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百零八章 如果可以我想自己报仇
    月票过百加更第二更,不欠账的感觉不错。

    启动车,威廉和关玉明都没说话,十来分钟后车子来到伦敦的庄园,带着关玉明走进客厅,佣人上咖啡后,威廉挥手让她出去。

    喝了口咖啡威廉没废话,直接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来找我,或者去找你的前队友们”。

    关玉明摇摇头,“除了卡洛斯和哈里-哈特两个人还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其他人都已经退休十年了,我不能打扰他们的生活,”停顿了一会,关玉明无奈道,“十年前我就联系不到卡洛斯了,唯一能找到的哈里又在金士曼,找他不仅他会有麻烦,我也会很麻烦”。

    “嗯,你知道哈里在金士曼?”威廉疑惑道。

    “知道,这些年哈里每年都会来我家过春节”,说到这关玉明脸上难得露出笑容,“小凡很喜欢哈里,每年过年的时候她都很期待哈里来,因为哈里每次过来都会送礼物给她”。

    说着说着,老关泪流满面,“我已经50多岁了,我就小凡一个孩子了,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中年丧妻和两个女儿,老来还要再经历一次丧子之痛”。

    “这个,这个,”威廉有些不知道该这么安慰,只能直接道,“你想亲手报仇,还是我帮你”。

    “你知道凶手是谁?”关玉明猛的看向威廉。

    “不知道”,威廉没在乎关玉明的眼神,这事和自己又没关系,眼神清澈道,“想找人,在地下世界发布个1000万美金的任务,要不了一个星期就能知道”。

    关玉明看着威廉清澈的眼神,再想想威廉确实不可能和爱尔蓝那些激近组织有瓜葛,歉意道,“抱歉,威廉”。

    “没关系”,威廉摇手示意没事。

    老关想了想最后道,“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亲手报仇”。

    “没问题,你等我会”,说完威廉来到地下室,拿出一个箱子,装几件装备回到客厅。

    把箱子放在茶几上,打开箱子拿出包装好的战斗服道,“里面有套防弹战斗服,你试试合不合身,除了狙击枪,机枪和穿甲弹,普通的手枪,长枪都打不破,对了,还能防刺防砍”。

    关玉明没多说,拿起战斗服向威廉告罪一声,走到一旁借着客厅里装饰物的遮掩换上和冲锋衣没差别的战斗服套装。

    活动活动了手脚,发现很贴身,关玉明走出来道,“很合身”。

    “那就好”,威廉指着小箱子里其他东西道,“剩下的是手机,隐藏式耳机,带夜视和红外的眼镜,”最后拿出一个象棋盒道,“兵卒是爆裂型,威力比得上波罗,车马是震撼弹,象士是麻醉弹,炮和将帅是燃烧弹”。

    说完威廉想了想,把炮和将帅拿回来,“这东西还是不给你了,威力有点大,这套象棋里的材料是新材料,不怕查,声控使用,也可以用手机遥控使用,最后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向星期天求助”。

    把星期天介绍给老关,威廉道,“从目前的线索来看,爱尔蓝督柏林一个叫莱姆-汉尼斯的家伙可能知道是谁做的,你先去盯着汉尼斯,我这边有具体的消息再通知你”。

    “明白,谢谢”,关玉明把耳机按威廉说的戴在耳朵里,眼镜戴在脸上,收起手机,象棋盒放进衣服外口袋,“事情结束我会答谢你的,再见,威廉”。

    “嗯,好运,关”。

    送走关玉明,威廉晚上和母亲吃饭的时候,随口提了句:“妈妈,您知道上任007现在在哪吗?”

    听着这个莉娜手上的勺子差点没拿住,有些心慌的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有些事想问问他”,威廉疑惑的看着自己母亲,莉娜的反常根本就没逃过威廉的眼镜,“他出事了,还是?”

    莉娜看着儿子疑惑的眼神,想了想道,“你别管他在做什么,总之他在帮我做事,还有我警告你,别去找他,听明白了没?”

    晕,见母亲严肃的样子,威廉有些傻眼,把关玉明引到督柏林,是想着把莱姆-汉尼斯和他身边亲近人都干掉,让上任007去偷梁换柱,反正他们两长的一模一样,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您说了算”。

    至于去找莱姆-汉尼斯的关玉明两人之间会发生什么,威廉现在就不怎么关心,反正过几天把主谋和凶手告诉关玉明和布隆姆利就是了。

    吃完晚餐,威廉叫来母亲的保镖头头安东诺夫,拿出四个手表形状的主动探测器道,“这是爆榨物探测器,只要发出警报,就说明你们50米范围内有危险”。

    安东诺夫领会道,“明白,boss,最近我们会小心点的”。

    “嗯,”让安东诺夫离开,威廉吩咐星期天道,“最近多注意点我母亲和阿比盖尔”。

    “好的,sir,我会时刻注意莉娜夫人和阿比盖尔小姐的”。

    晚上9点,阿比盖尔回到庄园就被威廉拉着去做健身运动,健身完威廉交待她最近注意点安全,戴好威廉给她的装备,再聊聊那些古董,聊聊博物馆的设计,一直到晚上12点两人才睡着。

    威廉到是睡了,得到消息的关玉明回到他家后,和唯一亲近的人交待了些后事,开着车离开伦敦往都柏林而去。

    开车上了摆渡船来到爱尔蓝,关玉明一路开到都柏林才找了家私人旅馆住下,休息几个小时,天一亮,他就起床去市场里买了些东西,然后直接去莱姆-汉尼斯的办公室。

    可能是老关一副颤颤悠悠的老人样子迷惑性太强,走进汉尼斯的办公楼根本没人阻止他。

    上到三楼看见一间办公室门外写着汉尼斯副部长的字样,关玉明敲门。

    “请进”办公室里一声女声传来。

    打开门,关玉明拿着个袋子晃悠悠的走进办公室,“你们好,我找汉尼斯副部长”。

    “你是谁?怎么上来的”,两个正喝着威士忌,保镖模样的人看到不是工作人员,忙上前拦着关玉明。

    其中一个人一把拿过老关手上的袋子检查起来。

    发现袋子里只是两个酒瓶,火柴,线头和烟,再搜搜老关的身上,只发现一盒象棋后,保镖才松了口气,“你有什么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