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百零九章 又一个为女儿不顾一切的人
    “你好,女士,我叫关玉明,之前给你们打过电话的,今天来是想见汉尼斯副部长”,关玉明礼貌的点头道。

    “关玉明”,坐在办公桌后的女秘书一听这个名字立刻翻白眼,“你就是那个打了十几个电话的人?”

    关玉明点点头,“麻烦你了,我想见汉尼斯先生”。

    “抱歉,汉尼斯先生很忙,恐怕他没时间见你”。

    “那我可以等”,关玉明低声肯定道。

    “抱歉,您得离开了”,女秘书对两个保镖说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玩没了的打电话找汉尼斯先生,麻烦你们了”。

    站在关玉明身边和身后的两个保镖应了一声,“明白,贝丝”,上前抓着老关的胳膊,“你最好按这位女士说的做,否则我们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

    “no,no,拜托,我没恶意,我只是想见见汉尼斯先生,你们今天不让我见,我明天还会来”,关玉明这话一说完,两个本来就没多少耐心的保镖立刻夹着老关的胳膊,把他抬了起来,往大门走去。

    “咔嚓”,办公室里间一扇门打开,莱姆-汉尼斯站在门口看着被夹住的关玉明。

    秘书见汉尼斯出来,看着关玉明开口道,“他就是那个一直从伦敦打电话过来的人”。

    “上帝,先放开他,他是受害者,我们不能这么对他”,汉尼斯隐蔽的对两保镖做了个眼色

    保镖立马会意道,“没武器,都是些杂物和一盒象棋”。

    “那就放开他,对待老人要绅士点”,汉尼斯松口气,对关玉明招招手道,“来吧,我们聊聊”。

    保镖松开关玉明,汉尼斯带着他走进自己办公室,关上门语带无奈道,“关先生,电话里我和你说的很清楚,这次爆榨案的凶手是谁暂时还不知道,我明白你很愤怒和伤痛,但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

    “我知道您之前是ud组织的成员,能不能帮我查查,我只要一个名字”,关玉明拿出张剪下来的报纸递给汉尼斯,上面是汉尼斯是前ud成员的报道。

    接过报纸,汉尼斯看了眼,坐在老板椅上道,“我已经有30年不参加ud的事了,你想知道凶手是谁,得给我时间调查”。

    关玉明看这办公桌上汉尼斯一家人的照片,伸手拿起照片放在汉尼斯面前,“如果是您的女儿被害,您会这么做?”

    本来还有点耐心和同情心的汉尼斯一听关玉明这么说,仅有的那点耐心立刻没了,“再说一次,关先生,这是警察的事,就算知道我也只能告诉警察”。

    “谢谢”,关玉明见问不出什么,站起身对汉尼斯微微一礼,“希望您会改变主意,打扰了,汉尼斯先生”。

    走出办公室,关玉明提着袋子一路走到一楼的洗手间,走进隔断反锁上门,拿出袋子里的两个酒瓶,烟,线头和火柴,用他以往学到的技巧设计个简单的爆榨机关。

    做完这些,关玉明走出洗手间反锁门,还把写着修理中的牌子挂在洗手间门上,接着快步往地下停车场走去,一点没刚才那风吹就倒的样子。

    他只有3分钟的时间,那个小机关最多三分钟就会爆榨。

    “星期天,知道汉尼斯的车是那辆吗?”

    “是的,关先生,车牌号码xxx”。

    “谢谢”,关玉明只用不到一天时间就和星期天混熟了,当然这是他自己以为了,到现在他还以为星期天是个真真正正的人。

    找到汉尼斯的车,左右看了看,躲过摄像头,拿出口袋里的电线和磷粉块,把电线接到汉尼斯车的灯丝上,电线的另外一头则接着磷粉块,

    没把磷粉块放进油箱,他的目的不是炸死汉尼斯,而是逼他说出凶手,最后把张写着‘名字’的小纸条放进去,合上油箱外盖,步履蹒跚的走出大楼。

    临出大楼时看了眼手表,时间才过2分半,关玉明心里还有点高兴,看来自己腿脚虽然退步了,但手上的功夫还在。

    快路过拐角处时,特意看了眼汉尼斯办公室外的窗户,见窗户是打开的关玉明笑了笑,走过拐角,“轰”的一声爆榨声。

    这一下可把偷盯着关玉明的汉尼斯吓了个半死,没想到他这个前ud居然会有被人炸的一天。

    找人搜查了半天,得到结果后,一位督查走上汉尼斯的办公室。

    “来杯威士忌吗?”汉尼斯问道。

    “不用了,谢谢”,督查先生摆摆手,走到正喝威士忌的汉尼斯面前,“我想就算我问了你大概也不会说,所以你直接把你能说的告诉我”。

    这事汉尼斯绝对不会和警察说的,“抱歉,我是真不知道是谁”。

    督查先生听完一副我就知道这样的表情,撇撇嘴,“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幸运的是这个炸蛋只是个警告,威力不大,否则你也没机会和我说话了”。

    说道这,督查先生自己笑了起来,拿出张名片递给汉尼斯道,“想到什么就给我电话,我会对外说是气体泄漏引发的爆榨”。

    接过名片,汉尼斯看了眼憋着笑的督查先生,心里恼火的说了声,“谢谢”。

    “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吉姆帮我送送督查先生”。

    送走幸灾乐祸的督查,秘书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滴铃铃铃,滴铃铃铃”。

    女秘书拿起电话,“你好,哪位?”

    “我是关玉明,找汉尼斯先生,谢谢”。

    “上帝”,秘书连忙对汉尼斯道,“是关玉明”。

    汉尼斯楞了一下,没想到老关居然敢打电话过来,放下酒杯立刻走上前接过话筒,低声咆哮道,“你竟然敢在我办公室放炸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改主意了没,告诉我名字”。

    “见你个鬼的名字,你是不是疯了,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想知道就过来,我们当面说”。

    “好的,我稍后过来,一会见”。

    “咔嚓”,电话立刻被挂断。

    “fk”,汉尼斯楞楞的看着‘嘟嘟嘟’作响的话筒,根本不信关玉明还会上门找他,“该死的老头”。

    转头对手下吩咐道,“去酒店,私人旅馆找,他这种长相的人应该很好找”。

    “明白,先生”,两个手下点点头出门找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