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6章 医者父母心
    “庸医。”郭义冷不防的骂了一句。

    一句庸医顿时把所有人都打趴了。

    刘子安等人不友好的盯着郭义。

    “我来看看吧。”刘国益开口道。

    “刘老师,您还是别看了。”刘子安急忙说道:“别影响您的名声。”

    其实,送来的时候还是有救的。

    但是刘子安为了欢迎刘国益一行人,索性把他丢给了下面的一个中医诊治。等刘子安上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所以,刘子安干脆不动手,一旦动手,别人就会把这一条人命算在自己的身上。古代有不医绝者。

    意思就是医生不救已经奄奄一息的人,会坏了自己的声誉和名声。

    刘子安也懂得这一点,所以,他干脆推掉。

    没想到,两个小时不到,人就没了。

    刘国益掀开白色床单,认真的给对方把脉。

    刘国益脸色一沉,急忙掏出了银针。

    嗖嗖!

    数根银针扎在了对方的胸口上,接着,以极快的速度封锁了太阳穴,两根银针刺入太阳穴。没多久,黑血从太阳穴的银针之上缓缓的流淌下来。

    “刘老师,这”刘子安大惊失色。

    “元素十八针。”刘国益重重的了一句,道:“你们这帮人,误人子弟。毁我中医声誉。此人气未绝,你们去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这”刘子安傻眼了。

    “老先生,我丈夫还有救吗??”妇女问道。

    “我尽力。”刘国益未能松懈,道:“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我只能说尽力。毕竟,毒入五脏,素入六腑。能不能就,就看他的造化了。”

    元素十八针,乃是刘国益深得张元素老人的真传。也是国内有名的针灸之法。虽然和皇帝内劲之中的太古金针,太乙银针相差太远。但好歹也算是中医精粹。绝对让人匪夷所思的存在。

    十分钟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男子依然不见好转,只是面上的惨白之色略有缓解。

    倒是一旁的人等得十分焦急。

    “难道我丈夫当真命中有此劫吗?”妇女脸色难看。

    一个小时后。

    刘国益悠然的叹息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唉,没办法了,我已经尽力了。人有生老病死”

    “不不不!”妇女哭泣,道:“这是你们犯下的错,你们要赔我丈夫性命,否则我就算是拼了命,我也要去起诉你们。哪怕是被遣返。”

    “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啊。”刘子安出面。

    “郭大师。”刘国益转身走到郭义身边,一脸悲天悯人,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这也关系到我们中医的声誉,若是此事在这个时候闹大,后天的世界医学会,我们中医恐怕要颜面尽失啊。”

    哗!

    众人一阵哗然。

    刘子安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郭义。

    “这刘老师竟然求他?”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不就是一个关系户吗?”

    “难道这小子艺术了得,比刘老师还要强?”

    “不可能!”

    众人顿时炸开锅了。

    但是,这件事情确实影响甚大。况且世界医学会就在眼前了。一旦这个女人走出大门击鼓鸣冤,那岂不是要造成世人对中医更深层次的误会?从此以后,谁还敢看中医?

    “刘老师,这是?”刘子安不解的望着刘国益。

    “郭大师才是真正的中医泰斗,杏林圣手。”刘国益悠然的叹息了一口气,道:“这次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郭大师请来参加世界医学会。他的水平远在我之上。”

    咝

    众人顿时惊呆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如果换成是别人说这一番话,估计刘子安早就破口大骂了,但是,说这话的人却是刘国益。刘国益乃是国内中医泰斗,是国内中医领袖派人物。多少人对他仰望崇拜。他说这一番话,刘子安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这不是开玩笑吧?”刘子安哑然失笑。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竟然是中医泰斗?杏林圣手?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中医可不是西医,讲究的是技术,是学派。中医讲究的是经验,是累积,是沉淀。

    不管中医西医,年龄大的总是倍受欢迎。

    在西医界有一句话叫做熬资历。这句话同样适用在中医界。

    “太可笑了吧?”

    “二十多岁的中医泰斗?杏林圣手?打死我也不敢信啊。”

    众人议论纷纷。

    此时,中年妇女跪爬过来,抱着郭义的大腿,道:“圣医,求你,救救我丈夫,求求你了。”

    哀求之声,发自肺腑。哭泣之情,悲痛人心。

    “郭义,你就出手吧。”一旁的刘医生开口道。

    “唉!”郭义叹息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刘老先生开口了,我就出手一次。”

    众人紧紧的盯着郭义。

    如果不是有刘国益老先生作为担保,恐怕他们早就把郭义轰出去了,哪里还会任凭这小子在中医馆撒野?

    不过,纵然有刘国益老先生作为担保,他们却依然没有全部相信郭义。在他们看来,郭义不过是他们眼中的关系户。不过是来国际医学会镀金的关系户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技术。

    刘子安急忙开口,道:“郭先生,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刘老师都救不活的人,那基本上已经判了死刑。你确定还要试吗?”

    “医者父母心,哪怕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尝试。”郭义认真的看着现场每一个人,然后说道:“如果只看名望,只看利益,那是商人之举,不配称之为医生。”

    众人皆是沉默。

    每个人内心都在反思。从医太多年,早已经把内心的那些斗志磨平了。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赚钱而已。真正有几个人愿意所谓的救死扶伤,悬壶济世?

    哪怕是大医院的医生,无一不是利益熏心,为钱而忙?

    为了赚钱,他们给病人开最昂贵的药,而不是开最有效的药。为了赚钱,科室里面的医生用大瓶装的药,用不完的拼单给下一个病人,当下一个病人花钱买了大瓶装的药之后,医生又拿着这完好无损的药去退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