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简从露
    无聊的时间里,林卓文对药园里的法阵做了一些简单的“研究”,当然大部分法阵结构都被埋在地下,他能“研究”的只有地面和石墙上的部分。

    在林卓文以前的概念里,所谓法阵就是在地面上划上乱七八糟一堆刻线而已,这主要来源于他穿越前看的那些无脑动画片,来到这个修仙世界后,林卓文才发现这个想法实在太过荒谬了,在他仔细观察了部分法阵后,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这个世界的法阵与他穿越前的电路设计很像,当然只是在原理上像。

    法阵的刻线里都粘附着一些物质,这些物质应该起着导引灵力的作用,就像电路里的电线导电一样,林卓文自己将这些粘附着导灵材料的刻线叫做“灵线”,法阵中灵线的粗细多有不同,应该是导灵材料相同的情况下,灵线的粗细会影响导灵的效果,另外还有一些灵线里用的导灵材料也有明显区别,应该也是为了不同的导灵效果吧,就像电线也有铜线和铝线之分一样。

    法阵中很多节点上还有一些特殊材料绘制的特殊符号,这些林卓文猜不出具体的功用,但是想来应该和电路设计中的电子元件差不多吧,就像电路里的电阻电容一样,而启动阵法时嵌入的灵石作用则是电路里的电源。

    得出这样的猜想后,林卓文不禁又有些疑惑,如果按照电路的概念来看,这些法阵设计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合理,林卓文单从灵线来看,就有很多不必要的灵线,比如,一些明显直接相连就可以的两点,法阵里的灵线刻画时却七拐八弯的走了很多弯路,浪费了不少导灵材料还在其次,在林卓文看来这还会影响导灵效率,林卓文甚至发现了一些断头的灵线,也就是没有连接任何东西的灵线,这完全是不合理且多余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阵法都是被刻画在一个平面上的,虽然有时候会延伸到地下,石头内部,但是如果将这些刻画法阵的地方都掰开放平了,那么它还是一个平面,这样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灵线不能交错,灵线作用类似电路中的电线,但形态上却有很大差别,电线使用一些绝缘材料包裹着,相互交错时,并不会互相影响,而灵线却不行,所以林卓文发现有些时候明明很简单的连接,灵线却绕了一大圈,甚至有时候绕不过去而用其他方式代替,这更让林卓文费解,难道刻画法阵的人就不能在石头上打个洞,从下面穿过去吗?

    “研究”到后面,林卓文也不禁怀疑起自己猜想了,在他看来,修仙者并不是什么笨人,怎么可能连这些小问题都想不明白,看来应该是自己想错了吧。

    虽然猜想或许不对,但这却引发了林卓文的兴趣,如果有可能,他倒是很想研究一下这阵法,可惜他手头没有相关的书籍,更没有材料,最重要的是没有灵石。

    嘿,果然缺啥都不能缺钱啊。

    无聊的ri子,总是特别煎熬人,卢曼珍离开两个月,林卓文却像是过了两年一般。

    这两个月里,林卓文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在一块背阳的大石上,天气热的时候,林卓文还会用冰针术给大石降温,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修为也在这期间突破到了练气三层,不过当时他在睡觉,所以也没特别的感觉,挂机升级果然少了很多乐趣。

    达到练气三层就可以命器出体了,林卓文意念一动,手中便多出了一台笔记本,还是那个黑方块模样,一点没变,敲了敲,连外壳材质都没变化,想用它来挡点攻击是不可能了,就算用来打闷棍也不如板砖给力,林卓文手工打了两把游戏,发现远没有自己意念cāo控来得爽快,又没有新游戏,不禁兴致索然,用笔记本的摄像头给自己拍了几张照片,玩了把自拍,便又收回了体内。

    在脑袋里用拍下的照片对自己做了人物信息的维护后,看着照片中的自己,林卓文差点都认不出自己了,束发而冠,两撇小胡子,一身宽大的袍服,要是在地球,穿这一声出门,别人绝对以为自己是要去演戏的,不禁有些感慨,这算是自己在这修仙游戏里的角sè吧,这形象,虽然谈不上帅气,但也看得过去,可以一看就是新手,浑身上下一件好装备都没有……

    一个太阳当头的午后,林卓文躺在用冰针术冰冻过的大石上,又一次凭借风sāo的走位和yin荡的意识,用一把小刀1vn解决了所有对手之后,装模作样心中感叹一句“试问天下谁是对手,高手寂寞啊”,林卓文很是无趣地退出了单机版cs。

    睁开眼来,林卓文就是一愣。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对面竟然坐了一个美女,长发飘飘,风姿绰约,仿佛这烈ri暑气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她便不属于这个季节一般,看见她,就能给你带来一丝清凉。

    林卓文瞄了一眼,美女腰间悬着的身份腰牌,上面那个“内”字表明她内门弟子的身份。

    “你刚才哼的是什么曲子?”美女坐着没有动,眼睛定定地看着林卓文问。

    “请问师叔是……?”虽然不愿意,但林卓文还是起身行了一礼。

    “我叫简从露,来找卢师姐取一些灵药。”美女简单回答后,继续问道:“你刚才哼的是什么曲子?”

    原本卢曼珍提到简从露的时候,林卓文还以为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老太婆呢,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妙龄女子。

    “哦,卢师叔有事外出,临行前交代过,如果简师叔来取灵药,可以去药园里自行采取。”林卓文说完便要退下,尽管对方是一个大美女,却也不能让他多关注几分,在他看来,一个游戏里的npc而已,再漂亮也没实际意义……

    “你刚才哼的是什么曲子?”简从露就像一个复读机,语速语调没有丝毫变化。

    “……”林卓文不说话,继续走向自己的山洞,他并不想和简从露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深入的探讨,林卓文刚才一边玩游戏一边听音乐,可能是自己听着听着嘴里便不自觉地哼出来了,但这些歌里的歌词都是中文,深究起来自己可说不清楚。

    “莫非你敢对师叔不敬?”简从露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不悦。

    “我刚才有哼曲子吗?”门规森严,林卓文不得不停下,不禁对这个认死理的漂亮师叔有些翻白眼。

    “有。”简从露回答,仿佛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我怎么不记得了?是什么调子?”林卓文决定只要对方说不出什么调子,自己就当没哼过,就算是师叔也不可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随便欺负晚辈吧……

    简从露盘膝而坐,腿上忽然便多出一架瑶琴,如脂玉手轻扬,便有一段旋律飘出,整个过程中,林卓文并没有见到简从露去碰腰里的储物袋,也就是说,这架瑶琴是她的命器。

    一个用乐器作为命器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在器灵派?她应该拜入听雪派才对啊,据说听雪派的门人都是以使用乐器法宝,擅长音律,可以将声音作为武器去攻击敌人,让人防不胜防,在困敌惑敌方面有奇效。

    “便是这样的调子。”琴音过后,简从露道。

    林卓文目瞪口呆,这也行?只是听自己随口哼了几声,弹出来竟然能和原作差不多,当然,林卓文并不懂音乐,只是曲调听来却是很像的,只是有些地方或许由于乐器本身的限制听起来有些差异,瑶琴的音sè还是很柔和的,现代音乐里一些重音强转折,瑶琴根本弹奏不出,但却透着另一种柔美。

    “……”没想到简从露真的清晰地将这调子表达了出来,林卓文一时无语。

    “这是什么曲子?”简从露并没有给林卓文多少发愣的时间,继续追问。

    “……这是……这是我偶然听来的一首乡间俚俗小调……名字叫做……叫做《沧海一声笑》……”林卓文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将这首歌的名字翻译成这世界的语言说了出来,这是他极喜欢的一首经典老歌,实在不想随便给它改换其他名字,在他看来,这个调子就是《沧海一声笑》,《沧海一声笑》就是这个调子,换了其中任何一个都不般配,那是对经典的亵渎。

    “倒是个豪情万丈的名字,只这名字便不是什么俚俗小调。”简从露听了歌名后微微点头,一句话就将林卓文的谎话拆穿了:“如果你能将整首曲子哼唱一遍,我便以十枚下品灵石相赠。”

    十枚下品灵石?都够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了,竟然只是为了一首歌曲?林卓文不禁心中打起了小九九,自己电脑里歌曲多的是,多了不敢说,大几百首还是有的,这要是都卖出去,自己岂不是发了?穿越前因为工作需要,林卓文经常出差,所以下载了许多歌曲方便路上听,不想现在竟能拿来卖钱,只是这些歌词却是个问题。

    “怎么?十枚不够吗?那就二十枚好了?”林卓文心中转着小九九,一时忘了回答,不想简从露竟然以为是他嫌钱少,主动加价。

    “二十枚?”林卓文惊道,莫非这修仙世界很重视娱乐文化事业?歌曲这么值钱?

    “怎么?还嫌少吗?那五十枚好了。”简从露眉头略皱,一口气又加了三十枚下品灵石,转而声音一冷:“不过,你的曲子若是不能让我满意,你却要小心自己的皮肉了,戏弄师叔可是大不敬。”

    五十枚下品灵石?快赶上自己半年的薪水了,林卓文忽然一下子惊醒过来,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修仙界以实力为尊,这简从露看着年纪还没自己大,自己却要恭恭敬敬地叫她师叔,还不是因为她的实力比自己强,自己一个才练气三层的小修士凭什么和筑基期修士讨价还价,所谓公平都是建立在实力对等基础上的,在这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尤其如此。【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