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叶松之死
    “没听清吗?我叫你不想死的话,留下腰牌赶紧滚蛋。”龙锐见林卓文还在发愣,不由语气冰冷又重复了一遍。

    紧了紧手里的剑,林卓文终究还是没有将之拔出来,摘下腰里的数字腰牌丢在地上转身而去。

    修为差着两层,林卓文靠着掌握的几个术法或许有一战之力,但是要弥补这两层的修为落差,要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少,甚至受伤,这才是入门试炼开始的第一天,如果现在受伤,对于后面几天的试炼会很不利,毕竟他可是孤身一人,什么都得靠自己,何况还有一个不知道在哪里憋着坏要对付自己的叶松。

    摸了摸空荡荡的腰间,自己或许是入门试炼以来第一个失去数字腰牌的人了吧,诺大的巨木谷,自己竟然还能和龙锐随机到一起,自己的人品还真是有够衰的,不过转瞬,林卓文的嘴角又翘了起来,这或许是自己的幸运也不一定。

    很快,林卓文就发现能够在入门试炼开始的第一时间就被人夺去腰牌,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没有了腰牌,自己在别人眼里就不再是可抢夺的目标,倒是会防备着自己去抢夺他们,反而不会来招惹自己,林卓文可以专心地寻找巨木谷的出口。

    第二天,林卓文找到了一个标志xing的小湖泊,沿着这形状如瓜子壳一样的小湖走了半圈,林卓文就对照着电脑里的地图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和方向,林卓文又计算了一下自己和出口之间的距离,发现留给自己的时间很充足,所以林卓文走得并不急。

    林卓文并没有刻意避开他人隐藏自己的行踪,不光是叶松想要在这里教训自己,自己也想在这里和叶松做个了结,相信叶松很快就会从其他人那里知道自己的行踪,希望他能快点找上来吧。

    叶松的动作很快,或许他出现的位置本来也离林卓文不远,很快他就出现在了林卓文的面前。

    试炼开始的第三天中午,林卓文正靠着一棵横倒在地上的枯树上吃干粮,门派里发的肉干实在有些硬,崩得人压根生疼,林卓文花了不少时间才囫囵嚼吞了个半饱,心中不免有些腹诽门派的小气,低阶丹药里有一种叫“辟谷丹”的丹药,吃一颗就能让人一个月不吃不喝,每人发上一颗岂不省事。

    “呲——”林卓文只觉手中一震,里面的肉干已经被一支箭带着插入旁边的泥土里。

    “什么人?”林卓文霍然起身,长剑已然出鞘,自己真是太大意了,若是来人瞄准的是自己的脑袋,只怕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林卓文,你可真是悠闲啊,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在进入巨木谷的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出口去。”叶松从一棵大树后现出身形来,手中握着一只弩,弩弦上另一支弩箭,箭尖闪着幽幽寒光。

    “叶松?莫不成你真的想在这里杀死我?你可别忘了器灵派入门试炼的规矩是不可以伤人xing命的。”林卓文见到叶松的那一刻,紧张不安的心反倒镇定了下来,该来的总会来。

    “规矩总是有漏洞的,如果有人看见并作证你是自己溺水而亡,你觉得这算不算漏洞?而且这次主持入门试炼的傅和畅长老可是傅明玉的太叔祖爷爷,只要傅师兄打声招呼,我想傅和畅长老是不会深究此事的。”叶松并没有走近,而是靠在大树上不无得意地解释道,手里的弩箭始终锁定林卓文。

    “看来你还真是跟了一个好主子啊。”林卓文语带嘲讽。

    “你!”叶松显然被林卓文的语气激怒了,刚要发作,不过转瞬又平静了下来:“死到临头还嘴硬,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根本还没有认清修仙界,这里实力绝对一切,而灵根资质又决定实力,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跟随强者才能得到保护,才能走得更远,就像现在,有了傅师兄的帮助,我要杀你根本不会受到任何门规处罚,而你,却只有等死的份。”

    “最后一个问题,我和你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让你非得杀我而后快?难道就因为阿兰?”林卓文问出了自己心中一直以来最大的疑惑。

    “阿兰?怎么可能?现在她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成为修仙者,我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就像你当初说的,那时候我还是一条生活在水里的鱼,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高远的天空和更多美丽的事物,当初我不懂,现在我懂了,我现在就是天空里飞翔的鸟,那些鱼怎么还可能入我的眼。”叶松顿了顿,接着道:“至于要杀你的原因,在甘泉村的时候,你不觉得你的出现太让人讨厌了吗?你出现之前,我是村里最出sè的小伙子,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透着崇拜,所有姑娘都想把花球丢给我,就连老村长都说死后要将村长的位置传给我,可是你出现后,这一切都变了,你抢走了我所有的风光,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我除了杀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夺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吗?”

    “看来我的确不经意间抢了你的风头,你要杀我也说得过去。”林卓文皱着眉头,看来自己bug般的存在的确吸引了不少仇恨值,继续问到:“不过,现在你我都已经入了仙门,成了修仙者,以前种种现在看来根本不重要,你为什么还要杀我?”

    “呵呵,很简单,我看你不爽,修仙界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我比你强,我杀你还需要其他理由吗?”叶松笑得很得意,在他看来实在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理由了,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生杀予夺的感觉让他莫名地兴奋。

    “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简单,直接。”林卓文心中不免感慨,自己还是没能完全融入这个世界,总想着所有的恶意都应该有更加明确的动机。“那么,你打算怎么杀死我?用你手里的弩箭shè穿我的心脏?”

    “当然,死在你自己发明的弩箭下,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而且我还得谢谢你的发明,让我有了这件命器,你不知道它现在的威力有多大,就算是铁板我也能一箭shè穿。”叶松觉得将弩做为命器炼化实在是自己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他用它shè过石墙shè过铁板,但还没shè过活人,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

    “通——”弩箭shè在林卓文的身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林卓文却并没有如叶松预想的那样惨叫着倒下,而是一个跨步,顺捷无比地冲到了叶松的身前,在他回过神之前将剑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迅捷术,提升施术者自身的移动速度,作为低级术法,迅捷术的提升效果其实很有限,但是林卓文时机把握得很好,抓住了叶松因为弩箭失效失神的一瞬间,一举冲到了他的面前。

    “怎么可能?就算是铁板我也能一箭shè穿,你怎么可能没死?”叶松直到此时才回过神来,看着林卓文心口插着的弩箭犹自不能相信,不甘地问。

    “一块铁板的确挡不住你的弩箭,但是如果再加上坚铁肉身这个术法呢?”林卓文解开衣服,取下里面贴身绑着的铁板,铁板此时已经被弩箭shè穿,但是林卓文的身上却没有留下任何伤口,箭尖触及的地方只有一个浅浅的白印。

    坚铁肉身,让施术者的身体坚硬如铁,只不过能维持的时间极短,叶松如果不是靠着施法程序做到几乎瞬发,恐怕很难掌握好这其中的时间差。

    “你竟然练了术法?”叶松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他看了看架在脖子上的剑又笑了起来:“不过那又如何,你不敢杀我,杀了我门规要处罚你,而且傅师兄也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如果杀你的另有其人呢?”林卓文忽然一张嘴,左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黑铁刀毫不留情地向着叶松的胸前砍去。

    炼气期的修士身体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在没有法术加持的情况下照样会被凡器级别的刀剑轻易割开。

    缩物术,可以在一定时间内缩小物品并减轻重量,施法目标只能是凡物,据说这是古修士研究储物袋的副产品,因为时间和凡物目标的限制,这个术法几乎没人会去修炼。

    被施展了缩物术的物品会带着一定的灵力波动,林卓文只能将之藏在嘴里,利用自身的灵力波动掩盖过去,林卓文凭借掌握的几个术法完全可以通过试炼,他之所以带着铁剑完全是为了惑人耳目,刀和剑造成的伤口可是有很大差别的。

    叶松的那把命器弩在他身死的那一刻便消失了,林卓文并不吃惊,这本是命器的特xing,命器和器修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命器被毁,器修会丢命,同样,器修死亡,命器也会消失。

    对于杀人,林卓文并没有预期中的不适,或许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比较真实的游戏而已,杀死一个npc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林卓文摘下叶松腰里的几枚腰牌,并没有继续检查尸体,叶松身上的东西现在拿了只会招来麻烦,就这几枚腰牌,林卓文也是为了故意伪造现场才取走的。

    林卓文收拾好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藏身在附近,想要嫁祸他人只凭一道刀伤还远远不够。【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