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中计
    过了几日,吉温的茶叶店内出了一件大事:一天夜里,有盗贼光顾了茶庄,偷走了店里的许多茶叶。

    朱掌柜急忙赶到店里,急切地向吉温问道:“丢了什么,损失大不大?”

    吉温只是摇头,闭口不答,一笑了之。

    当朱掌柜看到那块黑石板还在时,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又过了两日,盗贼再次光顾茶叶店,这次被盗的是那块黑石板。

    自此以后,也不见朱掌柜再来茶叶店,有人说他去了长安,还有人说他回南方老家去了。

    茶庄接二连三的失盗,这还了得,太有损潞州城质朴的民风了,很少多管闲事的潞州长史田中则发火了,他亲自来到店里查看。

    吉温见田长史来到店里,不敢怠慢,赶忙拿出最好的茶叶,让店伙计飞快地到山峪后的瀑布下,接一壶山泉水,为田中则彻上一壶好茶。

    田中则也是好茶之人,能在吉温这里喝到这样的好茶,心里十分高兴,禁不住问道:“吉掌柜,你这的茶叶为何如此之香?”

    吉温坐在田中则对面,品了一口香茶故弄玄虚道:“泡茶是一门学问,以后有机会,多来小店,我给田大人泡好茶。”

    田中则见吉温对茶很有研究,便答应以后常来喝茶。

    第二天早上,吉温刚起身,黎四急匆匆跑进来,说:“吉大哥,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

    吉温赶忙问是怎么回事?

    黎四喘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昨天夜里,刺史梁德全府上的三颗夜明珠让“草上飞”盗走了,官府正在全城搜捕呢。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田中则带着人马搜到了吉温的茶叶店。

    吉温早已迎候在门外。

    田中则在门外迟疑不决道:“这里就不搜了吧,我常来,知道吉掌柜的为人。”

    吉温连声道:”这哪能行,到了小店门前您不进去搜,潞州百姓怎么看?衙役们怎么看?再说让飞贼知道了,我这还能安宁地做生意吗。”

    田中则一想也是,就进去,自己喝着茶,让手下人随便搜了一搜。

    此事最终不了了之,潞州百姓都传说是城内有人联合草上飞抢了梁刺史的宝物,要不草上飞怎么能知道底细呢。

    这一日,茶叶店猛然从外面跌进一个人。

    吉温过去一看,原来竟然是多日未见的朱掌柜。

    只见朱掌柜摇头晃脑,面带赤色,头冒虚汗。

    吉温知道朱掌柜病了,要不医治,有生命危险。他叫黎四从后屋床底下抱出一个大石板来,正是黑石板!

    朱掌柜望见黑石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指着黑石板:“这、这……”

    吉温摆手道:“此事以后再说,先瞧病要紧。”

    说罢,吉温把黑石板放在店铺内中央,让朱掌柜脱光上衣,赤身躺在黑石板上。

    在店内喝茶的人纷纷围观。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禁不住问道。

    吉温告诉众人:“这黑石板有一个神奇的作用,躺在上面能包治百病。”

    众人听了莫不啧啧

    称奇。

    过了一个时辰,吉温让朱掌柜起来喝了一碗他泡制的药茶。

    田中则正好无事也前来茶庄,见到朱掌柜赤身躺在黑石板上,很是奇怪,他看向吉温:“吉掌柜,这是怎么回事?”

    吉温将黑石板上可包治百病的话又说与了田中则。

    田中则好像也很惊讶,问:“这,这……”

    “你是问这黑石板呀,我家祖传有两块,称为阴阳石,以前丢的那块是阴石板,这一块是阳石板。”

    田中则“噢”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吉温见田中则脸色也不好看,赶忙问道:“田大人莫非自体有恙?”

    田中则苦笑道:“已伤寒数日,也不见好转!”

    吉温先让田中则喝了一大碗药茶,然后关切道:“田大人,您有空了便来茶庄,我让您在黑石板上躺一下,包治百病。”

    田中则向吉温抱了抱拳:“多谢吉掌柜,今日不行,我有公务在身,改日再来!”

    说罢,田中则便转身离去。

    三天后,朱掌柜的病好了,心中感激吉温的救命之恩。

    吉温笑着问道:“田大人这几日身体怎样了?”

    朱掌柜一听手忙脚乱:“什么田大人?我,我不认识田大人。”

    吉温又问:“那你总认识大盗‘草上飞’吧?”

    朱掌柜一听更加慌乱:“张掌柜,我还有事,改日再谢!”

    望着朱老板慌乱离去的身影,吉温微笑不语。

    过了几日,潞州城内传遍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长史田中则暴病身亡。

    ……

    茶叶店的后院的屋内,卢小闲正与吉温、黎四品茶。

    “大功告成了!”卢小闲喝了一口茶笑呵呵道。

    “是的,大功告成了!”

    吉温在茶叶店待了这么久,就是为了除去阴险狡诈的田中则,如今田中则死了,吉温却似乎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意思。

    卢小闲拍了拍吉温的肩头道:“好了,吉大哥,你的使命完成了,今后不用再待在这茶叶店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做呢!”

    吉温嘿嘿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呃,突然不做这茶叶店的掌柜,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当初,卢小闲见了这一对阴阳石板,就想到了用石板除去田中则的主意。

    田中则爱古董如命,千方百计地搜抢民间宝物,得知吉温的茶庄内有黑石板,便让心腹朱掌柜扮作南方客商前来打探。

    潞州不远的蒲州有一大盗名叫草上飞,有人找上门来让他去盗吉掌柜店中的黑石板,事成之后,给五百两银子,草上飞答应了此人的要求。

    一个风高月黑的时候,草上飞动手了,从房上揭开片瓦,顺着房梁而下,费了老大的劲才移走黑石板上的茶叶,用随身带的绳子绑好黑石板,草上飞翻身上房,从房上吊起黑石板,乘夜色交给那人,收钱走人。

    其实,吉温早已识破其中之事,将计就计,让草上飞盗走石板。

    田中则却不知这黑石板有两块,属阴阳之分,田中则得手的黑石板

    属阴。

    吉温为了加快让田中则露出狐狸尾巴,故意演了一出让朱掌柜躺在黑石板上治病的把戏,关键是喝的那一碗药茶。

    朱掌柜喝了药茶,躺在属阳的黑石板上,病就好了。

    而田中则喝了药茶后,全身发热,回去后,也脱光上衣,躺到冰凉的属阴的黑石板上,便一病不起。但田中则相信吉温说的话,这黑石板能治病,因为朱掌柜就治好了病,田中则坚持在青红石上躺了几天,便一命呜呼了。

    这属阴的黑石板,能散发出一种杀人寒气,躺在上面几天,田中则能不归西天吗?

    “师父!茶叶店的事情已了,我想去大草滩!”黎四向卢小闲请求道。

    “去大草滩做什么?”卢小闲奇怪地问道。

    “我想去大草滩参加训练!”

    卢小闲沉默了。

    大草滩的训练是很苦的,童奴们咬牙坚持也不一定吃的消,黎四能行吗?

    可是看着黎四期待的目光,卢小闲又无法拒绝,只得对他道:“你去试试吧,若不行就回来!”

    “师父放心,我绝不会给您丢人的!”黎四斩钉截铁道。

    ……

    当卢小闲再次来到临淄郡王府的时候,李隆基看卢小闲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若以前李隆基只是对卢小闲抱了一线希望的话,那现在李隆基对卢小闲则是信心十足了。

    自他们一起商议合作之后,白宗远、安桂与田中则在很短的日子先后被除去,卢小闲用实事证明了自己的谋略和实力。

    “咦?郡王妃也在呀?” 卢小闲见除了李隆基与姚崇之外,王蕙也在座,不由惊奇地问道。

    王蕙皱了皱眉,直梗梗地反问道:“卢公子,我怎么就不能在?因为我是一介女流?还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卢小闲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却招致王蕙如此激烈的反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李隆基见状,狠狠剜了王蕙一眼,赶忙对卢小闲解释道:“内人一直性格直率,说话口无遮拦,卢公子可莫往心里去!我在这里代内人向卢公子赔不是了!”

    姚崇也附和道:“卢公子有所不知,郡王妃虽然是女流,但素来颇有主见,郡王商议大事每次都少不了王妃参与的。上次卢公子来,郡王妃因为避嫌故而没有露面,还请公子海涵!”

    “郡王妃误会了,我可没有轻视女人的意思!大唐从则天皇帝到现在的韦皇后、太平公主、安乐公主,哪一个不是一介女流?哪个又能让人小瞧的了?”说到这里,卢小闲开玩笑道,“再说了,我家里也有女人,平时都得哄着的,哪里敢惹呀!”

    王蕙的确是直爽性格,听卢小闲如此说,不禁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她笑着道:“卢公子嘴可真甜,难怪年纪轻轻便能有闯出如此一番天地!”

    “卢公子,请坐,咱们慢慢聊!”李隆基打圆场道。

    四人坐定后,姚崇问道:“卢公子,王参军走了有些时日了,该回来了吧?”

    “算日子这几天该回来了!”卢小闲点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