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七章 卖唱父女
    “你们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卢小闲摇头道,“不妥,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影儿上下打量着卢小闲,“莫不是你看上了雅晴姑娘?心里在打什么歪主意?”

    “这都哪跟哪?”卢小闲苦笑道,“婚姻大事那要看张猛愿不愿意了,再说了,就算张猛同意,还不知道人家雅晴姑娘同意不同意呢!”

    “小闲,张猛那里你一点也不用担心!”江小桐笑道:“你没注意,我可是瞧的分明,他有事没事便凑到人家雅晴姑娘那里献殷勤,若他心中没有想法,怎么会这么做呢?”

    “啊?有这样的事?我还真没注意!”卢小闲一脸惊愕。

    “张猛年纪也不小了,他若能成个家你不也高兴嘛!”江小桐苦口婆心劝道。

    “可是,雅晴姑娘那里……”

    “雅晴姑娘那里我去给她说,怎么样?”江小桐义不容辞道。

    卢小闲有些心动了,他问道:“你有把握?”

    “我早就想好了,你就放心吧!”

    “那好,你去说吧!”卢小闲调笑道,“没想到小桐竟然改行做媒婆了!”

    听了卢小闲的话,江小桐正要发作,却见小二将煨熟的叫花鸡送上了桌。

    “客官,你们的两只叫花鸡好了!”

    小二猛力一拍,泥巴随之而下,整只鸡异香扑鼻,使人垂诞欲滴的肥嫩叫花鸡,呈现眼前,芳香四飘。

    四人又点了些其他菜肴,正准备大快朵颐,忽听临桌吃饭的一个客人不耐烦地高声道:“不听,不听,赶紧走!”

    四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向那边瞧去,看见那桌前正站着一男一女,看他们手中拿着的物什,显然是卖唱的。

    男子五十岁上下的年纪,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面白须长,手里拿着一把二胡。

    那女子不到二十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 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影儿首先收回了目光,朝着卢小闲揶揄道:“哎哎哎,魂都给勾走了?”

    卢小闲很是冤枉,正要分辨,那对父女已经从邻桌走到了他们这一桌。

    老头刚要让他们点唱,却猛然瞥见了卢小闲,老头的目光突然变得闪烁游离,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竟然不管不顾地细细端详起卢小闲了。

    江小桐在一旁皱起了眉头,这老头也有些太不礼貌了。

    卢小闲却不以为意,他笑着问道:“这位老丈,你可是认得在下?”

    老头这才醒过神来,他慌忙举手抱拳道:“公子,莫怪,是小老儿唐突了!”

    说到这里,老头忍不住摇头赞道:“小老儿观人面相数十年,却从末见过你这等龙形凤貌福星寿相。公子您天庭饱满,地阔方圆,印堂发光,鼻正口方,玉树临风,气宇轩昂 ,真是贵不可言!敢问公子可是生在大富大贵之

    家?”

    又是个相面的,卢小闲没来由的想起了华神仙。

    他哈哈大笑道:“老丈,你看走眼了,在下自小便是孤儿,无父无母,哪会生在什么大富大贵之家?”

    “普通人?这不可能!”老头又仔细端详了一会,断然摇头道,“小老儿绝不会看错,就算公子现在是个普通人,将来也必定大富大贵!”

    听了老头的话,卢小闲饶有兴趣地问道:“老丈,你可是算命先生?”

    老头摇头道:“小老儿叫张凌风,以前是算命先生,现在以卖唱为生!这是小老儿的义女赵丽花。公子,先让我们父女唱上一段唱,如何?”

    影儿对这父女二人没有半丝好感,颇不耐烦地抬手正要让二人离开,却听卢小闲问道:“你们都会唱些什么?”

    张凌风弯腰答道:“回公子的话,诗,词,曲,调,地方戏都会唱一些!”

    “哦!”卢小闲又随口问道,“你们是如何会流落到此的?”

    “回公子的话,说来话长,我们父女……”

    卢小闲摆手打断了张凌风的话,盛情道:“若不嫌弃,就与我们同坐吧,我们边吃边说,如何?”

    听了卢小闲的话,影儿刚要发作,却被江小桐用眼神止住。

    “谢过公子!”张凌风也不客气,与赵丽花便坐在了桌前。

    赵丽花是益州人,从小父母双亡,跟着外祖父生活。这一日,一个游乡货郎在赵丽花的家门前摆摊,赵丽花闲来无事,便在旁边看热闹。这个游乡货郎不是别人,正是张凌风。

    张凌风曾经做过算命先生,见多识广,见人能说人话,见鬼能说鬼话,不管是什么人,都能搭上腔。看见赵丽花后,张凌风一下子便被她的姣容吸引住了。

    赵丽花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没好气地问道:“你干活呀!怎么老看我?”

    张凌风说:“我并非心存歹意,只因你的品貌大贵。我阅人无数,从未遇见过像你这样貌美而大贵之相。”

    赵丽花以为张凌风是在调侃自己,有些落寞地说:“我是一个很穷的人,吃了上顿没下顿,连生活都没有着落,谈何大贵啊!”

    张凌风见眼前这个小姑娘说得天真率直,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这个小美人身上投资,赌一把,说不定能赚大钱。

    张凌风虽是一个货郎,却有独到的眼光,他想在这个小姑娘身上投资,做一笔似乎很难得到回报的投资。

    有了这种想法,张凌风便对赵丽花讲,说他有一个办法,能使赵丽花今后大富大贵,吃不完、穿不尽。

    赵丽花见张凌风不像是开玩笑,也有所心动。

    她不知道张凌风怎样给她带来荣华富贵,半真半假地问道:“你说说看,怎样才能得到荣华富贵?”

    张凌风知道赵丽花心有所动,便对赵丽花说出了他的计划:让赵丽花随他学习鼗鼓,然后一同去长安闯天下,凭她的美貌和自己教给她的技艺,如果能得到哪位王子皇孙的赏识,

    说不定就可一步登天,荣华富贵也就缠上她了。

    赵丽花低头想想,觉得自己已是穷困潦倒,呆在这穷山沟里,永无出头之日,出去闯一闯,说不定真能交上好运。只是益州离长安远隔千山万水,自己一个弱女子,身无分文,怎么去呢?

    张凌风似乎看穿了赵丽花的心事,便说只要她愿意,其他就不用她操心,他能想办法。

    赵丽花本是一个弱女子,生活在僻陋的乡间,一日三餐都有问题,那种富贵的生活,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

    听张凌风说得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便拜张凌风为义父,日后有了出头之日,一定不忘张凌风的大恩大德。

    两人结伴,一同前往长安。

    赴长安途中,张凌风认真传授赵丽花打鼗鼓的技艺。

    赵丽花天生丽质,聪颖绝伦,加之心灵手巧,鼗鼓的敲击方法一点即通,教唱的曲儿一学即会,更兼珠喉婉转,唱起曲儿格外动听。

    到了长安,在最繁华的地段找了家客栈住下后,二人便在闹市区找一块空场子,打起鼗鼓,开始卖唱。

    长安的人口比起各州县多多了,而且闲人更多,这些人都喜欢瞧新鲜、凑热闹。看着一位绝色美人敲着新奇的鼗鼓,唱着动听的曲儿,很多人便围了过来。

    赵丽花见围的人多了,表演起来格外卖力,有节奏的鼗鼓声,银铃般的歌声,加上苗条的身段,使围观者如醉如痴。

    张凌风与赵丽花虽然赚了不少钱,但他们的目的却没有达到。

    当然,也不是没有富家子弟前来观看,只是没有张凌风瞧上眼的。

    张凌风对自己的相面之术颇为自信,他知道真正识货的人还末出现,只须耐心等待。

    就在张凌风踌躇满志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他得了一场大病。

    赵丽花也算有情有义,并没有离开张凌风,反而对他照顾有加。在赵丽花的精心照顾下,张凌风的病得以痊愈。

    前前后后请郎中为张凌风瞧病,将他们之前赚的钱花得差不多了。

    经过这番波折,二人又变得一贫如洗了,张凌风并不气馁,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他听说太原是大唐发迹之地,想去太原碰碰运气。

    于是,二人又从长安前往太原,恰巧在潞州城里遇到了卢小闲一行。

    听了张凌风的叙说,卢小闲不由奇怪道:“张老丈,你想让赵小姐得到王子皇孙的赏识而一步登天,也该做的隐秘些,为何会对我等直言相告?”

    张凌风直截了当道:“我见到公子的第一眼,便看出您必是大富大贵之人!说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即便是那些王子皇孙也没有您的面相好!有公子在眼前,我何须再去寻找他人?小老儿已经有了主意,决定今后就追随在公子左右了,故而无须对您隐瞒我父女二人心意!”

    江小桐一听这话便急了,张口便道:“这不可能?”

    张凌风诧异地看着江小桐:“这位小姐,为何不可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