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6章 虫尸傀儡
    “现在不妨请你们说说得到那虎尾剑的经历吧,这一定和他们当年的那场意外有关。*文学网*”讲完故事后纪芸青又问起了虎尾剑的事情。

    因为顾天和没有来得及交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纪芸青又不敢在竺秀面前提起真相,所以这件事便成了一个谜团,虽然纪芸青多方查探,但是因为线索太少,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想不到时隔多年,纪芸青都快放弃的时候,林卓文三人竟然给她带来了新的线索  。

    林卓文见另外两个女人现在都不太像能说清楚话的样子,便主动将自己三人这几日的经历说了一遍,另外他也顺便讲起了自己当初碰到角河会的事情,只从那一模一样的魂器大厅来看,这两件事情就必然有所联系,林卓文虽然不是什么正义感过甚的侠士,但是碰到角河会这样的邪魔歪道,如果有机会借助金丹修士之手将之彻底灭了,还是很乐意为之的。

    林卓文结合纪芸青所讲和自身经历,有一个猜测,或许奴奴被困的石厅便是竺秀与顾天和碰到意外的地方,他们被困石厅无以脱身,顾天和为救竺秀自爆金丹打破石厅,恰好缺口便通到那只巨大黑寡妇的巢穴,所以他们在出逃的过程中,遇到了黑寡妇,顾天和自身命在旦夕,根本没有时间耽误,直接一把飞剑将之钉在了石壁上。

    至于竺秀估计在石厅之内便已经被顾天和弄晕了,应该是顾天和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自爆金丹。对于金丹期修士而言,自爆金丹就是自杀,竺秀如果在清醒状态下一定会全力阻止的。

    愚者沉迷过去,普通人只顾眼前,聪明人计划将来,只有真正的聪明人才会谋划到自己死后的事情,林卓文觉得顾天和就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死了那么久,却依然能让自己“活”在竺秀心里。

    “角河会?魂祭?”纪芸青眉头微皱:“此事我自会查证。”

    有了纪芸青这句话,林卓文相信多少能给角河会制造些麻烦。

    “这是你们师父要的东西。你们这就带回去吧。”纪芸青取出一物递给林卓文。

    林卓文接过一看。却是一个奇特的金属球,金属球表面没有任何装饰,光滑异常,神识探入其中。却如泥牛入海。了无踪迹。根本看不出这金属球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多谢前辈。”这金属球本事器灵派的东西,林卓文也不好向一个别派修士追问这是什么。当下不着痕迹地收入了私人保险柜之中。

    “不必言谢。”纪芸青一摆手又取出三件东西道:“你们算起来都是我的晚辈,又帮了我不少忙,不管是收集牵线虫,还是帮着隐瞒竺秀,我都得谢谢你们,这些小玩意便送给你们吧。”

    纪芸青给出的是三件玩偶一样的东西,只有小儿拳头大小,形状就是三只虫子,栩栩如生。

    “这是三具虫尸傀儡,与使用人类尸体炼制的尸傀儡不同,这些虫子的神通是与生俱来的,并非像人类修士一样是通过后天修炼所得,所以炼制成尸傀儡后倒是可以保留几分生前本领。”纪芸青简单解释了一下后又提醒道:“具体的操控使用方法都留在里面了,简单祭炼后就可以使用,不过我要说的是,这虫尸傀儡虽然有灵虫的外形,但毕竟也是傀儡,一切行动全凭自己操控,能发挥多少作用全看操控者的水平。”

    纪芸青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不经过练习,这虫尸傀儡是发挥不了多大作用的,林卓文不是很在意这虫尸傀儡能发挥多大战力,不过倒是对虫尸傀儡本身比较感兴趣,当下也不客气从中拿了一件收起来,简从露和姜思雁也分别收了,这是前辈所赐,岂有不收之理?

    一切事情完毕,林卓文本待立刻就离开这里返回器灵派,现在器灵派的天行龙舟名声大噪,林卓文也很想回去亲眼看上一看,但是姜思雁却念着奴奴这个新任的干妹妹,硬是多留了一天。

    当晚林卓文三人便在点星派安排的住处休息,林卓文按照计划会联系暨妙柏,将从纪芸青那得到的金属球通过手机传送物品功能传送回去,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自己先做一些研究。

    “梦露,结果如何?这金属球到底是什么东西?”关上房门后林卓文问,早在将这金属球收入保险柜的时候,林卓文便叮嘱梦露开始研究这东西。

    “具体是什么还无法确定,但是它应该是一件数据存储物品,不过需要对应的解读器才能解读其中的信息,就像u盘需要插在电脑上才能查看其中的数据一样。”梦露道。

    “修仙界版的u盘?难道连梦露你也无法获取其中的数据吗?”林卓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东西,那性质就应该和玉简类似了,对梦露来说应该不难获取才对。

    “获取数据并不难。”梦露解释道:“直接获取过来就像电脑最原始的数据只有零和一,难的是怎么去解读这些原始数据,如果不知道具体的解读方式,就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尝试,这和破解密码有些类似,不过更加复杂,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呃……怎么会这样?”林卓文有些挠头:“不对啊,梦露,我记得在人鱼那我被潘妮那老树皮魂祭的时候,她用魂线给我传了一门人鱼语言,你怎么就能直接解读呢?”

    “这不奇怪。”梦露道:“潘妮通过魂线传递过来的信息是为了给你这具身体接收的,我只要按照你这具身体的接收解读方式去处理,自然就可以获取其中的内容,就像你看到一个word文档知道要用word工具打开一样,但是这个金属球中的数据不同,如果把它当做一个文件,我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文件类型,也不知道它适合用什么工具打开。”

    “……好吧。”林卓文无奈,不过随即又道:“我一会就要把这东西交给门派了,你先把原始数据复制保存下来慢慢研究吧,器灵派这么重视这东西,说明这东西很重要,但是暨妙柏却随便将它送人,器灵派也能沉得住气等上三十年,这么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重要,着实古怪。”

    “好。”梦露自然没有意见,反正她作为器灵不会感觉到累,闲着也是闲着。

    林卓文等梦露将金属球里的数去复制保存后,立刻联系上超级小白脸师父,将之传送了过去,这东西既然器灵派这么重视,而且器灵派里高层又出了内奸,这东西留在自己手上就是个祸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自己害死。

    暨妙柏收到东西确认无误后,又问起了三人此行的经历,林卓文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自然有一说一。

    听完之后,暨妙柏又着重问起了纪芸青的近况,林卓文也只拣自己知道的说,这种事情,自己没有扯谎的必要,暨妙柏真想打听,完全可以直接打电话给纪芸青问,林卓文只是重点讲了一下竺秀和顾天和的事情,以及纪芸青对此事的看法,主要意思就是告诉小白脸纪芸青已经不打算对他使用痴情咒了,暗示他随时可以过来看看这个老情人。

    至于暨妙柏来了之后纪芸青是否会反悔不肯放过他就完全不在林卓文考虑之内了,这超级小白脸的生死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暨妙柏听完林卓文的话,略微沉默后连声招呼都不打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整得林卓文一点脾气都没有,想想算了,怎么说他也算自己师父,只能在心里诅咒他出门踩到狗屎了。

    “那具虫尸傀儡研究得如何?”林卓文想了想又问了一个问题,他对尸傀儡这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

    这种直接利用尸体炼制傀儡的方式非常特别,如果能掌握得好,岂不是相当于契约了一只高等级的灵虫灵兽?对于别人来说,这种全靠自己操控的傀儡比之能自由行动的灵虫灵兽大有不如,但是林卓文不同,林卓文有梦露的辅助,将尸傀儡交给梦露指挥,以梦露的超级计算和精确掌控能力,能发挥出来的威力甚至还要超过灵虫灵兽本身。

    “除非得到具体的炼制方法,否则根本无法复制。”梦露给出了一个让林卓文比较泄气的答案。

    “那就算了。”林卓文倒也不是很失望,这本来就在他的料想之中,想了想又继续问:“那么这具虫尸傀儡威力如何?”

    这虫尸傀儡,其实也相当于一件炼制的法宝,只是炼制的主材料比较特殊而已,修仙界里的炼制手法大多都是一体成型,炼制完成后很难逆推出其中的炼制过程,所以修仙界的法宝如果不知道具体的炼制方法几乎无法复制。

    “这具虫尸傀儡是用四级灵虫金甲天牛的尸体炼制的,炼制后本身实力下降不少,换个人操控大概只能发挥出相当于筑基初期的威力,就算是在精于傀儡操控的修士手里,最多也不会超过筑基中期,但是交给我操控,仍能发挥出相当于筑基后期的威力,但是这虫尸傀儡蓄能有限,这样的攻击每天最多只能施展三次,如果不计后果,付出将虫尸傀儡彻底损毁的代价,可以发出至强一击,威力没有经过实际测试,我也无法准确统计,但是秒杀筑基后期应该不成问题,但是需要不少的准备时间,只能打打固定靶。”梦露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这样使用,这具虫尸傀儡因为是飞行灵虫,本身的机动性非常好,战斗中就算不攻击,只用来扰敌也是非常好的。”(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