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出谋划策(为10万点加更)
    湖面空旷,风力呼呼。陈大昌拿了件披风替她围挡,这动作却将她从沉思中唤回神来,转头见到莫提准双眉紧皱,目光却没有焦距,显然也是满腹心事。

    即便尊贵如国师,也不能为所欲为,也有自己的烦恼。

    莫提准敏锐,察觉到她的目光,眼神就瞥了过来:“方才你说得对,只凭这一次偷袭案,不好对付李府。”

    冯妙君哼哼道:“我还是个孩子。”他可是国师吔,什么问题处理不了,非要问她?

    “你说晚了。”莫提准不为所动,“你现在还想抽身事外,莫非和李元伐一样蠢笨?”

    “这么个蠢笨的李元伐,不还是让你好生为难?”

    莫提准嘴角一抽:“你若能解决这个麻烦,我就让你在晋都过得舒舒服服地,享公主礼遇。”

    反过来么,他没有明说,但她懂的。

    冯妙君苦着脸道:“你把你的烦恼说说,我看何以解忧。”

    “徒弟和李元伐合起来算计我,可是将他们全拎到王上面前,也不能证明李家想要对付我。”莫提准哼了一声,“甚至不能证明李元伐对我下手了。”

    他说得含糊,可冯妙君想了一路,也算是明白。莫提准的徒弟暗算他,和丞相府能扯上什么关系?拿去跟谁说,人都只能笑话莫大国师有眼无珠教出个狼心狗肺的徒弟。

    所以他杀徒时半分犹豫都没有,就是知道留下那家伙也没用。

    至于李元伐——有什么证据能指认他和莫提准的徒弟狼狈为奸、谋害国师?仅凭莫三徒儿的供词,那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就算御前告状,丞相府也能理直气壮地反驳:这是诬告,是莫国师操纵弟子想要陷害李家。

    所以,莫提准这回结结实实吃了大亏,却还找不着给自己出气讨公道的办法,实是憋屈!

    冯妙君偏了偏头:“你是国师,就不能念个咒画个符什么的,咒他全家?”国师若不能神通广大,那还叫什么国师了?

    “照你这么说,整个王廷谁与我作对,我都能轻易用神术害了他家性命?”莫提准看她的眼神可以说是很奇异了,“违纲乱纪,我便失去国师资格了。”

    好吧,她把注意力从歪门斜道上拉回来:“李师龙的性格怎样?”

    “老奸巨猾。”他冷冷道,“老成稳重。”这回的偷袭事件若是让李师龙自己操刀,莫提准可没把握能活着回来。

    “李元伐在家里得宠?”

    “李师龙有一女三子,长女已嫁,次子几年前死了。所以,没错,他很疼爱剩下的两个儿子。”

    她点了点头:“若是不告,又会怎样?”

    “什么?”莫提准没听明白。

    “你若不去御前告状,李府会如何?”

    “不会如何……”他吃了亏,怎能让李府跟没事人一样?

    “你以为就你吃了亏,李师龙丢了儿子不着急?”冯妙君看透了他的想法,“我想,李元伐出手偷袭你之前,必定往家里寄出秘讯交代过了。当然,这封信你是截不到的,李家拿到了也是第一时间销毁。”李元伐以十七岁的年纪对付堂堂国师,心里肯定是没有底的,必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身死,也要让家人知道自己是死在谁手里,所以这封秘信里一定将他的计划托出。

    “卟”,莫提准脑海里顿时有灵光一闪,就像瓶塞子突然被拔出来。他也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不由得失声道:“明白了!”

    是了,是了,他总想着回去要怎样先下手为强对付李家,却忘了自己手里同样握着让李师龙忌惮不已的筹码:

    李元伐。

    他不能将李元伐作为人证推到晋王面前,可那又怎样?

    李元伐还是李师龙的骨肉。宝贝儿子不见了,老子难道不着急?尤其李师龙接到儿子最后一次来信,信里明明白白写着,李元伐要对付的人是莫提准!

    这难道还不够让这老货心里七上八下打足了架子鼓吗?

    莫提准只要按兵不动,得不到儿子音讯的李丞相只会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想弄清他是生是死。那么……

    莫提准笑得很开怀。

    只要想通了这一点,后面的事他自能安排。

    冯妙君看了他一眼:“我在晋国的吃喝玩乐,各项用度都要最好的。”

    “好。”莫提准答应得很爽快。拿出这点蝇头小利,就能解决心腹之患,他何乐不为?

    ……

    三个时辰后,鲾鲼终于抵达了湖对岸。将乘送走,它也重新下潜不见。

    三个人都没有马,好在这里已是晋国境内,莫提准顺手征用了驿站的快马奔进城里,在这里换得了两只异兽,名为独尾狰。

    这种怪兽皮毛微红,形体如豹,却比豹子要大上两倍不止,头上长着一只独角,声音如玉石铿锵,所以得名。然而它们其实只带有“狰”的部分血统。真正的狰长有多尾,皮毛色作血红。

    两头独尾狰据说是城主的宝贝,但是莫提准时常征用,倒好像人家是特地替他养着的。

    独尾狰跑起来腾云驾雾,比凡马不知道快多少倍,也不知舒服多少倍。这样再走上三个时辰,就能到晋王都丰邑。

    冯妙君再也撑不住了,昏昏睡去。

    ¥¥¥¥¥

    这一觉既得既深且甜,她甚至梦见自己返回故乡,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可有一回出门旅游,当街就被人套麻袋抓走。她一路都在盘算劫匪会开口勒索多少钱,结果她被拎出麻袋看到的第一眼,居然是云崕那张好看到极点的脸。

    他笑得无比邪恶,然后告诉她,她找到的法子根本不管用,两人之间生命连接还未解掉,所以他一路追了过来。他还给她准备了一间小黑屋,那是她下半辈子的归宿……

    冯妙君赶紧醒了过来,粗喘了两口气,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处现实还是梦境。外间的小丫环听到动静拂帐进来,关切道:“姑娘的脸很红呢,可是做了噩梦?”红得像苹果,偏是肌肤嫩得好像能掐出水,任谁见了都想啃一口。

    ---军情速递线--

    怕肥(胖?),既然打赏满10万点,水云就赶紧将加更丢出来吧。

    截至发稿,月票=137票,打赏=10万点。下一次加更:月票满500票,或者打赏满20万点即放出。

    另:昨日承诺的宁小闲包子小剧场已经在第38章放出,大家重新加载这一章就可以看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