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7章谁参与谁倒霉
    “咱这孩子,到底怎么有的?你那忠实的品牌忠诚度,出问题了?”

    小黑也纳闷,不能吧?

    从床头柜拿出一盒,这是他从四合院带过来的,打开灌了个水...咦?

    一盒,全都是漏的...

    俩人对视一眼,确认不是彼此做的。

    “咱妈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吧?”芊默问。

    小黑也觉得不像是他母亲的做派,母上大人都是明火执仗地搞事情,这种背地里戳人家套套的行为,不像是母亲所谓。

    “那咱家饼子成精了?”芊默问。

    院子里的饼子发出狼一般地嚎叫,小黑拿起铝箔袋仔细看,这才发现上面有小针孔。

    “难道是我想起来了!!!”

    芊默一拍脑子,她记得毕业前,她弟是来过她家吧?

    当时就见那熊孩子鬼鬼祟祟地跑到储物间,神色还挺慌张,芊默就猜到这熊孩子要捣乱,没想到...会搞出人命啊!

    “你等我打电话给家里。”

    芊默也不管现在是几点,电话直接打到娘家,让穆绵绵把小崽子揪起来严刑拷打。

    穆绵绵听女儿如此生气,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小心翼翼地问,竟然是跟肚子有关。

    “行,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揍他。”穆绵绵喜滋滋地说。

    芊默还想说穆绵绵把电话挂了。

    芊默气成河豚,俩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听她老妈那口吻,这哪里是要揍孩子?这怕不是要好好奖励吧?以后鸡腿都给好几个的那种!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老妇女的心里,生娃是人生第一位的事儿,陈芊玺小朋友的恶作剧虽然是不好的,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穆绵绵自然是高兴。

    “好啦,不要跟小孩子计较。”小黑好脾气地劝,这个宝宝虽然是计划外,但大家都很期待,这就够了。

    “不行,你开车,咱们现在就回去,我要把这个小破孩儿吊起来揍!”孕妇的脾气说来就来。

    小黑怕她累到,又是哄又是劝的,最后连结婚三天才回门这种借口都想了,这才把芊默哄得放弃回去削弟弟。

    等芊默睡着了,小黑以最快的速度给岳父岳母一家订机票,飞国外,萨瓦迪卡去吧~

    做女婿做到这个地步,那真是一点毛病都不带有的。

    陈百川一家心满意足地出国旅游去了,戳套有功的陈芊玺小朋友得到了姐夫的玩具大礼包一份,这一切都是瞒着芊默进行的。

    等芊默发现自己男人无耻地搞小动作,转移了“罪人”后,有脾气没地方撒,最后拽着小黑在人家鼻子上咬了个牙印,这才消火。

    于是第二天小黑就贴着创可贴上班,搞得他手下想笑还不敢,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啊。

    芊默怀孕后跟之前没什么太大变化,能吃能睡也不吐,孕检各项指标都不错,但她依然很乖巧地搬到婆婆家住,太姥姥也跟着她搬过来。

    陈萌笑得合不拢嘴,觉得自家儿媳妇真的太贴心了,又乖巧又懂事。

    小黑私以为,她媳妇搬回来就是为了就近吃宁久和郝剑的瓜。

    这个小区可以说十分神奇了,住得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比如陈萌家在第三排的别墅,边上是宁久爷爷家。

    自从宁久知道他心上人就是于家长女后,马上搬回家住了,美其名曰要孝顺长辈。

    但宁爷爷却发现,这小子跑人家老于家的频率比在家时间多多了,司马昭之心,呵呵呵。

    在陈萌家往后走五分钟,最里面一排别墅,就是郝剑爷爷家。

    整体布局从空中看,就是一个完美的等腰三角形。

    诺诺这几天也搬回家住了,每天早起她都有晨跑的习惯。

    现在又多了个郝剑,总能看到俩人并排跑步。

    芊默站在自家二楼的露天花园看,小黑心疼啊,媳妇可别累着眼,来,这个高倍望远镜给你。

    贴心,不解释。

    宁久原本也想跟着跑,但觉得人家没邀请自己,就这样跟着,似乎有那么一点刻意,于是某天早晨,芊默起床后发现自家的大饼子不见了。

    宁久用一根火腿肠诱拐了芊默家的饼饼,拴着绳子假装遛狗,还非得挑人家跑步的必经之地遛狗。

    “hi!真巧啊,我遛狗。”宁久对诺诺热情挥手。

    郝剑狐疑地看了眼,只见宁久拽着遛狗绳,绳子那端捆着一只很不情愿的小短腿,地盘地面低。

    可以看到小短腿是实力抗拒的,努力朝着相反方向走,奈何腿短劲儿小,拽不过宁久,被强拖着走。

    “它...没事吧?”郝剑指指那只可怜的小短腿。

    宁久笑出八颗牙,“特别好,你们跑你们的,请把我当成空气吧。”

    诺诺翻了个白眼,幼稚。

    宁久要是空气,那也是雾霾十级的那种,吸一口就醉了,太醇厚了。

    芊默坐在花园里拿着望远镜,见到有人已经无耻到这个地步了,直啧啧。

    “是谁恬不知耻的说初恋根本不懂爱情的,还跟咱俩装,说他一点也不在乎?”

    小黑把她的营养早餐端过来,在自己老婆脸上亲了下,“酒神狄俄尼索斯在神话里本来就是个疯疯癫癫的人物,他要是哪天正常了才可怕。”

    这三孩子如影随形的,不仅芊默看大戏乐呵,陈萌和唐心也看得犹如大型连续剧。

    小黑晚上回来时,甚至看到他母上大人在客厅,率领俩儿媳妇开赌局。

    “我赌刷碗十天,久哥十天之内就要被诺姐踹出局。”唐心下了血本。

    “我跟十天,宁久八天之内被诺诺踹出局。”陈萌觉得,赌场是无母子的,嗯。

    “我也跟”芊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黑用手捂着嘴。

    “我们是光荣的少先队员,不跟你们参与这种无聊的赌局。”小黑义正言辞道。

    “有你什么事儿!去去去,去做饭去,别在这参合我们妇女会议。”陈萌嫌弃地给儿子推走。

    不是家中小阿姨罢工,实在是默少媳妇胃口刁钻,就喜欢吃默少做的饭,所以小阿姨现在看小黑的眼神都充满戒备,默少您可不能抢人家饭碗啊。

    小黑进厨房前还不忘给芊默一个眼色,老婆,这种傻叉赌局你可别参加啊!

    谁赌谁惨,真的。
为您推荐