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二章 王洪波
    陈元确实等不住了,他已经明白,沈复不单单是在一直吊自己的胃口,还用这种态度一直加重筹码。

    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等会沈复不管提什么要求,在林逸的面前自己都不太好拒绝。

    听到陈元的话,沈复端着的酒杯也轻轻的放了下去,看着陈元,嘴角微翘。

    “陈社长,我可以教你陈兄吗?”

    “沈学长请便。”

    沈复像是没有听到陈元言语中的生分,依旧是自顾自的笑道。

    “是这样,我今天找陈兄你其实并不是为了训练营的事情,相信以陈兄的眼光也看得出来我别有所图了。”

    点点头,陈元不置可否。

    “既然陈兄愿意见我,我也不再好意思藏着掖着。”说着,沈复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陈元,“我的意图相信陈兄也猜到了,就是为了和你交一个朋友,但是我知道,像陈兄这样的人,对于朋友肯定是极其严格。”

    听着这话,陈元看向沈复背影的眼睛开始眯了起来。

    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

    仅仅是三言两语就把陈元掌握的主动权给抢了过去,还没有让人太过反感。

    而且陈元现在也更好奇了,沈复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那么接下来他又要说些什么?

    而对于陈元的沉默,沈复没有任何一丝意外。

    “所以为了和陈兄你有这样的交谈机会,我只能在中午的时候出此下策,还望陈兄不要见怪。”

    说着,沈复再度转身,眼神真挚的看着陈元,然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看着这幕,陈元眼中的警惕更甚了一分。

    他不相信,像沈复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仅仅是为了和自己交朋友就能有如此作态。

    “不瞒陈兄,我想要和你交朋友的原因就是看重了陈兄你的各种关系。”摆正身子后,沈复仍旧是一脸的坦诚,但是如鹰钩般的鼻子怎么看怎么出戏,像是一个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

    “可能陈兄你现在还不太清楚自身除了战力之外的价值,先说说军区这一边吧,像陈兄这样一进军区就被选入特殊部队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和陈兄一样年轻的,史无前例,而被选入特殊部队之后,往后在军区里将会一直接受到最重点的培养,可谓是刀尖部队。”

    “然后就是陈兄的另外一个朋友,马腾云。”沈复微微一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眼中的野心,“马氏的财力和影响力相信陈兄也明白,有了马腾云这个稳稳站在陈兄你这一面的朋友,相信陈兄的未来肯定会超出常人很多很多。”

    陈元一边听,一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对于沈复的直言不讳,陈元还是有些不适应。

    一直以来,陈元接触的最多的,都是一些阴谋诡计,像沈复这样的阳谋不是没有,但是很少,而且也达不到沈复这样的程度。

    “最后就是古校长等人。”

    听到这话,陈元端起酒杯的手就是一僵,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虽然很多临大的学生都认为校长等人偏爱陈元,但是他自己明白,沈复这句话的是在直至矛头。

    能让沈复特意放到最后一点说出来的,不可能是单单的偏袒那么简单,沈复肯定猜到了四老对自己的

    特殊照顾,那些后门和小动作,应该是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的。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沈复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陈元的眼神就像是一头雌伏的雄狮,只要自己胡乱踏进对方的领地,迎接自己的,只会是咬向自己喉咙的血盆大口。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复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情,眼中露出些许的坚毅。

    话已经说到这里了,不可能再半途而废!

    “如果我没有猜错,陈元你和古校长等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但是具体的我并不知道,可是我能够确认一个点,你是能让华南,不,华夏古武修为最顶尖之一的古剑沧当做年青一代古武者领袖来全力培养的人,这样的你,潜力有多大,未来有多宽广甚至连我都无法想象,毕竟当初白阶横空出世的时候,古校长他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有你,陈元。”

    包厢中的气氛慢慢的冷了下来,门外的林逸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推门进入。

    而陈元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之后不停地把玩着这个别致的酒杯,眼神莫名。

    在刚刚,他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沈复这样的人,如果不能成为朋友,那么就只能是敌人。

    被这样的人记住,就像是被一只蛇盯上了。

    至于会不会成为农夫,只有看陈元自己的。

    “沈学长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站在陈元身前沈复也一直有些忐忑,刚才的话音落下之后,陈元身上传来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的有些心中打鼓。

    他在训练营见过了很多人,参与了很多场实战,妖兽也见了不少更是杀了不少。

    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是陈元这样的人,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一样,带着无边的血腥味。

    现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沈复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清醒了过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复再度谨慎的开口。

    “陈兄,我这些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告诉你我真实的目的,我不希望你一直对我抱有戒心,是,我是看中了你身边的关系,但更是看重了你这个人,我能给你的筹码就是你‘炎黄武社’的发展。”

    “诚然,和马腾云的头脑比起来我可能算不上什么,但是他只是个交换生,下一个学期就会离开临大,而我可以一直呆在临大为你发展社团,我相信你这样的人,绝不会让‘炎黄武社’仅仅是一个学生社团吧?”

    沈复的语气越来越重,眼中的坚定也是越来越盛。

    而他身前的陈元始终没有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但是玩转酒杯的手却已经停了下来。

    “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需要我付出什么?”

    听到陈元这句话,沈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学弟,也太难搞了吧?

    前一秒还跟一个涉世未深的纯真少年一样,后一秒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主宰。

    不过既然有了这句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有的谈。

    “我想要的,是陈兄你一份愿意相信的友谊,当然,我知道一开始不可能就这样,你可以慢慢观察,我等得了,如果真的能够成为陈兄你的朋友,我只需要在我困难的时候陈兄你能记住我这个人,如果你愿意主动的帮助

    和提携那肯定是最好不过的。”

    陈元没有说话,他完全明白沈复的心思,而且后者也将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现在好像除了答复已经没有其他的话可以说了。

    沉吟了片刻,陈元终于转过头来,看着这个费尽心思却又目的简单的人。

    陈元已经过了可以被雪中送炭的时候,现在想要靠近只会是锦上添花,所以沈复才会用这样的方法接触陈元,但是不得不说,确实很有效。

    “沈学长,你说的这些我明白,我也知道这是你的真实想法,但是归根结底,为什么呢?”

    既然沈复没有任何的掩饰,陈元也不准备绕圈子了。

    这句为什么,问的其实并不是沈复,而是陈元自己。

    照沈复的话来说,陈元现在已经如此的强大,为什么还需要沈复呢?

    换句话来说,就是在问沈复你到底有什么用。

    展望未来的话,陈元只要平安的成长起来不出什么意外,他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只要他想,就能把“炎黄武社”带出校门。

    所以沈复的话,其实就像是一纸空谈。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沈复却露出了笑容,显得胸有成竹。

    “陈兄,我可以让‘炎黄武社’的成长加快脚步,只要有三年,三年的时间我就能让‘炎黄武社’成为临江最强的跨校社团,不出六年,我就能让它成为临江市乃至整个华南地区最有名的古武协会,只有这样,‘炎黄武社’才能反过来在陈元你成长的路上提供帮助,而不是只能等待。”

    听到这话,陈元盯着沈复的眼睛看了很久,其中没有任何的虚心。

    他明白,如果沈复真的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自己确实没有理由拒绝了。

    而自己,也确确实实的很需要一心扑在修炼之上。

    虽然陈元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停滞不前,但是不可否认,最近的一系列事情确实让陈元没有什么空闲沉下心来修炼。

    将酒杯放下之后,陈元也同样站起身来,伸出自己的右手。

    “那么,沈学长,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只手掌,就这握在了一起,像是共同握住了未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元和沈复的微笑被一个门外的声音所打断。

    “临江大学了不起?陈元了不起?林逸,你特么再不给老子让开就不要怪我像在训练营一样打断你的狗腿!”

    “王洪波!这里不是经开学院,我劝你收着点!”

    “少特么屁话!林逸,我告诉你,你以前被我踩在脚下,现在也是被我踩在脚下,就算是在未来,你也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

    “王洪波,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做你放肆的……”

    “嘭”的一声巨响将林逸的话语打断,陈元包厢的房门被一股大力直接轰碎,两个人影也朝着陈元和沈复飞来,空中甚至飘起了点点的血雨!

    没有任何犹豫,陈元和沈复以更快的速度冲上前,一人一个将被打进来的两人给抱住。

    而包厢的门口,一个光头大汉在五个年轻人的簇拥下满脸桀骜的透过房门的大洞看着四人。

    “呸,渣渣就是渣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