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八章 送礼
    “我说不可能便是不可能,没有为什么!”江小桐沉着脸道。

    影儿也是满脸怒色:“你们俩赶紧走,若再纠缠不休,我就不客气了!”

    张凌风见二女发飙,略一思忖便知道了其中的奥妙。

    他不急也不恼,对二人微微一笑道:“公子已经打算收留我们父女了,你们急也没用!”

    “这不可能!”二女异口同声道。

    “你怎么知道我已经打算收留你们了?”卢小闲不置可否地问道。

    “刚才公子问了我几句话,我听出了公子有收留我们的意思了!”

    “你仅凭我的几句话,便能猜出我的心思?”卢小闲觉得此人有点意思。

    “正是!”张凌风摇头晃脑一脸得意。

    江小桐与影儿齐齐把目光射向卢小闲,看这架势,卢小闲要说不清楚,很有可能将他生吞活剥了。

    “看不出张老丈察言观色的本事端是了得。没错!我是想收留你们!”卢小闲淡淡道,“不过,你的如意算盘恐怕是要落空了!就算我真有大富大贵之相,也是不会娶赵小姐的!”

    “这是为何?难道丽花长的不够貌美?”张凌风傻眼了。

    “这倒不是,赵小姐若不够貌美,这天下就没几个貌美之人了!”

    “那您这是……”张凌风一脸的困惑。

    “看在你直言相告的份上,你们先跟了我吧!至于你父女二人的心思,我会放在心上,到时候定会让你们满意!如何?”

    卢小闲的话让张凌风欣喜不已,他赶忙拉着赵丽花向卢小闲施了一礼:“我们父女先谢过公子了!”

    卢小闲笑着打趣道:“你就不怕我诳了你们?”

    “公子,小老儿这双眼睛绝不会看错的,你定会……”

    “好了,好了,且不说此事了,我们吃饭!”卢小闲一见张凌风又要卖弄,赶忙打断了他。

    吃过饭后,卢小闲交待海叔将张凌风父女二人送到永和楼,自己与江小桐、影儿步行回家。

    这一路上,江小桐虽然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却百转千回,也不知在想什么。

    影儿也同样一言不发,时不时用目光剜着卢小闲。

    回到家里,卢小闲让人去请魏闲云,自己在客厅等候着。

    平日里,卢小闲与魏闲云谈事,江小桐一般都不介入,但今日江小桐与影儿却赖在客厅,哪里也不去。

    待魏闲云来后,卢小闲将巧遇张凌风父女一事详述了一番。

    魏闲云听罢,微微一笑道:“小闲,若我没猜错,你是想将此女介绍给临淄郡王?”

    卢小闲微微点头道:“当时突然有了这么个念头,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江小桐与影儿听了卢小闲的话,这才明了他的心意。

    放下心的同时,有些为刚才的举动自责。

    魏闲云笑道:“临淄郡王为人多情风流,又多才多艺善歌舞,既然这位丽花小姐既有美貌,又有才艺,想必很是符合临淄郡王的品味。”

    “这就好!”说到这里,卢小闲看向江

    小桐,“想不到我也开始做媒婆了!”

    江小桐辩解道:“你与我不一样,我这里还多少有点靠谱,你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卢小闲无所谓道:“临淄郡王是李氏皇亲,他们父女不是有这样的想法嘛,想必不会有什么意见。至于临淄郡王本人如何,那只有听天由命了!”

    魏闲云有些担忧道:“小闲,又是给临淄王送女人,又是帮他送礼打通关节,你真的对他如此有信心?就不怕押错了宝,将来这些付出全都打了水漂?”

    卢小闲淡淡道:“我不知道自己押得对不对,但至少知道押了还有希望,若是连押宝的机会都没有,岂不是更惨?舍不得孩子套不上狼,至于付出的这些,若真的打了水漂也无妨,大不了我再赚回来便是了!”

    “小闲,你什么时候帮临淄郡王送礼了,我怎么不知道?”江小桐好奇地问道。

    “前两天,我让王守一带银票去了长安,没顾上告诉你呢!”

    江小桐越加好奇了:“给谁送礼?送了多少?”

    “宗楚客!十万两!”

    韦皇后把持了朝堂内外,她的一时喜怒,直接决定官员的升迁降黜,甚至生死存亡。

    很多人就是未摸准这一点,言出祸随,甚至落得被流放的下场。

    朝中的政治风云极为复杂,瞬息万变,远离朝廷的地方官为了不致手糊里糊涂卷进政治旋涡,也极需随时掌握朝中的形势和风向。

    一些地方官为了升官,也必须投韦皇后之所好,及时地了解韦皇后的好恶和意图。

    宗楚客是大唐首辅宰相,又是韦皇后宠臣,他利用这一便利条件广泛结交地方官,地方官要升迁,需要有人经常在韦皇后面前美言和引荐。

    这一切都非皇帝的宠臣所不能,宗楚客正具备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他把自己的权势视为待价而沽的“奇货”。

    你给多少贿赂,我就给你多少消息,办多少事情。

    官员们为了各自的目的,大肆贿赂宗楚客。

    宗楚客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江小桐当然知道宗楚客的这副嘴脸,听卢小闲如此说来,不禁有了与魏闲云一样的担忧:“小闲,你给他送十万两银子,会有用吗?”

    卢小闲笑了笑:“或许现在没用,但要不了多久,必然会起大作用的!”

    正说话间,却见岑少白急匆匆进了客厅。

    “小闲,姜皎要见你!你说怎么办?”岑少白火急火燎道。

    “哦!我算着他也该来了!”卢小闲笑着对岑少白道,“怎么样,岑大哥,我说的没错吧,只要我们有实力了,别人迟早会上门来求我们的!”

    “是呀,还真是让你给预料准了!”岑少白心悦诚服道,“你说见还是不见?”

    “他人现在在哪里?”卢小闲问道。

    “就在府门外呢!我带他来的,我进来前让他在门口等着呢!”

    “哦,我知道了!”卢小闲对岑少白道:“来,岑大哥,你先坐,我们喝茶!”

    岑少白哪有心思喝茶,他有些踌躇道:“

    可是,姜皎那里……”

    “没关系,让他多等会就是了!”卢小闲不紧不慢道。

    “那好吧!”岑少白无奈,只好先坐了下来。

    “小闲,你们聊吧,我先回后院了!”江小桐向魏闲云与岑少白打了招呼,带着影儿离去了。

    啜了几口茶,岑少白实在忍不住了,他放下茶杯对卢小闲道:“小闲,姜皎若是一气之下走了,岂不是麻烦了?”

    “岑大哥,你放心,他不会走的!”卢小闲胸有成竹道。

    “为什么?”

    “若柳举人还在,他肯定会一气之下便走了。可是姜皎却不会这样,这也是为什么他能生存到现在的原因!”

    见岑少白似乎还有些担忧,卢小闲安慰道:“若是他真走了也好,这样的人不配与我们合作!”

    岑少白彻底无语。

    过了片刻,魏闲云起身道:“小闲,差不多了,给他个教训便是了,做的太过,以后不好合作了!”

    “那好吧!”卢小闲起身道:“我去迎迎他吧!”

    ……

    吉温正在茶叶店里忙活,一个穿着讲究的人走了进来。

    “吉掌柜,来壶好茶?”来人熟络地与吉温打招呼道。

    “哎,朱掌柜,您先坐,马上就来!”吉温与似乎与来人很熟。

    朱掌柜是南方来的一客商,说是来潞州城做丝绸生意的,他闲来无事常来吉温的茶叶店来喝茶、闲坐,一来二去两人也熟了。

    朱掌柜像往常一样,眼睛总往那块黑石板上瞟,吉温实在忍不住问道:“朱掌柜莫非也是爱石之人?”

    朱掌柜微微一笑:“此石初看很普通,但越看越觉此石不一般,请问此石产于何处?”

    吉温转过身来,摸着黑石板光滑的石面:“这是祖传之物,属黄河奇石之类。听老人们讲,此石在黄河底冲刷千年,后来大禹治水,才浮出水面。大禹当年把它当床板,所以此石沾了大禹之灵气,冬暖夏凉。”

    吉温从卢小闲那里知道了阴阳石的来历,他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能满嘴胡诌。

    朱掌柜听罢默默点头,不再言语。

    第二天,朱掌柜又来喝茶,正闲谈之间,从门外又进来一人。

    黎四赶忙上前招呼:“客官可是来买茶叶?”

    来人不答,围着店内转了几圈,口中自言自语:“不错,这茶叶还真不少!”

    朱掌柜见这人说话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黑石板看,不由慌了神,心想莫非这是位高人,他也看出了黑石板的奥秘?

    此时,吉温过来问道:“客官对这石板感兴趣?”

    来人朝着吉温作了一揖:“掌柜的,我从长安来,专门从民间搜宝的古董商!”

    吉温少不得要客气几句。

    “这石板看起来不凡,不知掌柜的出多少钱愿意出手?”那人直截了当道。

    吉温笑着摇头道:“这是祖传之宝,给多少钱也不卖。”

    古董商又缠了吉温很久,吉温就是不松口,朱掌柜这才放下心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