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一张 血祭
    阿赞吉受的伤不是一般的严重,我替他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毒素早已侵入体内,如果不马上救治的话,或许真的会像小月所言,活不过最后半个小时。

    想到这里,我只好将龙灵蛊唤出来,让这小家伙爬进阿赞吉的身体,先互助他的心脉。龙灵蛊具有强效的解毒功效,堪称是百毒不侵,当这小家伙开始工作的时候,阿赞吉发黑的脸色总算稍有好转,呼吸也平稳了不少。

    他用力推开我说,“你别再浪费时间管我了,快去……把最后那枚阴玉追回来!”

    我摇头说,“不行,现在场面这么乱,你又中了这么厉害的毒,万一我这一走,有其他摩门教众找到你怎么办,只是一块阴玉罢了,丢就丢吧!”

    阿赞吉无力地推着我说,“小叶,你还不明白吗?那八枚阴玉现在已经凑齐了,一旦摩门尊主拿到第八枚阴玉,就可以彻底展开他的计划,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是赢家,十分完美地完成了潜入摩门的计划,可现实是我们中计了,这一切早就在他们的算计之内,何倩那个女人,当你让她带着另一枚阴玉返回摩门的时候,恐怕对方就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我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解,忙说这是为什么啊,何倩并没有背叛,她最终不也死在摩门的乱刀之下了吗?

    阿赞吉苦笑道,“也许她早已背叛了,只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罢了,我知道一种搜魂术,能够在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引诱这个人说出自己全部的秘密……”

    我顿时大吃一惊,说也就是说,何倩其实早就说出了我们的秘密,但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点,对方正是利用这点,才反过来算计我们?

    “应该是这样的。”阿赞吉吃力地说,“你也不想想,摩门尊主是什么样的角色,何倩那点小心思有可能瞒得住他吗?”

    我说道,“可是,既然咱们已经暴露了,为什么他们不在武训基地的时候就实施抢夺,反而要绕这么大个圈子把我们带回总坛,甚至故意暴露自己的老巢,让你将大队人马带到这里来?导致摩门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阿赞吉苦笑着说,“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但是他们这样做一定有着自己的目地,小叶,这次的事恐怕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我们恐怕是上了一个大当!”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阿赞吉,说不可能吧?相比摩门这么大个基业,那八枚阴玉算个什么?阿赞吉却勉力伸出一只手,把手搭在我肩上,强行挣扎着站起来说,“先不要讨论了,我们快点去找李道长,并且把丢失了阴玉的情况告诉他,提醒他早点做准备。”

    此时那女人已经跑远了,就算我现在去追也肯定追之不上,唯有听从阿赞吉的建议,搀扶他朝大战爆发的地方走去。

    外面的厮杀仍旧在持续着,大量摩门教众悍不畏死地涌来,与相关部门的人马展开激烈血战,沿途,我们瞧见了大量堆积在地上的死尸,死状凄厉,惨不忍睹,这些死尸中有摩门的人马,也有不少正道人士,甚至包括一些穿着迷彩服的军人。

    不管这些人生前是什么身份,可一旦死了,就是一堆烂肉,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我俩艰难地走着,大概花了半小时左右,才终于找到了正在混战厮杀的大部队,黄溯远远地瞧见了我们,赶紧带领几个白云观的弟子上前来接应,十分惊诧地指着阿赞吉说道,“这是什么情况,阿赞吉为什么受伤这么严重?”

    我摇头说,“李道长呢,我们有急事要找他,你能不能帮我们联系?”

    黄溯忙说你们等等,随即便快步冲向了己方部队,差不多五六分钟后,才带着李道长跑出人群,快步跑来与我们汇合,我急忙上去抓着李道长的手,将丢失阴玉的经过如实告知。

    听完我的讲述,李道长抹去脸上残留的血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发现他跟我们一样,都露出了万分疑惑的表情,显然也是搞不懂摩门费这么大代价凑齐八块阴玉的意义何在。

    不过他毕竟是个谨慎的人,发现风向不对,立刻组织人群撤离,前方的人马正在浴血奋战,局面陷入了胶着,也不是想撤就能撤走的,黄溯更是一脸不解地问道,“师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人撤走,我们很快就能攻破摩门总坛了,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放弃?”

    李道长正要说话,忽然间,摩门核心区域的上空突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空间中的空气黏稠如血,而在镇子周围则有一种微微的红光闪耀,而外围的房子似乎在红色雾气中不断转移,变幻出各种诡异的形象来。

    等我们瞧清楚那些红色的光点是怎样产生的时候,都不由得脸色聚变,此时那些倒地的尸体浑身都有大量的血液散失,那些流淌在地上,尚未来得及凝聚的鲜血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召唤一般,形成了大量诡异的红色血雾,全都升空而起,朝着摩门上空笼罩而去。

    李道长大惊失色,怒吼道,“不好,这是血祭,有人想用成千上万人的鲜血祭祀,施展某种秘术!”

    我们纷纷变脸,异口同声地说,“用这么多人的鲜血祭祀,这帮疯子究竟打算干什么?”

    李道长一脸骇然地摇头说,“不知道……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怪不得……怪不得啊……”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灰败地垂头喃喃自语,却一直不肯把话讲清楚,我们都急了,忙追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李道长忽然一拍,脸色惨白地说道,“中计了,中计了啊,人家是故意放我们进来的,现在摩门总坛到处都是死尸,这些死尸身上的鲜血恰好可以用来祭祀,我们和敌人战斗这么久,杀伤了这么多人,到最后却是在为他准备祭祀的祭品啊!”

    什么?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只觉天旋地转,颤着音说道,“这个疯子,借我门的手屠杀自己的教众,然后再用教众的鲜血来完成血祭……他、还是人吗?”

    黄溯也是一脸紧张地问道,“师父,一旦他完成了血祭,到底会发生什么?”

    李道长满脸发苦地说道,“为师的也不清楚,事已至此,就算拼得这条老命,我们也要组织这场灾难发生,都别愣着了,赶紧陪我冲杀进去,宁死,也要阻止摩门的阴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