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百一十章 说来就一定来
    汉尼斯的几个手下接到找老关的任务,下楼来到停车场,墨菲和吉姆两人走到汉尼斯的车边,打开车门,

    墨菲上车,跟在他身后的吉姆刚想上车,忽然看到油箱边好像有电线,吉姆心里猛的一惊,忙对驾驶室里的墨菲大喊,“停下,别动,别动,墨菲,车上好像有炸蛋”。

    “fk”,刚想启动汽车的墨菲吓的冷汗的冒出来了,咽口口水,握着钥匙的手不由的抖了几下,吉姆要是晚提醒他一秒,他就转动钥匙打着汽车了,那车立马会被炸上天。

    车外的吉姆同样紧张的不行,这要是炸了,他也别想跑,除非他丢掉伙伴自己逃。

    慢步的走到油箱边,吉姆伸手抓向油箱盖,十分缓慢的拉开盖子,就见两个电线一路伸进油箱外壳,缓缓拉出电线,看到电线上的磷粉块没伸进油箱里,吉姆心里猛的送了口气,抽出张小纸条,就见上面写着‘名字’。

    见鬼,万幸只是个警告,吉姆有些腿软的扶着车顶,几秒后稳住心神,拍了拍车顶对同样吓得半死的墨菲道,“没事了,没事了”。

    墨菲连忙打开车门下车,走到油箱边看着电线上的磷粉块和吉姆递过来的字条,“机关没放进油箱,否则我们两说不定就见上帝了”。

    ‘名字’,墨菲看着纸条上的字,大声骂起来,“这个疯子老头,上帝,别让我抓到他,我t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听到动静赶过来的其他几个保镖见这边没事了,才走上前查看起来。

    十来分钟后,汉尼斯办公室,保镖头头尼奇拿着电线和磷粉块走进来汇报道,“这个机关是两个一米长的电线,一头连接在后备箱灯丝上,一头绑着磷粉块,只要一打着汽车,磷粉块就会燃烧,点燃油箱,幸运的是这又是个警告,目的是想向您证明他能接近您”。

    “叮铃玲玲”保镖头头的手机响起,“喂”。

    “接到线报,那老头昨天住在城里一家私人旅馆里,人现在还没回去,要这么做?”

    “等我,我们去埋伏他”,尼奇心里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只要找到人,要抓住关玉明还不简单,对汉尼斯道,“找到他的住处,我带人去埋伏”。

    汉尼斯想了想,今天虽然意外连连,但关玉明却没想要的命,做的一切目的都是名单,所以汉尼斯道,“嗯,抓到了警告一番再把他轰走”。

    “明白,那我去了”。

    “小心点”。

    尼奇带着3个人手,开车一路来到一家叫普约尔的私人旅馆外,打电话把旅馆老板叫了出来,确认关玉明没还没回来,4人下车走进旅馆,在关玉明住的房间面搜查起来。

    而停车待在汉尼斯办公室不远处的关玉明,笑呵呵的看着手机,见尼奇四人进了自己房间后,对星期天道,“我现在上去见汉尼斯,你帮我定时2分钟时间引爆震撼弹和麻醉弹”。

    “好的,关先生,2分钟计时开始”。

    “谢谢,星期天,事情结束后我请你吃饭,我亲手做的天朝菜”,老关边下车边笑着和星期天道。

    刚发生爆榨,办公室大楼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老关一脸笑意的往上走,来到汉尼斯办公室外,星期天传来声音,“关先生,您房间里4人已经昏迷过去”。

    “谢谢”,老关点点头,拿出手机看了看就见尼奇墨菲四人躺在地上,“不会出意外吧”。

    “放心,关先生,震撼弹爆榨时已经把您房间的窗户震破,空气流通下,他们吸入的麻醉剂其实并不多,不会有生命危险”,说完星期天在把视频在老关手机上播放起来。

    画面一开始是尼奇四人走进房间,然后一人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其他三人开始搜查整个房间,

    不过没2分钟,“碰”的一声刺耳的震撼弹响声在房间里响起,埋伏在房间里的4人就像被人用锤子砸在脑门上一样,双耳嗡嗡的晕乎乎起来。

    接着又是一声轻微爆裂声,一阵气体在房间里散开,十几秒后4人全被麻晕过去。

    “没事就好,免得杀错了人”,收起手机,老关敲门“扣扣扣”。

    “请进”,汉尼斯的女秘书声音传来。

    房门一打开,秘书就尖叫起来,里面办公室的汉尼斯听到秘书尖叫从抽屉里拿出把手枪,握着走了出来。

    一见站在房间中间的老关,汉尼斯立刻拿枪指着他,“混蛋,你这混蛋竟然还敢来”。

    “你叫我来的,汉尼斯副部长,现在我来了,能告诉我凶手是谁了吗?”

    “你这个,你这个”汉尼斯被老关平静的样子气的只想打人,收起枪,“见鬼,我告诉过你我不知道,我也在查这件事”。

    “那就把你查到的告诉我,谢谢”。

    “fk,再说一次,我不知道”,汉尼斯指着老关,无奈的对秘书道,“贝丝,打电话叫尼奇他们回来,然后押着这个老家伙回伦敦”。

    “好的,先生”秘书忙拿起电话拨打尼奇的电话,可电话响了好半天都没人接听,秘书贝丝摇头对看着他的汉尼斯道,“没人听电话”。

    “什么,那就打墨菲的,打吉姆的”。

    贝丝点点头,电话再次拨打过去,可一分钟后4人的电话全拨了个遍,却一个接电话的都没。

    “你,你,你”,汉尼斯看着平静的关玉明,抬起手上的枪问道,“你这混蛋对我手下做了什么”。

    “别紧张,他们只是晕了过去,不过你要是不说,那后果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关玉明说完捂着耳朵小声道,“星期天,把图像传给汉尼斯先生”。

    “好的,关先生,图像传输完毕”。

    “叮”,汉尼斯身上手机响起短信声,拿出手机一看,就见他四个手下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关玉明没等汉尼斯出口又问道,“告诉我名字”。

    “fk,fk,fk,我t和你说过我不知道”,汉尼斯被关玉明的固执气的差点心脏病发作。

    见汉尼斯好像真不知道,关玉明无奈道,“好吧,那过两天再见,希望到时候你能查清楚谁是凶手”。

    “你哪都别想去”,汉尼斯抬起枪指着关玉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