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魂器
    撇去一些小隙不谈,误会算是已经解开了,六人也取得了互相的信任,暂时结成统一阵线。

    在林卓文看来,就是大家互相交流了游戏攻略经验,然后两队合一队而已,这样的处理方式他倒不反对,毕竟新加入的两人可是强战力,不管做任务还是杀怪都是好帮手,当然如果队伍里的两位年轻女xing对自己不是那么敌视就更好了。

    谢幼晴和乐萍领着其他人先看了一下山洞里的情况。

    一个原先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的洞室里堆着百来号尸体,自然都是角河会妖人的,尸体都已经凉透了,林卓文自然看不出这些人生前什么实力,但是据谢幼晴说,这些人里绝大多数都是凡人,只有两三位是修仙者,而且修为都很低,只是练气一二层,还穷得连法器都没有,林卓文听到这话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清虚,老道难得的老脸一红,他似乎混的也不比这些人好。

    另一个可能是聚会大厅的宽敞洞室里是被救下的凡人百姓,很多都和林卓文在波循观看到的一样,是只能呼吸的植物人,只有少数人还有行动能力,但看上去却也病怏怏的,问什么都要想半天才能回答出来,有的甚至就回答不出来,反应很慢,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身上没有灵力波动,林卓文差点以为他们是中了缓慢术之类的消极状态术法。

    接着谢幼晴和乐萍又领着众人往这山洞的最里面走,一路上经过不少洞室,林卓文都打着探查的名义进去转了一圈,结果让他很失望,都是一些ri常普通用品,一点灵石和装备都没发现,至于林卓文期待的副本随机宝箱更是影子都没见到,看来这任务还没完成,任务奖励必须最后才会出现,林卓文最后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发现那些受害百姓的时候,他们都被关在这石门后面的石厅里。”山洞的尽头是一扇半开的石门,谢幼晴在石门前道。

    林卓文见了那石门,大为惊讶,只见那石门上竟然有丝丝黑气缠绕。

    这些黑气林卓文似曾相识,仔细一想,便记起在器灵派时曾经帮小竹峰的卢曼珍打理过一段时间的药园,她外出回来后受了重伤,当时她胳膊上似乎就弥漫着这样的丝丝黑气,当时林卓文只是匆匆一眼,并未看得那么真切,或许两者有些不同,但真的很像,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走近石门后的石厅,林卓文发现这里竟然密密麻麻地绘制着法阵灵线,连四壁和顶部也都是,这座石厅赫然就是一个大型法阵,石厅的四周石壁上也都有黑气缠绕不去,在石厅顶部的荧光石照耀下更添三分诡异,看得林卓文心跳加速,仿佛进了幽冥鬼域一般。

    “这里的法阵已经被我们破坏了,否则站在这里就会感觉非常不舒服。”谢幼晴指着地面上一处被飞剑化开的大缺口,那里有几根粗大的红褐sè灵线已经被截断。

    “这是什么法阵?”唐晓灵对法阵知识几乎一窍不通,也懒得自己去看,直接问道。

    “不知道,萍姨见多识广,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法阵,而且看这个石厅并非新建,可能是前人所留,时至今ri,这般复杂的法阵只怕早已失传了。”谢幼晴微微摇头。

    林卓文此时已经在这石厅里转了一圈,依旧没有什么收获,不得不有一次腹诽了这游戏的坑爹设定,安排个宝箱给玩家一些惊喜不好吗?提前支付点任务奖励不行吗?不过很快也释然,这修仙者稍微正常点的都会有储物袋,好东西自然会随身携带,既安全又方便,谁会把东西留在这里,难道等着别人来偷来抢吗?这些人只是反面npc,又不是傻子npc。

    “魂祭?”搜寻无果,林卓文这才对石厅里的法阵多看了几眼,不由惊呼。

    “魂祭?怎么可能?”乐萍听了林卓文的话,也惊呼起来:“那种邪法不是应该早就灭绝了吗?”

    “什么是魂祭?”唐晓灵和谢幼晴几乎是同时问出口,清虚老道和啥都不懂的土匪头子也配合地投过来疑问的目光。

    “所谓魂祭就是用生人魂魄去祭炼……”乐萍解释道。

    “啊!用生人魂魄去祭炼?怎么会有这么邪恶歹毒的东西?”乐萍话没说完,就被谢幼晴的惊叫打断了。

    “是的,就是因为太邪恶歹毒,为正道人士所不容,一旦出现有人使用魂祭的情况都会遭到正道人士的围攻,所以也就渐渐灭绝了。”乐萍说道这里又看向林卓文道:“你确定没有看错?”

    “我不确定,我只是看的闲书多一点,偶然看过一些魂祭相关的东西,并没有真的见过。”林卓文可不敢把话说满:“但是这里和我知道的魂祭特点非常像,魂祭之法虽然早已灭绝,但是这种事情无法确证,有人偶然得到前人遗泽,也并非不可能。”

    “恩,从那些受害百姓的状况来看,倒是很像魂祭。”乐萍微微点头,脸sè去很难看,因为被魂祭过后,神魂残缺,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

    “其实想要证明是不是魂祭也很简单。”林卓文道:“魂祭无非两个目的,一个是祭炼魂兽,另一个则是祭炼魂器,如果这里是魂祭法阵,那么这个石厅里肯定藏着这两种东西中的一种,我们只要能找出来,那就证明我们的猜测没有错。”

    “可是魂兽和魂器长什么样?有什么特点?”唐晓灵问道。

    “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但肯定不是普通物品,大家找找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林卓文摇摇头,他虽然有电脑数据库,但是这数据库也不是无所不包的。

    六人立刻开始在石厅内查找起来,不过这石厅里实在太干净了,虽然不是一眼能看遍,但是东西也实在不多,只有几个石台,但是上面什么也没有,将石台翻个个来看,也没有任何发现,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石台。

    “四周石壁和地面里没有暗格。”乐萍也用神识查看了一下道。

    “顶部……”林卓文抬头向上看去。

    “顶部也没有。”乐萍道,她不会疏忽这么明显的地方。

    “我是说顶部的荧光石……”林卓文话还没说完,唐晓灵已经祭出飞剑将那拳头大的荧光石给削了下来。

    这块荧光石似乎也没有问题,唐晓灵甚至直接用飞剑将之切成了几块,事实证明它从里到外都是一块普普通通的荧光石。

    莫非自己真的弄错了?林卓文也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猜测来,毕竟这魂祭早已绝迹了,林卓文收罗到的资料里也只有简单的介绍,不能提供准确的判断依据,猜错了也很有可能,可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自己有哪里没想到呢?

    “别想了,这里不是魂祭岂不更好?”唐晓灵见林卓文还皱着眉头低头思考,便拍了他一下道:“用生人魂魄去祭炼,想想就不舒服。”

    林卓文心想也是,可是一抬头忽然看到自己几人进来的石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关上了,石门上那丝丝气依旧那么醒目。

    “不好,敌人回来了。”林卓文惊呼一声,接着爆出一句粗口:“妈的,这个石厅就是该死的魂器,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敌人回来,这里的两位筑基期修士都没有发现的原因,只怕这石厅魂器还有阻绝或者欺骗神识的作用,不过要将整座石厅祭炼成魂器,还真是大手笔,不知道要残害多少人命,外面那些只剩下呼吸的受害百姓,分明就是魂魄都已经被完全祭炼掉了,就算那些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的,只怕今后也不大可能恢复到正常人水准了。

    不过林卓文现在没有时间去同情其他人了,自己还得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在敌人cāo控的魂器里呆久了,想想就知道后果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啊!那怎么办?”清虚人老胆小,立刻跟着惊叫起来。

    “怕什么?这里的法阵已经被我们破坏了……”谢幼晴却不以为然。

    “法阵是法阵,魂器是魂器,法阵只是用来祭炼魂器的,并不是魂器的一部分,这里的法阵有没有被破坏都不会影响魂器的运使。”林卓文的话立刻泼了谢幼晴一头凉水。

    “外面不是有禁灵油吗?怎么敌人还能调用灵力来驱使这件魂器?”林卓文可不认为其他人都像自己一样有电脑命器。

    “你以为禁灵油遍地都是吗?”林卓文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乐萍就来气:“我花了大价钱才买到那么一点,你指望能烧多久,本来是为了将角河会的首脑抓活口逼问受害百姓的救治方法才使用的,没想到最后却都浪费在了你们身上。”

    “……”

    林卓文觉得这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的悲剧,如果自己来的时候,学着穿越前电视剧里的经典台词,在洞口先吼一嗓子‘角河会的妖人速速出来受死,器灵派的爷爷来收拾你们了’,估计也就啥事都没有了,但问题是有谁要杀人还会提前先告诉对方‘嗨!我来杀你了’?难道真当对方是傻子吗?这又不是比武踢馆……【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