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大石天降
    林卓文自认不是游戏里的反面boss,所以他没有将大招留到最后,一开始就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这又不是友谊切磋,没必要那么客气。

    “嘭——”林卓文只觉身前一阵巨震,一股看不见的无形气浪扑来,将自己带得踉跄后退,差点摔倒。

    再看时,林卓文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谭魁已经直剩下半截身子还杵在原地,像一根被拦腰砍断的老树桩兀自戳在地上不肯倒下,剩下半截身子早已消失不见。

    至于另一位使剑的弟子也被波及了,此刻正躺在十数丈外的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身上全是血迹,想来就算没死,至少也是个重伤。

    林卓文目瞪口呆,这还是他第一次使出这招,当初那黝黑少年曾说过,这最强一击威力丝毫不下于下品灵器,此时看来倒不是虚言,只是这耗蓝也太厉害了吧,大半管蓝一下子就没了,自己灵力全满的状态下都还不够施展两次的。

    林卓文此时已经顾不得去惊叹这大招的威力,在其他人惊骇得还没回过神来之前立刻祭出飞行盘,绕出一个弧度向着器灵派直飞而去,若是等其他人回过神来,自己再想跑就完了。

    “林卓文,你找死!”傅明玉最先反应过来,立刻祭出飞行法器向着林卓文的方向追去。

    找死?不找难道就不死了吗?林卓文全力驱使飞行盘,无力吐槽,只能在心里腹诽两句。

    傅明玉驱使的是一件梭状飞行法器,名字就叫飞梭,速度比林卓文的飞行盘快,看得林卓文大为头疼,早知道就多砸点灵石买个好点的飞行法器了,以前游戏里这玩意也就是个代步工具,快一点慢一点影响不大,没想到在这里,这玩意竟然关乎人命,真是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林卓文急得冒汗,但是却也没奈何,只能看着傅明玉越追越近,这飞行法器又不是马,踢几脚就能跑快点,林卓文发誓如果这次能够顺利脱身,一定要给自己买最好最快的飞行法器,好在另外两人的飞行法器明显不如林卓文的飞行盘,被两人越拉越远,林卓文因为疯狂炼丹的原因,在外门弟子里怎么说也是个小富翁,即便他认为一般的飞行法器对其他外门弟子也是不小的开销,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

    林卓文没有看到那个大手帕命器的女修,想来是留下来看着孙星晖和救治那位重伤的使剑修士了吧。

    身后傅明玉已经追的极近了,林卓文真担心自己一个急停就是一场追空中尾交通事故。

    嗯?傅明玉为什么不攻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随便一个术法或者一件攻击法器就能伤到自己了,看这架势是要冲过来和自己肉搏怎么的?

    傅明玉和林卓文客气,林卓文可不和他客气,送上门的软柿子不捏白不捏,直接一个冰冻术就甩了过去,这么近的距离,傅明玉连闪避的念头都还没生出来,就被冻成一大坨冰块,飞梭无人驾驭立刻也停止了飞行,带着傅明玉直直向下坠去。

    我勒个去,你这么高的等级是修改器改出来的吗?还是你这家伙就是个冒牌的?弱也不至于弱到这份上吧?

    林卓文大惊,从这么高摔到地上去,傅明玉这陀大冰块还不被立刻摔得四分五裂啊。

    靠!林卓文敢将这里其他所有人都杀了,但是傅明玉他不敢,金丹期修士可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即便是傅明玉算计自己违反门规在先,但是金丹修士要杀自己根本就不必顾忌什么门规,林卓文也不相信门派会因为一个外门弟子而去为难一个金丹长老。

    林卓文的飞行盘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又兜了回来,斜斜往下,向着那坨名叫傅明玉的大冰块追去,终于在冰块将要接触地面的前一刻一个托举术将其接住,慢慢放到了地上,避免了一场四分五裂的惨剧。

    看后面又有两人飞来,林卓文再不停留,飞行盘继续向着器灵派飞去。

    “不用追了。”后面两人飞到的时候,傅明玉也已经从冰冻状态中恢复过来,叫下了两人。

    “林卓文能分心两用,驾驭飞行法器的时候可以同时施法,在筑基期之前,我们追上去也只是给他当靶子shè着玩。”见两人盯着自己湿哒哒的狼狈模样看,傅明玉只得解释道。

    “分念神诀?那不是齐鲁燕宗的功法吗?林卓文怎么会?他不会是……”一个修士问,意思自然说林卓文是齐鲁燕宗派到器灵派来的jiān细。

    “应该不会,齐鲁燕宗一直忙着和大隋皇族过不去,从不参合其他门派的事情,而且除了修炼分念神诀外,这世上原本就有一种人天生具有分心两用的神通,只是这种人极少,但只要出现,往往都是某方面的天才,和分念神诀强行分出的念头不同,这样的人具有完完全全两个du li的念头,不管修炼什么都会有双倍的感悟,这可能也是林卓文虽然明明灵根差,但其他方面却表现非常突出的原因,不管是炼丹还是术法修炼都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傅明玉解释完又感慨道:“还真是让人羡慕的天赋,可惜了,被林卓文的烂灵根糟蹋了……”

    齐鲁燕宗位列三宗六派,以机关傀儡术闻名,本是大燕皇室,破国之后因为其神奇的机关傀儡术而得以延续,但是却一直放不下破国的仇怨,门派名字里那个燕字便表示他们没忘记曾经的皇室身份,始终和当今的大隋皇族处于敌对关系,大隋忙着灭他们,他们则四处逃跑作乱,但他们也只是和大隋皇族作对,倒没有伤及无辜百姓,所以还被算在正道里面。

    据说齐鲁燕宗的宗门驻地就是一个巨大的城堡傀儡,不但能装下宗门内的所有人,还可以在地下zi you穿行且攻击防御不俗,大隋皇族虽然派军围剿,始终拿齐鲁燕宗没办法,来得少了,放出机关傀儡,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收拾了,来得多了,直接一个遁地,连和尚带庙一起跑了,带着大隋的大军四处遛弯。

    齐鲁燕宗的基础功法名叫《分念神诀》,修炼后可以强行分割神念,可以让修炼者同时cāo控多具傀儡,当然也可以同时cāo控多件法器,或者同时施展术法,不过据说有很大的弊端,但是具体什么弊端外人就不得而知了,齐鲁燕宗虽然是个宗门,但其实更像一个家族,很少有外姓人能加入其中,而且一旦加入其中基本也都会改姓燕,以这样几乎封闭的家族管理方式,外人很难获取到其中的内部信息。

    林卓文并不知道什么叫分心两用,但是他脑子不缺零件,稍一运转,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就和五行针卖不出去是一个道理。

    炼气期的修士纯粹靠灵气驱使法器,根本无心他顾,所以不能同时驱使多件法器,当然也不能同时施展术法,傅明玉飞行时既然在驱使飞行法器,那么自然就无法使出其他攻击手段,而林卓文则不同,林卓文所有掌握的术法都被他写成了程序自动执行释放,根本就不需要他控制,完全可以做到一边驱使飞行法器一边施法。

    林卓文不是什么君子,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立刻折返了回去,打不还手这么好的敌人哪找去,错过了就算不抱憾终身,至少也是个人游戏经历上的一个巨大污点。

    不过林卓文回去以后才发现,自己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傅明玉和另外两人见林卓文去而复返,并没有如林卓文所想的飞起来,反而是留在地面上迎敌,这让林卓文大为后悔自己痛失良机,否则今天自己就能给自己又添上一笔辉煌的战绩了。

    林卓文绕着三人转了几圈也没机会接近,距离近了,自己要挨打,距离远了自己又打不到,飞来飞去还浪费自己的灵石,林卓文不得不另寻他法。

    “林卓文,你虽然可以分心两用,但只要我们在地面上,你也奈何我们不得。”傅明玉冲着绕着几人打圈的林卓文高声道。

    奈何你不得?林卓文还真不信这个邪,在空中调转了一个方向,直接飞去。

    傅明玉三人见林卓文飞走,只当他已经放弃了,不想片刻后,林卓文竟然又飞了回来。

    林卓文也不多话,一拍储物袋,手中便多了两块大石,一左一右向下便砸,手中不停,从储物袋中掏出更多灵石向下砸去,nǎinǎi的,弄不死你们,也要砸得你们抱头鼠窜。

    老实说,这个距离,砸石头实在没什么效果,地上的人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容避开,林卓文也就是发泄一下,先前被这帮孙子算计得跟大便一样,现在自己占据主动了,怎么也要给他们玩点花样不是,要不还真以为自己是属面团的,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林卓文,你不要猖狂,我现在就去叫人!”傅明玉被大石砸得窝火,虽然伤不到自己,但是这样被人像野狗一样赶来赶去,叫他如何气得过,当下祭出飞梭就往器灵派方向飞去。

    哎呀,我去,这孙子转过弯来了,林卓文大叫可惜,这大石天降的游戏看来只能玩到这了。【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