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双簧局
    “这……”林卓文一时拿不定主意,还在犹豫。

    那摊主见林卓文犹豫不决,似乎无意地将抱着石头的手松开了些,从指缝里露出一些晶莹来。

    “嘿!”林卓文瞥见那丝晶莹,忽然一笑向那鼠目修士道:“看道友似乎不像是一下能拿得出两百枚下品灵石的人啊?”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鼠目修士脸sè一变,摘下腰间储物袋道:“我这储物袋里的下品灵石足有两千之数,两百又算得什么?”

    “是吗?可我还是不信?除非你能让我验验。”林卓文却依旧不信。

    “要检查在下的储物袋?道友不觉得这很过分吗?”鼠目修士大怒。

    在修仙界查看他人储物袋可是相当忌讳的,修仙者的储物袋可不只是钱包的作用,里面除了灵石还装着修仙者的很多其他重要物品,法宝灵丹功法符箓只要能随身携带的基本都会装在储物袋里,另外甚至一些的东西也会装在里面,在这样的情况下,查看他人储物袋几乎就是刺探他人。

    “过分吗?光天化ri之下道友难道还担心我偷了你的东西不成?我看你这储物袋里说不定一枚灵石都没有。”林卓文说到这里又转向络腮胡须的摊主道:“摊主,我看这人实在不像有灵石,倒极有可能是你生意上的对头派来故意搅黄你生意的,你还是将那石头给我看看吧,若是我满意,别说两百灵石,便是两千灵石我也买了。”

    “两千?”摊主一惊,拿眼神向鼠目修士看去。

    鼠目修士听得两千的数字也不由一愣。

    “好,我便让道友看看。”鼠目修士一拍储物袋,便从中倒出许多灵石,在这小摊位上堆成一堆:“这里就有两百枚下品灵石,道友还要再验吗?今天这石头我也是真心想买,道友想要先过手我却是不肯同意的。”

    “好!既然道友真心喜欢这块松翠石,又愿以两百枚下品灵石相赠,在下便将这松翠石让与道友又何妨,也算是chéng rén之美雅事一件。”林卓文眼疾手快,迅速将那两百枚下品灵石收入储物袋,转身就走。

    鼠目修士和络腮胡须摊主一下子都傻了眼,没见过态度转变这么快的。

    “慢着……这绿……这松翠石你不要了?”摊主大急,高声叫道。

    “不要了,在下让给这位道友了,你卖给他也是一样。”林卓文头也不回,继续走。

    “你不能走。”鼠目修士忽然几个快步追了上来,拦在林卓文面前。

    “道友这是何意?”林卓文冷目相对,他可不怕这练气二层的修士,而且这里是在坊市里,是禁制争斗的。

    “这……这石头我不要了,你把灵石还我。”鼠目修士面sèyin沉,到了现在如何还能不知道自己两人的伎俩早就被对方看穿了。

    “道友这可不合规矩,是你自己说愿以两百下品灵石相赠,请我将那松翠石让给你,在下既然把机会让给了你,收你两百下品灵石自是应当的,至于你自己不想买了,愿意浪费两百下品灵石买来的机会却是阁下自己的事,在下可不欠你灵石。”林卓文冷笑:“道友若是觉得在下说得不对,咱们不妨去找这里的管事理论理论。”

    “小子,劝你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的管事和在下可是很熟的。”鼠目修士皮笑肉不笑:“你当街讹人灵石,若真到了管事面前,让你罚些灵石是轻的,只怕还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哦,这么说来,器灵派在这里的管事会偏袒你了?不知你到底给了管事多少好处?”林卓文仿佛不经意掏出一块小牌,拿在手里掂了掂,举到眼前看看,好像看到有点脏,又用衣袖擦了擦。

    “那是自然……”鼠目修士听得林卓文的话以为他怕了,正待得意,却看到对方手里的小牌,冷sè一变惊道:“你是器灵派的?”

    林卓文手里拿着的正是器灵派的身份腰牌,见过的人自然能一眼认出。

    “怎么?这曲台坊市器灵派的人不能来吗?”林卓文一转手将身份腰牌又收了起来,道:“你刚才说那是自然,自然什么?莫非你当真给了管事不少好处?管事当真要偏袒于你?”

    “……哼!管事大人清廉公正,怎会偏袒在下,在下与管事根本不认识,刚才的那些话都是在下信口胡说罢了。”鼠目修士脸sè铁青,他只是练气二层的小散修,如何敢给管事招惹麻烦。

    “那你刚才说我当街讹人灵石……”林卓文也不去追究他不认识管事怎么会知道管事清廉公正的矛盾。

    “自然也是在下胡说八道,那两百枚下品灵石完全是在下自愿送给道友的。”鼠目修士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后扭头就走,连句客气的场面话都不留。

    林卓文也不计较,洒然一笑,隐隐听到背后有人嘲笑老鼠眼和大胡子偷鸡不成蚀把米,想来这就是那两人的绰号了。

    这本是一出极好的双簧局,尤其对象是林卓文这样第一次来坊市的新人,首先用疑似绿仙石的松翠石吸引林卓文的注意,然后鼠目修士适时地出现和林卓文争夺这块松翠石,为的就是不让林卓文细看这块松翠石,这样林卓文便无法辨别这“绿仙石”的真假,而另外一方面,鼠目修士表现得势在必得,言语中几次给出提示,就是想让林卓文坚信这是绿仙石。

    相信如果不出意外,鼠目修士与林卓文相争的最后结果便是逼得林卓文直接付钱,再拿石头,这样他们这一局便算是做成了,林卓文必然会因为争这块石头出高价,到时定然要损失一大笔灵石,而且还没处说理,很简单,人家至始至终也没说这是绿仙石,是自己自己愿意花这么高的价钱买这块松翠石能怪得了谁?你说鼠目修士和你争?这里可是野摊区,你买别人就不能买了吗?先来后到?还是那句话,这里是野摊区,哪条规定买东西必须要先来后到的?

    只是林卓文表现出了一些迟疑,作为摊主的络腮胡须修士便故意松开了指缝,露出一丝疑似玲珑玉发出的晶莹,他此举本是为了坚定林卓文购买的信心,却不想弄巧成拙,虽然只是一丝缝隙,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林卓文的辨识术立刻就识别出了那丝疑似玲珑玉发出的晶莹其实只是荧光石上刮下来的一些粉末而已。

    有了这发现,在结合穿越前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街头骗局,林卓文如何还能不明白这是一个骗局,其实他若有心早就应该发现其中的蹊跷了,只是他的惯xing思维将这个世界当成游戏世界,根本没想过游戏里的npc会坑玩家。

    嘿!这样的游戏玩起来才有意思,以前那些游戏里的npc都是弱智,一点没有挑战xing。

    林卓文在野摊区转了半天,只丰富了一下数据库里的实物图片,至于捡漏什么的,自己凭着辨识术都没能碰上,就更别说别人了。

    这里摆摊的虽然以散修居多,散修或许见识不广但脑子却不傻,自己不认识不清楚的材料也不会随便拿出来出售,就算拿出来也不会标出白菜价。

    林卓文怀疑自己听来的那些捡漏故事是不是有人故意编的,纯粹是给野摊区做广告来着。

    林卓文倒是看了几出大同小异的双簧局,只是这些双簧局没被用在自己身上,自己也不好赶着去搅局,自己又不是天天有摄影师跟着的雷锋,就算做了好事也不会有人把表扬信寄到器灵派去。

    “道友,这是一套法器?”林卓文终于再一个摊位前挺了下来。

    吸引林卓文停下来的是五根法器级别的针状法宝,一样的长短大小,只是颜sè上略有差别,是以才有此一问,成套的法宝林卓文是听说过的,只是法器级别便成套的却很少见,原因很简单,法器都是给炼气期修士用的,练气期修士尚未生出神识,纯粹靠灵气驱使法器,根本无心他顾,如何还能同时驱使多件法器。

    “道友好眼力,这正是家师炼制的一套法器,名叫五行针。”摊主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浓眉大眼。

    林卓文看了一下五根针的颜sè,的确与五行正好对应。

    “这套五行针可有什么说法?”林卓文知道成套法宝都有些特别的用法,否则只是相当于同时使用几个法宝,那便失去了成套法宝的意义了。

    “这套五行针本身虽然只是上品法器,但施展开来,却可以通过其内部的禁制摆出一个小五行阵,五行相生,威力倍增,全力一击,丝毫不弱于下品灵器,我见师父施展过,绝对不骗道友。”黝黑少年道,表情略带得意,在他看来,这套五行针当真是极厉害的法器,连带着对炼制它的师父也自豪几分。

    “哦?那倒真是不凡,只是为何道友只标价三千下品灵石却还迟迟无人问津。”林卓文看了少年的表情,笑问。

    “还不是因为这五行针一个人用不了。”黝黑少年表情急转直下,叹气道:“师父是见了五行法阵一时便冒出了炼制一套五行针的想法,根本没有考虑到成套法器炼气期修士根本用不了。”

    “……”林卓文心说果然如此,还真是个奇葩的炼器师。【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