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集 与恶魔之间最后的对决
    在白森诗的帮助下,顾江执回到刘俊驿的体内。

    白森诗哭成泪人,顾江执的离开早就是注定,不可抗拒的力量,如果要打败恶魔,就必须要要救活刘俊驿。

    顾江执最后给林沂宛留下了一句话,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

    林沂宛和姚凉绯将顾朝颜夫妇的骨灰带回来,整个人彻底傻了,好好的顾江执说没就没了。

    可是时间根本就不给林沂宛喘息的时间和机会。

    刘俊驿的心回到体内,他苏醒的同时也带了尽头的力量,怪不得恶魔一直想要得到他。

    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原因就是当初刘俊驿和洛樱跳入那尽头的时候,带走了尽头的力量。

    尽头曾经封印着一个神秘力量,当天使和恶魔相结合的同时,也会刺激出一股力量,而这股神秘力量与之相融合之后,一切的一切就全都落在刘俊驿的身上了。

    洛樱不知是喜是悲,这股力量不知道会给他们二人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林沂宛抱着顾朝颜夫妇的骨灰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恶魔这样步步紧逼,到底该如何拯救这次?

    无辜的姐姐,无辜的顾朝颜,甚至楚昕,等等,那些无辜被牵连进来的人,林沂宛到底该如何拯救这一切?

    “他是恶魔之子的心,这一步路是迟早的事情。”陆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慰着林沂宛这颗慌乱不安的心。

    林沂宛没有出声,她仿佛听到了顾江执那句,好好活下去背后的话。

    因因,能够认识你我真的好庆幸,也好幸运。

    如果走到这一步是命中注定,不可抗拒,那么就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情吧,你不要觉得我是牺牲了,其实我只是回到了我该回到的地方,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要好好遵守,谁也不能例外。

    你是,我是,任何都是。

    我本以为我们会像平凡夫妻情侣那样,度过一生,难过的就是,中途这场奇怪的变故。

    既然如此,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顾江执本来就是一场虚假的存在,奈何奈何,这次分别恐怕再也不会相见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总觉得还有很多时间,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没有时间了,我们到此结束了。

    林沂宛大颗大颗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着,白森诗望向窗外,警觉的皱了皱眉头。

    果然,恶魔才不会给他们时间悲伤,刘俊驿的苏醒引来了恶魔,林沂宛和洛樱设下的结界轻而易举就被破开。

    林沂宛站起身,姚凉绯将林沂宛护在身后,陆生被推出好大一段距离。空出来的气息,令陆生清醒,既然如此,那么到时候,林沂宛你也不要太难过,我已经失去了你,从逃婚那一刻开始,我就永远的失去了你,往后种种,不过还是失去。

    陆生脚下出现红色法阵,白森诗知道这里每个人最后的命运,死神能够预知一切。

    但白森诗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虽然说死神不会轻而易举的死,但与恶魔的对抗,死也许是最后的安排。

    恶魔破窗而入,一团黑烟落地成型,计青黎的模样出现在每个人眼中,最惊讶的是林沂宛。

    “你……”林沂宛除了震惊,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

    “他不是计青黎,你们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了,林沂宛你是与恶魔交过手的,你知道恶魔的模样。”白森诗抢着说道。

    “我是计青黎,我就是计青黎。”恶魔邪魅一笑,目光盯着林沂宛。

    “不,你不是。”刘俊驿站在楼阁上,身上洛樱扶着自己。

    恶魔将目光投降刘俊驿,“乖儿子,快到爸爸这里。”

    刘俊驿皱着眉头,双手握拳,他心中充满着恨。

    “你不是计青黎,计青黎的尸体掉下山崖,我们找不到,原来是被你藏起来了,你想利用计青黎的身体,迷惑我们击破林沂宛的防线。”陆生在一旁冷静的说道。

    “不愧是我恶魔的儿子,果真是最了解我的人。”恶魔得意的一笑,看向陆生。

    “你闭嘴,我不是你的儿子,我不是。”陆生情绪一下就被带动,他不会承认这个恶魔是他父亲。

    几番言语过后,恶魔懒得和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动起手来,这一群人很快就扭打成一团,五彩斑斓的力量在这个房间里相互交错。

    这几个人联手起来,能够牵制住恶魔,恶魔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优势,很快恶魔就找到了突破口,一掌打下去,白森诗的形魄若隐若现。

    借着这个突破口,恶魔夺门而出。

    白森诗被甩在墙上,浑身是血,洛樱跑过去,“你怎么样,我先替你疗伤……”

    白森诗打断了洛樱的动作,“不要浪费你的力量了,你是天使我是死神,你的力量对我根本没用何况,我精魄已经碎了,死神的路就到这里了。”

    “你可是死神,你不会死的。”洛樱抱着白森诗,明明知道结婚,他还要这么说一句。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洛樱已经无法承受。

    白森诗突然抓住洛樱的手,“恶魔吞噬了太多力量,刚才我们几个人才勉强与他抗衡,但是我们人分散,力量就会被牵制,这是最大的问题,我死之后,请求吸血鬼王子吸收我的力量……”白森诗开始大口大口呼吸着,鲜血不断地从嘴里溢出来。

    白森诗的意思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洛樱松开白森诗的手,回头看向姚凉绯,姚凉绯滚动着喉结,缓缓的走向白森诗,与她相握,脚下出现法阵,白森诗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姚凉绯体内。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吸血鬼王子,你是这里面唯一一个可以吸收我力量的人,希望你可以变得更加强大,我死神就陪到这里了,拯救这个世界,全靠你们了。”白森诗的身体亮晶晶的消散了,在这个房间里,再也不见了,在这个世间再也没有白森诗这个死神。

    洛樱趴在刘俊驿怀中,嚎啕大哭,林沂宛捂着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我白森诗,身为死神,没想到也会死掉?不过这样也好,顾江执我来陪你了。

    你相信吗,这一趟人间旅行,我爱上了一颗心,除了任务的保护他,我是真的喜欢他,亲手将他送回恶魔之子体内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不过好在,瞬间我就可以来陪你了,你守护精灵,我守护你,就这样。

    顾江执,我爱你从一而终。

    姚凉绯刚要起身的瞬间,脚下的法阵突然被禁锢,顺着红光看过去,是陆生用法阵禁锢了姚凉绯,两个法阵相交。

    姚凉绯慌了,“你要干什么?陆生?”

    “血蛊里早就预言了这一切,我早就看到了我会死,如今是知道了如何死,今日我将力量渡给你……”

    “不可以,你给我住手,陆生,你会死的。”

    陆生盘腿而坐,一脸冷漠,缓缓的把脸看向林沂宛。

    “对不起,我知道那场逃婚给你带来了很多不幸,但是这个时候,我想告诉你,我爱你。”

    林沂宛想要靠近陆生,却被陆生设下的力量弹开,“陆生,你出来,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林沂宛,你清醒一下,我们已经没时间了,恶魔虽然这次走掉了,下一次呢,白森诗的死给我们的警告还不够吗,非要等到退无可退的时候,你才会警觉吗?”陆生这个时候必须用话语刺激到林沂宛,让她快速清醒过来。

    “陆生……”姚凉绯动弹不得,无法阻止陆生的动作。

    “弟弟,这是我第一次叫你,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开始就偏离人生的轨迹,我本来早就是该死之人,是妈妈用性命换了我活下去,是你们吸血鬼一族对我的保护,如今该我做点什么了不是吗。”陆生说的轻描淡写,原来那沉默的时间是他一直在思考,纠结。

    “过去的恩恩怨怨都过去吧,等这场变故结束后,你要带着你的王妃好好生活。”陆生身体感觉到吃力。

    陆生的决定没有错,事到如今这应该是最后的办法了,洛樱与刘俊驿对视一眼,许久之间,她们太过于自私的为了爱情,所以这一次他们要做点什么,这是他们的责任。

    一个目光的交汇,一次眼神的交流,她们就能够明白彼此的用意。

    于是洛樱与刘俊驿席地而坐,脚下分别出现法阵,新的两股力量注入姚凉绯体内。

    “你们干什么?”姚凉绯大惊。

    “你是恶魔惧怕的力量惧怕的人,如今我们所有给你之后,一切就拜托给你了。”洛樱淡淡的说道。

    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是白森诗安排的,白森诗作为死神她自然知道击破恶魔的唯一办法,所以,顾江执死后,她就和房间里的商量,如何把这些人的力量过度给姚凉绯。

    恶魔这一出现,白森诗找到了方法,于是她故意放下手,承担恶魔那一掌,随后陆生禁锢姚凉绯,这样大家就可以把力量给姚凉绯了。

    “洛樱……”林沂宛被她们用力量隔离。

    “林林,和你在人间做闺蜜的日子真好,如果能够重新来过,我还会选择和你做闺蜜,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活下去,过去你承担的责任,太辛苦了,就让我来吧这一次。”洛樱眼泪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刘俊驿你才刚刚苏醒,身上又和我背负着契约,你后悔这个选择吗?”洛樱眼里充满着星光,看着对面红光绚烂的刘俊驿。

    刘俊驿温暖一笑,“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不管去哪里我都不会后悔。”

    他们温暖一笑,一个用力,更多的力量瞬着法阵涌入姚凉绯体内。

    姚凉绯抗拒着,奈何身体动弹不得。

    林沂宛却突然噗嗤一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这个方法我会不知道吗,白森诗告诉你们把力量通通都给姚凉绯,是因为这样姚凉绯就可以打败恶魔,可是你们不知道,这样不能封印了恶魔。”

    洛樱目光一惊,偏头看向林沂宛,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可以,打败恶魔就够了……”洛樱的话音刚落,林沂宛一条绿色藤条就缠绕在姚凉绯的腰上。

    “你要干什么?”姚凉绯变了脸,眼里红眸若隐若现,似乎要发疯了一般。

    “因为我是封印恶魔的契约,所以,我必须在你的体内充当一股力量,这个方法我早就知道,这也是唯一的办法。”林沂宛眼泪落在藤蔓上,姚凉绯的心跟着密密麻麻的疼痛。

    “林林……”洛樱摇着头。

    陆生的身体开始透明,他的力量就快要过度完了。

    很多话不用一遍遍重复的说,林沂宛和陆生之间,再无可能。

    那一天姚凉绯只觉得体内瞬间被充满太多力量,等到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

    他没有时间去悲伤,不知道打了多久,身上有多少伤口,最后只记得恶魔被封印在时光空洞里。

    姚凉绯从天而降,幸好被族人带回去,这才保住了性命。

    可是姚凉绯却一直在沉睡,迟迟不肯醒过来。

    一场一场的白雪皑皑,是陆生最想见到的场景。

    恶魔被封印,天使族恢复平静,刘俊驿和洛樱的故事还在天使一族流传,这一次没有人再说他们是叛徒,这一次他们爱的轰轰烈烈,是个英雄。

    所有回归平静之后,姚凉绯这一睡就睡了十年,等到他再次醒来,又是一场繁华景象。

    他体内的那些力量全部散出去,也许这个样子,那些离开的人兴许有朝一日还能够回来。

    林沂宛,你不在的这十年里,我睡了好久好久,可是我知道我不能继续睡下去,我要醒过来和你重逢,说不定我们还会在某个时间,不经意间重逢。

    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做最受宠的王妃。

    我们之间不再有误会,不在有恶魔,到时候,我带你去人间游玩,吃世间嘴甜的食物,陪你走过每个朝朝暮暮。

    我的王妃,我在等你回家。

    姚凉绯站在街道上,听风声吹过耳畔,看眼前的川流不息。

    吸血鬼的血是糖醋味道的,如果再次重逢一定要做你的糖醋总裁,那么将绝对不会放手。

    我爱你洛樱,我爱你刘俊驿,天空落下黑白羽毛,交替而下像下雪了一般。

    我在等你回家,林沂宛。

    这一次不会再有陆生,不会再有顾江执。

    糖醋总裁尝尝鲜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