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 赔偿
    三级金刚一出营帐,马上派出数百名探子,陆续进入圣城,寻找金霸的下落。

    探子将圣城中的酒楼,怡红院都翻了一遍,不但没看到金霸,就连金霸身上的一根金刚毛,都没找到。

    三级金刚唉声叹气,自认自己这些过江龙,敌不过金霸这地头蛇,应对金霸,他没有一点办法。

    三级金刚不敢回城外向黄泉复命,干脆躲在一家怡红院中,居住下来,安心养屁股上伤,又有吃有喝又有玩,连他都有些乐不思蜀了。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找不到金霸,你黄泉就踢老子的屁股,这就别怪老子,让你在城外喝西北风。”

    三级金刚越想越美,他身不由己,睡卧温柔乡。

    黄泉在城外,等不到三级金刚的消息,幸好自己从不缺三级金刚妖兽,一头头三级金刚被他派入圣城。

    可是,他等待了一天又一天,派去的三级金刚,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黄泉心急如焚,在营帐中喝着闷酒。

    这一天清晨,阳光还没有出现,山谷中小草叶尖上的露珠,还在闪闪发光。

    黄泉刚从睡梦中醉来,昨天的闷酒,让他此刻还头昏脑胀,当时,还差一点将自己卧床,踢得粉砰。

    不断敲打发胀的头,黄泉还时不时朝天空咆哮,咆哮一停,立马诅咒金霸,诅咒他不得好死,诅咒他断子绝孙。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一阵喧哗声,黄泉的无名之火又开始升腾。

    “什么回事,到底是什么回事?”黄泉朝大帐门口大声吼叫道,眼中凶光闪烁,双手化为拳头,不停地向帐门挥舞。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由小到大,由运及近,传入黄泉的耳中,黄泉清了清有些嘶哑的嗓子,以备不久之后的吼叫。

    大帐的门帘被挑开,首先进入帐内的是一个顶着虎头的黑皮大汉。

    黄泉仔细一瞧,黑皮大汉仅仅是二级妖兽的样子,可是,黄泉面对黑皮大汉时,他的血液开始逆流。

    血液逆流,意味着对手的血脉比他高了一个等级,这是黄泉心中的,不向外人道出的秘密。

    这个秘密,让他趋凶避吉,从而无数次死里逃生,使他活到了现在。

    “这妖虎,不简单,我不是他的对手。”黄泉纳闷,这黑虎仅为二级妖兽,身为四级妖兽巅峰的他,怎么会产生惧怕的心里。

    可黄泉还没想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对面的黑皮大汉,用一双黑碳一般的爪子,指着他问道:“你,是这群金刚的首领。”

    黄泉不想弱了威风,他把头一挺,趾高气昂地说道:“不错,有事么?”

    “当然有事,有大事。”黑皮大汉长啸一声,整个大帐便开始抖动。

    黄泉一愣神,心道:“我的乖乖,这下马威,令老子毛骨悚然。”

    “什么事?尽管说。”黄泉大声问道,他想耍耍威风,可惜面对黑皮大汉,他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总算找到了正主,好,太好了。把他们押上来。”黑皮大汉朝门口喊道。

    “来了!来了!”帐外传来数十头妖兽的声音,狼嚎,鸡啼,犬吠各不相同,声音有的粗鲁,有的尖锐,刺人耳膜。

    黄泉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捂着耳朵,双眼看着帐外,只见数十头三级金刚,被一群山鸡野狗推进了大帐。

    宽大的大帐,瞬间被挤得水泄不通,一般令人作呕的气味,直扑口鼻,黄泉肚中的苦水,直往嗓子眼冒。

    黄泉皱着眉头,大声问道:“什么回事,快说,到底是什么回事?”

    回答他的,先是一阵啼哭声,一只山间野猪婆朝他嚎啕大哭:“大人,你可要替老身作主啊?”

    “说,快说,快快说,是什么事?”黄泉捂着嘴,他是不想对野猪看第二眼,满脸皱纹不说,她一开口,那股气味,差一点要了他的命。

    山猪妖兽四肢肥硕,她一把拧住一头三级金刚妖兽的耳朵,朝黄泉走来。

    “停,停,你站在那儿说。”黄泉立马叫停了山猪的前行步伐。

    山猪妖婆倒是很乖巧,没有继续前行,却在那儿一把鼻渧一把泪,说完:“大人,你说他是不是你的手下。”

    黄泉看了那金刚一眼,正是自己派出查找金霸的手下,他点点头。

    “好!太好了!”山猪说完,便又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声音宏大,震耳欲聋,就连黑皮大汉也摇头晃脑,啸道:“别哭了,说话。”

    “好!”山猪停止了哭闹,她面对黄泉,手指着身边的金刚说道:“大人,他在老身强烈反抗下,还睡了老身,大人,你可要为老身作主啊!”

    黄泉听后,心就一阵阵发麻,自己的手下太那过了,圣城妖女多的是,他怎么会相中了这头老猪妖,还……

    黄泉越想越气,真想上前,一脚踹死那没长眼睛的手下。

    “她说的,可是真话。”黄泉大声质问金刚手下。

    “不,大人,我……”三级金刚语无伦次,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干那种事,三级金刚妖族真的想不明白。

    可想不明白是一回事,他确实用强了,是将令人恶心的山猪妖兽给干了。

    三级金刚摇头晃脑,他现在还糊里糊涂,记得是喝了杯酒,才发生了这回事。

    三级金刚是去寻找金霸下落的,他一心一意寻找,花费了大力气,连双脚都磨破了皮。

    他实在太累了,找了一个角落里,坐下来休息。

    一个挑担卖酒的野狗妖兽,从他身边经过,又饿又渴的金刚,强买了一壸酒。

    虽然没花一分钱,此时,三级金刚妖兽后悔得要死。

    如果重新选择,他宁愿去酒楼,花大价钱买酒喝,也不愿在小巷中喝霸王酒。

    “便宜的,没好货,你看这山猪妖兽,那是什么东西,我还干她,呸。”三级金刚泪流满面,他真的好后悔。

    黄泉更是怒发冲冠,什么样的将,带什么样的兵,他的兵,怎么会这样。

    “气死老子了。”

    黄泉大叫一声,差一点吐血,他扭头看向另外的一些三级金刚,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一回事?”

    被这些山鸡野狗押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大人,我……我……”众手下有口难言。

    “他在我怡红院吃住不给钱。”

    “他喝酒装疯卖傻,拆了老夫的店铺。”

    “他……”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金刚妖兽所作所为,一一诉给黄泉听。

    “这……这……”黄泉无言以对,他问众金刚手下:“他们说的,可是事实。”

    众金刚妖兽耷拉着脑袋,没有一妖出来反驳。

    “气死老子了。”黄泉呼天抢地。

    黑皮大汉嘿嘿冷笑,说道:“你,可不能死,苦主还需要你的赔偿。”

    “要我赔偿。”黄泉冷笑一声,他正准备推脱赖账,可抬起头一瞅黑皮虎妖大汉,心忽然不由自主地咚咚咚乱跳。

    “好,本君就赔偿,说,要什么?”黄泉问黑皮大汉。

    “妖丹,血晶,妖兽完好肉身,统统的要。”黑皮虎妖大汉郑重其事地回答。

    黄泉听后,松了口气,问那些山鸡野狗妖兽:“你们的意思呢?”

    “妖丹,血晶,妖兽完好肉身。”众妖异口同声地回答,非常整齐划一,清晰没有一丝模棱两可。

    “好!你去拿妖丹和血晶。”黄泉吩咐手下。

    手下离开后不久,便拿来了五只纳物袋,交给了黄泉。

    黄泉接过,打开一一检查,每一只纳物袋中,都装着数千颗妖丹,血晶,没有妖兽肉体。

    看毕,黄泉一笑,提着纳物袋,移到黑皮妖虎大汉身边。

    “先生,满意否。”黄泉笑容满面,将纳物袋递给黑皮妖虎大汉。

    黑皮妖虎大汉接过纳物袋,打开一看,立即皱着眉头,问道:“就这些?”

    “对,这些,足矣。”黄泉神气活现地回答。

    “足矣,足过屁?”黑皮虎妖大汉顿时火冒三丈,他一指那头山猪妖婆,说道:

    “山猪夫人,高贵典雅,身出名门,她的身体仅值几千颗妖丹和血晶。”

    山猪妖兽一听,立马昂首挺胸,摆姿弄势,故作风骚。

    “对,至少上万颗。”

    “不,应赔十万颗!”

    “十万颗太少了,得一百万颗。”

    众人呼声一声更比一声高,帐篷差一点被声音吵飞向天空。

    黑皮虎妖大汉见群情激愤,他双手向下一压,叫闹声戛然而止。

    “还有,猎狗兄弟的店铺,传承了数万年,是圣城的名店古迹。”黑皮虎妖大汉一指老猎狗,说道。

    老猎狗一听,便呜呜呜地哭起起,他对地一跪,就嚎啕大哭起来:“列祖列宗,老夫对不起你们,你们辛辛苦苦打造的基业,传到老夫手中,便毁于一旦。”

    众妖一看,全都满面泪水,他们面对黄泉,个个义愤填膺,大声呐喊:“赔,一定要赔,金刚一族,可别赖帐。”

    “好,好,好,本君赔,本君赔不行么,别这么大声,本君的耳朵都震麻了。”黄泉捂着双耳,大声叫道,头摇得象拔浪鼓。

    “赔,那是肯定的,否则,老子来此干嘛,决不是游山玩水乎。”黑皮虎妖壮汉冷笑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