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魂祭的方式
    林卓文在心里笑了,灵魂层面上做手脚吗?哥似乎一点都不怕啊,哥的灵魂只怕你们找死也找不到。

    只是这帮人鱼似乎也太胆大了,陆上王者吗?难道是哪国的国王?

    林卓文忽然想起,曾经听龙锐说过大隋皇族投靠了黑煞门,不会这黑煞门的真身就是这些人鱼吧,通过这诡异的仆从转化仪式将大隋皇族转化为听话的傀儡仆从?可是这可能吗?大隋皇族可不是自己这样的筑基小修士,而且还有庞大的势力,怎么可能轻易被这些人鱼抓住?

    不过不管怎么看,这仆从转化仪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这帮人鱼真的满大陆的奴役各国皇帝,估计也离灭族不远了……

    “难道你不觉得高兴吗?”金发美人鱼见林卓文面无表情有些奇怪道:“这可是我们人鱼一族才有的秘法,而且没有潘妮长老那样的实力是无法施展的,加之一位人鱼一生之中只能进行一次仆从转化仪式,仪式过程中还必须消耗大量的珍贵材料,你真的是非常幸运,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你用金子打了个马鞍,马儿就得欢天喜地去披上让你骑不成?管你这机会有多难的,老子是真心一点不稀罕,如果不是被逼的鬼才愿意进行那什么仆从转化仪式。

    “为什么我会有这个荣幸进行仆从转化仪式?难道五系灵根有什么特殊吗?”虽然从梦露那知道了个大概,但是林卓文还是想问问清楚。

    人鱼已经很久没有对林卓文施展歌声影响了,所以林卓文问出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

    “因为我们需要一位装备师。”金发美人鱼见林卓文不明白又解释道:“装备师大概就是你们的炼器师法阵师机关师三种身份加在一起,不过作用更大,要求也更多,五系灵根就是最重要的条件。”

    “似乎挺厉害的,不过我好像还差得很远吧?”林卓文继续问。

    “你当然还差得远了,不过你放心,一旦仆从转化仪式成功,以你的五系灵根和人鱼之体,便能继承我们前一位装备师留下的遗产,相信你很快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装备师的。”金发美人鱼倒是很乐观。

    果然是去继承遗产,不过这遗产并非林卓文预想中的财宝,反而是一些知识技术,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继承必须要五系杂灵根。

    “如果仪式失败了,会怎么样?”林卓文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金发美人鱼说的是一旦仆从转化仪式成功,也就是说也可能有失败的情况。

    “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金发美人鱼吃惊道:“一位人鱼一生之中只能进行一次仆从转化仪式,如果失败了自然就再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可是潘妮长老怎么可能会失败……”

    “如果仪式失败了,我会怎么样?”林卓文不得不强调了一下问题的重点,他更关心自己的下场。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在书里没看到过有失败的情况。”金发美人鱼皱眉回忆了一下才道。

    “……”林卓文不淡定了,看来这仆从转化仪式一旦失败,被转化的目标下场一定不会好,否则也不会没有文字记录流传下来了,想来不是死了,至少也废了,只有这样,才需要去掩盖真相。

    “不过你不用担心,潘妮长老刚才说了,她会用魂祭的方式才保证仪式的成功,毕竟五系全灵根可是极为稀少的……”金发美人鱼似乎是在安慰林卓文。

    “魂祭?”林卓文惊呼,脑子里立刻想到了角河会那帮妖人,人鱼和角河会有什么关系吗?如果没有,怎么会同时拥有已经绝迹的魂祭手段,如果有,那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

    “恩?怎么了?”金发美人鱼见到林卓文这么大反应有些奇怪道。

    “魂祭不是用来祭炼魂兽或者魂器的吗?”林卓文问,他更想问你们是打算把我作为魂器还是魂兽炼啊?

    “仆从转化仪式本来就是从魂兽祭炼法阵中演化来的,不通过祭炼怎么可能让你拥有人鱼形态?”金发美人鱼不以为然地道,或许在她看来把其他生命当做祭炼目标并非什么残忍的事情。

    “……”林卓文心中一万头草泥马撒着欢奔腾而过,妈的,老子可不是野兽,将一个大活人当成祭炼目标,林卓文想想就知道这其中绝对不会好受的。

    “梦露,如果现在逃跑有几分把握?”林卓文觉得如果自己再不逃跑就晚了,管她什么装备师的珍贵遗产,当然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零。”梦露声音冰冷:“外面已经有人来了,如果你急着想死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进来的是老树皮,看来她应该就是金发美人鱼口中的潘妮长老了,长得还真够老的,怎么还不死?林卓文忍不住心中诅咒……

    老树皮一挥手,金发美人鱼便退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林卓文和她自己。

    “异族,今天我会为你进行仆从转化仪式,大致的情况可能丽娜那丫头已经跟你说了吧。”老树皮嘴里的丽娜应该就是刚才的金发美人鱼了:“这本是古老而神圣的契约,我们人鱼一族所契约的对象无一不是统治一方的强者,今天却因为你破例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对得起我为你丢的这半条命……”

    “半条命?”林卓文大感奇怪。

    “你以为人鱼为什么一生只能进行一次仆从转化仪式?”老树皮有些语气不善:“另外半条命我可不想也丢掉,而且这次还会使用魂祭,我丢掉的可不止半条命。”

    “……”呃,就连这半条命也没人逼着你丢啊,林卓文无语,还不是你自己上杆子抢着丢的……

    “你最好配合着点,否则这仪式失败,我丢的是半条命,你丢的可就是整条命了。”老树皮冷冷道:“而且仪式成功后,你自会有天大的好处。”

    果然仪式失败自己的下场会很惨,林卓文在心中狂吼,去他妈的天大好处,老子一点也不稀罕。

    老树皮不在多说什么,开始在地上刻画一个极其复杂的法阵,既有人鱼一族法阵复杂密集的特点,又有些魂祭法阵的痕迹,法阵的复杂程度远超林卓文的想象,林卓文让梦露录下了全部过程,虽然现在还看不懂,但以后可以慢慢研究,这种现场绘制的法阵,只要看清其绘制所用的材料,还是很容易仿制的。

    “不用记了,经过仆从转化仪式后,你和我再没有机会使用这法阵了。”老树皮显然注意到了林卓文的举动,但是却没有藏着掖着,仆从转化仪式对灵魂的影响是不可以重复的,不管是发起方还是承受方,而且对于一个即将视忠诚胜过一切的仆从,也没有隐藏的必要。

    林卓文不说话,却没有让梦露停止,林卓文相信,这么复杂的法阵就算不能为自己所用,也总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法阵刻画好之后,老树皮又取了一堆奇怪的材料布置在其中,巴掌大的鱼鳞,半身长的鱼骨头,处理过的鱼鳍,还有很多林卓文叫不出名字的材料,看得林卓文浑身起毛,不过林卓文也注意到这些材料其中蕴含着极强的灵力,似乎不是普通的骨头,不知道是不是经过祭炼的,这些人鱼怎么连自己族人的死人骨头……死鱼骨头都不放过?

    当然也不全是这些寒碜人的东西,林卓文的辨识术就弹出了两条顶级材料的提示,看来要进行这仆从转化仪式,花费的确不小。

    “圣骨极为难得,都是我族先辈达到化形之后褪下的珍贵材料,这是我们这一支最后的一份圣骨,你最好祈祷仪式能成功,否则浪费了这份珍贵的圣骨,我不介意将你的灵魂收下,每日反复折磨……”老树皮对其他珍贵材料还不太在意,对这些鱼骨头却特别重视,毕竟是先人遗骨,而且还是极为重要的仆从转化仪式的材料。

    呃,化形?这些人鱼难道还会像妖修一样化形?如果是这样,那这些死鱼骨头还真不简单了,化形大妖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士中元婴期的存在,大妖身上褪下来的骨头自然珍贵至极,难怪其中会蕴含这么强的灵力。

    “开始吧,不要抗拒,保持放松,一切由我来引导。”老树皮潘妮让林卓文坐到法阵正中一堆鱼骨头之间后又叮嘱道:“再痛苦也要给我忍着,绝对不许移动位置。”

    老树皮一指点在法阵之上,指尖立刻溢出丝丝鲜血,但是这些鲜血却没有在海水中飘散,反而是顺着法阵的刻线蔓延开去,林卓文看着这么大面积刻线如此复杂的法阵,恶意的猜测这老树皮会不会流光了血液也填不满……

    林卓文的猜测没有成为现实,老树皮的血液只是将几条主刻线填满之后,法阵之上便亮起了光芒,法阵被激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