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 七子的审判(30)
    哑巴女孩的平生信息很简单,或者说很单调,蓝礼也早就打听了个清楚。

    她最初是被一位地位很高的老修女收养的弃婴,后来那位叫做梅瑞雅的老修女死了,拉娅就变成了一个少有人理的孩子。

    年复一年的在这座圣堂当中成长,吃穿有圣堂供应,日常除了捣乱之外也干不了别的,女孩唯一会做的事情是洗衣服,似乎是那位收养她的老修女教的。因为这点,圣堂管理层曾想让她负责给其他修女们洗衣以证明自己的劳动价值,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圣堂中另一位名叫艾妲的修女与那位死去的老修女似乎关系密切,而艾妲修女又是所有修女的领头者,所以就算拉娅做的许多事情都非常过分,她也没有将之赶出去,反而常有维护,时不时还会去照料一番。

    发觉到拉娅身世有问题后延伸出的另一个问题,让蓝礼有些无法静下心来,于是他也没理会此时天色尚早,才刚刚到了自家屋子门口,就复又改变方向,转头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长时间在这个居住区当中生活,他对于这里的一些名人多少有所了解,所以知道那位叫做艾妲的修女目前应该在花圃浇花。

    果不其然,当蓝礼顺着居住区错综复杂的巷道走到一处被建筑包围着的空地小广场中时,他就见到了那位在修女们心中德高望重的存在。

    只是当蓝礼开口询问收养拉娅的那位修女后,对方回答的却很出乎他预料。

    “我其实也并不与梅瑞雅熟悉,她是从东大陆来的。”有着一头黑白掺杂头发的老修女边浇花边缓缓道:“因为她资助了圣堂一大笔钱,所以我们都很尊敬她,但她很孤僻,平常时候除了与拉娅那孩子相处外,从不与我们说话。

    东大陆是对狭海对面那块大陆的简称,正式名字是厄斯索斯,也就是自由贸易城邦所在的大陆。

    “她长的什么样?”蓝礼询问。

    “没有头发,半边脸被烧伤过,其他很模糊,时间太久了。”这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人慢吞吞地回答,说话时枯瘦的手指触碰着一朵看起来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记得很漂亮。”

    蓝礼闻言皱眉,然后突然问:“既然没什么关系,为什么您为何那么照顾拉娅?她们都说您是因为旧情?”

    “因为我的耐心比寻常修女要多得多,爵士。”对方闻言呵呵一笑:“你曾经说的那些话没错,我们不应该忽略眼前的可怜人,更何况梅瑞雅修女留下的钱足以替拉娅赎很多罪了。”

    她边说边直起腰来,然后一脸欣慰地看着那原本凌乱的花圃被重新弄的整齐美丽,同时朝蓝礼道:“很多人都尝试过接触拉娅那孩子,但都没有用。我不太清楚您是怎么办到的,但爵士您既然能改变她,就希望您多多照顾她。她是个可怜的孩子,以前有梅瑞雅修女在,梅瑞雅死后我也可以多少给她一些照料,可我死后该谁照顾她呢?她自己是肯定不成的……”

    她随后唠唠叨叨了一番,蓝礼静静听着,最终一切话语落下后,他朝这位老人躬了躬身,随即转头离去。

    对方在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背影一眼后,摇了摇头,随后复又从口袋中掏出一袋花籽来,重新忙碌了起来。

    没有从艾妲修女那里得知太多消息,但所了解的却让蓝礼心中的某个猜测更加严重,于是当他返回屋舍后,直接推了推床上熟睡着的光头男孩,直到对方咕哝着苏醒过来。

    时间还太早,周围环境除了鸟鸣声外什么都没有,乃至于被叫醒后男孩满脸茫然不已,继而揉了揉眼睛,略带起床气地回答了一句蓝礼刚刚问过的问题。

    “我都说不知道啊,我祖母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我父亲可能都不清楚,这我哪知道啊?”

    “你仔细想想。”蓝礼蹲在他床侧严肃地询问。

    “仔细想想也是不知道的。”男孩梗着脖子回答,但在对方眯了眯眼睛后,他却还是不甘不愿地撇了撇嘴,然后迷迷糊糊的琢磨了好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祖母失踪前好像和祖父吵架了。”他语气迟疑地道:“好像吵的很凶,然后她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啊。”

    男孩道:“可能先回龙石岛了?我们家的人一吵架,其中一方肯定就会跑回龙石岛去,我祖母应该也不例外吧,后来她可能去了东大陆?她好像常去东大陆,我父亲说她对那里总是很感兴趣。”

    “别的事情呢,有没有一些比较奇怪的?”

    “奇怪的……”男孩苦思冥想了半天,最终开口道:“她有一颗怎么孵也孵不出来的龙蛋,这算是奇怪吗?”

    “金色的?”

    “也许吧,我不知道。”

    说着,男孩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些特殊消息,只是这事可能涉嫌诽谤自家长辈,他就有所犹豫。

    不过看了看蓝礼眼下这严肃模样,男孩还是道出了口。

    “我小时候听祖父说,祖母可能是疯了,没事整天就钻研那些根本用不出来的魔法咒语。父亲不这么说,但他说祖母总喜欢胡思乱想一些事情,比如她认为世俗权利没什么打紧的,学习魔法才是正途,因为魔法可以让人变成任何人,她还总说她那颗蛋不是死蛋,是一颗充满生命的蛋,里面孕育着一条非常强大的魔龙。”

    “那颗蛋后来孵出来了吗?”

    “我不知道,祖母把它带走了。应该是没孵出来吧,这种事情瞒不住的,但没听说有哪里多出一条龙。”

    蓝礼点了点头,见男孩实在说不出什么了,就拍了拍他的脑门,让他自行歇息。

    男孩伊戈反而没了睡意,见这位金发骑士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他好奇地问道:“爵士总打听这些干什么?你家难道有长辈和我祖母认识?”

    “差不多吧。”蓝礼回答,站起身来走向自己床铺,同时口中道:“再睡一会,睡醒了后跟我去圣堂的墓园一趟。”

    “墓园?”男孩闻言一愣。

    “去那里干什么?”

    “看望一位故人。”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