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回
    不过,谷宁通知大哥,并让他转告三弟,结果来的只有大哥一家。

    据大嫂私下透露,三弟媳妇看不上她这点东西,夫妻俩懒得来。原来,三弟媳的娘家有位伯伯升官,一位叔叔发财了,与他们沾亲带故的人跟着扬眉吐气。

    她的娘家兄弟因此接到大工程,让谷老三学当包工头。

    好日子在望,她恨不得与农村隔离。蔬菜要到大超市买,嫌普通的菜市场腥臭脏。她不仅自己嫌弃,还说谷宁那什么草来历不明会吃坏人,劝老大家也别要。

    改天让她兄弟进口一批香米回来,分一些给老大。

    谷宁听罢一笑置之,反正她已尽到姐姐的责任,兄弟爱来不来。

    至于小妹谷婉婷,她在深市那边吃香的喝辣的,厂里有食堂,要么出去吃,根本不必自己煮,所以拒绝二姐、姐夫的好意,不必给她寄了。

    那么,剩下的那些便按照罗宇生的意思,被一辆小货车拉回西环市酿酒。酿出来的酒可以拿到店里卖,或者送人,或留着自己慢慢喝。

    处理完大批量的乌甘草米,家里的三大缸也得用上,留点种子就好,预防存放的时间过长坏掉。

    一天早晨,罗宇生和儿子提一个麻袋的穗米,骑着小三轮下山磨粉,再拿一些出来准备酿酒给自己喝。

    “爸会酿酒?”罗青羽又惊又喜。

    “当然,想不想学?”罗爸笑看闺女惊讶的小模样。

    “想!”必须想啊!

    罗青羽点头如捣蒜,她嗜辣,同样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分偶尔喝一杯小酒。在未来不管吃什么都充满风险,还是自己做比较安全。

    练功的时间调到晚上,白天不能离开太久,爸妈都在,她没有太多的私人空间。除了补眠,她时不时要到他们跟前刷刷存在感,否则会引起家长的恐慌。

    在这期间,谷宁闲得很,每天和儿子在前边的客厅看书。罗宇生和小闺女就在后院酿酒,或给菜园子除草。凡是过密的农作物,一概给它们疏疏叶子。

    还要扩充菜园,补种几样果树和西瓜、香瓜等,大家各有各的忙,终于有了度假的样子。

    鉴于家中无人长住,又时常有人上山采药,为免误事,谷宁决定在院里种几样常见的草药算了。外边耕地里的乌甘草茬自生自灭当肥料,暂且丢荒。

    罗青羽知道,那些地荒不了多久,在收割乌甘草的过程中肯定有熟透的草籽落在地里,过不久它们就会长出来。

    当然,要长成今天这种规模起码要花几年时间,只要及时收割便能全部清除,不着急。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谷宁的假期就要结束。

    就在她回去的前一天早上,罗家人在前厅招呼两位特别的客人。

    “原来是丁叔,曾听我爸提过您,回来这么久我都没空去探望,失礼了。”谷宁和罗宇生歉意道。

    “不要紧,不要紧,我知道你们忙,所以拖到现在才来。”一身唐装的丁大爷微笑摆摆手,说,“我爱清静,平时带孙女出去玩,你就算去也未必见得着我。”

    当年谷老头去过几趟雷公山,见不到人,后来在外边的一次相遇互相才认识。

    阴差阳错的是,两个小的从未打过照面,直到今天。

    大人们在前厅说话,罗氏小兄妹在药房那边,一个在做题,罗青羽安静趴在竹席子上看小人书。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身上刺刺的,仿佛有谁一直盯着她。

    她下意识地抬头,正好与那位娜娜小姑娘黑亮的眼睛对个正着。奇怪的是,对方这次不怕了,依旧定定地望着她。

    罗青羽想了想,冲她招招手让过来玩。

    娜娜迟疑地抬头看爷爷,丁大爷笑看这边一眼,将小孙女推出怀抱示意她过去。

    “您孙女长得真好,像爸爸还是像妈妈?”看到小姑娘,谷宁母性大发,笑问。

    小姑娘的五官长得相当好看,脸蛋胖嘟嘟的,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转,是个机灵的孩子。

    她上薄下厚的小嘴粉润粉润的,精致优雅,长大以后一定更好看,充满东方的韵味。

    不像自己闺女,上下唇都薄,很多老人说她将来是一个比较寡情冷酷的孩子……简直胡说八道,她闺女不知多有人情味,小小年纪已懂得家庭责任感。

    连儿子都不如她,何来的寡情?

    “是呀,像她妈妈,她妈妈是苗族人,长得比较大气。”老人望着小孙女的背影感叹道。

    罗宇生悄悄碰一下媳妇的手肘,提醒她别再提孩子的爸妈,以免挑起老人的伤心事。

    话已出口,谷宁心里也在后悔,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啊,对了,丁叔,等会儿拿些乌甘草米回家煮吃吧?我们有很多,仓库要爆了。”谷宁赶紧岔开话题,“听小佑他们说你们经常上山采药,其实不用的……”

    吧啦吧啦,把山里的药材为嘛长得这么好的原因说了一遍。

    “……你拿回去,多种几回,把草灰沤成肥料堆在草药根,药性就会大大增加,我们家就是这么做的。”

    “哦?”丁叔惊讶得很,“那敢情好,我就不客气了。”

    他正疑惑,为嘛自己家种不出来呢。

    “嗐,客气什么?我爸那口坟多亏您老帮忙,都不知怎么报答好。”谷宁说着,罗宇生就打算给老爷子打包乌甘草米了。

    老人扬手制止,说:“先别忙,我有话问你们俩。”

    “哦?您问。”罗宇生又重新坐下。

    丁大爷往药房那边瞧了一眼,沉吟片刻,缓声问:“呃,你们家的姑娘,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见鬼什么的。”

    罗宇生、谷宁:“……”

    啊?!

    再说罗青羽这边,娜娜小姑娘来到跟前蹲着。

    “你干嘛老盯着我?因为我好看?”她悄悄问。

    没想到她人缘这么好,不仅老人、客人喜欢,连小孩子都不能幸免。

    谁知,对方眼里冒出两个大问号,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估计听不懂,索性不回答了,而是问:

    “疼吗?”

    “啊?”罗青羽同样不解其意,“什么疼?”

    一个是真纯,一个是伪纯,不同颜色的灵魂产生的代沟,不易沟通。

    “火。”小娜娜伸出一只小胖指,怯怯地欲往她胳膊上戳,既好奇又害怕,“你身上有火……”

    啊?!

    罗青羽顿时目瞪口呆。

    专注学习的罗天佑察觉气氛不对,往她们这边瞄一眼。但见两个小屁孩一蹲一趴在互瞪,不知搞么事。

    于是,少年漠然地把注意力放回资料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