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口气太大闪了腰
    提着龙锐的尸体迅速离开绿焰蛇的领地后,林卓文先是摘下了龙锐的储物袋,这里面可有三枚筑基丹呢。

    这就是人品了,如果绿焰蛇直接将龙锐的尸体一口吞下,或者绿焰喷中龙锐的储物袋,林卓文只怕就半点收获都没有了。

    嗯?这是?忽然辨识术弹出了一道提示信息。

    林卓文分开龙锐已经破烂的衣襟,伸手从他脖子上拽下一物。

    一个木制的挂坠,其实就是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牌,两指宽,一指长,上面刻了一个身体发黑的人形,林卓文到不关心上面刻的是什么,他在意的是这块小木牌的材质。

    养魂木?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锐,难道你想躲在里面温养神魂,等神魂壮大再择机夺舍吗?只怕你不能如愿了。

    如果没有特殊机缘或者修炼过某些增强神魂的功法,炼气期修士的神魂是不足以离体夺舍的,这样情况下不甘心进入轮回永忘今生的便只有转修鬼修,但是一旦转修鬼修便没有了夺舍和再入轮回的机会,但有了养魂木就不一样,身上带着养魂木,死后便可以将神魂寄居在其中,养魂木可以滋养神魂,使其慢慢壮大,等到神魂足够强大,自然便可以离开养魂木进而择机夺舍了。

    林卓文对龙锐可没有什么同情心,心念一动,私人保险柜里的封灵球已经出现在手中,撤去外面几层封灵术形成的符咒,里面谢珊的鬼体已经很虚弱,原本如浓烟似浓雾翻滚不休的淡红sè鬼体,此刻颜sè已经很淡,几近透明,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还真是及时,林卓文解不无感叹,要是再晚几天,只怕这谢珊的鬼体就要完全崩溃消失了,开封灵术,将谢珊的鬼体直接打入养魂木小牌,接着又在养魂木上重新施加了封灵术。

    养魂木并非只能滋养神魂,对于鬼体同样有用,有了这块养魂木小牌,林卓文就再也不用担心谢珊的鬼体会因为呗风鹰时间太长而自然衰弱消散了。

    一山不容二虎,一块这么点大的养魂木也不够两人呆的,一个是新嫩神魂,一个是修炼数年的鬼体,虽然被封了这么久有些虚弱,但是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卓文不用想,也知道龙锐的下场绝不会好。

    至于龙锐的储物袋,里面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无非就是法器丹药灵石,没有找到什么关系到他卧底内jiān身份的东西,想来他处于谨慎小心藏到了其他地方或者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实物吧,林卓文也不太在意,就算找到了些证据,他也不大可能去举报,在他看来,这种大事件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人物可以参合进去的。

    现在林卓文碰到一个问题,就是自己还要不要回器灵派,龙文山已经知道了自己,那么自己回去了,龙锐没回去,他用屁股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算自己不举报,哪怕发毒誓,这怕他也不会安心的,为了他的秘密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一切机会除掉自己,也就是说自己如果回器灵派会很危险,毕竟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想杀自己并不难。

    但如果不回去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散修,虽然暂时不用担心生命安全,但是却也意味着从此就得什么都靠自己,门派提供的修炼资源和便利条件,自己是一点都享受不到了,最麻烦的是自己目前主修的基础功法《元灵心诀》只有一到三层,只能修炼到筑基,一旦离开门派称谓散修,那么自己就无法得到后续功法,林卓文很头疼,他暂时还不想换其他功法,散修中可没有什么好功法。

    林卓文一直到走出黑瘴谷都还在犹豫,站在黑瘴谷的谷口,林卓文呆了足有半小时,才一跺脚,祭出飞梭,直奔器灵派而去。

    龙文山想要杀自己,必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来,人多眼杂是一方面,同时他也害怕把自己逼急了当众说出他的秘密,那么只要时刻让自己处在别人的视线下,那么自己就是安全的,等到夺丹大会结束,自己立刻筑基,只要筑基成功,自己就算打不过他,但是要从他手下逃走想必问题却也应该不大的。

    至于龙文山通知黑煞门,招来黑煞门的高手,林卓文此时却也顾不了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吧,黑煞门既然派内jiān卧底到器灵派来,那么想来短时间内应该不至于会公开着杀上来,倒是要担心器灵派里有没有其他黑煞门的内jiān,要在不惊动器灵派的情况下杀自己动用这样的人才最合适。

    其实林卓文也有想过现在就筑基,但是一来他此刻修为离练气十层圆满还差一丝,二来就算筑基成功,筑基丹也并非普通丹药,门派里问起来根本无从解释,所以林卓文决定还是等到夺丹大会上得到筑基丹后再筑基,想来到时候自己的修为也应该是练气十层圆满了。

    林卓文回到器灵派后,便直接去夺丹大会报名处给自己报了名,一刻都不耽误,他必须要趁龙文山察觉事情有变之前先将这件重要的事情做好,接着林卓文便飞进了吞云峰的丹窟,随便接了一批炼丹任务,便躲进了租借来的炼丹室,在夺丹大会开始之前,他都不打算从里面出来,进入炼丹室,必须要经过外面的大厅,大厅里人多眼杂,龙文山只要不是笨蛋就不会这么冲进来杀自己,而且炼丹室为了防止被打扰都有防护措施,龙文山未必就能进得来。

    终于等到了夺丹大会开始的ri子,林卓文收拾了一下,打开炼丹室的门。

    嗯?门外站着一人,不过却不是林卓文料想中的龙文山。

    “伪娘……,哦不,谢道友,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卓文没想到在自己门外的竟然是数年不见的谢幼晴。

    “伪娘?什么意思?”这次谢幼晴注意到了这个陌生词语。

    “……那个……就是形容一个人很漂亮很柔美的意思。”林卓文说完自己也点点头,似乎这个解释很正确,当然他自己在心里补充了一下,形容的对象必须是男人。

    谢幼晴竟然难得的脸红了一下,看得林卓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没加入你们龙吟宗,你反倒加入我们器灵派了?”林卓文连忙岔开话题。

    “才没有,是你们器灵派的夺丹大会要开始了,我随我爹来观礼。”谢幼晴一声“才没有”更添三分小女儿姿态。

    “你爹是谁啊?这么大面子?”林卓文绕过谢幼晴往丹窟大厅里交任务的地方走去,和谢幼晴站得太近,胃不舒服,据他所知,器灵派对这十年一次的夺丹大会很是重视,能邀请来观礼的都是三宗六派或者各大世家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爹就是龙吟宗现任宗主谢波鸿啊,他还想见见你呢……”谢幼晴跟在后面道。

    “哦……我勒个去!”林卓文忽然发出一声惊叫,转身道:“你爹是龙吟宗的宗主?还想见我?伪娘……哦不,谢道友,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年打你那几拳我可都是无意的?而且你现在应该早就不疼了吧?还惦记这些破事干嘛?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要不我这里还有些上品疗伤丹药,给你当做补偿?”

    “噗呲——”谢幼晴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现在知道怕了?我可记得你打我的时候可是一下比一下狠,我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过。”

    谢幼晴说道最后脸又不自觉地红了,看得林卓文莫名其妙,莫非这位伪娘兄还是个受虐狂。

    “那你也不至于告诉家长啊?咱又不是小孩子挨了打就回家找爹妈?有什么事不能自己商量着解决吗?”林卓文想死的心都有,这娘炮怎么能干这样的事,这种爹妈大召唤术一般可都是无解的啊,哪个爹妈不是往死里护犊子?

    “呵!放心吧!你打我的事我没跟我爹说,连萍师姐,哦,就是萍姨我都没让她说。”谢幼晴见林卓文这般着急惶恐模样,不禁笑道。

    林卓文这才注意道,几年不见,谢幼晴已经筑基成功,现在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了,唉,修仙界的关系就是这么乱,什么辈分都是虚的,实力才是真的。

    “哦!”林卓文心中大定,只要不是因为自己揍了他们家娃,家长一般都不会为难小辈的:“那你爹找我干啥?我很忙的,还要参加夺丹大会呢。”

    不管为了什么事,这么牛掰的大人物,能不见还是不要见的好,万一哪句话应对得不满意,打个喷嚏就能淹死自己好几回。

    “我和我爹说,我碰到个术法天才,不但可以分心两用,还能将所有术法都做到完美施法……”谢幼晴的话没说话便被林卓文打断了。

    “停!打住!”林卓文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什么叫所有术法都能完美施法?我现在会的术法加起来也就几十个好吧,你说这话也不怕口气太大闪了舌头?”

    林卓文说完,便开始和任务管事弟子交接任务。

    “这有什么关系?在我看来其他术法只要你学会了肯定也都可以完美施法的。”谢幼晴倒是难得的对林卓文有信心:“另外,是风大闪了舌头……”

    “废话,那难道口气太大是闪了腰吗?”林卓文贫道。

    “总之你得跟我去见我爹,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两天了,本来以为你昨天就该出来了。”谢幼晴说完有补充道:“我爹就是想见见你这个术法天才才亲自来你们器灵派观礼的,否则随便派个长老来就可以了。”

    任务管事弟子对林卓文已经很是熟悉,他上交的丹药也不用怎么检查,两句话的功夫就已经办理妥当了。

    “放屁,肯定都是你胡编乱造的,一宗之主就为了这点小事特意跑这么远?可能吗?”林卓文信步走出丹窟,祭出飞梭跨了上去,甩下一句:“不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