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颠倒黑白
    冯妙君却站在养母身侧,带着十一岁小姑娘的好奇扫视全场,余光瞥过云崕好几回,见这人仿若病中,那一身凌厉都无影无踪。人要是长得好,就连病时都可以是美的,尤其他捂着胸口咳嗽几声,苍白如冰玉的面庞飞起几丝晕红,不知看呆了多少女观众。

    他的声音很紧,萧衍转过头关切道:“国……身体未愈,不若回去休息?”

    云崕展颜一笑:“无妨,我撑得住。再给我添些热茶,越烫越好。”

    萧衍也不强求,唤人过来给他换茶,果然热气腾腾,冯妙君站在几丈开外都看得额上冒汗,云崕却面不改色地啜了几口,仿佛还对这温度很是满意。

    只有身罹虚寒之症者,才会在暑天裹裘袄、喝滚茶。想起这人在天坑中战力爆表的模样,冯妙君决不信他病了,只好奇他玩的是什么把戏?

    这时,吴婶和胡萍在暗室分别说出的供词都抄出来了,呈到许县令案上。他接过来看了几眼,传给萧衍、云崕。

    这几人面色不变,但冯妙君知道,供词内容必定完全不同。胡萍是她的人,这么一搅场子,吴婶作为人证的可信度是要直线下降的。

    这时许县令点了她的名:“冯妙君,你推倒王婆以后说了什么?”

    这是整个案件最核心的疑点,冯妙君有没有杀人动机,全着落在这个答案上了。

    她小嘴一噘,眼中迅速浮起盈盈泪光:“县令大人,我推倒王婆不是故意的!”

    “哦?”

    “她走在前面,我穿过半月门时被门槛绊住了,不小心将她推倒!”

    赵大召猛地抬头:“你胡说!不是这样……”

    许县令一拍惊堂木:“安静!你要藐视公堂?”

    冯妙君扁着嘴沮丧道:“那个门槛真是太高了。”十一岁的小姑娘个头还没抽条儿,门槛比她小腿都高,想跨过去确实吃力。她在冯家两天,险些被绊倒三回,因此这句话实是有感而发。

    “既然你是不小心绊倒,为何又踢打王婆?”

    “我没有!”她一张小脸上全是委屈,“我摔在她身上,努力想爬起来,这当中或许不小心碰到王婆,但绝非故意踢她!”

    许县令沉默了一会儿,召目击证人上前问讯。冯家庄里人少,当时在场看见这一幕的,包括胡萍在内也只有三个人。胡萍刚被带回来,另外两人则诚惶诚恐道,他们离半月门有数丈之远,视线又被高大的玉兰树挡去了大半,只能望见冯小姐和王婆都摔倒了。冯小姐先爬起来,手脚都有动作,可他们看不清她是踢打人还是挣扎爬起。

    也就是说,“冯妙君听到王婆调侃安夏国所以失态推打她”的控诉,当事人要全盘否认了。

    云崕坐在这里听市井小事原是百无聊赖,这会儿嘴角倒是弯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来。“安夏余孽”,这几个字是谁沾包谁倒霉,小姑娘倒也不笨,着急和它撇清干系。

    冯妙君大声道:“我无意推骂王婆,更不想杀她!我愿意起誓,若有一字虚言,教我这罪魂当场灰飞烟灭。”

    场外的蓬拜听见她的毒誓,吓得险些肝胆俱裂,只因这世上真有鬼神,立了誓真地会应验哪。

    冯妙君却镇定无比。

    这副身体已经换了主人,推倒和踢骂王婆都是原主所为,和她没有干系,她也没想让王婆死掉。

    这逻辑,没毛病。

    誓言再毒也应验不到她身上。

    她好好儿站在当场,许县令只得道:“那么,你对王婆说了什么,为何又要哭着跑出去?”

    “我想扶王婆起来,可她太重了,嘴里还叨咕‘小丧门星’,反复说了两三回。”冯妙君咬唇道,“我知道她说的是我,心里难过,再不想扶她,就跑出去了。”

    赵大召和吴婶都瞪圆了眼珠子,没想到这小蹄子瞎话一箩筐接着一箩筐。王婆已死,冯妙君往她身上泼多少污水都不会被揭举。吴婶指着她,手都抖了:“你、你信口雌……”一转眼见许县令阴着脸要发作,赶紧闭了嘴。

    许县令一口气叹得老长。

    他在地方干了七、八年,审到现在怎不知这桩案子已经说不清楚了?所有证据都是模棱两可,拿不出实锤,也就定不了冯家的罪,更不能排除凶手另有其人的可能。平时倒也罢了,现在两个大人物都在堂上看着,他审出这种结果也实在是……

    他这里暗自发愁,萧衍忽然道:“其实还有一法,或可干脆利落地定案。”

    许县令一喜:“请公子指教!”

    “让王婆回魂指证。”话说出来,高堂里忽然就变得阴森森地,大伙儿忍不住一哆嗦。鬼神之事,向来阴诡神秘。

    许县令紧接着一愁:“回魂秘术只在传说中听闻,本乡哪里有那等人才?再者,听说回魂之法只能用在新亡之人。王婆的头七都过了,又是死在聚萍乡,离这里有几十里路,现在唤不回魂儿啦。”

    “非常人才能行非常事。”萧衍笑了,目光往云崕那里瞟去,“别人办不成,不代表没人能办到。”

    这即是说,王婆的亡魂能被唤回来!许县令看懂了他的眼神,大喜:“烦请公子——”转身向云崕作礼,“请贵人援手!”

    云崕斜睨了萧衍一眼,哂然道:“你倒是懂得指使人干活。”

    萧衍耸了耸肩:“这儿不是您要来的?”接下这案子既是云崕授意,他不出点力怎么行?

    冯妙君乖乖巧巧垂着眼,心里却因这句话炸起万丈波涛:审讯现场是云崕自己要求旁听的?

    自萧衍二人走进来,她即知道赵大召拦住的贵人就是这两位了,只不清楚看审是哪一位的意思。

    现在,她知道了。

    难道云崕察觉出不对劲了?

    她现在的处境,是不是岌岌可危?

    “好,我向地府借魂。”云崕微微一笑,总算是应承下来了,“将王婆尸首运来这里。今晚,我召她回来作证。”

    许县令喜出望外,命人快车去聚萍乡运来王婆尸首后就宣布退堂,四个时辰后重开夜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