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63章 再回郭庄
    郭义则站在西柳河边。

    郭采洁的一生可以用过山车的一生来形容,从她苍老的容颜便可以看出来,她一定经历了很多不应该经历的东西。以至于她这一生都没有结婚,没有子嗣。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不结婚意味着什么?

    郭义望着西柳河湖面,内心默默的深思。

    猛然之间。

    郭义脚尖猛然在地面一点。

    轰隆!

    西柳河河面,陡然卷起一阵巨浪,那巨浪席卷而来,一朵朵浪花仿佛是一个个笔挺的战士,一排排朝着西柳河岸旁卷来,那一排排巨浪,犹如一排排站立的士兵。

    巨浪席卷,冲刷着河岸。

    两旁的树木被浪花洗礼,同时带来了那浓厚的灵气。

    郭义抬手,双手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弧线。灵气如同得到了指令一样朝着王者别墅二楼的房间狂涌而去。

    房间里。

    郭采洁睡得很香、很沉。

    这是她有生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房间里,灵气弥漫,一丝丝,一缕缕的灵气从郭采洁的天灵盖上钻了进去,然后从尾椎穴出来,形成了一个周天循环。

    灵气洗涤她的身体,给他的身体做一个净化作用。

    良久之后,郭义松了一口气:“就当是送你一份厚礼吧。”

    这一份礼物可真不薄。

    见到郭采洁的第一面,郭义就感觉到她大限将至了。

    年老体衰,五脏衰竭。

    恐怕不出一年就会自然衰老而死。毕竟,郭采洁也是快九旬的人了。走路的样子也是蹒跚不定,左摇右晃。

    郭义才回来,不忍看着郭采洁也离开人世。

    便主动帮她治愈,帮她恢复身体机能,让她的身体机能尽量恢复到五六十岁的年纪。这样一来,她至少可以多活二十年。恐怕会成为世界上最长寿的老人也说不定。

    这一份见面礼,绝对不轻了。

    次日清晨。

    郭采洁醒来,她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轻盈了许多,而且耳目也格外的清楚。

    以前总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片朦胧,似乎都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可是,当他醒来才发现这一切似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明耳聪,与之前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啊,我……我怎么感觉年轻了好几十岁?”郭采洁难以置信。

    她急忙站了起来,顾不上洗漱,连蹦带跳。

    镜子前,自己的银发依然还在,只是脸上的皱纹似乎浅薄了许多,眼睛也没有之前那么黄,反而黑了不少。郭采洁难以置信,道:“难道……难道是小义哥哥?”

    郭采洁急忙从楼上下去,

    郭义正在竹林里站着。

    “小义哥哥,是不是你?”郭采洁气喘吁吁的跑了过去。

    跑步对于之前的郭采洁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她却健步如飞。

    “怎么样,感觉舒服多了吗?”郭义问道。

    “是啊!”郭采洁点头,道:“我感觉我至少年轻了三十岁。”

    “那就好。”郭义点了点头,道:“我们也该去郭庄一趟了。”

    “小义哥哥。”郭采洁正欲开口。

    郭义却道:“什么也不用说,这算是我对你个人的一点儿补偿。我们该回郭庄,为郭庄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嗯嗯!”郭采洁眼泪朦胧。

    小义哥哥回来了果然不一样。

    这一次,说什么也要重建郭庄,让郭庄的人居有屋,食有物。

    话音刚落下。

    女佣便迎面而来:“先生,唐书记在门外等您很久了。”

    “那怎么不告诉我?”郭义问道。

    “唐书记说不能打扰您休息。”女佣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也只能听从唐书记的吩咐。不过,既然您要出门了,我便告诉您了。”

    “嗯!”郭义点头。

    随后,郭义和郭采洁从屋里出去。

    唐林耀一开始没反应,但他很快就发现了郭采洁的变化。昨天还是迟暮之年,如今却一下子就变成了这么年轻。着实让人诧异啊。

    唐林耀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郭采洁是如何变得这么年轻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事情一定与郭义有莫大的关系。他相信这一定是郭义的杰作。

    直到郭义和郭采洁走近了,唐林耀才缓过神来:“郭大师,车子我帮你备好了,我会让司机直接把你送去郭庄。”

    “好!”郭义点头,

    唐林耀脸上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目送车子离开。

    郭庄。

    一片尘土飞扬,早些年的丹东因为发现了煤矿,所以这里的路面基本上都是黑色的。雨水一落,地面上黑色的泥水积累而成。天晴的时候则是灰尘仆仆。

    望着这陌生的环境,郭义很难相信这里就是郭庄。

    “小义哥哥,我们到了。”郭采洁开口说道。

    郭义从车上下来。

    眼前的一幕,比之当年要破败了不知道多少。肉眼所见之地,基本上都被挖的坑坑洼洼,无数的后八轮装载着一车车的矿产朝着远处而去。

    “这里就是我们以前郭庄的地方。”郭采洁指着不远处。

    “郭庄的人呢?”郭义问道。

    “郭庄的人被安顿到其他地方去了,一些年轻劳动力选择在矿场上班。”郭采洁叹息了一口气,道:“陈家不仅把郭庄的地皮买走了,连郭庄的公司也都被他们抢走了。”

    “走吧,我们去郭庄祠堂看看。”郭义说道。

    “嗯!”郭采洁点头。

    郭庄的祠堂乃是郭庄仅存的建筑之一,因为这是郭庄人用命换来的结果。祠堂乃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根本啊,尤其是对于农村人而言是这样的。

    如果一个村庄连宗祠都没有了,那么,这个村庄是要被人瞧不起的。

    当年陈家准备把郭庄所有建筑全部推平,若非郭庄人联合起来极力不肯,最终才作罢,否则,这一座宗祠恐怕都要被推平,化作废墟。

    郭采洁叹息了一口气,显得无比的无奈和难过。

    宗祠很久,甚至年久失修。

    一座水泥建筑在空气中的寿命大概是五十年。可是,这一座建筑却在这里屹立了百年而不倒。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破落了。琉璃瓦褪色了,墙壁上更是爬满藤蔓和枝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