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黑瘴谷
    四人商量了一下,黑瘴谷里瘴气浓重,视线大受影响,有些地方能看清的距离甚至不足两米,辨认方向极为困难,路上便由比较熟悉道路的黄巍带队走在前面,而谢珊押后走在最后面以防有人走丢了,或许也防着林卓文逃跑。

    林卓文被安排在队伍里第三的位置,后面便是谢珊,现在林卓文越来越觉得谢珊邀请自己入队是用心不善了,进了这黑瘴谷,自己不熟悉其中道路,只能依靠他们,他们却完全可以利用环境随时将自己坑害了,这却如何是好?

    “听闻常道友jing通法阵,在下对法阵也略有研究,最近碰到些问题,不知道可否请常道友指教一二。”林卓文忽然向走在前面的常俊誉道。

    “哦?林道友也通法阵,这却是难得,法阵一道博大jing深,哪敢说得上jing通二字,我也只是略有小得罢了,道友有什么问题不妨说出来,我们互相探讨验证一下。”常俊誉听林卓文也懂法阵,不由来了兴致,说话也客气,倒是让林卓文生出了不少好感。

    “常道友太谦虚了。”林卓文客气一句继续道:“在下要问的是三三九变阵其中的第八种变化坤泽变,从说明上看,这坤泽变有困杀之意,而且其重点在杀,否则也不会排在九变中的第八变,而在下在布阵之时却发现,这第八变困局即成杀意却平平,似乎有些名不副实,却不知道这其中是否在下有什么错漏之处?”

    “林道友不简单啊,只这一问就可以看出道友在法阵一道上的造诣不浅。”常俊誉脸sè一正道:“若是别的问题,道友可能还真把我问住了,但这三三九变阵恰好在下熟悉,其中的这个问题当初在下也曾经碰到过,不过当时在下并没有在意到这点小小的不妥之处,还是经师父点拨后才发现的,这却是有些缘由的,道友应当知道这三三九变阵中的三种最重要的阵眼材料分别是珍珠岩,符山木和丹泉石,但道友可能不知道这符山木其实只是替代品,原本的材料应该是玉橡木,只是因为玉橡木在当今修仙界已经绝迹多年,这才不得不使用符山木代替,与玉橡木相比,符山木厚重有余灵动不足,而坤泽变的主变就在符山木的位置,结果自然是让法阵中的杀意大减,其实不只这坤泽变如此,其他八变也多多少少受了其影响,只是一般人很少能看出来而已。”

    “原来如此,想不到其中竟然有这般缘由,在下一直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布置上出了问题。多谢常道友给在下解惑。”林卓文又道:“在下还有一问,却是关于法阵叠加的,法阵叠加其中最基础的一条便是所有法阵必须建立在不同的平面上以避免法阵之间互相影响,进而减弱法阵威力甚至使法阵无法运行,但是有减弱自然也有可能增强,有没有一种可能,将法阵互相叠加,jing确计算其中的灵力xing质和流向,将互相叠加时起增强作用的点交汇在一起,而其他起减弱作用的则尽力避免,这样有没有可能使法阵叠加后威力不降反升?比如小三元阵和小三才阵,将两阵垂直叠加,其他部分或许会被削弱,但是其中水行段和木行段交汇处流向相同,属xing也相生,威力必然应该会有所增加,如果依照这样的思路深入下去,道友认为是否可行?”

    “佩服佩服,想不到道友对法阵一道有如此深入的见解,法阵叠加上在下涉及也不深,但是对道友的问题却有一点自己的看法。”常俊誉对林卓文越加佩服起来,这个问题可不是普通法阵师就能想到的:“道友说的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但是却必须凭借非常强大的计算能力,要知道越是大型的法阵其中灵力xing质和流向就越复杂,法阵叠加时产生的影响更加可能增加其中的不确定xing,这却不是普通的相加,要知道一点交汇产生的影响可不只是自身,还会影响各自法阵内的其他部分,如此循环产生的变数可就不是仅凭人力就能计算得清的了,更何况叠加的可不一定只两个法阵,道友试验用的小三元阵和小三才阵,法阵结构简单,也多有相似之处,计算不难,但若换了其他法阵呢,所以,道友这个想法是没有错,但是却不可行。”

    “啊——如此这般,关键却原来是这里,倒是多谢道友提醒了,否则在下只怕又要平白浪费许多时间和灵石材料。”林卓文面上露出感激之sè继续道:“在下另有一问……”

    ……

    “林道友,你也jing通阵法?”林卓文一连问了四五个问题,终于引起了谢珊的注意。

    “略懂一二罢了。”林卓文做谦虚状。

    “呵呵,林道友谦虚了,以道友在阵法上的学识,丝毫不在我之下。”常俊誉插进话来,他与林卓文聊得投机,便有心捧他,不过在他看来,这也不算虚词,林卓文有些方面的见解的确比自己还有见地,甚至一些话还能启发到自己。

    “想不到林道友如此渊博,不但jing通炼丹,便是法阵上也有如此高深的造诣。”谢珊略有敬佩。

    “呵呵,在下天生对这些比较感兴趣,所以平时多花了些时间。”

    林卓文没有回头,却敏锐地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黄巍动作稍微僵了一下,似乎不经意地朝着队伍最后面的谢珊瞥了一眼,微微点头,林卓文心中大呼一口气,终于暂时安全了。

    林卓文向常俊誉询问的都是他结合自己电脑里的前人问题和自身理解提出来的,既显得有深度,又不会将常俊誉难住,常俊誉倒也配合,对林卓文的问题几乎是知无不言,倒是帮了林卓文不少忙,林卓文自然不是真心研究法阵,他只是担心谢珊和黄巍会在去的路上就动手,毕竟自己在这两人眼里或许就是几十瓶上品丹药,丹药还是早点装在自己储物袋里用着方便,想来自己当ri在野摊区上实在有些太招摇了。

    林卓文显露出自己法阵上的“造诣”,却是因为那修士洞府里的法阵禁制,在破解那禁制之前,谢珊和黄巍也不能确定常俊誉就一定能破解那道禁制,那么自己这个与常俊誉法阵造诣相当的人便有了价值,或许自己能破解那禁制也不一定,所以谢珊在确认林卓文“jing通法阵”后立刻传音给黄巍,改变了原来的计划,应该是到达洞府之前暂时不急着对林卓文动手了。

    虽然暂时稳住了谢珊和黄巍两人,但是林卓文还没有什么安全的脱身之计,只能一边和常俊誉做些法阵上的“探讨”,一边细心地将行走路线和路线上的一景一物都记录在电脑里,如果自己要逃跑,这路线却是要记清楚的,别说什么从上空直接飞出去,那不现实,先不说器灵派为了防止这里的瘴气外泄在上空设了禁制,便是这里面的一些飞行妖兽就能要了你的命,对它们来说天空就是他们的地盘,谁闯进去都会遭到攻击的。

    ……

    “噤声!”林卓文正和常俊誉三心二意地聊着点法阵上的一些知识,忽然走在最前面的黄巍低喝了一声。

    众人知道这是黄巍发现什么状况了,立刻小心戒备起来。

    这里的瘴气实在太浓,根本看不出五米以外有什么,凝神细听,便能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前方由远及近。

    “晦气!是鼠妖!听声音数量只怕不少,大家小心点,这东西虽然不厉害,但是多了也麻烦,注意不要被咬到,这里的鼠妖牙齿里都有剧毒,虽然被咬了未必就死,却也白白浪费丹药。”谢珊最先反应了过来,提醒大家的同时,自己也拿出几张法符捏在手中。

    法符是符箓的一种,修仙者可以通过特殊材料制成的符纸将法术结构封存在其中,需要用的时候便可以直接激发出来,这便是符箓了,与直接施展法术相比,符箓不需要考虑熟练度,可以做到几乎瞬发,但是也有很大的缺点,首先制作不易,术法施展有成功率,法符制作也同样如此,制作失败不但浪费灵力也浪费符纸等材料,其次符箓并不能承载太高级的术法,符纸终究只是符纸,太复杂的术法结构只会将其撑爆,虽然很多专研符箓的修士想尽办法去改进符纸,但是最高也只能制作出符宝。

    符箓分为法符灵符和符宝,与法宝的前三个等级对应,法器灵气和宝器,其中宝器大家也习惯xing地称之为法宝,一般修仙者认为只有到了这个级别的才算是真正的法宝,法符和灵符分别是炼气期和筑基期修士制作的符箓,而符宝则是金丹期修士制作的符箓,不过与前两者不同,因为符纸的承载能力限制,符宝承载的并非高级的书法结构,而是宝器也就是法宝的投影,这个说起来比较抽象,林卓文也不甚了了,只是知道大致就是将法宝的威力剥离出一部分封印在符纸内,激发符宝的时候便可以施展出对应法宝的部分威力。

    听着似乎这符宝挺好使的,其实不然,制作符宝不管成功失败首先会使法宝威力降低至少三层,严重的甚至会降低品级,需要金丹修士温养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能补充回来,而制作出来的符宝最多也只能发挥出法宝的三层威力,而且还有使用次数限制,一般符宝最多能用不超过五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威力降低,由于这些原因,金丹修士很少制作符宝,一般只有寿元将尽,后人又没什么人有望达到金丹期驾驭法宝的时候,才会制作用来给后人防身,毕竟符箓可不同法宝,是没有使用修为限制的,也就是说即便是炼气期修士也可以使用符宝,当然前提是要有足够的灵力。

    总之,综合各种原因,符箓在各大门派中并不常见,也不受重视,倒是在散修中比较盛行,毕竟散修很少能筑基成功,在此之前法器和法符的威力相差不多,而法符成本相对低廉,又种类比较丰富,可以应付比较复杂的情况,毕竟散修为了生存和修炼资源经常需要出入一些危险之地。【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