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 保镖
    “表弟,今日过来莫非是机关傀儡设计上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林卓文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

    “呃,我倒是有几个问题要向表哥请教。”粱谦现在对于林卓文完全是请教的态度,他这种技术宅最佩服的就是林卓文这种技术上强过自己的人,不过接着他却话锋一转:“不过,今天可不是我要找表哥,而是我师父要找表哥你。”

    “你师父?许厚风许长老?”林卓文有些惊讶道:“你师父怎么突然会召见我,该不是你把我的事情和你师父说了吧?”

    林卓文虽然已经加入天机门三年多了,但一直低调做人,窝在自己的黄叶峰一亩三分地上,从不出去招惹是非,所以见到的外人极少,粱谦的师父,林卓文虽然听过名字不少次,却还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要召见自己,除了自己在机关傀儡术上的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林卓文实在想不出更多可能,至于许厚风怎么知道的,自然就只有眼前这个粱谦了,粱谦的脑子全都花在了机关傀儡术上,其他方面很是马虎,说漏嘴也很有可能。

    “当然没有!”粱谦立刻否认,接着又话锋一转道:“呃,我在师父面前是提起过你几次,但是从来没有说过你机关傀儡术方面的事情。”

    粱谦虽然信誓旦旦地保证了,但是林卓文却不是那么相信,毕竟以粱谦的粗疏性子,就算他说漏了嘴自己也很可能意识不到。不过这机关傀儡术方面自己虽然表现特异了点,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不可能知道自己电脑里的傀儡设计软件,被发现了,最多也就是认为自己天赋出众,从此自己少了些清净日子而已。

    而且对方是门内的金丹长老,长老相召,林卓文作为门内晚辈不可能不去,当下只得收拾了一下,便出了洞府和粱谦一起向着许厚风所在的景良峰飞去。

    林卓文还是第一次来景良峰。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色很对得起这个名字。又或许当初取下这个名字的人也是因为看了这里的风景吧,什么苍松翠柏,什么飞瀑流泉,什么绿水绕林。什么鱼戏潭底。这些是林卓文少数能编得出名字的。那些入眼绝美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更是数不胜数。

    林卓文有心寻思一首小诗来应景,搜肠刮肚一番,却发现自己读书时肚子里喝的那点墨水早已消化得干干净净连个渣子都没给自己留下。只得无奈作罢,心中又想,若放在自己穿越前那个世界,这里必然会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路上,林卓文也见到了粱谦几位师兄中的两位,不过这两人作为有师承的入室弟子对林卓文这样的普通内门弟子似乎并不怎么感冒,粱谦介绍的时候,两人只是随意点了下头就算过去了,粱谦这种于人情迟钝到生锈的家伙根本就没看出来两人眼中的不屑,还说这两位师兄就这性格云云,对此林卓文只能苦笑一下,也不往心里去,只是两个自己连名字都懒得记的路人甲而已,理他作甚。

    粱谦领着林卓文一路来到许厚风的洞府,自己先进去通报后,这才将林卓文引了进去。

    “你就是粱谦的表哥陈泽?”洞府内端坐着一人,见到林卓文进来后就开口问道。

    看来这就是粱谦的师父许厚风了,不知是否修炼了什么驻颜功法,外表看上去只是三十岁不到的年纪,样貌普通,并无什么特殊之处,如果不是他的金丹期修为,整个就是一个普通年轻人,还是那种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大众脸。

    “见过许长老,晚辈正是陈泽。”林卓文恭敬行了一礼道。

    “嗯,修为倒是不错,听粱谦说你灵根并不出众,又是散修出身,能年纪轻轻就修炼到筑基后期也算非常难得了,想来平日修炼一定很刻苦吧?”许厚风目光在林卓文身上来回扫了一下,微微点头道。

    “长老谬赞了,晚辈只是运气好碰到了些机缘而已。”林卓文含糊谦虚了一句后接着又问道:“不知长老召见晚辈可是有什么要吩咐的?若是有什么晚辈可以效劳的地方,前辈尽管直言,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卓文知道许厚风召自己来,自然不是为了夸自己修炼刻苦的,与其等他开口,倒不如自己主动点,而且林卓文想得清楚,若许厚风真要让自己做什么事情,自己就算想推脱也推不掉,还不如索性把话说漂亮点,多少也能落个态度积极的印象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既然林卓文主动把话题引到了这上面,许厚风也就顺着道:“就是门内韩祖师前几日成功进阶飞升期……”

    “韩祖师已经冲击飞升期成功了?怎么之前没听到消息?”粱谦听到这话,立刻惊讶得插进话来。

    其实林卓文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惊讶,不过碍于身份却没有多话,倒是粱谦替自己问了出来,灵气漩涡消失后的这几天,门内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放出来,大家私下都猜测只怕是那位韩祖师已经冲击飞升期失败了,便是林卓文也是如此想的。

    “韩祖师还在闭关之中,我们并不知晓其中的具体情况,这还是他老人家昨天才传出来的消息,只是韩祖师刚刚进阶成功,境界尚不稳定,所以还需要继续闭关一段时间巩固修为。”许厚风似乎对粱谦极为喜爱,被他打断了话没有丝毫不快,反而笑着给他解释了一番。

    “原来如此。”粱谦点点头,接着却又难得地头脑灵光了一把:“师父你找表哥有事,难道是和韩祖师有关?”

    “呵呵,的确是和韩祖师有关,不过这次可不只是找他有事,而是找你们俩有事。进阶飞升期成为飞升期修士,不管放在哪里都是一件大事,所以门内打算举行一场飞升大典,以作庆贺。”许厚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召你们来,就是要让你们去送请帖的……”

    “送请帖?师父现在不是都用手机了吗?要请谁直接打个电话和他说一下不就行了吗?”粱谦不解问道:“而且,就算真要送请帖,这种跑腿的事情,随便找几个外门弟子去干不就行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多研究一下我的机关傀儡术呢。”

    “唉!你呀——”许厚风似乎对粱谦的思维也很无奈,叹了一口气道:“以我们天机门的地位,那些普通修仙者,自然随便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但是碰到那些大派和高等修士,我们如果只是电话邀请就显得太草率了,还是上门送请帖比较合适,至于你说让外门弟子去送,这也不合适,要送请帖的都是些大门派和大修士,派练气期的外门弟子去,碰到肚量大的自然没什么,但若是碰到那些脾气古怪的修士,只怕还会以为我们天机门轻视他们,而若是我们这样的金丹修士去送,虽然显得重视了,却又落了天机门的名声,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安排内门弟子去送比较好,尤其是你们这些有师承的入室弟子,若是问起来,报上师尊名号,到了为师这等修为,修仙界里多少都互相听过,这样就算有人心里有想法,看在师尊的面子上也不会说什么的。”

    这些事情,林卓文自然能想明白,许厚风之所以所得这么详细,完全是说给粱谦听的,不过他显然还是高估了粱谦的理解能力。

    “好复杂……”粱谦一脸的不理解,按他的思维,完全搞不懂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

    “算了,你也不需要管这里的弯弯绕绕,你只要明白你和陈泽要出去跑一趟送几封请帖就可以了。”许厚风对自己这宝贝徒弟似乎也很无奈。

    “那既然这样,干嘛还要表哥一起,我一个人跑一趟不就行了吗?”粱谦又反问道。

    “粱谦你自小加入天机门,入门后便痴迷机关傀儡术,于其他事情甚少上心,所以在人情事务上很是薄弱,这次虽然只是一个送请帖的跑腿任务,但于你而言未尝不是一种锻炼。”许厚风说道这里,接着又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一人上路我实在太不放心,所以这才请陈泽陪你走一趟,陈泽散修出身,处事老练,你们又是亲表兄弟,有他跟着我也能少些担心。”

    林卓文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两个跑腿的活都没捞上,纯粹是被拉来给粱谦当保镖的。

    “师父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我好歹也是一个筑基中期的修仙者,怎么搞得跟小孩一样,出趟门还要个人带着?”粱谦有些不满道,他也老大不小了,可不想被人当小孩子。

    “你不用多说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这里是要送的请柬以及收柬之人的信息,都是一个方向上的,你们一路过去并不用绕什么弯路。”许厚风说着嫡出一枚玉简和几张散发着些许灵力的烫金请柬,接着又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们这就收拾一下出发吧,早去早回。”

    至始至终,许厚风都没有问一下林卓文的意见,林卓文对此也只能在心中无奈苦笑,修仙界里弱者果然都是没有话语权的。

    既然师父这么说了,粱谦无奈,只得和林卓文一起退下。

    林卓文在刚要走出洞口的时候,耳中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直接在耳中响起,却是有人在向自己传音。(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