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宁长老
    “是宁长老!

    想不到,这一场打斗,竟然惊动了执法殿的宁长老!”

    这个老者一出现,周围立即就有学员,吃惊地说道。

    所有的学员和追随者,望着这个宁长老,都是露出来害怕的目光。

    因为,这个宁长老,掌管着学院之中的执法殿。

    执法殿,专门负责惩罚犯了过错的学员。

    可以说,学院之中,几乎所有的学员和追随者,都是对执法殿的人,有一种自心底里的害怕。

    因为,无论是谁,一旦被执法殿的人盯上了,多数不会有好结果。

    而这个宁长老,就是掌管执法殿的。

    所以,整个青龙学院之内,所有的学员,对这个宁长老,都是谈虎色变,十分惧怕。

    “林飞,小心,这个宁长老,和宇门的关系十分密切。

    他和宇文家族的一些高层人物,十分熟络,在我们学院之中,他也曾经多次出面庇护宇门。

    而且,他掌管执法殿,你尽量不要得罪他。”

    看见这个宁长老出现,夏天峰也是立即向林飞送传音。

    “哦?

    原来这样。”

    林飞望着宁长老那不善的目光,心中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

    “林飞,宁长老来了,你还不上前跪下来,接受惩罚吗。

    简直是没大没小!”

    宇文杰冷笑,他望向林飞的眼神,有点阴鸷。

    沈冰冰跟在宇文杰的身旁,望向林飞的目光之中,有着一种恶毒的快意。

    “林飞见过宁长老。”

    林飞无奈,上前行了一个礼。

    毕竟,人家是学院的长老,见面行一个礼,还是应该的。

    “林飞,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到宁长老,居然也是大咧咧的。

    是让你跪下来,叩头请罪!”

    宇文杰大喝道,目光深处,涌动着痛快的之意。

    林飞目光猛然凌厉起来,刀子般盯向宇文杰。

    “关你什么事,你代表宁长老吗?

    你再这样不知所谓,休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林飞的脸色冰寒,这个宇文杰,分明是借着宁长老的威势,趁机打压侮辱自己。

    凭林飞的性格,怎么可能屈从。

    “林飞,你太放肆了!

    当着宁长老的面,你居然也敢这样无礼!

    你这是不把宁长老放在眼内吗!”

    宇文杰朝林飞大喝。

    周围的人都是变色,目光都是望向宇文杰,他这是要做什么?

    这显然是想惹起宁长老对林飞的恶感,借宁长老之手,对付林飞。

    “嗯,恐怕林飞要遭殃了,宁长老和宇门的关系,可不简单。”

    一些知道内情的资深老学员,则是在心中想到了这一点。

    “妈的,与你有什么关系,竟然敢在这儿无端生事!

    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林飞大怒,被这个宇文杰撩拨得怒火冲天,冰寒的目光,盯着宇文杰。

    一股强悍的元力威压,铺天盖地向宇文杰压迫过去。

    宇文杰不由得脸色一变,连连后退。

    这个宇文杰,也只不过是青龙学院刚刚入院不久的新生,以林飞现在的战力,要对付他,简直就是对付轻易而举。

    “够了!”

    就在此时,那宁长老一声断喝,他动用了元力,其音如雷,震得虚空都在轰鸣。

    一股可怕到极点的元力威压,从天而降,直接施加在林飞的身上。

    顿时,林飞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座大山压住,行动举止,变得艰难无比。

    滔天的法则之量,完全就控制了林飞身体所在这一片空间,将林飞紧紧封印。

    “宁长老,这个林飞实在太猖狂了。

    自从进入我们青龙学院之后,凭着区区追随者的低贱身份,累累行凶作恶,打伤了许多学员。

    而且,还无故烧毁学员的修炼山峰,毁坏学院内的建筑。

    宁长老,请将这个林飞定罪,从重处罚!”

    此时,那宇文杰心中大笑,趁机火上烧油,朗声向那宁长老说道。

    “不错!

    宁长老,这个林飞,将我们数百个宇门的成员,打成重伤,凶残得令人指,请宁长老从重处罚,替我们申冤!”

    这个时候,那轩辕破军也是出现,向宁长老说道。

    “请宁长老从重处罚林飞,替我们申冤!”

    其他的那些宇门成员,也是齐声说道。

    “宁长老,这些宇门的人,在恶人先告状!

    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宇门招惹林飞在先!”

    这个时候,任姗姗实在气不过,身形一动,来到林飞的身旁,向那宁长老说道。

    “不错,我可以作证,宇门的人在学院之内,横行霸道,欺压良善,是他们主动欺负到林飞的头上,林飞才还手的。”

    玉凤公主也是娇躯扭动,来到林飞的身旁,声援林飞。

    “宁长老,我们也可以作证,事实上,真正凶残的,是宇门的这些学员。”

    夏天峰也是带着一帮夏门的成员,纷纷叫了起来,进行声援林飞。

    顿时,双方的人员,都是互相对骂了起来。

    宇门有数百人,夏门也有数百人,双方的人数,不相上下。

    场中,顿时一片喧闹,叫骂之声震天。

    “够了!”

    蓦地,那宁长老再次冷喝,滚滚声浪,瞬间压住了所有的叫骂声。

    众人只觉耳中嗡嗡作响,甚至神魂体也是微微眩晕,不由得骇然,哪里还敢出声。

    “林飞,你现在跟我执法殿,是对是错,我自然会调查清楚。”

    宁长老终于说话了,他的目光,望向林飞,看不出是喜是怒。

    可是,林飞却是在他的眼内深处,看到了一丝兴奋和贪婪之意。

    不好,这个老家伙似乎是心怀不轨!

    以林飞的心智,立即就是起了警觉。

    “宁长老,我并没有什么过错,为什么要执法殿。

    而且,学院培养学员的方式,一向都是鼓励学员之间的各种竞争的。

    我和宇门之间的争斗,完全就是学员之间的正常竞争,为什么宁长老忽然要管这种事了呢?

    如果说到打伤学员,估计这几十年以来,我们青龙学院之中,被宇门欺压,甚至打伤的学员,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吧。

    为什么执法殿不管,偏偏轮到我身上,执法殿就要管了呢?”

    林飞反问道。

    林飞自然不可能傻到,跟这个宁长老执法殿。

    这个宁长老的一身修为,高深莫测,如果落入他的手中,多半没有好下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