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4章 讨一个人
    几天后,天机门派来的人手陆续赶到,其中还有一位金丹长老主持大局,将其他人指挥得团团转,把蒸笼群山里里外外地翻了个遍,除了找到一些疑似傀儡碎块的东西,其他根本没有任何发现,只得无奈收工。(小说文学网)

    那些傀儡碎块被仔细收集整理后带回了天机门,虽然已经是碎块,但若细心拼合,还是能从中发现一些高明的傀儡设计,那些从木骨的仙躯上落下的碎块也在收集之列,不过在林卓文看来,那些傀儡元件实在太细小精微了,几乎没有拼合的可能。

    关于事情的始末,林卓文和梁谦因为是最先到达雾隐群山的两人,所以也被特别问了话,不过梁谦的记忆已经被做了手脚,林卓文只要在适当保留的基础上实话实说就行了,倒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两人虽然最先达到,却没有任何收货,所以在问询上也没有那么仔细,可能天机门里根本就没想到梁谦会有什么问题吧,至于那天的恍惚感觉,梁谦早已忘在脑后了,他现在的心思全在门派里带回的那些傀儡碎片上,连自己的记忆莫名其妙少了一天都没有意识到,对寿命悠长的修仙者而言,时间一般都不用天计算的,一天时间而已,如果不仔细盘算真的很难发现这其中的蹊跷。

    回到自己的洞府里,林卓文心中略有感慨,不管怎么说,这次黑白美男在放过自己的同时也放过了梁谦,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所以自己现在还能猫在这黄叶峰上,而且也免掉了自己怎么向梁谦解释的问题,否则不管是人与形态还是万古十绝幻阵。哪一个都够林卓文把吐沫说干的,还得死上不计其数的脑细胞去扯谎编故事。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之前,林卓文虽然心中对于黑白美男知道自己的一些秘密有些惴惴不安,却也不想轻易离开天机门,费劲手段才进来的。一旦出去想要再找一个这样的地方可不容易了,只是林卓文又一次认识到了自身实力的不足,所以这次回来之后,林卓文让梦露针对适合自己修炼的资源加大了收购力度,提高了这些资源的收购价格。

    以前他虽然也尽量收购,但是为了避免别人从这些收购之中猜出什么。一直很克制,收购价格并不会明显高出其他东西的价格,只是现在林卓文却有些亟不可待了,而且经过仙网这三年多时间的发展积累,林卓文手里的灵石丰足,钱多了就得想办法花出去不是吗?当然。林卓文为了安全也相应地提高了一些其他资源的收购价格,终归是多放烟雾弹,让别人看不清仙网的真实目的。

    在林卓文的“刻苦”修炼和玩命游戏之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快要到飞升大典的时间了,天机门上下一片忙碌,为各路来宾准备收拾客居。这其中非常琐碎,需要根据来宾的身份安排合适的居所,虽然这样将客人分个三六九等显得很不客气,但是修仙界本就是一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那些修为高势力大的修士,你若将他和其他普通修士安排在一起统一待遇,他也会觉得你对他很不客气的。

    距离飞升大典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便已经有些平时与天机门交好又想刻意巴结的小门派或者散修先行到达了,对于这些来得早的,天机门自然不能缺了礼数。该接待的接待,该安排的安排,便是林卓文这些内门弟子也都被抽调了过去,毕竟有些修为高深的修士若是还用炼气期的外门弟子接待便有些怠慢了。

    林卓文并不知道在那些早来的宾客之中有两位是来要他命的,还是他的旧识。

    大连山主峰上的飞来厅内此时正坐着四人。俱都是金丹期的修为,左边上首位置坐着一位水桶腰中年妇女,身上没有任何装饰,一头头发被一根木簪随意束在脑后,微黑的脸膛上有些深刻的皱纹,一身上好的长袍却被她截成了短衫,用一根黑色的布带束在腰间,猛一看上去,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村姑呢。

    左边紧挨着村姑的下首位置则坐着待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穿了一身宽大得过分的袍子,在他身下的地面上拖出老长一截,须发花白,眉毛胡须都挺长,不过似乎不怎么爱干净,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自己了,不但衣袍上有些脏污痕迹,便是眉毛胡须都乱糟糟的打结到了一起,整个一个不修边幅的老东西。

    如果林卓文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人一个是麻姑一个叫冯明行,都是青阳冯家的人。

    右边坐着的却是一个样貌普通的年轻人,外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全身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却有金丹期的修为,这人林卓文也不陌生,正是梁谦的师父许厚风。

    四人之中剩下的一位却是坐在中间主坐之上的一个中年文士,虽然颚下有须,眼角有纹,却是个眼大脸圆的娃娃脸,竟然与二次元萌物童叶有七分相似,如果林卓文见到了,必能一口道破他的身份,此人正是童叶的亲爹天机门的扛把子童海明是也。

    “两位青阳冯家的道友远来辛苦了,不知指明要见我所为何事?”等弟子奉上茶水,互相见过礼后,童海明便直接开门见山道。

    作为天机门这样的修仙大派掌门,童海明根本看不上青阳冯家这样的修仙世家,若放在往日,童海明根本不会搭理这些世家的人,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天机门和青阳冯家名义上都归属黑煞门统御,而青阳冯家因为投靠较早和忠心问题,在黑煞门内的地位比天机门还要重要,从这层面上考虑,童海明就不好不见了,只是面上虽然客气,心中却颇不耐烦。

    “我们想跟童掌门讨一个人。”既然童海明问了,麻姑便也懒得客气了,直接说道,虽然话里用了“讨”这个字,但语气却生硬地很,似乎势在必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