别吧,希望即使再微小再渺茫,也可以给人无穷的力量。

    “……莫非前辈没这么打算?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不知道前辈打算怎么安置晚辈?莫非前辈看中了晚辈,打算给子侄后辈说亲不成?”林卓文忽然也笑了,笑得很坦然,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而且是和幻姬这样的绝顶强者开玩笑。

    在知道自己将要死掉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惊骇难平,或紧张或愤怒或恐惧又或癫狂,尤其是修仙者尤其如此,他们修仙追求的无非就是长生久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修仙者延续生命就是一生的追求目标,活下去就是一生的追求,死亡则意味着一切的结束,不但有生命终结的恐惧,还有一生理想追求的破灭。

    不过林卓文不同,他并非这世界的土著修仙者,他在这里只是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游戏来玩而已,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和游戏的界限在他的脑海里已经越来越模糊,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此时此刻重新拾起这个最初的想法来说服自己去坦然接受现实,毕竟“gameover”比“die”好接受得多。

    所以,林卓文才能笑得出来,游戏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真是好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疏忽了这一点,难怪自己近来烦恼特别多,作为一个资深游戏宅,不能用游戏的观点来衡量世界自己是很难乐在其中的,不过现在嘛,这幻姬只是一个游戏里的npc而已,凭什么让自己恐惧害怕?就算是自己要死,那也是游戏里注定的悲剧主线而已,并非是因为某个叫做“幻姬”的npc。

    不管什么人,能对自己的生死淡然处之,都必然是心理上的一次巨大蜕变,不管他是用什么样的方式,热血、雄心、冷血、麻木,抑或是林卓文这样的自欺欺人,所以林卓文的一句话出口,一时间胸中浊气尽吐,竟然头脑前所未有的空明清灵,除开生死无大事,当生死这样的巨大心理包袱都可以打包甩出脑海的时候,还有什么能在心中成为压力呢?(未完待续。。)

    ps:实在抱歉了,一直拖到现在才更新,因为一些原因,我现在能写的时间很少,我现在也不能保证以后每天都有更新,实在愧对支持我的读者,再次表示歉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