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大衍十绝阵
    行雨符下起的大雨并没有持续太久便停了,谢珊顾不得查看石牙鼠的情况,倒是先收拾起自己的仪容来,看得林卓文不禁感叹,看来哪个世界的女人都一样。

    “石牙鼠开始散了。”最先发出惊呼的是常俊誉,他一直维持庚金阵,对其中的灵力消耗最清楚,灵力消耗刚开始减少他便察觉了。

    仿佛是为了回应常俊誉的惊呼,许多石牙鼠都开始慢慢退散,庚金阵的压力大减,常俊誉苍白的脸sè也有了一丝红润,终于得空吐出老长一口气。

    “终于开始退了,老子差点以为今天就要死在这了。”黄巍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面露欣喜。

    几人合力,迅速解决掉法阵里的几只漏网之鱼后,法阵外的冲击便已经很弱了,再坚持一刻,法阵外本来如cháo水般的石牙鼠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如果不是一圈的石牙鼠血肉碎块和满地大雨也冲不干净的污血,林卓文差点以为刚才的一切是自己的幻觉。

    “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了,不能久留,必须尽快离开。”谢珊此时已经收拾好了仪容,头发一丝不乱,便是衣服也已经不知用什么手段吹干了。

    常俊誉一收阵旗,顾不得亏损的灵力,由黄巍带了一个方向,四人立刻奔行离开。

    快速奔走了一个时辰后,四人才找了一处略干爽的地方稍作休息,四人之中,常俊誉的灵力亏损最大,已经到了不得不打坐恢复的地步了,他虽然之前备了几壶灵酒,但都已经在先前维持庚金阵的时候消耗光了,后面完全是靠林卓文的回气丹撑下来的,大战过后,也没有时间立刻恢复灵力,此时脸sè早已煞白,早已没了先前的风流模样,倒有几分渗人的可怕。

    “谢珊,怎么回事?你身上怎会被人下了黄石粉?”黄巍喘匀了气后问道,口气略有不满,显然林卓文那句第一只石牙鼠就是从谢珊脚边钻出来的话起了指向作用。

    “我们四个人都有嫌疑,凭什么就认定是我?”谢珊对于黄巍的口气也有几分抵触,不过接着却又话锋一转:“如果真是我,那么一定是三把刀,因为要购买些物资,我向他询问过一些事情,量有点大,他可能根据这些猜出了点什么,王八蛋,想不到合作过那么多次,他竟然敢追踪我,三把刀两面三刀的名字还真没叫错,差点被这家伙害死,不过这里是黑瘴谷,他不熟悉情况绝不敢进来,肯定会守在出口处,等出去的时候再找他算账。”

    谢珊这么说,基本上算是承认是她身上被下了黄石粉。

    “安全起见,你还是去换身衣服吧。”黄巍眉头轻皱,还是点点头,算是揭过此节,向谢珊道。

    “……也好。”谢珊略一犹豫,还是同意了,接着走开几步隐身在了黑瘴里,片刻后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裙。

    经历过这次石牙鼠事件后,林卓文决定以后一定要要储物袋里多准备些衣服和清水,随时更换清洗,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人下了些跟踪类的东西,其实这倒是他多想了,高阶的修仙者根本不屑于借助黄石粉和石牙鼠这种外物,直接用灵引术在你身上种下灵引,别说洗澡换衣服,就是扒层皮下来都没有用。

    经过小半ri的休息,在林卓文提供丹药的帮助下,四人总算恢复了灵力,不过林卓文发现谢珊和黄巍对自己的目光似乎更加不善了,只是隐藏得很好,林卓文如果没有命器电脑时刻抓拍只怕也很难发现,看来自己对他们的救命之恩并不足以减轻他们对自己丹药的贪心。

    再次上路的时候,林卓文将记录下的路线在电脑里直接绘制成一张路线图,却发现谢珊和黄巍竟然带着几人在绕圈,虽然不是固定的圆圈,却也在一个范围内来回晃荡了许多次,林卓文细一想便有些了然,谢珊和黄巍这么做一方面可以迷惑可能存在的追踪者,让其无法确定那洞府的真实位置,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对付自己,如果林卓文没有电脑绘制路线图,那么要逃跑的时候必然会按照记下来的路线原路返回,这就势必会兜不少圈绕不少路浪费不少时间,到时候谢珊和黄巍只要抄近路轻轻松松就能将人追上。

    林卓文不得不感叹,以前都听说江湖险恶,总觉得有些夸大,以为只要自身实力强大便什么都不怕,现在看来自己当真太肤浅了,这人心险恶可不是实力强大就能解决的,不说那黄石粉和石牙鼠,就说自己现在,如果没有命器电脑,自己就算逃跑了也会被对方赶到前头,到时候只要对方给自己设置点陷阱,自己实力再强发挥不出来又有什么用?自己以后在这方面还要多多jing醒自己才是。

    而且林卓文看着行走路线图,还发现一个问题,虽然谢珊和黄巍带路一直在兜圈,但是有一块区域他们俩却一直没有去,一到那附近,他们就会故意扭转方向,这让林卓文很是好奇,有一次故意装作走过头,在那边缘故意向内走了几步,就被谢珊立刻叫了回来:“不想活了吗?那里可有一条二级妖兽绿焰蛇,喷出的绿焰剧毒无比,碰上一点就会立即毙命,没有筑基期以上的修为去了纯粹就是找死。”

    林卓文听得心惊,却也暗暗记了下来,如果到时候自己万一脱身无望,就去将这绿焰蛇引来,至不济也能拼个鱼死网破。

    终于,三天后,黄巍和谢珊带着几人在一处隐蔽的山壁洞口处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黄巍道。

    这话听得林卓文直翻白眼,因为从林卓文在电脑里绘制的路线图来看,这里离几人进入黑瘴谷的位置极近,如果走直线跑得快点,半个小时也就到了,想不到黄巍和谢珊竟然带着自己等人绕了三天,为了坑害自己和隐藏这洞府的确实地点用心着实不小啊,好在自己有电脑,否则真被他们当猴耍了。

    “这是……大衍十绝阵?”常俊誉站在一处光幕前发出一声惊呼。

    这是进入这洞府的第四天,这四天里,常俊誉已经破解了两道法阵禁制,但是却没什么收获。

    “怎么?这法阵很难破解?”谢珊问道。

    “不是很难,是根本就没法破解。”常俊誉解释道:“这是已经失传的绝阵,所谓绝阵就是一旦开启,从外面根本没法破解,绝阵一般都是修士闭死关才用的,想要破解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从其内部停止它,二是凭蛮力冲击等其灵力耗尽自行停止,看眼前这法阵的强度还是非常高的,只怕其中还叠加了聚灵类的法阵为其提供源源不绝的灵力,否则不可能运转如此久了还能保持这样的强度,这么看来,两个办法我们一个也做不到,凭我们炼气期的修为凭蛮力冲击,只是白白浪费灵力而已,没有金丹期的修为想都不要想。”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谢珊走近几步问,有些不甘,为了这次洞府探查,她和黄巍可是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如果这样虎头蛇尾,不但没有任何收获,反而会损失很大。

    “倒也不然,大衍十绝阵虽然是失传的绝阵,但是古人却也留了一个破解的方法,所谓十绝一点通,便是说这法阵的,名为十绝,但却始终有一个点可以联通法阵内外,这个点就叫通点……”常俊誉话没说完就被谢珊打断了。

    “那找出这个通点不就可以了?”谢珊的声音里又有了一丝叫希望的东西。

    “谈何容易,如果这通点这么好找,那么这法阵也就不会被称为绝阵了。”常俊誉摇摇头道:“这通点无时无刻不在运动中,在法阵中四处游走,且毫无规律,必须根据法阵的运行情况经过极为复杂的计算才能算出这通点的位置……”

    “难道通点的计算方法没有流传下来?”谢珊追问。

    “这通点的计算方法的确流传极少,不过在下却恰好就知道。”常俊誉见谢珊又要问,连忙补充道:“不过我刚才说了,这通点的计算方法极其复杂,耗时不短,但这通点却游走极快,等我计算出来,这通点早已移动到了其他位置,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如果不是天赋异禀jing通运算,有这方法等于没这方法。”

    常俊誉说完一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妈的,费这么事竟然屁都没捞到,真是火大。”黄巍见破阵无望,不由发出一声大吼。

    林卓文见黄巍已经面露一丝不耐,向着谢珊使过几次眼sè,知道只怕要遭,怕是他们要开始收拾自己了。

    “或许,在下能帮上点忙。”林卓文不再犹豫,插进话来,他已经看到谢珊向黄巍微微点头了,只怕自己再迟片刻就要立刻丧命了。

    “常道友都不能破阵,你小子凭什么夸这海口?”黄巍一提大锤,凶相毕露,他得了谢珊的示意,此时已不再犹豫。

    在黄巍看来,林卓文法阵造诣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及得上专修法阵的常俊誉的,林卓文这只是自不量力而已。

    林卓文看到黄巍向自己走来,心中大急,莫非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些宵小手里?【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