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庞劲东从来没被人这样对待过,也从来没有遭过这份罪,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这个姿势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庞劲东想挣脱,然而却忍了下来。

    以庞劲东的身手,对付这些痞子当然不是问题,但自己的公开身份只是一个打工人,不应该有这样狠辣的身手。

    如果庞劲东此时出招,先前的努力可能全都泡汤,沈博翰必然更加警觉,难以查清楚临海医院的真相了。

    绿帽男离开庞劲东,转身过来对着庞劲东的脑袋就一脚,踢得庞劲东七窍仿佛一下子关了六窍,整个身体都麻木了,眼前飞起满天的金星。

    庞劲东的应激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用力地想挣开双手去抱脑袋,可双手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内。

    在这种情况下,庞劲东除了忍耐和承受,再无第二种选择。

    片刻后,一股热流从庞劲东的头皮涌出,顺着头发慢慢滴落在地面上。

    但尽管如此,也尽管疼痛难忍,庞劲东却死死地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绿帽男没有停手,庞劲东的疼痛感刚达到高峰,第二脚跟着又上来了。

    幸好绿帽男的准头稍有偏离,只是踢在庞劲东的肩胛骨上,发出“扑”的一声,并不是很痛。

    “呵呵……”绿帽男冷笑几声,蹲下身看着庞劲东,淡淡道:“你小子倒是条汉子,竟然一声都不吭!”

    “现在吭了!”庞劲东冷笑一声:“你还想怎么做,就快点动手吧!”

    “那你要先告诉我,和丁若雯到底是什么关系?”绿帽男说着,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条手帕,狠狠地摁在庞劲东的伤口上,随后使劲一拧,痛得庞劲东差点把牙咬碎。

    “我和丁总一点关系没有,只不过是朋友关系……”庞劲东冷冷地回答:“我们是通过工作认识的,这一点临海集团的沈冰蓉,可以帮我作证。”

    “你跟沈冰蓉又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的私人助理。”庞劲东冷笑一声:“你不会以为,我当小白脸专门傍白富美吧,可就算傍也是沈冰蓉近水楼台,轮不到你未婚妻。”

    “小子你倒是挺狂啊,也不看看自己的颜值,小白脸真的那么容易当吗?”沈博翰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人,这个人马上走过来,附在沈博翰耳边低语了几句。

    看起来,这个人在沈博翰身边,好像是负责情报工作的,掌握各方面信息,帮助核实了庞劲东的身份。

    “原来沈冰蓉还真有你这么个私人助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也不挑个帅气点的。”绿帽男沈博翰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一番庞劲东,随后吩咐手下:“让他起来!”

    几个人把庞劲东从地上扶起,庞劲东拿出一张餐巾纸,擦拭了一下伤口,让疼痛感轻了许多。

    趁着这个功夫,庞劲东发现那位颐指气使的蒋晓萱助理,又一次瘫倒了,不过这次是在地上。

    “我必须告诉你,我非常讨厌,别的男人跟我未婚妻在一起,不管是因为什么。更何况,你小子还敲诈北辰集团……”绿帽男沈博翰冷笑着说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吗,那么一块破地,竟然给我开出这么高的价格!”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跟你未婚妻之间有什么,合伙敲诈你的钱吧?”

    沈博翰嘿嘿笑了笑,没说话,很显然,庞劲东猜对了。

    “那块地我开出的价格不高,我劝你还是别把人看扁了,如果有人成心利用你妻子敲竹杠,也不可能只是为了这么一点钱!”庞劲东嘴角抽搐了一下:“至少也得十倍价格,才配得上沈家未婚妻的身份!”

    沈博翰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不用说也可以知道,是丁若雯打过来的。

    “雯雯……”沈博翰很清楚,丁若雯打电话过来干什么,直接就道:“你放心,我不会危害庞先生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那块地现在换了这么多人谈判,到现在不能达成补偿协议,所以我亲自跟庞先生谈一下,也许庞先生就愿意开面了呢。”

    丁若雯不太相信:“真的?”

    “当然是真的。”沈博翰态度再次转换,恢复了之前的温而文雅,而不是殴打庞劲东时候的凶残,转换速度之快令人惊奇。但仅仅只是声音,因为他的表情很狰狞:“我听说,你跟庞先生在临海集团已经认识,原本就是同事?”

    “是的。”丁若雯回答:“我们相处不错,工作上配合很默契,所以我才介绍到北辰集团当专员,但我们真的就是同事关系,至多算是朋友,你可别想多了!”

    将信将疑的问:“真的?这么说,你们认识有段时间了?”

    “我没必要骗你。”丁若雯叹了一口气:“整个临海集团,包括沈冰蓉在内,都知道我和庞劲东认识,这不是什么秘密。”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沈博翰的语气变得有些嗔怪,就像是老公在责备不懂事的老婆:“你看,差一点误会了吧……”

    庞劲东感觉得到,丁若雯的回答让沈博翰开始相信了

    丁若雯接下来又说了一大堆话,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攻心**,沈博翰的表情平和下来,眉头也开始舒展。

    “哦,他没事,你放心,我怎么会伤害他呢。我们聊的很愉快,只是刚才他偶然提起,所以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博翰笑了笑,接着又道:“如果你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好,回头见。”

    这个电话打了十几分钟,一直平心静气的沈博翰,挂上电话后瞬间再次变成冷若冰霜。

    沈博翰轻蔑地看了庞劲东一眼,淡淡问道:“补偿协议你怎么想?”

    “我坚持原来的价格。”

    “也就是说你不肯让步?”绿帽男从口袋里又掏出张手帕,慢吞吞地擦拭手上的电话。也不知道他带了多少手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有洁癖。

    庞劲东点点头:“对!”

    “北辰集团不差钱。”沈博翰缓缓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不过,钱这东西,毕竟是身外之物。想要,就自己去赚,不属于你的,你永远也无法得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