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警惕术
    林卓文将玉简贴在眉心,一股灵力输入其中,玉简中的内容立刻便展现在脑海里。

    还真是方便,作用类似地球的u盘,使用起来比u盘更方便,不需要通过电脑就可以直接读取里面的内容,当然前提必须是修仙者。

    林卓文正向着怎么将脑海里的东西存储到电脑里,相比玉简,林卓文还是觉得保存在自己命器电脑里的东西更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接查阅。这些都是脑海里的东西,虽然林卓文意念cāo控,在电脑里写入东西很快捷方便,但是那也需要林卓文一个一个字地录入其中,虽然速度很快,但还是相当需要林卓文阅读一遍,这让林卓文有些不满意,就像手机上有个文档,但自己却没办法直接把这个文档复制到电脑里,而需要自己对着手机往电脑里输入一般,更何况,这玉简里还有一些图画,林卓文可不能保证自己在电脑里重新画的时候会一模一样。

    不过,林卓文很快就发现这完全是自己多虑了,也就是自己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这玉简里的内容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电脑里了,林卓文一愣,旋即莞尔,命器与器修本是一体,还真不是随便说的,如果自己和电脑本是一体,那么自己能读取的东西,电脑自然也能读取,这倒是省下了自己不少事,比用眼睛扫描识别还更快更方便。

    既然解决了保存的问题,林卓文便查看起其中的内容,这玉简中讲述的的确是集中炼丹手法,说是手法,其实就是灵力的运用技巧,比如一种叫做“混丹”的手法,便是用灵力通过特殊的方法在丹炉内形成激荡,从而更加充分地混合各种炼丹材料,均匀药力,再比如还有一种叫“滚丹”的手法,也是通过灵力,将丹炉内即将成丹的材料如小球般加速旋转,从而提高成丹率……

    林卓文虽然没有见过其他炼丹手法,但是在他看来这些炼丹手法都很高明,也很复杂,想要熟练施展很不容易,必须要经过长期练习,修为低实力低对灵力掌控不够者,施展这些炼丹手法,反倒容易失误,从而导致炼丹失败,真不知道,简从露将这些炼丹手法给自己这个炼气期的小修士,是要帮我还是害我,若要练习这里面的炼丹手法到熟练掌握,只怕光损毁消耗的炼丹材料就能让自己破产,何况自己现在还没任何资产,好在自己有电脑命器,只需要施展成功一次,就可以记录下来,通过程序来完善并cāo控,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简从露给林卓文的这些炼丹手法的确不凡的,不同于门派内藏百~万#^^小!说中能找到的那些普通炼丹手法,她虽然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不错的炼丹手法”,但如果只是不错,恐怕卢曼珍也不会用珍贵的灵药和她交换了,她从卢曼珍这里换取的可都是珍稀灵药,寻常难得一见。

    林卓文并不知道这些,只是隐约觉得或许这些炼丹手法不简单,但是他现在没有其他资料作为参考,也没有材料用以实践,便也只能暂时放下,留待ri后再说。

    林卓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昨天简从露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可着实吓了自己一跳,自己穿越前的环境太安逸了,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培养出足够的jing惕xing,那么自己或许该想办法给自己写一个报jing程序了,时刻监控周围的一切,只要一有状况就立刻给自己发出jing报,这样就算是玩游戏也能专心几分,不用在分心留意外面的情况。

    其实人的注意力都是有一个集中点的,不管是眼睛还是耳朵,眼睛看东西最关注的往往只有一点,耳朵听声音也差不多,就比如和人交流时,总是重点捕捉对方的声音,而其他的画面和声音总是容易被不经意的忽略掉,林卓文现在要做的就是对自己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做实时全面的分析,从而发现那些被自己主观遗漏的内容,找出那些可能存在的危险。

    其实这和辨识术差不多,需要的也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程序通过在这些数据库里查询比对才判断什么是危险的什么是安全的,林卓文不得不又一次感叹电脑命器由凡入品后的xing能提升,否则这个过程根本做不到实时报jing,那样的话,这程序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危险往往总是在刹那间来临,如果报jing延迟过大,那么等发出jing报或许自己就已经遇险了。

    有前面“辨识术”作为基础,林卓文的这个“jing惕术”并没有费多少工夫,这其实更像一个外置的安全程序,发现不正常的就发出jing报,剩下的,就是维护这个jing报数据库了,同样不是一个短时间能完成的事,不过借鉴了辨识术数据库里的部分数据,这个“jing惕术”暂时倒也勉强可以使用了,虽然经常有误报或者漏报,但林卓文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jing惕术的数据库会越来越完善,失误的概率会越来越少的。

    简从露至从那次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这小竹峰上平时也见不到第二个人影,林卓文无聊得只能和药园里的灵药说话,果然修仙者都是疯子,那些动不动就闭关个十年八载的家伙难道不怕自己患上自闭症之类的心理疾病吗?

    虽然林卓文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但是终究熬过了半年,这期间林卓文还抽时间回去又补充了两次干粮,不过卢曼珍并没有如果他期待的那样如期归还,林卓文很想一走了之,但又担心会招来巨额的赔偿债务,于是便只能像一个空守深闺多年的怨妇一样,整ri瞄着天边,盼望卢曼珍那个可恶的老太婆能立刻出现,算是演了一个男版的“望夫石”。

    卢曼珍终于回来了,不过比她当初说的最长半年晚了一个多月。

    卢曼珍回来后并没有搭理心情迫切的林卓文,而是一头扎进入了她的洞府。

    林卓文无奈,只能继续等待,他注意到卢曼珍回来的时候,脸sè苍白如纸,右胳膊上还弥漫着丝丝黑气,根据他自己的半吊子经验判断,卢曼珍应该是受伤了,似乎还很重,必须立刻运功疗伤,所以才没空搭理自己。

    运功疗伤吗?自然忌讳打扰,所以林卓文尽管很想立刻和她交付任务,却也只能耐着xing子等待,并没有在她的洞府外大喊大叫,反倒是守在她的洞府外帮她护法,免得其他不知情的人冲撞进去。

    也不知道这个可恶的老太婆在外面干了什么,被人打成这样,一个都快死的人,怎么就不能安分些呢?林卓文不无恶意地猜想。

    又半个月后,卢曼珍才从洞府里走了出来,这期间在洞府外听不到里面丝毫动静,林卓文不止一次地怀疑这老太婆是不是重伤不治死在里面了。

    卢曼珍的气sè仍然很不好,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右胳膊上缠了厚厚的布带,如一截失去生命力的枯枝吊在身上,一动不动。

    卢曼珍在药园里走了一圈,不时点点头,显然对林卓文的工作很满意,她当初也是时间太急才愿意交给林卓文这个新手打理,原本并没有期望太高,只要珍稀灵药没有减损,她就很满意了,不想林卓文这新手将药园打理得竟非常好,灵药非但没有减损,反而长势都特别好,比自己亲自打理还要好上几分,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打理的?莫非他整天都泡在这药园里不成?看着他也不像是这么喜欢花草的人啊。

    “不错!我很满意!这里是给你的灵石奖励,多出来的算是让我满意的额外奖励吧。”卢曼珍抛出一个袋子。

    林卓文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整整一百颗下品灵石。

    “多谢卢师叔赏赐。”林卓文对这种白送的灵石自然不会拒绝,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吧。

    将药园里的事情交接完,林卓文便要告辞,卢曼珍有心长期雇佣他打理药园,甚至主动加价到每个月十五枚下品灵石,但林卓文还是用自己需要时间专心修炼的理由拒绝了,这种枯燥又繁琐的园丁工作,他已经做够了。

    带着卢曼珍给的任务完成证明,去外事堂将任务做个了结,当看到卢曼珍给出的“优”字任务完成状态时,外事堂的管事弟子都是一愣,继而就是佩服,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老太婆给人优的评价,这些任务完成状态会被记录每位弟子的档案里,会影响以后接任务的情况,比如会有人发布任务要求必须是全优的弟子才能接手等等。

    怀揣一百四十灵石的“巨额”财富,另外四十枚下品灵石是这八个月来的门派补给,无事一身轻的林卓文便觉得这些灵石有些咬人,便想着怎么快点花出去好,于是他又一次来到了藏百~万#^^小!说,和上一次身无分文被拒之门外不同,这一次他可是金主,就像一个揣着大把金银的piáo客进ji院一样,大摇大摆地便晃了进去,要的就是这份“阔气”。【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