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嫁祸
    陶勇和施文彬都是同心盟的成员,两人来自同一个地方,平时关系也极好,没想到进入巨木谷后出现的位置竟然离得很近,两人很快就碰上了对方,因为两人实力都不强,想要独自通过试炼都很难,所以两人决定联手,事实也证明两人的想法不错,三天来,两人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寻找那些落单的下手,倒是抢了两块腰牌,接下来两人只要在规定时间内顺利到达出口就算成功通过入门试炼了,为了到手的腰牌不被他人抢去,两人选择行进路线更加小心,尽量避开其他人。

    “陶师兄,你看那是什么?”施文彬拨开草丛,看到的东西却让他吃了一惊。

    “出大事了,有人死了,去看看,不过要小心。”遍地鲜血,那巨大的伤口几乎将身体切成了两段,只看了一眼,陶勇就确定前面地上躺着的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两人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这才慢慢向着那尸体靠拢过去。

    “是叶松!”施文彬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可能?”陶勇可是知道叶松实力的,据说他的命器是一把弩,威力气大,shè出的弩箭足可洞穿金铁,不过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是兄弟会!一定是兄弟会!看!伤口有火焰灼烧的痕迹,又是刀伤,是龙锐!”施文彬惊叫起来。

    “施师弟,镇定……”陶勇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不远处一声轻呵传来。

    “不想死的话,留下腰牌赶紧滚蛋。”

    是龙锐,这下连陶勇也慌乱起来,抬头看去,却看不到任何身影,那人藏得极为隐蔽,可是这声音却绝不会错的。

    “没听清吗?我叫你不想死的话,留下腰牌赶紧滚蛋。”又是一声传来,依旧是龙锐的声音。

    听出龙锐声音里的不耐,陶勇和施文彬再不敢做半刻迟疑,连忙摘下腰里的腰牌丢在地上,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去,受惊过度的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龙锐话里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这样的不妥之处。

    看着两人慌乱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林卓文现出身来,捡起地上的几枚腰牌,心中寻思,想来有这人证也有了,再留下去,若是等同心盟组织起人手找过来,反而麻烦,当下再不停留,向着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开。

    作为预备役弟子中的佼佼者,龙锐的命器并不是什么秘密,那是一把据说可以附带火焰灼烧效果的刀,为了达到类似的效果,林卓文在叶松的伤口上施展了火球术。

    火球术,低阶法术,可以发出火球攻击敌人,不过威力较弱,稍微有点防御手段的修士都不会惧怕这一招。

    其实如果仔细看,火球术造成的灼烧效果和刀伤附带的灼烧效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这些年轻修士显然被触目惊心的尸体吓坏了,根本不会注意到其中的区别,而等几天后试炼结束,尸体上的伤口早已腐烂,想要再从中看出点什么就难了。

    对于拥有电脑命器的林卓文来说,要模仿一个人的声音并不困难,他要做的只是将龙锐对自己说过的话录下来,然后再播放出来而已,完全是原音重现,就算是龙锐本人也听不出其中的差别来。

    林卓文将那把作为凶器的黑铁刀和几枚数字腰牌埋进了一条小溪的水底,相信水流会冲淡所有的气味,这些东西他不能带着,也不想随便暴露,他不知道这神奇的修仙界是否有办法从这些物品上找到凶手的线索,就像穿越前的指纹等等。

    这个计划说不上完美,但却是林卓文目前能想到并能做到的最好的了,而且即便这样他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果叶松不是太自信而是第一时间就偷袭林卓文,瞄准林卓文的脑袋,林卓文几乎是必死,无论如何,叶松的命器弩箭对于现在的林卓文来说,如果偷袭成功绝对是致命的。

    林卓文不知道,在他离开后不久,傅明玉就带着人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再看到叶松的尸体后,傅明玉当众发誓要为叶松报仇,手刃龙锐,只是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龙锐的踪迹,没能找到罪魁祸首,同心盟众人的愤怒无处发泄,将附近路过的几个兄弟会的成员都狠狠收拾了一顿,虽然没有弄出人命,却也要了这些人半条命,让他们行动艰难,想要按时到达出口都困难,就更别说抢夺他人腰牌通过试炼了。

    叶松死亡的影响远不止于此,接下来的几天里巨木谷彻底成了同心盟和兄弟会的战场,互相指责对方先挑起事端,斗争愈演愈烈,在试炼结束之前,竟然又伤了两条人命,不过这些林卓文都是事后才知道的,他现在想的是如何从别人手中夺取几枚腰牌来通过试炼,试炼开始到现在才三天时间,剩下的时间说少不少,说多却也不多了。

    林卓文并没有往可能人多的地方去,那里往往都是三五以上结队而行的修士小团体,林卓文单人独剑根本没有可能讨了好去,不过入门试炼已经开始几天了,此时还会独自行动的已经很少了,而且这其中大多还是那些被抢夺了腰牌没有团体愿意接收的失败者,而剩下的少数则是对自身实力颇有信心的,并不是那么好拿捏的角sè。

    林卓文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目标,直到第五天中午,林卓文正沿着一条小溪前进,这样碰到其他人的几率会更大,门派给的饮水并不充足,参加试炼的弟子需要在试炼期间寻找水源自行补充。

    林卓文绕过一块大石,眼角忽然撇见一物,脸sè不由一喜。

    一枚数字腰牌静静地躺在前面不远处,是谁不小心落下的吗?真是太粗心了,想不到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

    林卓文正要走过去捡起那枚腰牌,忽然心中一惊,这极可能是一个陷阱,数字腰牌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有人会轻易遗落?而且还在水源附近,虽然这里相对其他地方算是偏僻的,但是这里已经很接近出口,经过的人应该也不少,没有理由没人发现的,虽然不排除是有人刚刚落下的,但是林卓文宁愿更小心一点。

    林卓文悄悄地退后几步,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然后小心地将自己隐藏了起来,时间所剩不多,就算是陷阱自己也要想办法试试看,聪明的动物总能从猎人的陷阱里偷走诱饵,难道不是吗?

    耐心,林卓文并不缺,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那块数字腰牌依然安静地躺在哪里,林卓文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但是这都是表象,林卓文还在等,等那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又过了半小时,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终于出现了,那是一个很瘦小的修士,瘦小修士看到数字腰牌的时候显然也考虑到了可能是陷阱的问题,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前去捡,但是最终也没能抵住这诱惑向着地上的数字腰牌走了过去,他的腰里挂着一块腰牌,那是他自己的腰牌,只要拿到地上这一块,那么自己就有很大几率可以通过入门试炼成为外门弟子了。

    瘦小修士捡起数字腰牌的时候,连林卓文都替他担心了一把,但是预想中的陷阱或偷袭并没有出现,这让林卓文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莫非真的是自己多心了,这枚数字腰牌真是别人不小心遗落的?不过既然这不是别人设下的陷阱,那么自己便不客气了,它现在是自己的陷阱了,林卓文并不介意收下这送到眼前的两枚数字腰牌。

    瘦小修士拿起数字腰牌后,小心地退出三步,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出现后,这才呼出一口气,打算转身离开,林卓文等的就是这转身的一瞬间,这时候是瘦小修士最大意的一刻,对他发起偷袭也最容易成功,不过林卓文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瘦小修士已经被头顶突然出现的一张大网捆了个结实。

    不是没有陷阱,只是陷阱的主人显然更加懂得把握时机,那张大网出现在猎物jing神最松懈的一刻,林卓文按下即将冲出去的姿势,心中不免后怕,如果换成是自己,十有仈jiu只怕也要着了道,虽然自己身上并没有可供抢夺的腰牌,但是想来一顿皮肉之苦也是免不了的。

    从树上跳下一人,毫不客气地收走了瘦小修士的两枚腰牌,又在他身上狠狠地踢了几脚,这才放他离开。

    孙星晖,阳光透过树冠照在那人的身上,林卓文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兄弟会的二当家,那个总是眯着眼笑得邪气的家伙。

    “一个个都蠢得跟猪一样,这么明显的陷阱都看不出来。”孙星晖一边说一边将两枚腰牌挂在腰带上,他的腰里已经挂了一圈数字腰牌,足有十多枚,想来或许都是他通过陷阱收货的战果。

    林卓文很是眼红孙星晖腰里那一圈的数字腰牌,但是也很奇怪,最多只要三枚腰牌就能通过入门试炼,他收集这么多是要做什么?莫非他有收集癖不成?

    “林卓文,我不是说你,你比那些猪都聪明。”孙星晖忽然一转身,向着林卓文藏身的地方说道。【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